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0章 天下间的美味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3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以后每次做饭之前都要将这些东西用沸水煮上一次,这样大家会更安全,不会因为水灾患病。”上官月儿做完这一切之后,便对着茴香和天惠说道。

不一会儿,天江便和几个汉子将上官月儿所需要的东西买了回来。

院子里的那个小木桌上,刀具和装菜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上官月儿让茴香和天惠帮着一起将蔬菜和配料都洗干净,然后便开始动工。

将猪肉切成了一片片均匀的薄片,然后将其他的配菜也一样切成薄片。

上官月儿拿着刀看上去就像是在弹琴一样的优美,院子里的那一群人眼睛都看呆了。

“小姐做饭可真好看,我们可从来没见过有人能做饭的时候都像是在表演一样。”天惠在一边吸了一口气说道。

茴香笑着道:“天惠姐姐,等做好以后,你就会更加感叹了,因为小姐做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天下间的美味!”

“快别说了,你再说下去我都要流口水了。”天惠果真咽了咽口水,一院子里的人都笑出了声。

锅里的油烧热了,上官月儿将肥肉先下锅煎了煎,肉香便在院子里弥漫开来,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且不说平日里他们就很少能吃到猪肉,这水灾之后每天都只能吃救济的口粮,肚子里的那点儿油水早就没有了,现在看到大片大片金黄色的肉,闻到肉的香气,每个人都拼命的往肚子里咽着口水。

上官月儿将所有的配菜都放了进去,一个锅里翻炒,尽量保持受热均匀,最后放上一些茴香过来的时候带着的上官记的调料。

两个大锅的菜都好了,院子里的人都拿着碗排着队,小孩在最前面,老人跟着,接着是女人,最后才是大老爷们糙汉子。

茴香换下了上官月儿,给每个人都舀了一勺放进碗里。

天惠则在一边帮着发放着天江几人带回来的馒头,先是每人一个,领完了没吃饱的再来领。

最后锅里还剩下半锅,上官月儿让用大木盆子装上之后,放在桌上,大家围着桌子坐着,一手拿着馒头,吃的口水直流。

“好吃,真好吃。”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是啊,是啊……”

茴香和朱雀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而天惠和天江见状觉得有些太夸张了,等到他们自己拿着筷子吃了一口,便再也舍不得放下筷子,直到吃得每个人呢的肚子圆滚滚,心胸舒畅才作罢。

上官月儿看着这满院子的人,想着这西洲城的商业一条街,指不定她还真能全部垄断了。

楚非离不是说,这西洲城将来是属于他们的吗?

想到整个西洲城按照自己的规划一点一点的建成,在里面自己还可以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上官月儿就忍不住的向往。

吃饭以后,上官月儿便和茴香仔细的说了说,这些人的安排,让天惠和天江都一起帮着管理。

尤其是之前上官记的一些规矩,一定要让他们都记得清楚了。

回到别院那边,铁老五又重新制出了一批毛玻璃,上官月儿去看了看,虽说比不上现代的那种明亮,在这古代也是很难的了。

楚非离有好些天没有看到上官月儿了,刚从工地上回来,就看到上官月儿一个人喜滋滋地坐在书桌前画着东西,他走过去一看,是很奇怪的屋子的图纸。

“你想建屋子了?”

上官月儿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突然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吓了一跳的转过脸来,看到是楚非离,忙拉着他坐下来,给他讲解着自己想要在西洲城做出一条龙的商业服务中心,所有的店铺都想挂上上官记的牌子。

楚非离不仅没有觉得奇怪,反而是很温和的看向她,“可以,商业街那一块还没开始动工,现在在建的是给灾民们住的简易房。”

“那我可以赶紧的画出图纸来,铁师傅那边已经做出了比较满意的东西,这一次正好全部用上。”上官月儿两只眼弯成了小月牙,一旁的楚非离宠溺的看着她。

“到时候,西洲城建好了,如果这能属于我们自己,就可以将元宝接过来了,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小家伙怎么样了。”

楚非离伸手去将上官月儿揽在怀里,在她眉心亲了亲,“会的,过些日子我就要回京述职了,安排好西洲城的事情,我便陪你一起去林氏祖宅那边去吧。”

“这样会不会太赶了?”上官月儿想了想。

“行程紧凑一点倒也不碍事,所以得看看月儿你什么时候动身。”楚非离抱着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气息,竟是觉得心情很平静。

上官月儿想着现在西洲城也都只是一些准备工作,倒也不算太急,便说道:“那我们明日便启程吧,紫上官她们应该也等急了。”

商量好时间,两人便分头去忙活去了,到了晚上,楚非离便回到了别院,上官月儿已经睡了,他合身躺在上官月儿的外侧,拥着她安心的入睡。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就准备出发。

上官月儿只带了朱雀,而楚非离也只带了玄武。上官月儿担心他身上的伤势,便问道:“玄天去顶替你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可我怕再有上次那样的事情,要不你还是别跟我一起去了吧,左右也不是很远的距离。”

“没事,我身边的暗卫都回来了,你只用想着你的事,我这边我会安排好的。” 楚非离的眼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他绝对不会让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上一次实在是他太过疏忽了一些。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便也不在说些什么。

两个人待在马车里,虽然很少说话,却也一点不觉得尴尬。

上官月儿看看书,画画图纸。楚非离就在一边帮她研墨,看着她。

这一次出来的很是隐蔽,再加上用的是寻常的马车,所以一路上倒也没引人注目,一行人很是平安的到达了林氏祖宅。

到的时候是晚上,楚非离带着上官月儿潜入了紫上官她们所在的地方。

紫上官这些天原本就睡不着,一点动静都能惊醒,当她感觉到有人靠近的时候,就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当看到眼前的人的时候,先是惊吓然后转为了惊喜,“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奴婢都要装不下去了!”

一边说着一把抱住了上官月儿,完全都没留意到楚非离还在,便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起了这些天的经历。

毕竟上官月儿是永安候的唯一嫡亲孙女,这些林氏的人每天都会上门来请安说话,紫上官光是应付这样的阵仗就已经够呛。

后来便开始装病,可来的人更多了,人来还不够,还给带来好多的大夫来,说是要给紫上官诊脉,最后都给芜娘以紫上官的身子矜贵,不能随便乱来为由给打发了。

可谁知道安逸的日子没有过几天,林氏里就有人谣传说紫上官是冒充的,不然为什么一直到现在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紫上官被逼到没有办法了,就连芜娘也无计可施。

好在,上官月儿回来了。

“小姐,还好你还记得奴婢和芜娘。”

上官月儿也知道冒充她紫上官也是吃不消的额,可没想到这林氏里面也不是那么太平,一开始好好地,现在闹成这样,肯定是有人在挑唆闹事。

“我现在来了,你也不必惊慌了,做回你自己吧,剩余的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楚非离的身份待在林氏祖宅里不是很合适,他与玄武便在林氏村落的外面找了一户人家住了下来。

第二日一早,芜娘给上官月儿梳了一个百花髻,头顶斜插着一支秋蝶无笙琪霜簪,身着一袭蜜合色的流彩飞花蹙金翚翟袆衣,脚上穿一双云烟如意水漾红凤翼缎鞋,端的是一副大家闺秀该有的娴静姿态。

“小姐,那些人又上门了。”紫上官有些被惊到的跑了进来,看她那副样子,这段时间的确是被折腾的不行,看上去都要比来之前瘦了一圈。

上官月儿捏了捏她的脸颊,“你还是胖点儿看着好看,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这就出去,他们不是想看看我的样子吗,那就叫他们好好看看。”

林氏那些人见上官月儿最近因为流言越来越躲避着他们,更加的觉得这个小姐就是冒充的,这不,一大早就拉帮结派的过来了。

毕竟,自从永安候死后,林氏一族就开始落寞了,但也不是任凭谁都敢上门打秋风的。

若是这个女人是装的,那要是传出去,他们林氏一族的脸都要掉光了。

“上官小姐怎么还不出来,是不是真的是冒充的,所以心里发虚。”

“就是啊……”

门吱呀一声的打开了,一道玲珑有致的身影走了出来,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噤了声。

眼前的女子看上去清冷绝艳,倒是让所有来闹事的人都看呆了。

传说中,永安侯爷的嫡女很美。

而林氏一族也有当初上官月儿母亲的画像,上官月儿本就有七八分的像她自己的母亲,这一露真容,倒还真就没有人怀疑了。

只不过,上官月儿身上的那一股清冷的气质,倒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月儿倒是不知道林氏什么时候这般不知道规矩了,硬是要逼着我一个女子露出真容来。”上官月儿冷冷的笑着,“我不过是因着外祖父的原因前来祭拜一二,可没想到,林氏一族却要将我当做外人,还怀疑我的身份,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于我,倘若你们真的接受不了,大不了我可以将我外祖父和祖母的灵位从这里移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