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7章 今日就先歇着吧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这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今日就先歇着吧。”楚非离从外边走了进来,身上被雨水打湿了,看样子似乎是出去过了。

朱雀和天惠见状,便带着小宝退了出来。

上官月儿起身,伸手在他衣衫外边摸了摸,“都湿透了,这么大雨你跑出去做什么,赶紧去换身衣裳,可别染了风寒。”

“这雨太大,我有些不放心,便和玄武去那边大坝上看了看。”楚非离一边说着一边将外衣脱了下来。

“情况怎么样?”上官月儿接过外衫,从箱子里找了一身干净的衣衫递给他。

楚非离将衣裳换上,“这些年朝廷不断的拨银两下来也不是白拨的,那大坝修的倒是挺结实的,看上去问题应该不大。且眼下还有不少人在那边,给大坝加固,就算今年雨水多,应该也无大碍。”

“那就好。”上官月儿说着便打趣道:“我还以为你是个闲散王爷,没想到对政事这么积极,你跟着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的吧?”

“百姓大都是无辜的,如果能防止灾难的产生,便能救下无数的生命,与政事无关,只是不想看见百姓流离失所罢了。”楚非离难得很是认真的与上官月儿说着这样的事情,在这一瞬间,上官月儿觉得自己总算是没有看错人,一个胸怀大义的男子汉,又怎么会差到哪里去。

他的这些想法,与自己之前与他商量的基金会倒也不谋而合了。

一行人在客栈这边休息了一晚,到了半夜,雨势果然渐渐小了起来,到了第二日清晨,虽说天还阴着,但却是无风无雨了。

上官月儿她们起来之后,便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上路,因为在里边走比较耽误时间,沿着大坝的那条路是最快的直线通过西洲的捷径,一行人驾着马车走上了通往大坝边的路上。

因着之前天惠和朱雀说的那些事情,上官月儿对西洲很是好奇,便将帘子卷了起来,看着外边欣欣向荣的街景,倒是很意外,一座座酒楼客栈还有宅院紧紧的连在一起,彰显着这里的人有多么的生活安逸。

马车上了大坝边的路上的时候,整座西洲城都尽在眼底,倒是比京城周围额几座大城不相上下,这样的一个地方,知府就相当于土皇帝了,不需要对朝廷缴纳税收和任何的银钱,所有的一切都是知府说了算。

二皇子派系的吗?看来这个二皇子很缺钱啊。

因出来的早,这条路上没什么人,倒是还有一队府衙里面的士兵在大坝上忙碌着,一袋又一袋的石子往大坝上堆砌着。

走到了整条河道最中间的时候,上官月儿看着大坝另外一边的水距离大坝顶部只还有一尺的距离,不知怎的,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一行人走到大坝最中间的时候,陡然间,“嘭-嘭-嘭……”

接连的声响震彻耳膜,前方的大坝陡然间飞石四溅,破开了一道大的口子,蓄积的江水找到了突破口,瞬间争先恐后的往破开的口子那里拥挤着,口子越扩越大。

马匹受了惊吓,嘶吼着往前跑去,再有几米距离就要坠入江水里,上官月儿的脸色都白了,楚非离一把抱住她从马车里跳了出来,千钧一发的时候,楚非离用尽全身的气力将上官月儿从怀里推了出去,上官月儿堪堪停在了还未崩塌的大坝之上,而楚非离则是翻身进了倾泻而出的洪水里,水流巨大的冲击力,立刻就将他的身影卷到再也看不见。“保护好她。”

天江抱着小宝也从马车里跳了下来,天惠还有朱雀和天龙也都下了马车,因为他们在后边,所以受到的冲击也不算大,大家都没事。

上官月儿看着楚非离的身影消失在洪水里,整个人失控的往前方跑去,“非离——”

玄武也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想起王爷最后的话,忍着心里的恐惧过去将上官月儿拉住,上官月儿却是跟疯了似的挣扎,“你放开我,玄武,他被洪水冲走了……”

“王爷有令,让属下保护小姐。”玄武没有办法,一把将上官月儿点了穴位,扛着跟天惠他们汇合,“先下大坝,这大坝估计支撑不了多久了。”

几人连忙往回走,顺着大坝上的那条路上了一边的山道,在山道上找了一处平稳的地方才停下来,就在此时,整个大坝完全的崩塌,江水咆哮着扑向了那一片繁华的西洲之地。

上官月儿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大水吞没了一切,有人在水里挣扎,房子全部倒下,耳边只剩下轰隆隆的声音,她的脑海里只剩下楚非离为了救她被冲进洪流里的景象,一遍又一遍,眼角的泪水不断的往下流。

几个人全都静默无声,亲眼所见这一场灾害毁掉了多少人的性命,心里又怎会一点感触都没有。

马车全部都被冲进了洪水里,没有任何的东西,天龙和天江便去周围的林子里打了几只野味,就着火烤熟,天惠和朱雀担忧的看着上官月儿,她越是这样无声无息,她们便越是担心。

下边的洪水已经开始平缓,整个西洲满目疮痍。

大半天过后,上官月儿才转动眼珠看向朱雀,“朱雀,帮我把穴道解开。”

朱雀有些迟疑,天惠和天龙都看向了上官月儿,天江也在一边满脸的沉重,“小小姐,解开了穴道之后,小小姐还请以大局为重。”

“我不会做傻事,你们帮我解开。”上官月儿闭了闭眼之后睁开,眼里一道坚毅的光芒。

四人互相看了看互相点了点头,朱雀这才将上官月儿身上的穴位解开,上官月儿站起身来,走到山崖边,看着底下的一片汪洋,冷冷的出声,“玄武,你应该有王府特殊的联络方式吧,传消息回去,让楚王府代替非离的人向皇上请命,来治理西洲的水患。”

玄武听了上官月儿的话不由得一愣,王府的那位原本就是他们一起的暗卫假扮的,这会子真的王爷下落不明,让假王爷过来似乎也没什么用吧。

“小姐,王爷如今下落不明,不是应该上书禀明情况,这样圣上重视,寻找王爷才更为容易。”玄武此时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比不上自家主子的安危,寻找楚非离的下落是当下最为重要的事情。

上官月儿转过头看向他,“楚王在京城,又怎么会无缘无故在西洲地界消失,你觉得这项欺君之罪该如何处置?”

玄武怔住了,他的确是没想到这方面。

“大坝出事之前,你们应该也听到了那几声奇怪的声音,你们觉得这是一场很简单的天灾吗?”上官月儿的眼里闪烁着一种情绪,周身的气息让玄武也有些压力,这样的气息他很熟悉,在楚王身边没少感受过。

“既然是天灾,为何在昨日那么大的雨下都没发生,偏偏今日晴朗的情况下,水位距离大坝还有一尺距离的时候突然崩塌?”上官月儿继续说道,“请楚王来治理西洲,总好过其他皇子王爷过来,这朝中能够让人放心的人很少,如果要通知,那便通知皇后娘娘吧,相信皇后自然能够让楚王过来,就算再怎么不济,也要让七皇子过来,除此两人之外的所有人都不可以用。”

玄武很是震惊,从未听过上官月儿谈论朝中的事情,可到了眼下的关头,她分析的却比自己还要透彻,当下对于上官月儿更是另眼相看,语气也恭敬了许多,“是,小姐。”

“天龙,你去通知天虎,作坊里的所有面饼全都派人发往西洲这边,另外还备上一些米粮。”上官月儿回过头来,“朱雀,我们手上的银票带了多少?”

“小姐出府的时候基本都带了出来,给了两千两紫上官她们带着,其余的都在奴婢身上。”朱雀回应道,想着之前自己一个人跑到寨子里万一真有个好歹,这些银子可就没了。“不过,小姐之前的收入全都放进了钱庄里,拿着小姐的印鉴便可以去钱庄里面去取,西洲城内就有一个,只不过这场大水也不知道钱庄还能不能取钱。”

“西洲边上有个小一点的城镇,那边也有天地钱庄,如果有需要可以去那边提取。”玄武在边上补充道。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你安排好京城那边的事情,便着手收购一些粮食吧,所有的银钱到朱雀这边支取。”

“好。”

因底下的水流还有半人高,几人没办法下山,便在山上筹备着这些事情,不少劫后余生的人也陆陆续续的上了山,因为事发突然,好多人都是什么都没带就抱着孩子跑了出来。

上官月儿让天龙天江带着那些汉子出去打猎,而剩下的那些妇人便去附近寻找野菜,因为灾难,大家显得格外的团结,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可过了一天之后,上官月儿却发现这样子下去不是办法,因为夜里山上凉,大家身上的衣服都是潮湿的,就算是有火堆,也还是不能完全避免着凉。

感冒以后人的抵抗力会更低,水灾过处,尸体腐烂,各种病菌感染,若是不能有效防止,只怕是再过些日子会更加的麻烦,瘟疫也不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