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2章 胡编乱诌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这本是一句赞扬的话,可听在楚非离的耳朵里,却让他觉得身为女儿身的上官月儿更是危险了几分。

“今日之事还请几位保密,这份图纸并不是出自她之手,而是出自雅舍之主的手里。”

周大师一愣,随即便明了道:“楚王爷,老夫既然选择跟在这丫头身边,就算是为了老夫的余生作想,也必定会守口如瓶的。”

楚非离不由得多看了周大师两眼,却思索了一番,并不曾见过周大师,但这周大师一语却道破了自己的身份,想来必定是有什么渊源的,回去后得让人好好查探一番。

陈丰亦是说道:“我能有今日全靠小姐栽培,陈丰别的不敢说,却也绝非是什么忘恩负义之恩,王爷请放心。”

楚非离点了点头看向雷凌儿,雷凌儿慢半拍的指了指自己,“我,我更加不可能啦,上官月儿可是我唯一的好朋友!”

“她还在睡觉,看那个样子一时半会儿是醒不了的。”楚非离直接无视掉了雷凌儿的话,“朱雀,你让厨房里温着粥,等她醒来了吃。”

“是。”

“图纸我先拿走了,她醒来若是问,就说我来过。”

楚非离交代完之后便揣着图纸走了,周大师和陈丰则是偷得半日闲,找了处闲静的地方,煮一壶茶,探讨技艺去了。

雷凌儿闲着无聊,便按照上官月儿先前告诉她的法子自己琢磨蒸馏酒精去了,朱雀在屋子里照看着。

上官月儿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清早,撑了个懒腰便起了床,见朱雀就趴在一边的小几上睡着,取了薄毯给她盖上。

想着昨日自己画的那几张图纸,便走到外间来,桌面上却已经干净整洁。她心里大乱的到处找着,翻遍了书桌都没找到。

“小姐,你醒了啊。”朱雀醒过来的时候见床榻上没有人便出来寻,一眼就看到上官月儿在书桌前翻着什么。

上官月儿有些急切,“朱雀,我书桌是谁帮我收拾的,上边的图纸呢,放哪儿去了?”

“图纸?对了,昨日大家见小姐一直不出门没办法就请了王爷回来,图纸王爷带走了。”朱雀刚开始没反应过来,随即便想到了昨天的事情。

“是他拿走的就好。”上官月儿心里松了一口气,这图纸原本就是要给楚非离的,他拿走也好,省的她还老惦记着。“凌儿呢?”

“雷小姐昨儿自个儿蒸馏出了酒精正在兴头上呢,一大早就跑去实验室里面去了。”朱雀想起昨日雷凌儿拉着她重复了不下百遍的话,一阵脑壳疼,“小姐,周大师和陈丰还等着小姐的安排呢。”

上官月儿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看我这性子,想起什么就是什么,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说完,上官月儿便又回到了书桌旁,拿起笔在纸上画了画,一个红酒瓶,一个圆形的盆状物,还有一个有三层的塔状图形。

“朱雀,你去请周大师还有陈丰过来吧。”画好了图纸,上官月儿便对朱雀说道。

朱雀很快就请来了周大师还有陈丰,通过昨天陈丰讲的一些事情,周大师才发现上官月儿远远要比他想象的还要有才华和想法,正期待着上官月儿会给他看什么东西,朱雀一过来说明来意,周大师便很快跟着一道过来了。

“周大师,上次看了您做的琉璃制品,便想了这两样东西,周大师来看看。”上官月儿见两人过来,便将图纸递了一张给周大师,另外的那张塔状的图纸便给了陈丰。

周大师一看那图纸上的类似花瓶的图形,只不过这瓶子比花瓶要瘦小许多,瓶口也比较细长,另外一个是一个盆样的东西,只不过在盆底有很繁复的花纹图形,像是盛开的莲花。“这是?”

“这个长形的瓶子将用来装我特制的一种酒。”上官月儿解释道:“而这盆状的东西,则是用来煮东西的锅。”

“这个瓶子好理解,可这锅似乎不大实用,毕竟就算是最昂贵的金丝炭烧起来再好看的锅也会黑不溜秋了。”

“嗯,周大师说的不错,不过,这个锅会用专门的炉子来烧,而材料则是用之前我送给周大师的那种液体制作成块状,点燃很容易,而且没有丝毫的烟和灰尘。”上官月儿对于周大师能这么快就反应出来实际的问题很是赞赏,当下便细细说了说她的打算。

之前红酒是酿制出来了,但一直都是装在酒坛子里面的,要用的时候频繁取出来很影响红酒的品质。还是现代时候的玻璃瓶子软木塞子方便,又好看又方便携带。

这个锅是准备推出新的饮食方式,就是现代的水晶焖锅,吃的不只是味道,还有眼睛要能看到的美色,这个焖锅底部的莲花会在酒精火焰的映衬下开出美丽的火莲来,也是一大特色卖点。

听完上官月儿的解释,周大师才恍然大悟,对上官月儿说的这些倒是生出些许兴致来。“人都说最高的手艺人做出来的东西必定是受万人瞻仰,可高处不胜寒,这些年老夫隐居在这山野里,隐隐约约似乎是领悟到了什么,却始终窥不透那一层窗户纸,没曾想今日听你这番一说,倒是恍然大悟了。”

“这世上最顶级的技艺都是来源于生活的,倘若离开了人就算是再美好的景致物品也没了那份赋予的独特的美感。”上官月儿似有同感的说道。

周大师笑道:“老夫惭愧,在这条道上寻寻觅觅这么多年,却没有你这般的通透。”

“大师说笑了,小女也不过才十几岁的芳华,这些道理并非是小女所悟出来的,只是有感于一位先人留下的诗句罢了。”上官月儿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至于层次谈不上,不过是她生活在总结了上千年文化的现代罢了。

周大师一听瞬间便来了神,“哦,是哪一位大师?”

“小女只是偶然在一本残破的书上看见的,具体的是哪一位就不知道了。”上官月儿脑子飞快地转着,这谎话撒起来还真不是那么轻松地。“上面的诗句写着,我本凡人,同食人间烟火,不曾与显贵有交,亦不曾有鸿儒之友。”

“小女遇到事情时总会想起这一句,大致上总会觉得,勿忘初心,才是这一生最极其重要的事情吧。”

“好一个勿忘初心!”周大师恍然大悟。

上官月儿心里却是不断地鄙视着自己,为了忽悠周大师来给自己帮工,连这样高逼格的东西都胡编乱诌出来了,简直是超级厚脸皮啊。

可也没办法,对于这些世外高人也就只有这么一个法子了。

就如同现代的那句话,如果他涉世未深,就带他看遍人间繁华,如果他经历过繁华,就带他去坐旋转木马,想来还真是异曲同工之妙啊,用在什么地方都不为过。

若是周大师知道上官月儿的小九九只怕是气的胡子都要抖起来,只不过能揭穿上官月儿的人压根就没有,所以周大师就只有忽悠的份了。

上官月儿想是这么想,但该给的绝对不会少给,给的比在任何人那里都多,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出钱挖陈丰,陈丰都不为所动的绝对原因,虽然不排除个人因素,但钱永远都是很重要的,另外就是足够的自由和尊重。

陈丰在一边听得也似乎有所感悟,看着自己手里的那张图纸便问道:“小姐给我的这张图纸应该也是一个锅吧?”

“不错,你手中的是一种叫做宝塔的锅,第一层分成两块,一块是口味清淡的底汤,一块用来放味道比较重的底汤,第二层是一个烧烤板,第三层是一个焖锅,一个宝塔锅能同时满足好几个不同口味不同需求的客人,很是方便。”上官月儿指了指连接第一层和第二层中间的空心圆筒,圆筒上开了一扇小门,打开来,里面有一个放置东西的架子,“两层中间的这个圆筒是用来放置固态酒精的,可以随时增加,而且酒精燃烧完了之后就完全一点灰尘都不会剩下,很是方便。”

“这几样东西越快做出来越好,做好了模型,便可以琢磨下怎么大量生产,等西洲城建起来,便能派上用场了。”上官月儿想起一件事,便问道:“周大师,你那边可还有多余的琉璃用来试验?”

周大师坦然的回复道:“老夫手里的琉璃也只是偶然间得到的,并不多,这些东西还需要反复琢磨,也不确定能不能保证到样品出来。”

“这样吧,您先做,琉璃的事情我来想办法。”上官月儿思索了一下,左右以后也是要长期用到的,还是得找一个供应商比较好。

周大师和陈丰又问了一些细节之后便立即出去忙活去了,上官月儿则是在屋子里想着材料供应的事情,还有就是酒精制作成固体酒精的问题。

“朱雀,你想办法将这封信送到夜大哥的手上。”上官月儿想了半天觉得夜倾羽应该会对琉璃这一块比较熟悉,找他问问会更快速一些。

朱雀取了信出去,上官月儿便站了起来,想着固体酒精所需要的必须原料,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如果是在现代,直接买就是了,可眼下就算是想做,连最基本的材料硬脂酸或者是小上官打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