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6章 依旧进展缓慢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七皇子不知道这件事楚非离在暗中也是部署了不少,不然光凭七皇子的智谋,没有身在官场的经验,怎么可能搞定那些老油条。

有了孙宇的出面,七皇子更是如虎添翼,可就算是这样,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顺利,到了关键的事情上却依旧进展缓慢。

譬如,灾情如此严重,西洲城需要重建,这就得不少的财力物力,西洲这边幸存下来的灾民也很少,七皇子此来更不可能带多少人,在人方面总归是很匮乏的,就算是动用周边县城的人,那也不可能让人白白的干活呀,所以说,还是得大量的财力支撑。

七皇子动员这些个原西洲城的乡绅商贾们捐钱,那一个个却是对着他哭穷,更有甚者接连几日过来的时候还换上了破破烂烂的衣服,说前些日子为了不冒犯了七皇子和楚王,才将唯一剩下的好衣裳穿了出来,实际上西洲的铺子被毁,他们都赔的倾家荡产了。

七皇子为人本就光明磊落正直不阿,又怎见过这样的无赖,打又打不得,只能练练嘴皮子,就算是这样,苦的还是他自己,说的口干舌燥的,那些个乡绅们却一个个在底下坐着在底下打盹。

距离七皇子等人来这边已经半月了,当初上官月儿救下来的在山腰的一批人早就被安置在了周边的县城里面。

天江和天惠传过来的消息,那些灾民的生活都依旧得不到很好的改善,住的也只是比在山腰上的时候好那么一点点,山腰上是用树枝和树木搭建的简陋棚子,县城的避难所里也无非是用更防水的材料搭建的棚子,十几个灾民窝在一处。

之前,上官月儿用的那个法子已经不管用了,人少的时候还好管理,可眼下县城四周都聚集着大量的灾民,人数众多又分散,伤寒感冒没办法好好的根治,就连煮沸米醋的法子也只是杯水车薪,更何况,早前,天龙带过来的那些米醋早就用完了。

上官月儿已经安排天龙再回去运过来,可这一来一回也耽误不少时间,更何况液体并不是那么好运输的,上官月儿只好让天龙回去带一个擅长制作米醋的工人过来,直接在西洲附近酿制米醋。

楚非离看着上官月儿这两天魂不守舍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也不像之前那样粘着她,自己安静的在一边坐着。

将养了这么多天,楚非离已经可以简单的站起来行走和坐下了。

上官月儿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一只手撑着头,一只手里拿着毛笔不知道在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楚非离慢慢的走过去想从后边看看的时候,就见上官月儿陡然间的跳了起来,拍着自己的脑袋,满脸惊喜的叫着,“我怎么这么蠢呀,用酒精比用米醋效果岂不是好很多!哎呀,光顾着想84消毒液了,连最起码的酒精都忘记了,我明明都酿制出了葡萄酒,再炼制酒精不是要简单多了吗,哈哈……”

“对,对对,我得赶紧着人过来,得先弄一套蒸馏的器具。”上官月儿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说完又自己坐了下去,拿起笔在纸上画了起来,就连先前毛笔在自己脸上染上了墨色都没察觉。

玄武和朱雀在院子里看着这一幕,互相看了看,想着小姐不会是魔怔了吧。

唯独楚非离看着上官月儿那认真的面庞,晶亮的双眼,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这才是他所熟知的小女人,想来前些日子守在自己身边一定是闷坏了,按照她的性子,不折腾才是稀奇。

只不过,她在这边嘀嘀咕咕的那些话,自己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楚非离凑过去,就看见上官月儿在纸上细细勾勒着,图纸上面是自己从没见过的……嗯,器具,应该是器具吧。

最先的是一个底盘圆形,上边是锥形,中间是空的,最上方开口的类似花瓶一样的东西。紧接着是一根长长的原柱形管道,管道上下各插着一根细细的圆管,在那根粗管道的左右端各有一根细细的圆管,左端细圆管又连接着一个半球。

上官月儿手下正在画的是一个球形的底部连着一个圆柱,画完了这些之后,又画着几个铁架子,不一会儿便完工了,上官月儿放下笔自己打量着画的东西。

心里想着应该八九不离十了,这些东西老早前就没接触过了,只在初高中的实验课上才有,能记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实属不易。

楚非离凑近一些问道:“这又是什么新鲜的东西?”

“这么?这叫做蒸馏装置,这个底部是球形的东西叫做蒸馏烧瓶,长长的圆管道叫做冷凝管,那上下的细管是用来出水蒸气的,这个锥形的瓶子叫做接收器,是最后收集酒精用的。”

“酒精?酿酒用的吗?”楚非离显然有些不解,他以为上官月儿这些天是在烦恼灾民的事情,怎么又想到酿酒上面去了。

上官月儿一怔,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在这个时代,与酒有关的东西怕是只有喝的那种酒了。“我这么跟你说吧,酿造的酒里面一般含有酒精度数,这就是酒与一般白水的最本质区别,但饮用的酒度数都不算太高,酒可以用于饮用,也还能用来调味,大夫还能用来给使用的银针消毒,其原理就是用酒里面的酒精杀灭表面的细菌。酒精等同于酒里面的精华,浓度比酒高很多,杀菌的效果会更好。”

上官月儿说了一大堆,就看到楚非离一副求知欲更旺盛的模样看着自己,不由得心下一惊,自己说的这些话没毛病吧,不会是太脱离这个时代,被怀疑了?

“细菌是什么?”

哪知楚非离并没有觉得奇怪,反而是很认真的问道。

上官月儿一下子头大了起来,她有种感觉自己一直往下解释下去会因为十万个为什么而崩溃,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世界不仅仅有人和动物,诸如猫,狗之类的,还有一些我们用眼睛看不到的存在,就像一个人的伤口如果不及时处理就会越来越糟糕,造成这样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些肉眼看不见的生物。你看,一个人感染风寒感冒,另一个健康的人跟他一起生活,就很有可能也感染风寒感冒,就是因为病人身上的一些分泌物,像是呼出的气体,鼻涕诸如其他都带有那些致病的生物,健康的人一旦沾染上就很有可能也发病。”

上官月儿绞尽脑汁相处了这么个解释,自以为应该是很浅显易懂了,楚非离他能听得懂吗?“你听得懂吗?”

“大概懂了,你制作酒精是为了给那些灾民杀菌,避免细菌的扩散?”楚非离总算是说出了一句让上官月儿解脱的话,否则,继续纠结下去,上官月儿的脑细胞就得先不够用了,毕竟她可不是学医术的。

“嗯,就是这样。”上官月儿如释重负的收起了刚刚画的那幅画,然后说道:“天龙和陈丰几人应该快到了,到时候让陈丰盯着这些东西的制作,希望能尽快用得上,不然,这样潮湿的环境,泡胀之后再加上烈日炎炎,爆发了瘟疫,可就糟糕了……”

上官月儿拿着图纸进了屋,便叫了朱雀过去罗列需要的东西,安排她去置办,楚非离则是还维持着看着上官月儿进屋的姿势站在原地,院子里的树随风摇曳,一片落叶打着圈儿落在了他的肩头,他这才动了动,伸手将那片叶子拿了下来。

对于上官月儿,楚非离突然生出了一股恐惧感,她所做的所知道的事情是那样的特殊,就像是不存在这个世上的人,可她又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着,楚非离心里害怕,会不会有一天她就这样消失了。

楚非离紧紧握住了那一片叶子,叶子在他手里尽数的碎裂,他摊开手掌,神情一愣,随即又释然了。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又何苦自己作茧自缚,守护住与她在一起的当下岂不是更好。

她不是那笼中的金丝鸟,而是翱翔天际的雄鹰,束缚住她的自由,倒不如让她无忧无虑的遨游,那些阻碍都将由自己亲手替她出去,普天之下,只要她想,只要她愿意,她都可以到达。

“玄武,去通知玄天,本王会亲自出面,让他到这边暗地里看顾着,若是她出了什么差池,本王唯他试问。”

“可王爷身上的伤……”玄武很是担心的说道。

楚非离却是看了看上官月儿所在的屋子,“左右不过是站着坐着,本王还是可以的。”

“王爷若是放心不下外边,还是将玄天带着吧,可以以防万一,玄天还能替换一二。”玄武知道自己的劝诫无效,便折中的说道。

“不用了,她这边本王不放心,朱雀虽说是从本王这边出去的,可眼下也是听她的命令行事,根本不可能绕得过上官月儿的性子,有玄天在,本王才能安心的处理事情。”楚非离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尽快处理完了事情回京求圣上赐婚,早日把这个小女人归到自己这边。

玄武只得应了一声,便前去安排了。

到了下午,天龙和陈丰等人赶了过来,陈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上官月儿叫了去,嘱咐了半天,揣着一张图纸就出了门,去督促蒸馏器具的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