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0章 知不知我是女儿身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就是说璞玉的意思,一旦经过雕琢将会潋滟群芳。”

“我自己有自知之明的,你别哄我,就我这样子,顶多瘦下去算是个英气的美人,要是像我娘那可还真是看得过去,可我这眉眼大部分都像足了我爹,还潋滟群芳呢!”雷凌儿一副理直气壮的说出来,惹得上官月儿和朱雀都笑了起来。“这珍妃压根就不是奔着我来的,怎么可能管我是圆是扁,她所图的无非是我爹爹的兵权。”

“看来你自己倒是清楚的紧嘛。”

“就二皇子那样我还看不上呢,这不形势所迫就来投奔你了嘛,你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我掉进火坑的对吧?”雷凌儿陡然间往前凑了凑,上官月儿条件反射的就往后倾了倾身子,一下子碰掉了在一边案板上放着的用来给烧瓶加热的小炉子,炉子里还有着小火苗,火苗散落在地上之后,陡然间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尺多高的火焰。

“着火了!”雷凌儿拉着上官月儿的手就往外面跑。

上官月儿在被雷凌儿带出去的时候还偏着头看着朱雀,“快把器具和酒精都拿出来。”

朱雀和暗处守护的玄天将上官月儿平日里用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尤其是上官月儿收集的那些酒精,东西抢出来之后,两人又忙着救火,整个院子里一团混乱。

“我好像闯大祸了。”雷凌儿看着院子里摆放着的那些东西,扯了扯上官月儿的袖子。

上官月儿哭笑不得的看了看她,想着先前的事情,也是自己大意了,没想到洒掉的酒精会碰到明火,之前应该将火灭掉的。“还好没什么事,以后你可真得要注意点了呀。”

“我赔罪,我将功补过,接下来的日子我都跟在你身边,你说让我往东我绝不会往西!”雷凌儿紧张兮兮的拉着上官月儿的袖子摇晃着,生怕上官月儿生气不理她,天知道,她活了这么多年,唯一亲近她的女人到现在算上上官月儿都只有三个,一个是自家娘亲,一个是她的丫鬟小红。

其余的人因为各种原因都不会与她接触,尤其是那些世家的小姐们,更是外表控。

她很珍惜与上官月儿之间的这一份友谊,而且上官月儿之于她没有半分所求,是真真实实的交心。

上官月儿耸了耸肩,“那雷将军可不得把我给咔嚓了。”

“怎么会,我爹爹崇拜你崇拜的不得了,巴不得见上你一面呢,他以为我跟你只见了一面就这么大的改善,我跟在你身边,他再放心不过了。”雷凌儿大大咧咧的丝毫不避讳,整个的全盘托出。

“我只想问,雷将军他知不知道我是女儿身?”上官月儿对于雷凌儿的没心没肺也是无奈了,不过自己最近也是用人之际,白白来帮工的不要白不要。

雷凌儿想了想,“好像不知道吧,我爹爹一直都以为你是个男子。”

上官月儿抚额,雷凌儿涉世未深,雷将军也算是一大把年纪了,怎的一点也不长心,不知道她的底细就把女儿这样托付了,真能放得下心,也只能说雷凌儿深得雷将军的深传了。

“小姐,屋子里别的倒没什么,就是案板附近都烧毁了,一时半会儿也不能用,不然我们再将隔壁那间清理出来,这样会更快一些。”朱雀从里面出来,身上还沾着些许的黑色灰尘。

“好。”上官月儿点了点头,“玄天,你将这边的这几坛子酒精给他们那边送过去吧,我写一封信写明用法,你一起捎过去。”

“是。”

“另外,朱雀,你去让天龙看看茴香那边作坊的情况,现在朝廷的物资过来了,时间也就没那么急了。”上官月儿原先只是想着尽快的顶上,可眼下物资有了,作坊的事情还是得需要等工人都培训好了在开始的好。

“是,小姐。”

上官月儿在一边安排事情,雷凌儿就乖乖的站在一边,只一双眼睛四处乱晃着。

玄天将酒精送到县令府玄武的手上便折转回别院了,玄武将东西拿到楚非离房间里的时候,楚非离正和七皇子说着什么,至于雷军则将东西清点完后便离开了。

楚非离看完了那封信之后便将信递给了七皇子,“将这个东西在每个灾民安置点都发放一坛,用法上面写的很清楚了,数量有限,先紧巴点用。”

“多余的一坛放在火化尸身的地方,接触过尸身的人都要时刻清洗双手。”

七皇子一边听着楚非离的话,一边看着信上面的内容,“六哥,这是何人所送?”

“雅舍之主。”楚非离并不愿上官月儿暴露在人前,这应该也是上官月儿自己的意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上官月儿身上有太多能令这个朝代疯狂的东西,雅舍之主这个身份能替她遮掩不少的麻烦。

“啧,这已经是我今天第几次听到这四个字了,六哥,这雅舍之主与你相熟,什么时候也让七弟我见见吧,七弟是真心的仰慕。”七皇子感叹了一句。

楚非离却是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你的仰慕不应该用在她的身上。”

说完之后,楚非离便径直离开,留下七皇子一人在屋里还未回过神来。

别院里,上官月儿她们刚刚又重新布置好了一个实验室,玄天从门外进来,“小姐,之前的周大师在门外求见。”

“嗯?这么快,快请进来。”上官月儿擦了擦手,原本她以为周大师还会僵持几天的,这才两天不到就来了,可不是好快嘛!

上官月儿到院子的时候正好看到周大师带着一个小学徒走了进来,小学徒身上背着一个包裹,周大师本人则是背着一个木箱子,想来应该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周大师。”

“老夫住在哪里?”周大师也没有丝毫的别扭,直截了当的问道。

上官月儿亦是笑道:“周大师的住处小女已经着人收拾好了,玄天,带周大师和这位小弟过去。”

“你早知道老夫会来?看来你对自己的东西很是自信。”周大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上官月儿,不得不承认上官月儿小小年纪,见识谈吐很是非凡,若不是女儿身,势必会有一番大造化。

“小女对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自信这不假,但更为重要的是小女对于周大师更为信任。”上官月儿缓缓的说道,“如今西洲城灾难成荒,以周大师的为人势必不会袖手旁观的。”

“老夫都不知道自己何时这么心怀天下苍生了,这苍生如何与老夫又有何关系,老夫一生所求无非是坦坦荡荡,只为自己而活,老夫来此,只是因为老夫对你的那些想法很是感兴趣罢了。”

“不管周大师如何想,对于上官月儿来说,周大师来了,这就是一大幸事。”上官月儿浅浅笑着,“今日天色已晚,周大师且先去休息一晚,明日大师就会明白这一次的选择必定不会辜负大师的期望。”

“但愿如此。”

周大师带着学徒离开后,雷凌儿凑近了问上官月儿,“这老头是谁啊,怎的架子这么大?”

“一个值得尊敬的手艺人,屋子里的那两套器具就是他做出来的。”

上官月儿丢下这句话后就回了自己房间,今日因为雷凌儿的到来,忙乱了一整天,这会子,上官月儿只想好好的泡个澡放松下。

楚非离从县令府那边出来之后,避开了各种眼线到了别院,直接进了上官月儿的房间,却没有看到人。

只听见屏风里面哗啦啦的水声,一道轻柔婉转的嗓音传来,“朱雀,我差点忘了,将我旁边的房间收拾一下给凌儿住吧。”

上官月儿刚将身上的水擦干,套了件丝质的里衣,楚非离就一下子闯了进来,只见眼前女子一只腿迈出浴桶,袖长洁白的小腿露在外面,纯白色的里衣薄如蝉翼,迎着光线看过去隐约露出美好的胴体,凹凸有致,腰身不盈一握。

上官月儿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一脸的愕然看着面前出现的男人,小嘴微微张开,被热气蒸的通红的双颊,格外的香艳。

楚非离也没有料到上官月儿是在楚浴,毕竟外边也没个人守着,门也没有反锁,不然他也不可能直接就能进来。

这一刻,楚非离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是自己,如果是其他人进来看见了,他只怕是恨不能挖去那人的双眼才好。

“你,你怎么……”

回来了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男人一口吞下了肚子里。

“唔……”

楚非离辗转反侧的吸允着娇嫩的唇瓣,美好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深入再深入。上官月儿身上诱人的淡淡清香在他鼻尖萦绕着,凹凸有致的身段完美的与自己契合在一起。

他托起上官月儿的臀部往上一抽,吓得上官月儿赶紧的一双修长的美腿盘在了他精瘦的腰间。

楚非离托着她一路走到了床边,将她放了下去,暗哑的嗓音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月儿,我忍不住了。”

上官月儿的睫毛颤了颤,想起与楚非离走过的这些时间,经历的那些事,尤其是这一次,楚非离抛下一切用自己的性命换自己的命,这个男人是值得她托付的,未来太长远,谁也不知道以后,珍惜当下就够了。

上官月儿的双眼如新生的小鹿,微微蠕动的唇吐出了一个字,轻飘飘的,却像是打破激情堤坝的缺口。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