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5章 不能直接出面阻止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虽说主要的是七皇子负责,七皇子不参与皇位竞争,可楚王也是辅助,万一赈灾成功,楚王可也是能得民心和功劳的,这等好事,珍妃和二皇子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发生!

不能直接出面阻止,增加点难度也还是可以的。

不出一个时辰,温文尔雅的七皇子被气疯的消息就传到了别院里,上官月儿正在给楚非离一勺一勺的喂着粥。

虽然人伤的根本不是胳膊,可奈何肋骨伤到了,胸口会拉扯的疼,在上官月儿面前软下声音,格外的让人心疼,上官月儿根本就拉不下脸来好嘛?

朱雀和玄武两个人,一个是粗汉子,一个是糙妹子,就那样杵在那里汇报着外面的情况,可偏偏楚非离一会儿一个卖萌,一会儿一个撒娇求抱抱,直把朱雀都看的想要夺门而出了,好不容易才生生的忍住。

等到楚非离的一碗清粥下肚,上官月儿在一边给他擦了擦嘴,玄武和朱雀两人的话也说完了,一屋子寂静。

楚非离倒是缓缓说道:“七弟那个性子也真是难为他了,一向闲云野鹤惯了,突然间就得了个这么不讨好的差事……”

“我倒是跟你的看法不同,七皇子能说出那样的话,可见心里也是个明白人,我倒是想着他肯定会私下里与你商量,到时候玄天可别露馅了才是真。”上官月儿将碗筷收拾好了缓缓的说着。

楚非离倒也不忧心,反倒是很自在的躺在床上,相当惬意的说着:“这件事我去掺和就更难实施,你说的不错,我这七弟的确是个难得的通透之人,且看着吧,他自己一个人就能处理得很好。”

“也对,有你掺和,珍妃和二皇子那边肯定还有后手呢……”上官月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猛然间拍了拍,将额头都拍红了,“玄天假扮你的事,珍妃和二皇子是知道的?怎么没有拿这件事去闹腾?”

楚非离伸手去,在她额间轻轻抚了抚,“用那么大的力气做什么,拍痛了心疼的还不是我?”

“知道肯定是知道,至于为什么没去闹腾,显然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敢随便闹的吧,别最后弄得偷鸡不成蚀把米了。”上官月儿正要去瞪他不正经的时候,楚非离却是开了口,“身在皇宫里,谁身上没有一个半个的秘密,就看谁能发现得早,能被人拿捏住了而已,所谓的争斗,不都是这么来的吗?我不是圣人,自然不可能完美无缺。”

“月儿,倘若有一天,你发现我有很多的缺点,你还会一直一直在我身边吗?”楚非离话语一转却是温情款款的看着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握着他的手,发现他自从受伤后比先前越发的腻人,不过,两情相悦再怎么甜都嫌不够的吧。“正如你所说,人非圣贤,又怎么可能完美,正是因为这些个缺点,才让一个人只是他,而不是其他人,我选择与你一起,也便是选择了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不完美。”

这一刻,楚非离突然意识到了为什么姚太医会对上官月儿另眼相看,觉得如果是她或许会不一样,他是有多幸运才能拥有她呀。

上官月儿被楚非离那炙热的眼神看得脸颊一红,伸手去摸了摸脸颊,“我脸上有东西吗?”

楚非离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去揉了揉她的鬓角。

接连着几天,楚非离都在别院里与上官月儿腻着,准确的来说,是楚非离腻着上官月儿,只要上官月儿离开他的视线一会儿,楚非离便会差遣玄武去找,一天都要好几趟,上官月儿整个人是哭笑不得,将元宝扔在一边,身边却还是挂着一个像是没断奶的巨婴。

七皇子那边却是真如他们所料,只是象征性的问了问玄天所易容的楚非离意见,便开始大刀阔斧的进行救灾工作,放粮仓围绕着西洲城建粥棚,派船只搜救,对那些依旧泡在水里的尸身进行集中的火化处理,发放干净衣物给灾民……

一开始孙宇还在防范着楚非离,却没想到七皇子做起大事来也是半点不含糊,趁着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楚王此人却是整日的窝在自己的屋里并没出来过,这样的情况可谓是完全出乎珍妃和二皇子对他的交代。

王县令从城外匆匆而来,孙宇却是没什么好脸色给他看,“王县令这两人忙得连人都看不见,这是得到了七皇子的重用,怕是不等灾情过去就要升官进爵了吧?”

这一番话说的好不讽刺,王县令也没觉得有些不舒服的,反倒是笑着到了孙宇的跟前,跟他拱了拱手,“孙大人,下官这也是没办法,下官不像孙大人那样有靠山,七皇子位高权重下官也得罪不起呀,还望孙大人见谅,下官的这一颗心到了现在也依旧是孙大人这边的。”

“哼,本官看倒是未必!”孙宇倒是一点脸面都不给王县令留,直接一个白眼翻了过去。

王县令依旧是满脸的平和,“孙大人,下官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有什么话就说,遮遮掩掩的做什么?”

“眼下七皇子的救灾工作步入正轨,而我们这些本地官员都根本没派上用场,这样下去,京里那边难免会生出一些问题来,倘若哪个言官参了我等一本,我等受了罚倒是次要的,可人人都知道我们这群官员的立场,难免不会让人联想到是二皇子抑或是珍妃娘娘从中作梗,面对如此大的灾害,背上这样的名声,那二皇子和珍妃娘娘可就得不偿失了。”

孙宇一听不由得正了脸色,细细一思索,发觉王县令说的话也算是句句在理,当下便恼怒道:“那你怎么不早点说出来?自己倒是眼巴巴的立马前去撇清关系!”

“孙大人,你可是误会下官了。”王县令有些哭笑不得,“就算是下官想说,孙大人恐怕是会一棍子将下官给打了出来,下官也是没办法,为了怕七皇子一道折子参上去,只好先过去探探路,好在救灾事情顺利,七皇子心情也很是舒坦,看上去不会计较这些。”

“那依你之见,本官之后该当如何?”孙宇缓了脸色,慢慢的问道。

王县令走近了一些,“孙大人大可以上前帮忙,这样大人既尽了自己的本分,又不会让人说些闲话,更不会连累二皇子和珍妃娘娘……”

“要本官助七皇子和楚王更上一层楼?”孙宇的脸色当下又黑了下来,“这怎么可能!”

“大人切勿心急,下官的话还没说完呢。”王县令紧接着又说道:“大人前去帮忙,可最后这件事情是好是坏,是快是慢,岂不是由大人做主了?这样反倒比七皇子去找其他人做要来的更有利于咱们。”

“不错,你说的这话不错。”孙宇听得心头一亮,不由得笑着拍了拍王县令的肩膀。

王县令也是跟着笑道:“到时候还望孙大人在二皇子和珍妃娘娘面前多替下官美言几句。”

“那是自然的。”

王县令从县令府叫了一些护卫出去的时候,孙知府也跟着去了,底下的人见孙宇出了面,干起活来更是心甘情愿的,毕竟强龙比不过地头蛇,所谓的七皇子在他们这些人的心里自然是比不过孙宇这个土皇帝的。

玄武过来回话的时候,上官月儿正在屋子里给楚非离喂着水果,朱雀站在一边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主子,王县令那边按照交代的给孙宇说了,此刻孙宇已经跟着去了救灾现场。”

“嗯。”楚非离淡淡的应了一声,半点都不意外。

倒是上官月儿听了问道:“这些个官员不响应,七皇子不也干的好好的吗?怎的还非得要孙宇过去,就不怕他的人在那边坏事吗?”

楚非离将上官月儿散落在他胸前的长发在指尖绕了起来把玩着,“没了这些官员七弟自然是可以处理好的,只不过有了孙宇在会更好,西洲地界上的这些人常年来只服孙宇一人,就算是父皇亲自到此处,怕是也抵不过孙宇的几句话,可以说,孙宇在西洲就完全是占地为王。”

“嗯,这么说来还真是,不过孙宇就算去了,怕是也不能好好的办事。”上官月儿依旧还有不相信。

楚非离却是胸有成竹的笑了笑,“也没让他办什么漂亮事,只要他出面,就由不得他不同意。”

“你倒是这般自信,这次的灾害说到底还是因你而起的,最好是有个妥善的解决方法,不然总归是不大好的。”上官月儿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放心吧,孙宇虽然不办实事,但他也不敢摆明了反驳七弟的一些措施,对于灾患父皇看的比什么都重要,毕竟是民心所向的事情,但凡有违背民心的父皇都不可能会姑息,更何况孙宇的背后还牵扯着二哥和珍妃,晾孙宇也没有那个胆子去冒险,就算是做做面子,他也是要做全的。”

楚非离解释的很是清楚,上官月儿是不大知道古代这些大家族的弯弯绕绕的,但也听得差不多了,再说了,对她来说,只要楚非离能好好的就是最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