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0章 楚王失踪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底下的人小心的说着,头却半分都不敢抬起来,“当时的水流很是湍急,楚王掉入水中后便再也看不见行踪。”

“派暗卫出去查,让父亲那边的人多加留意,这一次赔上了整个西洲若还是无法舀了楚非离的性命,可就太糟糕了。”珍妃恨的直咬牙,“此次楚非离若是能死里逃生,等他回来,就是我们的末日,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楚王的尸首一定要找到,记住,我只要尸首的消息!”

底下的人应声后退了下去,珍妃在寝宫里发了一阵脾气,这些个人怎么都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第二日,朝中果然因为西洲水灾的事情起了争执,二皇子云王率先请示要去西洲亲自安抚灾民,以及着手灾后的整顿工作。

皇上一看心里很是安慰,正准备点头,一边便有臣子说道:“此次水灾很是蹊跷,西洲那边的雨量根本还没达到溃堤的地步,且朝廷这些年来一直都在着手水利工程,臣认为,此次水灾西洲大小官员都有不可推脱的责任,而西洲知府一脉与云王颇为亲近,云王应当避嫌的好。”

“臣附议,此次事件二皇子的确不适合处理。”

“臣附议。”

文臣与武臣中有一半的人站了出来,纷纷同意二皇子云王避嫌这件事情。

玄天所伪装的楚非离上前跪下,“儿臣愿意前往灾区。”

“六弟向来在战场上厮杀,这等亲民的事情似乎也不大合适吧。”三皇子站在一边说道,“儿臣倒是觉得,在治理民政方面,二哥是上上之选,父皇,儿臣举荐二哥为此次的水灾治理人选。”

“带兵也需要先治兵,儿臣相信在安抚人心鼓舞士气这一方面,儿臣还是要比二哥擅长许多的。”楚非离不卑不亢的说道。

四皇子也在一边开了口,“六弟这段时间身子一直不是很好,若是这番出远门折腾的病了可不大好,水灾之地对于体弱的人来说可不大好。”

以韩尚书为头的文臣们也都纷纷请命,让皇上派二皇子云王前去西洲城解决水灾问题。

皇上一时间不好决策,就在此时七皇子站了出来,“父皇,既然六哥和二哥都僵持不下,不若让儿臣出去吧,儿臣之前游历我水云国土,在西洲时还住过一些时日,对当地的一些情况有所了解,更何况儿臣本就不喜欢约束,此次回来已经在京城闷了一年了,还请父皇成全。”

皇上一听顿时瞪起了双眼,“胡闹,治理水灾岂是你游玩的借口。”

七皇子为贤妃所生,只因为贤妃没有朝中重臣扶持,所以一直都谨言慎行,就连七皇子也是云淡风轻完全不参与到宫中的纷争中来,正因为他们母子这番的举动,才没有人把心思放在他们身上,就连皇上也因为这而多喜爱七皇子和贤妃几分。

毕竟这整个后宫望着他身下龙椅的人不计其数,难得有如此清奇的。

“父皇,儿臣自然是知道个中厉害的,此去西洲定当竭力为父皇分忧。”七皇子也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皇上,臣认为七皇子当是此次西洲之行的不二人选。”

“七皇子素有儒名,此次水灾安抚必定能更好的亲民,更何况七皇子曾在西洲待过些时日,熟悉当地的环境,对于救灾一事也是有利的紧。”

“七弟在这方面的确是比我有优势。”楚非离这个时候陡然说道,“如果是七弟去,儿臣愿担负七弟此行的安全,陪同七弟前往。”

皇上点了点头,“就这么决定了吧,华儿全权负责此次的救灾事宜,天儿从旁辅助。”

事情已经敲定,二皇子没有再翻盘的机会,只得恨恨的瞪了玄天扮作的楚非离一眼,他就算知道这个楚非离是伪装的没有证据随便说,只怕会闹到自己头上来,索性便咽下了这口气。

皇后得知最后的结果的时候总算是松了一口气,随后便去了坤宁宫的小佛堂为楚非离诵经祈福。

二皇子在琉璃宫里发了一阵脾气,吓得那些宫女们纷纷避之不及,珍妃亦是脸色难看到极致。

“没想到贤妃与皇后是一伙的,看似不争却是最聪明的争,好,好,很好!”

“母妃,事到如今,楚非离必须得死,否则等他回来死的就是我们了。”二皇子云王面色狰狞的说道。

“本宫自然是知道,眼下也是最后一搏了。”珍妃扶了扶额头,“你外祖父那边早已安排了天罗地网,这一次叫楚非离插翅难逃!”

“外祖父向来细致,西洲那边也都是我们自己人,这一切都是外祖父和母妃细心筹谋得来的,此事一过,儿臣定当为了母妃和外祖父一族的荣光好好努力。”二皇子云王此时心情好了许多,似乎一切都尽在自己掌握之中了。

“这些话说这一次就够了,以后都烂到肚子里去。”珍妃敛下眉眼,眼里却是闪过一道喜悦。

二皇子与珍妃又说了一会儿话,心满意足的回了王府。

而另一边,西洲城城中心通往上官月儿她们所在山头的地方还有不少积水,物资和人都没办法通过,玄武将上官月儿的话传达过去,天虎便从城镇带了两只小船,玄武带了少数的人带着物资通过小船运到了山下,然后再让山上的汉子们下来接应,将物资弄上山去。

上官月儿让天江和天惠带着小宝留下,看顾着这边的灾民。

玄武这一批运过来的物资里面还有两大坛米醋,上官月儿让他们另外起了一口锅炉,专门用来煮沸米醋,使得米醋的味道在这片位置飘散,另外还专门用米醋在人群所在的地方抛洒了一全。

安排好这些一应事务之后,上官月儿便带着朱雀和玄武还有天龙坐着小船,准备先在西洲城内到处巡查一番,看看有没有楚非离的线索。

四个人顺着城方向,先从城中心开始寻找,一路上看过不少的被水浸泡的尸首,上官月儿强忍着胃里翻涌的酸意,脸色有些发白,纵然是见惯了血腥场面的朱雀,看到这些尸首也是一脸的难色。

城中找寻了一圈,并没有任何的线索,只因为城中的积水还尚有半人深,上官月儿思索着,当日的洪水冲击力度那么大,楚非离被带到外围的可能性最高,由城中心往外围慢慢寻找的过程里,便更加的细致起来。

西洲城最外围的一处破庙里,十来个小孩子零星的蹲着,其中最大的一名男孩约莫十二岁,正拿着手里的最后一半馒头,一点一点的塞到躺在潮湿干草上的男子的嘴里。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破瓦罐,瓦罐里是从破庙屋檐上收集的雨水,哥哥喂一口馒头,小女孩便喂一口水。

“哥哥,他会不会已经死了。”小女孩脸上有些害怕的神情。

小男孩看着躺着的男人,脸上一片镇定,“不会的,他还在呼吸,没有死。”

“可他都躺了几天了,一动不动的,馒头也吃不进去,水也咽不下。”小女孩看着小男孩手里的那半个馒头,“哥哥,我好饿。”

小男孩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乖,等水退下去了,哥哥给你去找吃的。”

“嗯,哥哥,娘亲和爹爹怎么还不来找我们?”小女孩怯怯的又问了一句。

这一次,小男孩却是没有回答,只是眼神暗了暗。

“咳,咳。”楚非离觉得呼吸很是困难,喉咙里咽下了一口水,“月儿!”

猛地楚非离从地上坐了起来,胸口一阵闷痛袭来,让他不由得深吸一口气,肋骨似乎是断了一根。

他记得那个时候大坝突然崩塌,他将上官月儿从怀里推了出去,自己坠入了洪流之中,身子如同一叶浮萍在水中飘荡,撞上了许多房屋建筑,最后意识快要散掉的时候,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了一棵大树。

他睁开眼睛,打量着四周环境,却发现眼前站着两个孩子,那个小女孩似乎有些害怕的躲在小男孩身后,小男孩则是好奇的看着他,脸上似乎有一丝欣喜。

“你醒啦?”小男孩心里一阵雀跃,这几天他将自己的食物留下来喂给楚非离吃,没想到他真的活了过来。

楚非离扫视了一圈,发现这个地方还有不少的孩子,脸上都带着惊慌失措的神情,有些还很木讷的看着他。

“这是哪?”他强忍住胸口的疼痛,哑着嗓音问道。

小男孩很快就回复道:“这里是西洲城西的土地庙。”

原来他还在西洲的范围内,不知道月儿他们怎么样了,那个大坝突然崩塌很是蹊跷,他得去找上官月儿。

想着,他便拼尽气力的站了起来,但一瞬间便摔了下去,小男孩很是耐心的将他扶起来,背靠在墙上,“外边全部都是大水,你就算要出了土地庙也走不远。”

楚非离的确是有心也无力,他胸口的闷痛还有腿似乎也折断了,“现在是发洪水的第几天了?”

“第四天了。”小男孩仔细的想了想回答道。

四天?楚非离心下不由得焦急了起来,四天了大水还没有退,朝廷的救灾人员也都肯定没有赶来,上官月儿他们现在在哪里?

这一次的事情似乎是冲着他来的,不用想,都知道这是谁懂的手脚。眼下,他生死未卜,外边肯定还有很多人等着他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