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5章 一脸阴郁的珍妃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楚非离没有应声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两人这么久也没怎么休息,简单的用完饭以后便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天升便让天龙过来叫他们两人过去,两人虽说有过肌肤之实,但在外边好歹也还是恪守着古代的礼节,单独的分房睡着的。

上官月儿穿戴好衣物出门的时候,正好看到楚非离那边也开了门,两人便一道去了正堂,路上寨子里的人都往正堂那边走着,像是全部都聚集到了一起。

等上官月儿到了之后,天升才抬起了双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

寨子里的人全都等待着天升开口说话,就连跟着大人一起来的孩子也都安安静静的站在一边。

“各位家人,老侯爷带我们恩重如山,当年,永安候府即将出事,老侯爷第一时间将我们安置,我们却缩在山寨里从未为老侯爷做过什么,可即使是这样,也总有人不怀好心的想要寻找我们的下落,逼我们做我们不愿意做的事情。”天升一脸的诚恳,“昨日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心有余悸,而现在我们有了选择。”

天升说着看向了站在一边的上官月儿,“我身边站着的这位正是永安侯爷的亲外孙女上官月儿,昨日的危机也正是因为上官月儿小姐的提前防范,我们才能幸免于难,水里有毒的消息正是小姐身边的丫鬟冒死递进寨子里来的,而小姐更是只身一人跟着赵勤寿还有云王的人上了山顶阻止投毒。”

“她是永安侯爷的孙女?”

“原来是小姐来了,不然我们可真是不好说会怎么样啊。”

“是啊,侯爷在天有灵,让小小姐过来……”

底下的人议论纷纷的,其中有一男子说道:“昨日大当家的话我们也听到了,我们只有一个问题,如果同意参军,是归楚王管还是归小小姐管?”

上官月儿正准备开口说两人管都一样的时候,楚非离却是沉稳的开了口,“你们若是有疑虑,可以自己组成一支军队,安置在我的名下,却只听从月儿手中林氏军令的命令。”

底下的人一听之后,倒是很满意楚非离的说法,这样他们也不算是归入了朝廷。

上官月儿一听,想着还是楚非离想得长远,便开口补充道:“承蒙大家厚爱,可我现在也只是一名深闺小姐,名下不适宜养兵,大家放心,如果大家不想归顺于朝廷,大家在楚王麾下安顿下来,所有的一切用度则从我名下出,这样大家便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这样倒是不错……”

“可小小姐能支付得起这么多人的用度吗?”

“是啊,会不会给小小姐添麻烦了……”

“我名下的产业不说赚的多的,给大家的军需用度还是绰绰有余的。”上官月儿更是觉得外祖父留下的这些人很是可靠,总能为别人着想。“想必升伯伯已经说过了,如果有成家的不愿意参军的,我这边可以给工做,帮着打理铺子跑跑腿什么的,各位长辈可有愿意的?”

“自然是愿意的,有工做又能安稳的生活,怎么可能有人会不愿意?”

“是啊,是啊。”

“大家先静一静,这样吧,同意参军的站在左边,同意去小小姐那边帮工的站在右边,等大家分好了,我们才能跟着安排后续的事情。”天升很是有条理的安排着。

很快,大家便全部都站好了队,基本上人群一半一半,有几个想要参军的被自家婆娘扯着到了上官月儿这一边,弄得汉子脸色都红了。

“大家都选好了,寨子里是留不得了,各自回去收拾好了东西,便跟着楚王派来的人分成好几批走吧。”

上官月儿倒是想自己这边有人直接给带着他们去上官家村,可上官家村自己也没那么大的场子住这么多人,再者,突然来这么多人肯定会引起警觉,只能先安置好人后,在后期慢慢的怎么让这些人去作坊学习手艺。

“玄武,你派人分成十小队带往京郊大营和本王京郊的庄子里,对外守口如瓶,倘若有什么消息泄漏出去,本王的规矩你们都是知道的。”

“是。”

庄子?上官月儿陡然间想起一件事,早前她说要清点自己的嫁妆还没来得及弄,然后母亲生前的那些嫁妆除去铺子好像还有几个庄子来着,到时候回去可得好好琢磨琢磨。

折腾了一天,寨子里的事情尘埃落定,大家准备第二日一早便启程,上官月儿则是准备带着朱雀赶去与紫上官她们汇合,也不知道紫上官他们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楚非离不放心,以朱雀受了伤为由,要送上官月儿一段路程,上官月儿无法,只得由着他。

上官月儿几人启程的时候,天惠带着小宝赶了过来,身上还背着一个包裹。“小小姐,请等一等。”

上官月儿打起帘子,看着站在下方的天惠,“天惠姐姐还有什么事吗?”

“小宝和天惠的命都是小小姐救的,从今以后,小小姐去哪里,天惠便去哪里。”天惠拉着小宝跪在了地上,这两天,她的脑子里全是出事那天上官月儿说的话,人定胜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那里也不想去,就想跟随在上官月儿身边。

“这……”上官月儿有些迟疑,主要是她们这一去,路途遥远折腾,天惠还带着小宝。

楚非离倒是低低的说了句,“朱雀那边有个人照应着比较好。”

上官月儿虽然不知道他的确切想法,但他说的也的确是这么回事,朱雀那边一个人坐着马车里,腿脚还不利索,是得有个人照应着,天龙虽然跟在身边,但毕竟是个男子,只能在外边守着,有个什么事,也不方便。

“那好吧,你带着小宝去后边马车与朱雀一道吧。”上官月儿这才应了下来。

哪知一行人刚要走,天江又赶了过来,“小小姐,去祖籍路途遥远,楚王不可能一路相随,留下我多个人多个保障,我身手很不错的。”

“你这是要保护我,还是要保护其他人,我比你清楚。”上官月儿有些无奈的看着天江,这几天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知道,天江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骨子里很是细腻,尤其是对天惠的情谊很是深厚。

天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我人高马大的站在边上也能吓吓一些人,小小姐……”

“好啦,跟着吧,自己骑马,可没什么多余的马车给你坐。”上官月儿看着一个大男人这个样子也算是很难得了,更何况自己也不是去做什么大事,多一个人也无妨。

“谢谢小小姐。”

天江乐颠颠的跑去找了一匹马骑着,与天龙正好一左一右的在最后边跟着,玄武则是在前边打头阵,楚非离与上官月儿坐一辆马车,朱雀与天惠小宝的马车跟在后边,第三辆马车上装着一些吃穿用度的东西。

因为山路不好走,从寨子上顺着小道下来就足足花了两天时间,然后又花了一两天的时间才到最近的一个镇子上,没想到这边也有一家小型的醉玲珑,一行人便在醉玲珑里歇了歇。

上官月儿和朱雀出来的时候都带了帷帽,就算有人能认出楚非离,也没有人会认出他们两个来。

几人刚在酒楼里坐定,就有一只信鸽扑腾着歇到了桌子上,小宝觉得好玩,在天惠怀里挣扎着要爬上桌子去捉信鸽,玄武却是神色自如的将信鸽上的信笺取了下来递给了楚非离。

楚非离打开来看过之后,又递给了上官月儿,上官月儿看了几眼,神色也轻松了一些。“这信鸽倒是稀罕,之前没有找到你,怎的一出来就到了这镇上?”

“这种信鸽只识得两个人,只能用于两人之间的联络。”楚非离淡淡开口,示意玄武将信鸽给放了。“你若是喜欢,到时候送你一只。”

“还有这样的,倒是有趣,看它身上那许多脏污,肯定是费了不少功夫才找到我们的所在。”上官月儿心情放松下来,便有心思琢磨其他的东西。

刚刚的信笺是夜倾羽留下的,上边写了紫上官和芜娘随着夜家的商队一起南下,最起码安全问题是不用担心了,只是紫上官她们必然会比自己早到那边,也不知道事情能不能进展顺利。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这些天都没好好吃过饭,看到这些美食,上官月儿食欲大振,就连楚非离也是吃的比以往多了一些。

倒是天惠和小宝很是震惊,小宝更是筷子都不用的要拿手去抓,天惠连忙阻止,上官月儿却是笑着说道:“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可是一点都没说错的,小宝在那里没吃过好吃的,到了外边便由着他过过瘾吧,男孩子不必那么讲究。”

天惠这才作罢,只是将各种菜肴都夹了一些到小宝面前的碗里,免得小宝抓到了盘子里,这样大家都吃不了了。

这边吃的正欢,京城里,却是有人一直都绷紧着神经。

二皇子和珍妃那边已经好多天没有收到过下面传来的消息,这几天更是紧张的不行,派出去打探的人还没有回来,只能自己在这边猜测。

“母妃,云一那边这些天也是半点消息都没有送回来过,儿臣这心里有些不安。”二皇子蹙着眉头,看着上方亦是一脸阴郁的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