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4章 没那么简单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侍卫们听到这话也有些慌乱,云一死了的事情他们根本还不知道,云二也不会主动跟他们说,这是明显的会打压自己这方的气势。

可云二没想到的是,楚非离会亲自出现在此地,他们出京城的时候,楚王爷明明还在王府没有半分动静!

这么一细细的思索,云二便知道楚王爷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一时间心里也没有底,再加上楚非离说过,这边的出口全都有他的人把守,那自己这些人完全没有活路。

“云大人在想什么,赵某只知道,就算是我等今日罢手,也绝不会有好下场,知道了楚王的秘密,办砸了云王的事情,这两样中的任何一样都能置我们于死地。”赵勤寿缓缓的说道,“倒不如拼死一搏,来个鱼死网破,指不定还能漏掉几条鱼。”

上官月儿噗嗤一下子笑了,“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跑了你们几个人出去,只是为了将楚王出现在此地的消息给云王,这个价值大吗?只怕云王会震怒,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可我们若是放手,你们又会给我们什么生路?”赵勤寿依旧很理智的反问道。

天江冷着脸看着他,“你觉得你现在还能与我们讲条件吗?”

“哈哈,只要你们不在乎这个小家伙的性命,我自然是威胁不到你们什么的。”赵勤寿不怒反倒笑了起来。

上官月儿整个人都看不下去了,恨不得自己有几手武功,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只可惜不现实,他们都不忍心放下小宝不管。

天江此时却是开口道:“你放下小宝,我来代替他。”

赵勤寿挑了挑眉,脸色苍白了几分,很明显身体体力有些不支了,“你?不可能,他们可能会怜惜小宝,却不一定会怜惜你,更何况我压不住你。”

“那本王总行了吧。”楚非离说着便往前走了两步。

“楚王爷果然是宅心仁厚,只不过,楚王爷的伸手在下可是领教过的,在场的人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我又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险呢?”赵勤寿依旧不松口。

天惠往前一步,“你将小宝放了,我做你的人质。”

“天惠。”天江在一边拉住了她的手,只可惜天惠很是坚决的将他甩开,看向赵勤寿。

赵勤寿的一双眼看向了上官月儿,“不用再试了,倘若你们真要有人来换,那便让楚王爷身边的那个女人过来。”

楚非离的气息瞬间变的更加冷冽,上官月儿握了握他的手,倒是往前走去,“可以,我去换小宝回来。”

天惠侧目看向上官月儿,只知道上官月儿是随楚非离一起来的,身份必然珍贵无比,若是上官月儿出了什么事,寨子里……

当下,天惠便说道:“不用了,我替小宝谢谢大家的怜惜,既然天要这样安排,那便是小宝的命,小宝若是去了,我必定会叫杀害他的人陪葬。”

小宝含着眼泪的眸子看着天惠,像是知道了天惠的意思,不再那般哭泣,天惠心里很是难受,“宝儿,你别怕,娘亲马上就去陪你。”

上官月儿偏过头去看着天惠说道:“没有用力去争取就要放弃,这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不公平,与其怨天尤人,不如想尽一切办法和可能,有时候,人定胜天!”

说完,上官月儿便朝着赵勤寿那边走去,没走进一步,楚非离的视线便紧跟着移动,到了赵勤寿身前,云二已经代替赵勤寿捉着孩子,上官月儿到了跟前,云二的剑瞬间转移到了上官月儿的脖子上,就是这一瞬间,上官月儿陡然牵住小宝的手往自己这边一带,然后弯腰护着他侧着身子避开了云二的剑。

只这一瞬间,楚非离与玄武便上前去,楚非离救人,玄武挡住了云二接下来的攻击,身后宅子里的兄弟们见状纷纷上前配合。

楚非离带着上官月儿还有小宝成功脱离了战圈,天惠连忙上前来,一把将小宝搂进了怀里,小宝整个人有些木讷,似乎是被吓到了,还没缓过神来,就看到眼前两方人马战在一起。

“小姐,请帮我照看一下小宝,这一次的事情我必须亲手了结。”天惠将孩子递给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看着她点了点头,伸手将小宝抱了过来,这样的事情,天惠还能一直隐忍着不爆发,也算是心性坚定的。

天惠目的很明确,直奔赵勤寿所在的地方而去,赵勤寿知道自己所面临的处境,连忙朝着云二喊道:“云大人,如果我死了,你们没有一个人能逃出去。”

云二也知道赵勤寿的价值,他对寨子的熟悉程度很高,只可惜,面对玄武的攻势,他根本挪不开身去顾忌他。

转眼间,天惠已经到了赵勤寿的面前,天江偏过来替她处理掉了身边的人。

“天惠。”赵勤寿却是笑了,“终于到了解脱的这一天了,我没想过你我再见会是这样的场景。”

“你的话,我已经不会再信,这一次救你,只因为你是小宝的父亲,从今往后,我与小宝与你没有半分牵扯。”天惠说着,手里的剑径直的插进了他的心脏,她一直都在想着这个男人的心会是什么颜色,今日一见与常人并无异样,可怎么就那么狠呢?

上官月儿捂住了小宝的眼睛,希望这一幕不会存放在他的记忆里。

赵勤寿一直带着笑容,“欲望害死人,可我依旧不后悔,好好……照顾……小宝……”

天惠闭上了眼睛,转过身去,所有的情绪化作了手里的那把刀,直到身上沾满了那些人的血,眼睛里都是一片血色,她才在人群中晕了过去。

天江一把将她抱住,云王派过来的人全军覆没,那些妇人都死死的将孩子捂在怀里,所有人看着这血染的一幕心情很是沉重,就连祠堂前面的那口水潭都变成了红色。

天升带着人过来的时候,整个祠堂前面都静默无声,那些人带着自家的家人回去,有些很是主动的打扫着战场。

上官月儿和楚非离跟着天升进了祠堂,祠堂排位上最中心的地方排列着三个灵位,一个是永安候,一个是永安侯夫人,另外一个是上官月儿的母亲林玉蕊,其他大大小小的排位在下方整齐的排列着。

上官月儿很是庄重的在排位前跪了下去,磕了几个头,然后站了起来。“我替外祖父母还有我母亲谢谢你们。”

“月儿你不必这么说,我们欠侯爷的又岂是这么点香火所能解决的。”天升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眼下寨子里经过这场事,怕是不能再呆着了。”

“当年的荣耀带给你们的其实是一种无形的枷锁,升伯伯,既然一辈子摆脱不掉,不如借风直上青云,最起码不会再有人敢随意欺凌你们。”

天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理我也是懂的,可朝廷要的并不是我们的人,而是我们的名,再加上我们在军中的影响,怕是朝廷不会放心我们真正的参与军事,更何况,寨子里的有些兄弟已有家室……”

“不若将寨子里的人问一问,如果愿意再在军中的我可以给你们安排,不属于朝廷的兵,而是我手里真正掌握的那些军队的职位,不愿意的,便安排你们去过普通人的生活,如何?”楚非离稍加思索便开口说道。

上官月儿听完后便补充道:“正好,我的那些铺子还愁找不到人帮忙,他们有想要安定的,我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事情做。”

天升听完后也不由得眼前一亮,毕竟这些年藏头缩尾的生活大家也算是比较憋屈,如果能出去肯定要比待在这里要好的,当下便应道:“我会立刻着手这件事,我们先回寨子吧,这边的气味怪难闻的。”

上官月儿和楚非离回到寨子的时候,天惠已经醒了过来,也知道了上官月儿的身份,听说上官月儿回来了便赶过去,一下子跪在了上官月儿的身前,“天惠谢小姐救命之恩。”

“天惠姐姐不必这么在意,换做是任何一个孩子我也不可能不管的,更何况你们于我外祖家有莫大的关系,就算是自家人。”上官月儿将她扶了起来,“小宝可有好些了,小孩子受了惊吓,最需要母亲在身边安抚,天惠姐还是去守着小宝吧。”

天惠很是感动上官月儿能为她着想,点了点头便回去看孩子,上官月儿看着她不由得很是想念小元宝,“也不知道元宝好不好。”

“青龙传来消息,说一切都很好,元宝很是乖巧。”楚非离握着她的手,上官月儿看着他微微的翘起唇角,“真想抱着他好好的亲几口。”

“等这边确认好了,我们便回去吧。”楚非离摸着她的鬓角满眼温柔。

“好。”上官月儿想都没想就开了口,但话说出口后,上官月儿又想到紫上官和芜娘,“怕是不行了,这一次我出门是打着给外公他们祭奠出来的,更何况紫上官和芜娘还在那边等着我,说什么也要先去外公祖籍那边去看看。”

“嗯,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寨子这边的事情还要你多费点心,京城里也事情不少,更何况,有你在那边,元宝我也放心一些。”上官月儿看着跟牛皮糖一样的楚非离,甜甜的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