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8章 楚非离的弱点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如果真能找到,看到楚非离那般不要命都要护住她,那么就等同于找到了楚非离的弱点。

“西洲那边我还留了眼线,到时候再看看情况吧。”珍妃揉了揉太阳穴,“近日为这些事头疼要命,乏得慌,且容我好好休息一番再仔细想想,你先回去自个儿琢磨吧。”

“是,儿臣先告退。”

乾坤宫里,有嬷嬷急忙忙的走进来,在皇后耳边嘀咕了几句。

“娘娘,珍妃那边不会是察觉了什么吧?”

“她若是还察觉不到,也不可能在这宫里走到今天这一步。”皇后淡然的说道,“让人给天儿传个话,让他万事小心。”

“奴婢这就去办。”

二皇子从珍妃那边回来之后在府里想了许久,却是想起一件事来,“云二,上官家大小姐她们可曾到了林氏祖宅?”

“回王爷的话,约莫四天前就到了。”

“四天前就到了,还未进行祭祀?”二皇子不由得有些疑惑,“这一路上可曾发生过什么?”

“王爷忘记了吗?半月前,王爷曾收到过一封信,那封信正是从上官大小姐那边传过来的。”云二抬起头来看向二皇子。

二皇子当下便记了起来,只不过这些天他的注意力都被楚非离吸引了去,上官月儿的事情根本就没放在心上,皇权和美人只有皇权对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美人可有可无。

想起之前自己接过信便直接放到了另一边,二皇子去书房找了出来,看过信之后更是疑惑重重。

信上面说了上官月儿的婢女紫上官中毒的事情,以及两个侍女脱离了他们的队伍自行去寻找大夫,还有就是她们一行人遇袭的事情,还有夜倾羽出面解围的事情,到后来,队伍与夜家商队作伴一路行过,直到到了林氏祖宅夜家商队才离开。

二皇子当即便去了上官丞相府邸,如今上官府里很是一片冷清。

老夫人的院子里,几位姨娘正陪着老太太说话。

“府里这些日子的饮食怎的就如此清贫,叫下人们看了该如何是好,林氏,我知府里如今有些周转不开,可该做的脸面是要做的,要让外头的人知道我们上官府连鱼肉都吃不起了,又该说我们上官府打肿脸充胖子,嚼一些舌根……”老夫人没了往日的盛气凌人,倒显得有些面容惨淡。

林姨娘在下边听了便开口说道:“母亲,不是妾身不想做脸面,实在是府里打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家业,只余下林姐姐的那些嫁妆,还有妾身的嫁妆在打理,您也知道,老爷平日里的应酬往来那都是开销极大的,府里勉强才有些许结余。可自打大小姐一回府,拿走了海棠院小库房的钥匙,那些嫁妆都动不得,就连京城最好的临街铺子也都收了回去。”

“前些日子府里为了大小姐的嫁妆费了不少心,紧接着又因为捐款的事情掏空了府里的公账,妾身们为了不给老爷丢脸,也都捐了私房,如今是公章私房都没了,不得不紧巴着过日子呀。”

林姨娘说的凄凄惨惨,老夫人自是也明白其中的道理的,到了如今,偌大的府里入不敷出,就连最起码的日常花销都支撑不了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柳姨娘看的老夫人的心思百转千回,心里道这林姨娘说的可真是巧妙,直把这源头直直的指向了上官月儿,老夫人这回怕是少不得要拿大小姐开刀了。

“如果大姐姐能体谅一些,府里也不会是现在这副光景。”上官雪在一边紧接着说了一句。

老夫人的眉头锁得更紧了,半响便出声道:“海棠院那边可还有人留下?”

“大小姐此次出远门,丫鬟婆子都带上了,海棠院如今院门紧锁,里边怕是也没人的。”林姨娘立刻便回话道。

老夫人思忖良久才说道:“上官月儿这孩子是真个懂事儿的,上一次圣上册封县主时赏赐的那些金银她都孝敬给了我,当时忙着事情忘了抬过来,眼下府里急用,便着人去抬来吧。”

屋里的一干人等全都愣住了,倒是林姨娘最先反应过来,“母亲,可那院门库门都落了锁,也进不去呀。”

“怎么就进不去了,自己家里还有什么地儿是没办法进去的,大不了换上一把一模一样的锁不就得了。”老夫人心意已定,搬出了孝道这一名头,就算是上官月儿回来了也奈何不了她。

林姨娘大喜,立刻便出去派了自己身边得力的嬷嬷和婆子去办。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上官月儿的嫁妆登记造册没有办法动,可这赏赐的东西只是在内务府里登记过上次给谁,至于最后在谁手里肯定是不会追究的。

搬出孝道生生的压了上官月儿一头,怎么着也是没什么的,大不了上官月儿自己心里不舒服,但也影响不了上官府什么。

柳姨娘不由得相当的佩服老夫人和林姨娘的脸皮,真是厚到了一定的地步。

老夫人今日,怕是一早就有准备的将他们都叫了过来,拉着他们成了帮凶,这样谁也不会说出去。

林姨娘的人很快就将赏银搬了出来,有了这些银子,上官府眼下的危机算是渡过了。

“老夫人,前院二皇子来了。”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禀告道。

老夫人惊讶道:“二皇子今日怎的来了?”

这句话问过之后也觉得自己失言了,在座的又怎么会知道。当下便摆了摆手,“你们都回去吧,可别去前院扰了贵人。”

“是。”

柳姨娘一个人走在回柳园的路上,林姨娘很快的赶上了她,“柳妹妹走得这样快是要去做什么?如今上官月儿可不在府里,妹妹还是仔细些,莫要犯了什么错处,没人解围可就糟糕了。”

柳姨娘却是浅浅一笑,“多谢林姨娘提醒。”

林姨娘这一拳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不由得恼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可山高路远,想送信过去,也不知道赶不赶得及,就算是赶得及,就算她上官月儿回来了,也无济于事,哈哈,哈哈……”

这些天,上官敬炎去柳园的次数比芍药居要多许多,被柳氏天天骑在头上,林姨娘早就忍不住了,这不,刚在老夫人那边得了甜头便立刻就来炫耀,只可惜找错了对象。

柳姨娘早在那一年隔离柳园的时候就死了心,对于上官敬炎和上官府,完全没什么感觉,她的一颗心都放在了一双儿女身上,只要孩子们好好的就好。

柳姨娘回了府,也不管上官月儿收不收得到,还是写了一封信,让身边的丫鬟送去了醉玲珑。

上官雪早就在听到二皇子来上官府的时候就待不住了,跑回芍药居里重新画了个妆,换了身衣裳。

林姨娘到芍药居的时候,就看到上官雪往芍药居外边走来,“雪儿,你这是要去哪?怎的还穿上了这么隆重的衣裳。”

上官雪穿的正是上一次在雅舍出现的那一套大红色的广袖服,灼灼如牡丹。“姨娘不是明知故问吗?二皇子来了府里,我想去见见。”

“刚刚你祖母不是说了,让我们不要去打搅,二皇子甚少来府里,这一次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与你爹爹商议,你万万不可过去捅出什么娄子来。”林姨娘耐心的劝诫着,今日打压了柳姨娘,又叫上官月儿吃了个闷亏,心请十分的舒畅。

“我知道,我会在外边候着,等他们聊完了再去。”上官雪拉住林姨娘的手,“姨娘,我这样还不是为了姨娘,倘若我得到了二皇子的青睐,父亲断不会如此冷落了姨娘的。”

林姨娘一想起以前自己母女两的日子,亦是心情难以平复,“那好吧,你可要注意分寸,倘若又惹怒了二皇子,我们母女两的处境只会更难。”

“嗯。”

前院书房内,二皇子和上官丞相就着朝堂之上的事情聊了一会儿,见差不多了,二皇子才漫不经心的说道:“早前护送上官大小姐去林氏祖宅的人说,路上上官大小姐的婢女被毒蛇咬伤了,与他们分开了,不知道这婢女如今怎么样了?”

“被毒蛇咬伤?”上官敬炎一怔,“如若不是二皇子说起这件事,微臣还不知道。”

“哦,许是大小姐怕上官丞相担心,便没有知会。”二皇子心里明了,那两个婢女八成是没有回京城来,“上官丞相可别误会,本王只是觉着本王派遣了护卫前去护送,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本王的失职,想着即是大小姐身边的贴身婢女,万一有个什么事,本王难辞其咎。”

“王爷多虑了,能得王爷的人护送,已是上官月儿的福气,要怪只怪那婢女气运不好,偏偏被毒蛇咬了。”上官敬炎连忙为二皇子开脱道。

“大小姐,丞相正在与二皇子谈正事,大小姐还是等会儿再来吧。”

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上官敬炎冷了声道:“怎么回事?”

“吱呀——”一声,门开了,上官雪端着茶托进来,“爹爹,雪儿得了一壶好茶特地过来给爹爹尝尝。”

“你……”上官敬炎有些不悦,正要开口教训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