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8章 青梅竹马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这一刻,二皇子在脑海里过了一道那些名门闺秀的样子,唯独有几个身影不停地徘徊重叠在一起,那一双明亮恣意的眸子,花园里疾步走过的侧影,按耐不住心里的悸动……

“雷将军未必会将儿臣看在眼里,要知道,楚非离可算是从小长在威武将军府,与雷凌儿青梅竹马。”

“这些你都不用管了,若是你父皇下旨指婚,雷军就算有千万个不乐意也得生生的认下你这个女婿。”珍妃知道二皇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是已经开窍了,当下便笑了起来。

二皇子接过话来,“好,儿臣答应母妃,正妃之事但凭母妃做主,但以后若是儿臣想要往府里纳什么人都由儿臣说了算,母妃不得干预。”

“这个么,母妃答应你,母妃只想找一个能助你上青云的贤内助,至于其他的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管。”

二皇子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便离开了,珍妃则是兴致高昂的盘算着怎么说服皇上给二皇子和雷凌儿赐婚。

坤宁宫里,一旁的嬷嬷正给皇后揉着太阳穴,“娘娘,西洲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暗卫们已经找到了王爷,而且,西洲那边也有人说雅舍之主曾经去过,还救治过不少的灾民。娘娘您说,那雅舍之主不会是与王爷一道去的吧?”

“上次不是说与王爷一道的是个姑娘吗?这雅舍之主可是人人都说是个男子,不过就算不是一道,应该也是有所联系的,不然不可能天儿在那边一出事,那雅舍之主就出现在那边了。”皇后朝后摆了摆手,示意那嬷嬷停下手来,“天儿大小就没让我操过什么心,这一次可是着实是吓到本宫了。”

“你说,这么多天都没查到关于那名女子的消息,那女子到底是谁呢?”皇后起身坐了起来,“天儿也大了,是该好好的定一门婚事了,可不能由着他在外面生出什么不好的流言蜚语来,这对他以后迎娶王妃很是不利。”

“楚王爷大小就懂事,也让娘娘很是省心,后来大了,便一直都在军营,才回来京城不久,怕是还没什么心思,这事可不得娘娘替王爷好好张罗一番么。”

“嗯,此次他逢凶化吉将来必有后福,本宫别的帮不了他什么,帮着他选一名贤惠的王妃还是可以的。”皇后一说也还真就来了劲,“你去把朝中到了婚配年纪的大家闺秀的画卷拿来给本宫仔细瞧瞧吧。”

身旁的嬷嬷应了一声便下去了,很快就领着两个端着托盘的宫女进了门来,那两名宫女将托盘放下之后便退了出去,皇后便拿着画卷仔细的瞅了起来。

皇后娘娘取了画卷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珍妃的宫里,珍妃倒是纳闷,楚非离此刻生死未卜,怎的皇后娘娘还有心思看画卷?难不成这皇后以为膝下无子后便开始想着给皇上再添美人?

不成,既然皇后也这样的打算,她这边也不可能没有个准备。

后宫里阴差阳错的暗潮涌动,上官月儿和楚非离在西洲也忙得不可开交。楚非离一改以往缩在屋子里的样子,直接出面跟随着七皇子处理着救灾的事宜,有很多时候给七皇子不少的提点,使得救灾的事情进展很快。

上官月儿在得知楚非离出门的那一刹那很是气愤,可听到朱雀转述楚非离的一句话之后,便也没说什么,转身便去了临时给她开辟出来的一个空置房间里。

楚非离让朱雀转述的话是,“我想儿子了,而且紫上官她们在林氏祖宅那边时间长了也不妥当,我会尽快解决这边的事情,陪你祭完祖便返京。”

上官月儿也知道这个关口,他们原本就处在风口浪尖,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而言情况越不妙。没有过多的深入去想,便掉头去了空置的房间,是她为了实验提取酒精用的。

房间里已经堆积了不少的玉米、小麦、红薯等淀粉含量较高的食物,有一小部分已经按照上官月儿说的进行了蒸煮、糖化,加入了酿造葡萄酒时取得的酵母,眼下正在进行发酵,上官月儿每天都会进来查看一番。

约莫过了三天,陈丰带了两个盒子回来,一个盒子里面装着的是陶瓷制作的,另外一个里面装着的是先前用来制造红酒杯的无色琉璃制造的。

上官月儿看到那套无色琉璃制造的蒸馏器具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惊艳了一番,完全没想到古代的工艺也能达到如此的水平,她伸出手去拿起蒸馏烧瓶仔细地瞧着,“这套器具是在什么地方做的?”

“就在县城附近的一处窑厂里面,我听以前的同伴说过,西洲城这边的一处窑厂里有一个手艺很是精湛的烧瓷大师,只不过这名大师很少出手,只有他看上的东西他才会主动的去做。”陈丰见上官月儿很是喜欢便放下心来,一开始他还生怕办砸了上官月儿交代的事情。“我拿着图纸过去的时候,一开始那窑厂的老板并不接受,在推搡间这图纸就掉在了地上,被边上一名晒太阳的老人看到了,他便让我跟着他,到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位老人就是别人口中的大师。”

“那大师手里怎么会有琉璃?”上官月儿疑惑的问道,毕竟一开始她就没有做这个指望,本来就只是打算做个薄瓷的试试看的,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惊喜。

“这个我也不知道,大师自己拿出来就照着打好的磨具开始熔炼,我也没敢多问。”说着,陈丰便将装着薄瓷器具的盒子推了推。“本来刚开始是做的瓷器,可瓷器试过几次后,那大师觉得都不怎么满意,我拿回来的这套薄瓷还是我死皮赖脸要带回来的。”

上官月儿这才放下那套琉璃的器具,将薄瓷的那根冷凝管拿起来看了看,光线下,薄瓷很是透亮,就像是现代那种高密度骨瓷,这种手艺简直是让人惊叹。“薄瓷的这套也很不错呀。”

“那位大师觉得这几样东西用无色琉璃打造是最为合适的,当时还在嘀咕着,能画出这样图纸的人怎么连材料都不懂得,白白的浪费了好图。”

“哦,这倒是稀奇了,这两套器具那位大师一共收了多少银子?”上官月儿不由得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大师很是感兴趣。

“没有要,那位大师说了,只需要日后这套器具用的时候可以让他老人家开开眼界,他猜不到这套器具的用途。”

听完了陈丰的话,上官月儿更是打定了主意,这样的技师人才她势必要收入囊中,以后可是有更多现代的工艺都能在这个朝代产生了。

等那些食物发酵好了,上官月儿取了发酵时得到的溶液放进那两套蒸馏器具里面分别进行蒸馏,因为没有温度计,尤其是薄瓷的那一套看不见里面的反应,只能依靠感觉一遍又一遍的进行试验。

进行了一整天的实验以后,上官月儿才得到了一小瓶酒精,当下便欣喜不已。

休息了一晚之后,上官月儿让陈丰去请了那位大师过来观摩,到了中午,陈丰才把人给请过来,那是一名红颜鹤发的老者,看得出来精气神儿很好。

周大师见站在房间里的是一名妙龄的女子,脚下一顿,还以为是领路的领错了,直到陈丰开口说道:“小姐,大师请过来了。”

上官月儿回过头来浅浅一笑,“小女名唤上官月儿,周大师的技艺让小女惊叹不已。”

“那图纸是你画出来的?”周大师迟疑地问道。

“正是。”上官月儿站到一边,好让周大师看到摆放在案台上的两幅器具,原本零散的器具用铁架固定住之后完美的切合在一起。

周大师不由得问道:“我说插花不能用,放东西也装不稳,原来那些个东西不是单独用的,是一个整体,这是准备做什么?”

“周大师先看看吧,等一会儿我再给周大师解释。”上官月儿说完便按照蒸馏的程序操作了一遍,有了昨天的基础,这一次一遍就通过了。

周大师看着这一个过程,从浑浊的水到那冷凝管里出来的干净的水,再到锥形瓶子里面的有气味的液体,觉得很是稀奇,看的兴致勃勃。

最后上官月儿将收集到的酒精拿过来,“周大师,这就是这套装置的作用所在,我用来提取酒精。这种液体可以用在伤口上,也可以用来平日里使用,减少疫症病情的传染蔓延。”

“你说这种白水?”周大师显然是不相信的。

“周大师若是不相信,这一小瓶可以送给周大师回去试试看,若是见到有人伤口感染的,将这东西喷洒在伤口处,效果便可以看得见。”上官月儿很是大方的将刚得到的酒精递给了周大师,“周大师有如此精湛的手艺,藏在这样的地方完全浪费了,若是可以,我希望能请到周大师与我一起创造更多的不可能。”

周大师沉了沉眸,接过了那一瓶酒精,“老夫已经年老,不想再继续折腾下去,这瓶酒精,就算是那两套器具的工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