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1章 看他到底隐瞒什么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如果他贸然的与玄武联系,不仅会暴露自己,还会给上官月儿她们带来麻烦,现在,一切都还未明了,他得好好的筹谋一番才行。

小家伙看他半天没有出声,伸手将手里最后剩下的一点馒头递了过去,“你几天没有吃东西,这是我们最后的一点粮食了。”

楚非离抬头看到小家伙黑白分明的眼睛,当他往下的时候看到小家伙手里那点已经变成黑色的馒头的时候,没有动,只是开口问道:“你救了我?”

“算是吧,那天发大水,我们平日里都在这一块儿玩,正好避开了,当我们想办法出去寻找父母的时候,就看到了半边身子在水里泡着的你。”小家伙一点也不怯生,说起话来也条理十足,完全不像是在这样小镇里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大家一起把你拖过来的。”

楚非离知道他所说的大家,应该就是这个庙里的所有孩子,那些孩子眼下都盯着小家伙手里的那一点馒头,有些还咽着口水。“你们吃吧,我是大人,能抗饿。”

大家一听楚非离开了口,随即便纷纷看向了男孩手里的那半块硬邦邦黑色的馒头。

小女孩也是小声的说道:“哥哥,恬儿想吃。”

男孩看了看手中的馒头,又看了看自家妹妹,刚准备把馒头递过去,角落里的一个小孩便冲了过来,一把将馒头抢到手里,两下塞进了嘴里,噎的不住的咳嗽。

小女孩嘴巴一瘪,哇的一下哭了起来,“馒头,恬儿的馒头。”

“恬儿乖,哥哥这就去给你找吃的。”男孩拍了拍妹妹的头,然后看向楚非离,“我可以把妹妹交给你照看下吧,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吃的了,我想出去看看。”

楚非离看着这个年纪不大的男孩,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看向一边的小女孩,那小女孩似乎有些怕,紧紧的拽着自己哥哥的衣袖。

男孩将她往前推了推,“外边还发着大水,你在这儿好好的等着,跟这个大哥哥在一起,哥哥出去找到吃的马上就回来。”

恬儿这才乖乖的坐在了楚非离身边,“那哥哥你要赶紧回来哦。”

男孩出了土地庙之后,看了周围一圈,因为土地庙地处在高处,基本上没有被水淹,但四周却还是一片汪洋,他找了一块大模板,推到了水里,站上去,拿了一根长木杆当做是浆,往城里方向走去。

上官月儿她们正一圈一圈的往外边寻着,玄武却是将船停在了一处隐蔽处,“小姐,似乎有人在暗中监视我们。”

“我也有这种感觉。”朱雀在一边点了点头。

上官月儿的脸色一下子严峻起来,如果玄武和朱雀说的是真的,那么很有可能那些监视着他们的人是二皇子云王那边的人,他们如果再要去做什么,只会让那些人发现楚非离的行踪。

难怪楚非离如果没有事,肯定会想方法联系玄武的,眼下,玄武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想必一开始楚非离就知道一定还有其他人也在等着他的出现。

可这么多天都没有消息,那就意味着楚非离的情况并不好,不然他必定都已经找到了自己几人汇合了。

“小姐,那眼下我们还要继续吗?”天龙在一边问道。

上官月儿沉了沉脸,“自然是要继续的,我们分成两批,玄武,那些人里面很有可能有认识你的,你带着天龙把他们往山上那边引,速度不要太快,尽量拖延时间,我带着朱雀两人往相反方向去吧。”

“不行,主子如今下落不明,若是小姐再有个什么闪失,属下实在是难以与主子交代。”玄武当下便反驳道。

上官月儿却是定定的看向他,“如若不然,你可有更好的法子?”

玄武一噎,是啊,主子还要人去寻找,可身后跟着的那些苍蝇也需要防范。

“你与天龙身手都很好,完全可以不用跟着我一起在小船上,这样只会耽误时间,有什么事,你们应对起来也比较快速。”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这四个人里面,只有自己完全没有底子,属于拖后腿的存在。

玄武当下便不再说什么,带着天龙直接从小船上一跃而起,站到了那些屋顶上,完全吸引了暗处监视人的视线。

“小姐,那我们现在往哪个方向去?”朱雀看了看四周,对于在城里找到楚非离并不抱什么希望,但她看见上官月儿的神色便也没好说出来,因为这样的话很有可能是压垮大象的最后一根稻草,她不愿意看到上官月儿完全的放弃希望,希望渺茫,总要好过一点希望都没有。

上官月儿一开始并没有说话,只是想了想之后,说道:“往前边直走吧。”

朱雀听完便按照上官月儿所说的往前撑着竹篙,暗中留下来监视两人的那名暗卫便一路小心的尾随,发现上官月儿她们并没有目的的就那样往前走着,便沿着来时的路往回去了。

上官月儿在小船上一直不知道想着什么,全然没了之前的急促,朱雀以为上官月儿是已经疲倦到没有心思再继续仔细搜索了,却不知道这样直走也是上官月儿细细思索之后的决定。

在城里搜索了这么久,上官月儿却发现了一点规律,就是那些水流冲击的印记基本上是一个方向,洪流倾泻到西洲城内后,便有两条大道,如果楚非离顺着水流而下,那么就会出现在她目前走的这个方向,以及玄武他们那个方向。

兵分两路,按照最可能的地方去查找,总会比那样盲目的在城里耗费时间来得强。

朱雀正在好奇原来的那些视线怎么消失了,上官月儿蓦地问道,“还有人跟着吗?”

“说来也奇怪,小姐吩咐往这边走后那人跟了我们半路便走了。”

上官月儿眉头蹙了蹙,“走的时候急切吗?”

朱雀摇了摇头,仔细的想了想,“似乎并不急切,那人走的时候,奴婢还能感受到好几次消失后又回来的视线,最后才离开,不像是收到了什么信号走的。”

上官月儿听完这才放下心来,她就怕玄武那边发现了什么,这些人群起而攻之,看样子是对方对她们两个松于防范了。

说完,两人正好走到了一家粮店门口,看到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站在一块木板上,木板上放着刚从粮店里寻到的半袋子被浑浊的水泡过的粮食,上官月儿坐着的小船正好挡住了那个男孩的路。

男孩似乎也没想到能在城里遇到活人,且那名坐在船中间的姐姐一袭白衣,容颜被帷帽遮挡在纱帘下,在这样的场景下却衬托的格外的美好,一时间看的有些呆住了。

上官月儿也是诧异的打量着这个男孩,看到他木板上放着的粮食的时候,倒是出声提醒道:“这大米被洪水浸泡了这么久,吃了怕是对人不好。”

那姐姐的声音也很是好听,男孩看了一眼脚下的粮袋,半丝犹豫都没有的说道:“比起饿死,总要有机会先活下来。”

朱雀听完这话都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这小子,发现这小子双眼黑白分明,脸上透露着一股与年龄不符的坚毅,心底倒是赞赏了几分。

上官月儿见状便不再多说什么,让朱雀撑着竹竿往前方行去,哪知那男孩紧紧的跟在身后,朱雀不由得起了一丝疑心。

男孩亦是同样的在想,这两人怎么出现在西洲城,这般悠闲的撑着船,他还要赶回去给那群小伙伴送吃的。

他探头探脑打量的样子在朱雀眼里却显得更加的可疑,就在他准备开口借道的时候,朱雀同时停下了船来,手中的竹竿也挥上了男孩的脖子处,“说,你跟着我们鬼鬼祟祟的做什么?”

小家伙愣住了,好半天才有些后怕的说道:“我并不是跟着你们,我要回土地庙就只有这一条路……”

朱雀见小家伙不像是说谎话的样子,便拿开了竹竿,上官月儿听到他说的土地庙,既然有人居住,便问道:“土地庙?那边没有被水淹没吗?”

“没有,整个西洲城只有土地庙那边比较高还没有被淹没。”男孩在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神有些黯然。

“只有你一个人在土地庙里待着吗?”

男孩原本准备回答的时候,又想起了楚非离,不由得思索了一下,“和我一起玩耍的小伙伴都在,我们一群小孩子在那边呢待着。”

上官月儿看着小男孩若有所思,半响开口道:“朱雀,让他先过去吧。”

“小姐?”朱雀一怔,不知道上官月儿的用意是什么但也很是听话的将船往边上靠去。

男孩见前边让出的宽度正好可以让他的木板过去,心里虽然有些疑惑,但一想起妹妹还饿着,便撑了竹竿,越过了上官月儿她们往土地庙方向而去,等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上官月儿才淡淡开口,“朱雀,跟上他,仔细不要被发现了。”

上官月儿觉得这个小家伙年纪虽然不是很大,但看上去却是极有城府,刚刚他的迟疑很有问题,左右他们这样漫无目的的到处寻找,倒不如跟上去看看他到底隐瞒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