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5章 引来祸端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再次看向雷凌儿,“凌儿,你今日不用锻炼吗?”

“今日晚上我本来没吃多少,这会儿只怕都消化了呢,坐着歇一会儿吧,我陪陪月儿你。”雷凌儿的话虽然是对着上官月儿说的,可这一双眼睛却是黏在夜倾羽身上的。

这是头一次夜倾羽被人盯得头皮发麻却又不得不忍耐住的情景,他来是要与上官月儿说事的。

上官月儿见这两人都没有走的意思,便就这么问了出来,“夜大哥,我之前让朱雀去给你递信主要是想问问夜大哥可有认识手里有大量琉璃的商户。”

“这个我已经看了信,我也是为这个专门来走一趟的。”夜倾羽听到上官月儿谈正事便也正经了起来,“琉璃这个东西并不是我们水云王朝所产,而是出自其他的小国,就算是产琉璃的国家每年的产量也是很少的,基本上除了进贡给大国以外,其余的都是自己皇室人员用了,就连我们水云王朝皇室也未必见得有多少。”

“这样?”上官月儿不由得蹙起了眉头,看来自己的想法虽好,却并不好实现啊,尤其是如果开火锅店的话,这样的锅肯定最少也得备个十来个吧,可周大师那边之前也说了,手里的余量不一定能支撑到做出样品来,这岂不是自己的想法还没来得及实现便要夭折了?

上官月儿转念一想,若是这个朝代有玻璃就好了,对了,玻璃的主要成分是石英砂,若是能找到石英石能不能通过类似那样的方式获得玻璃液呢?

可石英石也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大部分都是玉矿了,上官月儿直接否定了这个想法。

“嗯,是啊,之前的那些琉璃还是我夜家存留的一部分,王爷那边应当还有一些,对吧,王爷?”夜倾羽见上官月儿有些沮丧便朝着楚非离开口道。

楚非离点了点头,看向上官月儿,“你若是要,只管到王府里去取,库房里的所有东西你看得上的便去拿,只不过琉璃我这边也很少,顶多只有几块罢了。”

“嗯。”上官月儿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来到这边这应该是第一次吃瘪吧,这层阻碍若是不解决,日后好多事都没办法解决,尤其是这屋子的窗子都是窗纸黏贴的,感觉很没有安全感,玻璃她迟早是要炼出来的。

“夜大哥怎么会来西洲?”上官月儿打起了精神,想到了夜倾羽之前不是出门去视察生意去了吗,怎么眼下到了西洲。

夜倾羽倒是笑道:“我原本是随着你那婢女一起的,顺便去视察一下沿路的商铺,可走到一半,就听说西洲出了事,要知道西洲也有不少我夜家的店铺,就算西洲城内我们进不去,可周边的县城都是可以的,所以我便折转回来看看有没有损失,顺便再看看西洲城有没有什么机会可寻。”

“夜大哥倒是生意的好手,这西洲城此次也算是因祸得福得以重建,里头的商铺定然也会焕然一新的。”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说道,心里却是想到楚非离之前说的话,如果这西洲城真的能归到楚非离的名下,有夜家的商铺来,更有利于西洲城的重建,相信只会比原来的西洲城更加的繁荣富强。

“这个倒是没强求,主要还是得看圣上的意思,而圣上的意思又岂是那么容易揣测的。”夜倾羽淡淡笑了笑,“我只需做好准备,万一有机会,也好叫夜家不至于眼睁睁的丢掉。”

“功夫不负有心人,夜大哥定能得偿所愿的。”上官月儿很是赞赏夜倾羽的商业头脑,也不怪他年纪轻轻便能成为夜家之主了。上官月儿倒是想起夜倾羽之前说的紫上官他们的事情,便问道,“夜大哥,紫上官她们一路可还平安?”

“商队传来消息,一路都很顺畅,紫上官她们已经到了林氏祖宅,你放心好了。”

“那就好。”

“对了,我此次来西洲还有一件顶要紧的事情,既然王爷在这里,那我就直接说了吧,夜家下面的人在西洲城水坝不远处发现了一个溶洞,里面有大量的矿石,此矿还没有主人,夜某想买下那一块地,还请王爷行个方便。”

楚非离的手一顿,“矿石的开采就算是本王也没有资格过问,你得确保这个矿洞只有你的人知道,否则就算是本王能给你行这个方便,也会给本王和夜家引来祸端。”

“王爷与夜某合作这么多年,想必也清楚夜某从不做无把握的事情,此次王爷能行个方便,矿洞的事情按照往常的惯例来,王爷以为如何?”

“嗯。”

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论了起来,到是上官月儿忍不住插话道:“夜大哥,矿洞里的那些矿石能不能给我一些,我只要每样一点点就够了,就连矿石周围的石块也行。”

“怎么,你也对矿石感兴趣?”夜倾羽疑惑的看向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呵呵一笑,“我不是对矿石感兴趣,而是我要弄的东西需要一种材料才行,而那种材料只有在矿石里面才能找到,尤其是玉矿一类的。”

“嗯,这样,我明日便让人给你送一些过来。”夜倾羽点了点头,“还是跟以前一样,要真研究出什么了,记得送我一份就成。”

“那是肯定的。”

“这样我便先去处理矿洞的事情了,有空再见。”夜倾羽朝着楚非离拱了拱手,便起身准备离开。

雷凌儿见装也跟着站了起来,直到夜倾羽的身影消失,才失魂落魄的坐了下来。

“今晚要歇在这边吗?”上官月儿看这楚非离依旧稳稳的坐着,便出声问道。

楚非离挑起眉看她,“怎么?这么快就嫌我烦,着急赶我走?”

“你明知道不是这个意思,却偏要与我阴阳怪气的,算我自己不该问。”上官月儿将手里的茶杯放了下来,起身,作势就要往屋里走去。

楚非离手快的一把捉住她的手,“我倒是几日没见你也没见过你写的信。”

“你在吃味?”上官月儿好笑的转过头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封信写的什么,这也吃味吃的起劲?”

楚非离在她薄唇上啄了一口,“起劲。”

“那好吧,以后我每日给你写封信如何?”上官月儿看着他这副模样无奈道。

“好。”

楚非离还要吻下去,上官月儿却是双手撑在他胸前推了推,眼睛往雷凌儿那边瞥了瞥,楚非离这才想到自家小娘子脸皮薄,便罢了嘴,捏了捏上官月儿的小手,“我已经安排了人按照你图纸上画的方法引流填河了,这些是你的心血,我要亲自监督着完成,你自己好好的,我先过去了。”

“嗯。”上官月儿点了点头,笑着看他,楚非离说完了话却一直没有松手,而是定定的看了上官月儿一眼后,才转身离开。

楚非离走后,上官月儿这才得空好好的看了看雷凌儿,“凌儿,凌儿,凌儿!”

“啊,啊——”雷凌儿被惊醒过来,“上官月儿,你做什么喊我喊得这么大声,吓死我了!”

“这春天才过完,怎的就有人开始思春了?”上官月儿戏谑的说道。

雷凌儿一下子不好意思的娇笑起来,直把上官月儿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可从来没见过雷凌儿这般小女生的姿态,怪怪的。

“上官月儿,月儿——”雷凌儿一边喊着上官月儿,一边扭捏着身子,“好月儿,刚刚那个夜大哥是什么人?那家的公子啊?年方多少?可有家室?……”

上官月儿看着雷凌儿那张停不下来的嘴一张一合的,当下便伸手去挡住,“停!你要问就慢慢问,这么快我也记不清你问的是什么。”

“月儿,哎呀,你就别卖关子了,我可都急死了。”雷凌儿的一只脚在地上磨着圈圈。

妈呀,这还是雷凌儿吗,这简直像是被人换了灵魂!

难怪人都说发春的猫儿最可怕,这发春的小姐更可怕!

“凌儿,你不会就这样看上夜大哥了吧?”上官月儿紧巴着嗓子问道,才跟雷凌儿说完爱情的问题,这就来了,也太快了吧。

雷凌儿倒是也不扭捏了,豪爽的往上官月儿身边一站,“不是你说的吗?遇上那个人,不早不晚,遇上了,就知道就是他了。”

“话是没错,可……”上官月儿自己说的话,没想到又坑到了自己,想着以后开口之前是不是得好好捉摸一下再说的比较好。

“月儿……”雷凌儿再次可怜巴巴的看向上官月儿。

“好了,我告诉你便是。”上官月儿无奈的扶了扶额头,“水云王朝第一皇商你知道吧?”

“嗯,知道,我们那里也有夜家的店铺,夜大哥是夜家的人?”雷凌儿当下便来了精神。

“夜大哥名叫夜倾羽,是夜家现任的家主,年岁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很确定没有家室,也没有所谓的侍妾之类的,还是孤家寡人一个。”上官月儿将知道的和盘托出。

“原来他就是传说中的夜家家主啊,怎么这么不一样?外面传说的夜家家主长相丑陋,阴狠无比,完全都是瞎编的嘛。”雷凌儿偏了偏头,“他这般年纪未成家便已经先立业,也算是人中龙凤,我爹娘一定会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