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3章 王爷真是好兴致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玄武出了县令府之后,避开耳目从别院的后门出去的,一路往官道上朝着京城方向而去,皇后娘娘就算知道了情况,派了姚太医过来,肯定也只能光明正大的跟着七皇子还有假的楚王爷一起过来。

正如玄武所想的那样,七皇子等人奉皇命前来的确是走的官道,玄天扮作的楚非离也一路随行,姚太医以照料楚非离为由一直都与楚非离在一辆马车里。

这时候,大部队已经距离西洲城很近了,玄武只是花了一天的时间便与大部队碰头,趁着夜色潜进了玄天所坐的马车里,与玄天商量了一番之后,玄武便换了一身姚太医身边小学徒的衣服,姚太医从玄天所在的楚王的马车上下来,朝着给小学徒所用的马车那边喊道:“小远,随我先走一步。”

玄武低着头快步的跟上,七皇子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便过来问道:“姚太医,此去西洲城已经很近了,靠着西洲城的那个县城里有一家驿站,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要不了一天就能到,姚太医这么着急是要去作甚?”

“回七皇子,楚王爷突然身子觉得不舒服,想来是有些水土不服的原因,老夫这边还差几味药,怕耽搁了楚王爷的病情,老夫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所以带着小厮先行一步。”姚太医很是淡定的回复着,一脸的凝重。

“那姚太医快去吧,六哥的身子最重要。”七皇子见状便点了点头,“姚太医年纪大了,还是坐马车吧,把先前学徒坐的那辆马车牵过来,只能委屈姚太医一下了。”

姚太医顺利的带着学徒离开了人的视线,两人驾着马车走了一段路后,将马卸下套,将马车推下了山坡,玄武带着姚太医一人一马,一前一后,马不停蹄的往楚非离所在的地方跑去。

上官月儿在县令别院里度秒如年,一动不动的守在楚非离的床榻边,直到玄武带来了姚太医,她才缓了一口气的感觉。

“啧,这小子怎的伤的这么严重,动都不能动了?”姚太医看着床榻上的楚非离惊讶的道,说话归说话,手下还是很认真的给楚非离,眉宇间的褶皱越来越深。

上官月儿的心也越绷越紧,姚太医原本轻佻的脸色沉静了下来,“之前的大夫怎么给他看的?”

“我们也才在两天前刚刚找到他,请了大夫过来,大夫说没有办法治疗,只开了一个方子,替他吊着气。”上官月儿忙将之前大夫开的单子给姚太医看了看。

“还算及时。”姚太医从自己随身带着的药箱里面拿出了一个布袋,打开来,那布袋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大大小小的细针。

“老夫的学徒没来,你来帮老夫,其他的人全部出去。”姚太医取出细针先是用火烤之后再放到烈酒里面浸泡。

上官月儿让其他人出去之后,让朱雀去准备了干净的白面不过来,便净了手,按照姚太医的操作一一将那些针弄完。

姚太医一点一点的将楚非离的淤血逼到一块,然后开始挤出来,整个过程很是紧张,上官月儿看着那些已经是黑色夹杂着黄色的液体流出,心里抽痛,他身子发热必定是里面有了炎症,这样的状况在古代极为难治,基本上就是不治之症了,药石难医。

待到挤出来的是鲜血后,姚太医才停了下来,也不知道他是用的什么办法,用那些银针一点一点的将那些肋骨正位,整个过程里耗费心力巨大,姚太医的额头上都出了一层细汗,上官月儿站在一边小心的帮他擦掉。

这一场医治足足治疗了一天一夜,当楚非离的整个上半身都被两块长形的木板夹住,腿也被棍子夹住的就像是一个白色的木偶的时候,姚太医才虚脱的一个不稳跪在了地上,嘴里还在念叨着:“真是没天理了,救了你小子一命,老夫反倒是还要给你下跪……”

上官月儿忙唤了玄武进来将姚太医带下去休息,玄武要去扶他,姚太医却是摆了摆手自己站了起来,“丫头,这几天要注意下,他如果一直这样高热下去可就不大好了。”

姚太医走后,上官月儿便让人不断的烧着热水,兑温后拿到这边的房间里来,她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不住地帮着他更换着敷在额头的帕子。可又到了晚上,他的体温越来越高,呼吸也越来越粗重,上官月儿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后脑勺,滚烫的吓人。

没有办法,上官月儿想起现代的物理降温,只可惜,楚非离眼下都被包着也没办法泡澡。

上官月儿只好将他身上最表层盖着的那层薄衫揭开,楚非离下身的里裤被剪掉只剩下到大腿根的长度,就像是现代的四角泳裤。

物理降温需要擦拭的地方,最主要的几个位置是脖子,腋下,腹股沟,脖子和腋下都好说,这腹股沟……

上官月儿的视线往下扫了一眼,脸颊便有些发红,但看到楚非离烧的干裂的嘴唇,心下一横,想着反正他也看不到,现在还昏迷着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干脆的,用剪刀将他身上最后一样遮挡物剪碎……

下意识的上官月儿闭着眼睛,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当看到遮挡下的那样事物的时候,更是臊得慌。

上官月儿不由得暗自的啐了一口,现代那么多的美男裸画还有片子,早就该免疫了呀。

平复了心情之后,上官月儿便直接给他一遍又一遍的擦拭起来,虽然高烧的时候物理降温并没有什么作用,但关心则乱,上官月儿只想他能舒服一些。

换水的时候,上官月儿会用薄衫替他遮掩,朱雀倒也没察觉什么。

又守了一夜之后,楚非离渐渐有些意识了,他能感觉得到有一双手碰触着他的身体,感受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蓦地起了反应。

上官月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原本已经习惯恢复了正常的脸色整个的通红了起来,看着眼前的那个事物,上官月儿不由得啐了一口,“都伤成这样了还有这样的心思,也真是有够本性的。”

上官月儿转过头去,心下却是一跳,那一双幽黑晶亮却又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笑意的眼睛里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面容,刹那间,上官月儿恨不得夺路而逃,事实上她也准备这么做,只可惜自己的手被牢牢的握在某人的手里,真不知道这男人都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还能有这般大的气力。

上官月儿侧过身,脸颊烧得慌,不敢看他的双眼。

楚非离虽然烧的晕晕乎乎,但也知道有人在给自己擦拭着身子,很是舒服,没想到她竟然会……

楚非离弯起了嘴角,暗哑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促狭,“月儿,没想到月儿你这么迫不及待了。”

上官月儿的脸颊烧的更加的厉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楚非离的高烧传给她了呢,她心底暗自的腹诽着,要不是看在他烧的要挂掉的份上,鬼才会给他物理降温呢,不过,说实在的,他的身材不耐,尤其是……

想着,上官月儿心猿意马的往后方瞥了一眼,楚非离不由得低低的笑了起来,“看来月儿很满意,这样我就放心了。”

上官月儿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么,瞬间将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将自己鄙视了无数遍,完全没有脸敢抬起头来,但一想到楚非离笑话着自己,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红着脸犟着嘴说道:“哼,也不过如此,又不是没有见过……”

男人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双眼里闪烁着不知名的危险,一把将上官月儿拉到自己怀里,“见过?谁的?”

上官月儿看到了他的样子,一下子想起来,在男人面前最好是不要谈论另外一个男人,尤其是那方面的事情,更何况自己面前的这一个还是个醋坛子,当下便觉得自己挖了一个坑,没坑到别人,反倒是把自己给坑了进去。

“没,没谁的,真的……”上官月儿结结巴巴的说道,一双眼睛胡乱的飘着,不敢看他的眼睛,脑子里却回想着,现代看的片子应该不算吧,想着要是楚非离知道了实情会怎么样,不由得忐忑的咽了咽口水。

可这番样子看在楚非离的眼里倒像是做贼心虚,心里的那种醋意越发的翻腾,一下子含住了上官月儿的小嘴,大手在她的后脑勺死命的扣着,要不是如今动弹不得,他还真是想要将这个不知大天高地厚的小女人给办了。

“咳咳……”姚太医此时刚醒来,便立即赶了过来,想要看看楚非离的情况,却不想看到了这样的一幕,老脸都不由得一红,“王爷真是好兴致,看王爷这副生龙活虎的模样,想来是没什么大碍了,老夫便先下去了。”

上官月儿这才知道刚刚的场景被人尽数的瞧了去,恼羞成怒的瞪了瞪一副享受的某人,当下便回过头去脸皮厚的朝着姚太医说道:“姚太医,等等,医人医到底,送佛送到西……”

姚太医却是一脸惊讶的回过头来一脸同情的看着楚非离,“丫头,哪有你这般的,不就是欺负了你一下吗,大不了老夫让他给你欺负回去,这归西也未免太狠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