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3章 你跟孩子说我死了?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9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这才知道,敢情人家是秋后算账来了,不过这事的确是自己太过莽撞,如果不是他和玄武及时赶过来,自己会是什么下场还真说不好。

她心虚的想了想,也始终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些事都事发紧急也容不得她多想。

上官月儿将额头靠在楚非离胸前,手指在他衣料上的暗纹上顺着图案划着,“以后不会了,等朱雀好了,我便让她教我轻功,最起码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可以自保。”

楚非离没有出声,只是胸口的起伏泄露了他的情绪,当呼吸逐渐的平稳,他伸手抱住她,“你要知道,就算他们很重要,但在我眼里,没有人能比得过你,月儿,以后不要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元宝还在等着我们。”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的确,来这边是为了他们的未来,但如果为了未来将当下折损进去,还真是不那么划算。她与他终究都不是什么大义之人,所有的大义都是在身前才有意义,身后的那点名声又怎么能比得过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

楚非离看着怀里的人,整个的都柔软了下来,“月儿。”

“嗯。”上官月儿浅浅的应着。

“月儿。”

“嗯!”

“月儿。”

“嗯?”

上官月儿被他这一番话喊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抬起头来,却看见男人幽暗深邃的眸子里很是清晰的映出自己的影子,就算是他们之间有过亲密接触,但也忍不住心跳加速。

楚非离低下头去,吻上了她嫣红的唇,越吻越深的时候更加撩拨得意乱情迷,几个挪步,已将上官月儿带到了床边,压了上去,一路蜿蜒至她的锁骨,大手抚上她纤细的腰肢,一把将腰带解开。

上官月儿早已意识混沌一片,周身瘫软如水。

“王爷,寨子外边有动静了。”玄武硬硬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上官月儿才陡然间清醒,楚非离双手撑起身子,脸色十分难看的与上官月儿对视着,上官月儿憋着笑撇过头去,静默了一会儿,楚非离才从床上起身,慢条斯理的给上官月儿将衣衫整理好,然后才出门去。

上官月儿在屋子里平静了一会儿,透过屋子里的镜子看了看,见那些痕迹都不怎么明显,这才从屋子里出去。

“前边说他们在寨子的正面,可刚刚收到消息,祠堂背面发现了可疑人士,那些人绕过了寨子,发现了最薄弱的地方。”天升的脸色很不好看。

上官月儿进正堂的时候恰好听到了这么一句,“祠堂那边很好寻找吗?”

“这正是我们诧异的地方,从寨子正面去往祠堂那边根本没有路,全是有人高的杂草,且周边顶多只能容一两人的距离就是山崖,所以一般人根本不会往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天龙在一边补充道,“大当家先前将寨子里的老弱病残全都安置在了祠堂那边,只因祠堂那边有一口不大的水潭,能够大家日常饮用,而且,那边也比较安全。”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却又怕是声东击西。”天升眉头皱了皱,“将先前各个地方的人撤下来一半赶往祠堂那边。”

上官月儿与楚非离对视一眼,意见统一的要去祠堂那边看看,上官月儿看向天龙,“朱雀还在这里,天龙,你就帮我看着朱雀,保护她的安全,我与王爷去祠堂那边去看看。”

“是,小姐。”

祠堂这边,气氛却是很怪异,天惠扶着那名中年男子寻了一处树荫处坐下,小宝从水潭里打了一些水递过来,其他人全都看着三人在那边指指点点。

“那人又回来了,天惠可真是……”

“小声点,但愿这男人这一次是真心的回来了。”

天惠就像是习以为常一般,对这些一概的不理会,倒是小宝与其他几个孩子玩在一起,稍微大点的问,“小宝,那是你爹爹吧,我娘亲他们说你爹爹回来了。”

“爹爹?”小宝迟疑的回头看了看躺着的男人,奶声奶气的说道:“怎么可能,我娘亲说,爹爹死了,那个是叔叔。”

这话一出,在场的那些人都噤了声,不再说话,那男子也是震惊的看了一眼天惠,“你跟孩子说我死了?”

“我说的是他爹爹死了,与你又有何干?”天惠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

那男子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祠堂边的草丛不断的动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他便知道,那些人来了,眼里不由得亮了亮。

“呀,这些是什么人,狗儿,快回来……”有眼尖的妇人一下子就看到了,忙喊着自家儿子到自己身边来。

云二带着队伍顺利的到达了祠堂,一眼便看到了半靠着大树的中年男人,两人眼神接触了一下之后,云二便开口说道:“将这些人全部捉起来!”

随行的那些侍卫立即便上前去,一时间小孩子的哭声,妇人的尖叫声不绝于耳,有些原本就是铁血军队一员的女人上前来,将孩子们护住,挡在了侍卫和人群之间。

天惠亦是如此,“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抓我们?”

“朝廷官员,奉命剿匪,还需要多说吗?”云二亮出令牌,“放弃抵抗对你们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

“剿匪?真是笑话。”天惠不屑的看了一眼云二,“这边荒山野岭,没有任何的官道商道,就连村子都没有一两个,匪徒靠什么来活命?朝廷都是吃屎的吗?良民非得安上个匪徒的名声,想要强抢还非得给自己安上个冠冕堂皇的名声,这样的事情听得多了去了。”

“就是,也真亏你们还能找到这里来,用什么下三滥下毒的手法,我呸!”

“之前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算是知道了,你们这些畜生不如的东西,想要姑奶奶的命,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这么说,你们是要与我们反抗?”云二的眼里闪过一抹杀意。

天惠只是敛下了眉眼,“难道我们不反抗,你们便不会对我们怎么样吗?”

两方对峙都没有轻易出手的时候,就听到一道幼稚的童音,“娘亲,娘亲……”

天惠转过头去,就看到男人一手紧紧的抓着小宝,另一只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匕首抵在小宝的脖颈处,天惠整个人都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似的。

熟悉的声音却是说着这世上最残酷的话,“让你的人退后,否则我划断他的脖子。”

抽气声此起彼伏,那些知道过去那件事的人都愤怒不已。

“赵勤寿,你真不是人,你可知道,小宝是你的亲生骨肉,虎毒还不食子,你居然拿你的亲生儿子作为威胁!”

“天惠这些年是怎么过过来的,因为你,她与寨子为敌,一个人在山脚处带着孩子过活,生孩子差点死了……”

“狼心狗肺的东西!”

……

这些叫骂却没能使赵勤寿的匕首偏离半分,反而因为这个,云二的人趁机将赵勤寿和小宝带了过去。

“此事若是成了,赵先生功不可没,云王一定待赵先生为座上宾。”云二很是赞赏的说了一句。

赵勤寿没有应声,云二朝一边的侍卫说道,“还不赶紧从赵先生手里接过孩子来,赵先生受了伤。”

“是。”那名手下说着便要从赵勤寿手里接过小宝,但赵勤寿没有松手,“我自己来便好,这样云大人进展会更顺利一些。”

天惠死死的盯着赵勤寿,双目都要赤红,她又一次自己作死的救了他,没曾想自己所念的那一份情,到了他这里什么都不是,他依旧是利用了自己,现在,连儿子都不放过。

天江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一幕,上官月儿和楚非离也都没有想到,那个男子摔下山居然没有死!

“赵勤寿,你居然还有脸回来!”天江看到小宝被捉住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擒住小宝的人不是别人,居然是那个人渣!“把小宝给放了,我们放你离开!”

“呵,天江,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单蠢,我若是把小宝放了,岂不是正好成了你们呢的下酒菜,倒是捉着他,指不定还能反客为主。”赵勤寿咧着嘴角笑了笑,“天惠,让他们都跟随着云王,等事成了你随我一起走吧,我们将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的才能不止于此,窝在这样的山坳坳里完全埋没了。”

“天惠,你知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他带进来的,水里面的毒是他亲手下的!”天江不由得气急,“三年前,你拼死护他出寨子,就应该知道,他的眼里心里根本没有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只要有一日他回来,带来的就是灾难!”

上官月儿看着这一幕,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如何下手,倘若那个男人真的连自己的儿子都下得去手,无辜的小生命就要就此销声匿迹,说实在的,她于心不忍,不为别的,看到小宝那虎头虎脑的模样,就会想起元宝。

“云一已经死了,云王不在,你们觉得你们真能从这边离开吗?”楚非离此时开了口,“本王的人早已等候在寨子附近的各处出口,就算你们降服了寨子,也绝无可能从此地安然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