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8章 生死更加难测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不少小孩和妇人都畏寒咳嗽了起来,上官月儿蹙着眉头看着阴沉沉的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下雨,便忙叫了玄武他们组织汉子们一起剪了枯枝树叶在林子间搭了几个避雨的简陋棚子,所有人能容纳进去。

但只能避雨依旧没有办法缓解那些病患,上官月儿心里很是焦急,一方面底下依旧是海洋一片,没法下去寻找楚非离的下落,一方面是如果瘟疫爆发,楚非离就多几分危险。

上官月儿摸了摸一边剧烈咳嗽的小孩子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烧,她站起身来,“你们当中可有懂得医术的人?”

因着这一天,上官月儿的所作所为看在这些灾民的眼里,有不少灾民用活菩萨来称呼上官月儿,听到上官月儿说话,便都纷纷去问询,过了片刻,所有的人都摇着头,上官月儿的一颗心也沉到了谷底。

“这些人都感染了风寒,如果不加以克制,恐怕所有的人都得感染上。”上官月儿看向玄武,“玄武,你说朝廷派过来的官员得多少天才能赶过来?”

“朝廷八百里加急的情报也得两三天才能送达,经过皇上与大臣商议之后也需一日,再加上官员过来比较慢,基本也得五天才能到,加起来也有个九十天……”玄武一边说着自己的眼里也是黯淡了下来。

“十天啊。”上官月儿望着远方,“十天太长了,我们的人大概什么时候能赶到?”

十天,百姓不能等,楚非离更加不能等。

“皇后那边得了消息应该会立刻派人过来,天虎那边收到消息也应该很快就有一批粮食送过来,最起码也要三天以后。”玄武的情绪也有些沉重了起来。

三天,上官月儿想了想便开口说道:“怎么着也得撑到我们的人过来的时候,你武功最高,如果可以去下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用到的东西,最好是干净的,如果药铺里还有残留的药材,将其中的小柴胡取一些过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玄武现在完全以上官月儿为主,只因为上官月儿所作所为都让他佩服。

上官月儿看了一圈之后,便在山上转悠,天惠将小宝交给了朱雀,自己跟着上官月儿,确保她的安全。

“天惠姐姐,你们以前在军中应该认得不少的草药,简单的用在伤口上的,现在还不确定之后的事情,如果有草药就先采摘留下来一点吧。”上官月儿一边跟天惠说着,一边自己也在草丛里扒着。

天惠很是诧异,侯爷的外孙女按理说应该是从小养在深闺的,怎的会有这样不输男子的胸襟,不仅救下了这些灾民,还懂得草药?“小小姐怎么会认草药?”

“我并不懂什么草药,只是以前身子弱,经常服药,也认识几种常见的药草罢了。”上官月儿自然不会说自己前世知道感冒用的中成药里面最大的成分就是一种叫做小柴胡的草药,药品盒子上画着小柴胡的模样,眼下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在她们寻找草药的时候,玄武从地下府城里拿了一些日常用品过来,都是些锅碗瓢盆罐子之类的,然后又喊了天江一起下去,到了几近半晚才和天江一人扛了一袋东西回来。

上官月儿见了以后,便开口问道:“底下的药店铺子里没有剩余的草药吗?”

“属下去整个府城转了一圈,这边的大小药铺有四五家,但那几个小药铺不成气候,里面的东西都被水冲走了,只有府城忠心的那家药铺很大,只是,属下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那个药铺里面是空的。”玄武百思不得其解,便向上官月儿说了实情。

朱雀不由得好奇的问道:“空的是什么意思?”

“其他的小药铺里虽说被水冲走了药柴,但铺子里还有不少零星的药柴漂浮在水面,而那家大药铺里面是一星半点的残渣都看不到。”玄武无奈的指了指他与天江扛回来的两袋子东西,“这里面的粮食,还是属下和天江从粮商府里的后厨捞来的,因为放置在高处,只有半袋打湿了,属下便将干燥的全都腾了出来。”

“府城的粮商那里也没有存粮吗?”上官月儿觉得这件事倒是有些蹊跷了。

“属下未曾见到。”

上官月儿这才起了疑心,若是说之前只是她的猜测,那么眼下就是确定了绝对是有心人设计的大坝决堤,目的自然不是她,她还没有那么大的价值,值得整个西洲为自己陪葬。

不是她,那就是这一场设计针对的是楚非离。

想到这里,上官月儿的心里就忍不住一阵揪疼,胸口闷的透不过起来。

顺着这一想也知道是谁了,定然是二皇子那边久久没有得到消息派人去查了寨子的事情,知道了楚非离的下落,便安排了这一次的天灾。

算无遗漏,只可惜,那个大坝崩塌的时间有些没有把握好,在她们还没有走到那端的时候就提前引爆了,让他们捡了一条命。

西洲城里的粮商和药商必定是一早就接到了消息,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凑巧,发生水灾一点损失都没有?

“玄武,你去查看一番,西洲城内的粮仓里面是否还有粮食。”上官月儿抬起了头,对着玄武说道。

玄武被这么一点拨倒也想的七七八八了,“属下明白。”

玄武下山后,上官月儿便走到一名老人身边,将之前天惠采摘的草药递给他,“这个是外伤药,我看您的腿上似乎流血了,将这个草药咬碎了敷上去便会止血。”

“谢谢小姐,谢谢小姐。”老人不住的作揖,接过了上官月儿手里的草药,上官月儿看着他敷上以后,这才开了口。

“老伯很早以前就来了西洲城吗?”

“以前家里穷的揭不开锅,听说西洲这边不收税,田地也是随意给人种植,就来了,这一来也都快二十年了。”老伯有些微微的咳嗽。

“这西洲城里的粮商和药店都是什么人开的,看上去好像很有背景。”上官月儿像是在跟老伯闲聊一般的问道,“之前在这边住了一天,看那铺子金碧辉煌的,比都城都还要好看。”

老伯似乎是在回想,“小姐是说城中心的那些铺子吗?”

“嗯,对,就是城中心的那些铺子。”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大,在旁边的一些人听到了都不由自主的凑了过来。

“小姐要问城中心的那些铺子做什么,那些人可不好惹的哦。”

“是啊,他们的物价比外地都要高上许多,还逼得我们不得不买,外人觉得我们西洲城的百姓有多舒坦,可事实上呢,虽说是不缴纳税收,可这买东西一买就花出去好多,总体算下来比交税的时候还要多,我们也是苦不堪言。”

上官月儿没想到这些人居然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提高物价,“你们没有人往上边反映过吗?”

“有啊,怎么没有。”其中一人说道:“只可惜上告的人全都有去无回,这边还私下警告,说是如果我们再这样,就收回我们手里的田地。”

“田地是我们老百姓唯一的生计,哪有不在乎的道理,自然就没有人敢继续去上告了。”

“这些商人都是什么来头?尽然对朝廷的律法置之不顾?”上官月儿神色也是严峻起来,这样的事情原本是朝廷与地方复建的方便,结果却被有心人利用。

“小姐这句话可是问对了,原本我们是不敢随便说的,谁知道会不会被说出去,可小姐看上去富贵逼人,跟他们那些人完全不一样,所以啊,我们敢跟小姐说。”

“是啊,是啊,这整个西洲城所有主要的店铺全都是有大靠山的,这靠山就是知府大人,那些店面全都是知府大人的亲戚在打理,据说其中很多是知府大人夫人那边的人。”

“这知府大人的夫人来头可不小,好像是宫里一个什么得宠妃子的庶妹。”

“知府夫人姓什么?”上官月儿听到这里也差不多了解了,便开口问道。

“好像是姓韩吧,记不得了,底下人都喊着知府夫人,所以很少了解她叫什么。”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看了看一边,天龙天江已经支起了大锅,锅里的粥也快要熬好了,便说道:“粥熬好了,大家快过去领点喝掉,这样身子也暖和点。”

大家一听还真是说的忘了形,这会子上官月儿一说,便立马闻到了粥香,全都高兴地去领粥了。

上官月儿站起身来,心里更是有谱了,当初办宴会的时候,朝中各大府上的人物谱都看过,其中礼部尚书便姓韩,如今的珍妃便是礼部尚书的嫡女,而知府夫人姓韩又是妃子的庶妹,那就很有可能是礼部尚书府上的千金。

韩尚书此举应该是为二皇子在拉帮结派,这整个西洲说是在朝廷的统治下,实际上却是韩家在操控,为二皇子作为经济后盾。

天惠给上官月儿端了一碗粥过来,上官月儿却是没什么心情吃,想着这一次事情珍妃与二皇子定是筹谋了许久的,不惜牺牲整个西洲为楚非离陪葬,那么楚非离的生死就更加的难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