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2章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朱雀这才明白了上官月儿让那小家伙先走的目的,一路上便很小心你的跟着小家伙,尽量不要被他发现了,两行人一直穿越了整个西洲城中心,到了一片比较偏僻的所在,朱雀他们跟在小家伙身后看到了那座没有被水淹没的土地庙,上官月儿让朱雀将船停在了一处巷子口,两人暗中看着前边。

小家伙将木板系在了一颗小树上,然后扛着那半袋子米上了岸,径直的走向了破庙里。

破庙里有一个小女孩惊喜的飞奔了出来,“哥哥,你找到吃的啦!”

兄妹两个便进了破庙,朱雀将船停在那里,然后带着上官月儿用轻功上了岸,两人走进庙里,庙里的小孩子见有生人过来,一下子都往里面跑去聚集在那个男孩身边。

上官月儿的视线却被角落里躺着的那一个人吸引了过去,那人身上穿着的是楚非离的衣服,上官月儿的心头不由得一紧,快步的走上前去,一边的小家伙见状准备过去拦着上官月儿,朱雀在一边伸出手中的剑拦住了他。

一时间,庙里的小家伙们都不敢出声。

上官月儿走到那人身边,蹲下身去,小心翼翼的拨开覆盖在男人脸上的散乱的长发,这些天压抑住的情绪不由得尽数涌上心头,眼泪不由自主的往下掉。

楚非离的身子很是虚弱,身体里的伤也没法医治,此刻正迷迷糊糊的睡着,感觉到有人在抚摸自己的脸颊,他却一点也不想反抗,那股气息很是熟悉,当那一滴泪水滴落在他的脸颊上,楚非离的眼睛睁开,看到印入眼帘的那张熟悉的面孔,嘴角微弯,伸出手去从她的脸颊上拂过,替她擦掉了悬在脸颊上的泪珠,沙哑的嗓音却像是最动听的音符,“你来了。”

上官月儿的情绪一下子就溃不成军,任凭眼泪泛滥,“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没有你的允许,我又怎么敢死去,我还想着回家抱着老婆孩子热炕头呢。”楚非离缓缓的说着,面上却带着笑意,语气过分的温柔。

发泄完之后上官月儿便整理好了情绪,她知道楚非离的伤势很重,必须得尽快的找人医治,便派了朱雀回山上先拿一些食物过来,并让她通知玄武楚非离的消息。

此处并不是十分的安全,相信要不了多久那些暗中寻找楚非离的人便会找上门来,安顿好孩子们之后,得带着楚非离离开。

玄武解决完尾随的那四人之后便返回了山上,朱雀暗地里回去之后,便与玄武一道带了些东西从山上返回了土地庙里。

“跟踪我们的人是皇宫里的暗卫?”上官月儿听到玄武的汇报之后眉头蹙起,细细思索一番便知道是谁的人,“看来珍妃这一次的准备很是充足。”

“小姐,这里并不安全,王爷得尽快转移出去。”玄武与那四人交手,能够独善其身的返回,全是因为他们并不是一起的,先是跟着他的两人,后来是跟着上官月儿的那两人,如果四个人一起,玄武只怕是完全没法抵抗得住。

上官月儿沉吟了一下,“我也知道你说的是对的,只是这整个西洲城如今都一片汪洋,他的伤势没办法四处折腾了,到何处落脚很是问题。”

“玄武……”楚非离虽然疲倦,但神智还是很清晰,他将玄武叫过来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玄武的紧皱在一起的眉头渐渐松了开来。

“小姐,王爷说了一处地方,属下这就带小姐和王爷离开。”

“等等,朱雀,你将这些孩子送到山上去,倘若他们的父母都丧生了,到时候让天江和天惠看顾着,等我们稳住了局势再来安顿他们。”上官月儿对着朱雀吩咐道,而后又对着玄武说道:“白天目标太大,还是等晚上我们再行动吧,你可以先去查看一下有没有隐蔽一点的路线,我们要确保没有问题才行。”

说着,上官月儿便担忧的看了一眼楚非离,他的脸色苍白一片,却还笑着看向自己,“没想到我却成了拖后腿的了……”

上官月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都什么关头了,你还好意思笑得出来。”

说是这么说,但不可否认,在这样的氛围下,上官月儿心头的沉重感轻了许多,反倒是让她更能冷静的处理一些事情。

玄武出去探路的时候,上官月儿和朱雀用从山上带来的粮食就着一些野菜煮了一大锅野菜粥分了下去,孩子们都吃的很是急切,连烫都顾不上,上官月儿因着找到了楚非离心里的那块大石头落下了地,也跟着用了一碗粥,然后仔细的喂了楚非离吃了一小碗。

吃完饭以后休息了一下,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玄武也从外面回来了,几人便准备出发。

夜色下的西洲城静谧无声,一艘小船趁着夜色从土地庙后划过,黑暗里路途很难辨认,玄武靠着白日里的记忆,很是稳当的将船撑出了西洲城,奔着城外而去。

船渐渐搁浅之后,玄武将楚非离抱了起来,朱雀则是带着上官月儿上了岸,岸边的一处深草丛里,早有一辆宽敞的马车等待着,玄武将楚非离抱进马车里放平躺着,上官月儿随着进了马车,朱雀和玄武两人在马车外赶着车。

马车直奔着西洲城附近的一个小县城而去,天渐渐快要亮起来的时候,马车停在了一处大宅院的后边,有人将门打开,马车径直的驶了进去。

进了院子之后,玄武将楚非离从马车上抱了下来进了屋,放置在床榻上,因着全身多处骨折,肋骨碎裂,楚非离的情况是越来越差,到了现在几乎都昏睡了过去。

上官月儿很是担心,这样的内伤就怕内出血,以及粉碎性骨折,他这样已经拖了好几天,早就耽误了治疗,可眼下也不敢随意的去请大夫。

上官月儿此刻觉得自己上辈子怎么不学医,学什么厨艺,可真是排不上什么用场。

几人刚在院子里安顿下来,便有一名五旬开外的老人领着一名中年男子进了屋,对着玄武说道:“爷,这位是府里的客卿,医术颇为了得,老爷让我将人领过来替那位爷整治。”

玄武点了点头,似乎对来人很是信任,“去吧。”

上官月儿心里依旧是不放心,但想着之前楚非离对玄武说了一番话,想来就是跟这个地方有关,跟这个老者口中的老爷有关,便又稍稍放下心来。

那人去诊治过后,神色便很是严峻,“恕在下才疏学浅,这位病患的伤势很是严重,在下不敢轻易进行接骨,只能尽力的吊着病患的一口气,好让各位有时间去寻找医术高超之人。”

“你说什么!如果我家爷有什么事,仔细你的脑袋!”玄武一下子抓住了那名中年大夫的脖子,脸上一片阴翳。

上官月儿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不由得脸色苍白一片,但她也知道那大夫说的是实话,如果没有把握去胡乱的治疗才会更糟糕。“玄武,松开他。”

玄武缩了缩瞳眸缓缓的松开了手,上官月儿很是客气的对着那名大夫说道:“关心则乱,还希望大夫不要与他计较,病人的事情,还请大夫尽力而为。”

“在下也知道,如果没什么事情,在下便下去配药了。”那名大夫也没有生气,而是很平淡的说完话出去了。

上官月儿看着躺在塌上的楚非离心急如焚,“玄武,七皇子与楚王爷此次出京可有带上姚太医?”

“属下不知,但如果消息传到了皇后娘娘那里,皇后娘娘必定会让姚太医随行的。”玄武心头一亮,上官月儿说的话倒是提醒了他,“属下这就去迎姚太医。”

“嗯,此事务必要尽快!”上官月儿的神色也很是冷峻,她不敢想象,如果继续这样耽搁下去,楚非离会怎么样,但她总归是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搏一搏的!

玄武当下便准备离开,但想着现在的处境,便对上官月儿说道:“此处是县令府邸,表面上这县令投奔了西洲知府,是二皇子的人,实际上是王爷的暗桩,如今西洲城里的那些官员都住在此处,只不过我们的这个院子比较偏僻,一般不会有什么人来,但有些事还是需要提防一二。”

“我知道了,我们会注意的,你一路上也注意安全。”上官月儿点了点头,这才对情况有了些了解。

朱雀这时候进来说道:“小姐,天龙天江那边传来消息,说那些小家伙都到了山上,有类似暗卫的人混进了人群里,要不要他们除去?”

“不必了,天龙天江二皇子那边的人都没见过,倒是你和玄武需要注意一些。”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说道,“我当时在那边也带了帷帽,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些灾民都只以为做出这一切的人是雅舍之主慕清。”

朱雀不由得再次佩服上官月儿的所作所为,当初她一直坚持戴着帷帽就连吃饭喝水也是很小心翼翼,不仅让冒充小姐的紫上官和芜娘安全,也避免了楚非离的暴露,跟随在上官月儿身边,她越来越觉得上官月儿跟王爷楚非离很是相像,都是能为身边认定的人着想,却又在大是大非面前杀伐决断的人。

上官月儿看着塌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的男人,眼里一片坚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