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1章 山河社稷图卷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七皇子和上官毅算是彻底的服了上官月儿,因为要筹划上官老爷子的寿宴,两人便留在了郡主府里。

上官月儿仔细琢磨了一下那上官老爷子的喜好,发现这位老爷子虽然清高却又很是实在,与那些沽名钓誉的才子大师完全不一样。与上官毅聊了一些老爷子平日里的喜好之后,上官月儿的心里便有了谱。

菜什么的有自己亲自出马倒是不用担心,只是这宴席之上的歌舞倒是需要好好的琢磨一番。

文人雅士喜欢的调调大部分都类似水调歌头的那种,除此之外,上官老爷子能与自家外祖父为故交好友,对于行军之事肯定也颇有见解,上官月儿便想起了十面埋伏的那个鼓舞,然后还有一个便是水墨舞。

这一次如果将三者结合起来,等同于一个盛世太平,对于上官老爷子这样心怀天下的隐士来说,绝对是最好的贺礼。

寿宴的布置是在无声无息之中的,上官毅和七皇子已经回了青城上官家,整个上官府邸没有大张旗鼓的张灯结彩,更是连一般的喜色都见不着。

上官毅的父亲上官云不由得疑惑的问道:“毅儿,你祖父这一次的寿宴算是我上官家复出的宴会,你既然胸有成竹的操办起来,可千万不能办砸了。”

上官毅但笑不语,“放心,父亲,这一次保准叫祖父满意。”

“只要你祖父没什么话说就好,至于达到他老人家的满意程度,那可就太难了。”上官云知道自家老爷子有多难搞定,所以对于上官毅的话只当是玩笑。

至于寿星公上官老爷子本人,并没有什么表示,依旧是平日里的那些钓钓鱼,看看书,下下棋。

上官府邸里虽说没什么变化,可若是仔细的看过的人一定会知道,那些园中的摆设大致上都是变了的,尤其是快到了宴会的时候,游园中变成了四周被景致包围,中间却是空出了很大的空地。摆放着好几道用长几拼接而成的大长桌子。

到了宴会的那一天,游园里的那个小圆形湖泊上飘荡着三大块正方形的木筏,一张木筏之上摆放着三尊大鼓,中间的木筏之上却是摆着几张凳子,最右边的木筏之上却是有三张巨大的宣纸高高悬挂着,上边还有着大缸的墨水。

所有的客人都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全都是水云王朝举足轻重的人,不管是文官武馆还是有名的大师,几乎全都汇聚齐全了。

上官老爷子在前边接待过宾客之后,便同那些同僚在一起说着话。

后厨里,上官月儿早就已经换了一身干净利落的厨师服,带着从上官记里抽调出来的人在后厨忙碌着。

前院,上官老爷子却是看着很是意外的宾客笑着打招呼,“云王,三公主,没想到老夫的寿宴竟然让两位都过来了。”

“先生的寿宴,晚辈自然是要来的,这是本王给先生的贺礼。”二皇子命人将贺礼送上,当面打开,里面是一本藏书。

上官老爷子看到那一本藏书的时候神色也动了动,底下的人在看到之后也是议论了起来。

“竟然是山河社稷图卷。”

“是啊,听说是以前某位一统江山的皇帝所留,里面包含了许多的朝纲之策。”

“没想到这本书居然会出现在二皇子的手上。”

……

上官老爷子看着那一卷藏书,并没有伸手去接,他的目光里却是带着一丝探究,“云王是从哪里得到这卷藏书的?”

“本王素来就爱收集这些藏书,是下面的人送的,至于是谁本王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这样的藏书老头子我可是无力参透了,云王倒不如留在自己手中,这里面的很多知识都值得探讨。”上官老爷子面上一派云淡风轻。

云王却是一笑,“先生都无力,那本王可就更加的无力了,这书只有在先生的手里才能发挥出他最大的价值。”

上官老爷子也不再拒绝,让人收了下来。

只是面上的神色就像是许久的老朋友失而复得一般。

这山河社稷图他很熟悉,很早以前与人一起秉烛夜读无数遍,那种情景历历在目。

云王这一次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能拜上官老爷子为师,毕竟这些年,上官家闭门谢客,唯独这一次老爷子大开宴席,便有人说是因为老爷子想要最后挑选一名徒弟,将自己毕生所学教授给他。

上官老爷子是什么身份,云王自己心里很是清楚,如果能与自己的父皇一样,有同样的一名老师,那么他在朝中的呼声只会更高。

宴会就快要开始了,上官毅出来同上官云说了一声,上官老爷子便招呼着客人往游园那边去。

那游园近几日全都处在封闭的状态下,就连上官家的家眷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个情况。

上官老爷子带着众人一起往游园里面走过的时候,才被这一路上的小细节给惊讶到不行。

游园里基本上是以梅兰竹菊四君子作为点缀的,而那些植物除了竹子是真的额,其他的都是假的,如果不仔细看的确是可以以假乱真。

而且这十步一景,百步一栏,就算是上官老爷子这样见识广泛的人也不由得连连惊叹。

等到了游园正中,看到那成排的矮几还有蒲团,矮几上是土陶的花瓶里面或插着枯枝,或插着莲蓬,很是别致。

所有人都坐定以后,只听湖面上传来寥寥琴音。

湖面上升起了一阵白烟,烟雾缭绕中,一名鹅黄色衣衫的女子从湖面踏波而来,她的身后一名白衫女子手中抱着一把古琴,两人徐徐走到了最中间的那块伐木上面坐定。

这都是上官月儿事先让上官毅准备好的,在湖水中树立了许多的圆木桩,稍微高出水面一寸,方便紫嫣她们行走。其中,以白烟遮掩,看上去就像是在水面行走,绝对的惊艳。

琴音响起,那鹅黄色衣衫的女子开了口,空灵的嗓音撩拨的人心里一阵涟漪。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歌声一落,余音缭绕。

琴声却还在继续。

一袭水墨长衫的女子踏歌而行,一路飞跃到了右边的木筏之上。

白色的绸带飞舞,在墨缸里面沾染了墨汁,然后甩向了那白色的宣纸之上,伴随着琴音白绸在宣纸上游走,那女子脚下旋转,勾起,飞身,下腰。

琴音时缓时急。

一曲毕,那三张宣纸之上尽是显现出了一副折叠的墨梅图!

所有的宾客都被眼前的这一只水墨舞给震撼到了。

能舞不稀奇,能画也不稀奇,可边跳边画却是极顶的稀罕了。

还不待众人感叹的时候,琴音陡然间变得气势磅礴。

左手边的那一块木筏之上,有一红衣女子飘然而落,随着她的旋转跳跃,手中的红绸击打在那木筏之上的大鼓上,咚咚的附和着琴音。

紧张刺激的琴声配合着鼓声却是让人如同置身在战场,被敌军包围,孤军奋战,最后取得胜利。

鼓声停,琴音断,末了,又慢慢的从低到高。

再一次的响起了之前的那首曲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好!好!”

“好一个,但愿人长久,千里供婵娟!”

“先生的这一次寿宴实在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

上官老爷子也被震撼到了,回过神来才说道:“老头子也不知道啊,跟大家一样我也是被震撼到了,这一切都是老夫的孙儿筹划的,能得到大家的称赞也是他的福气。”

“哦,原来是上官公子策划的,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上官云在一边陪着笑,心里却总算是放下心来,自家儿子总算没出什么乱子来。

歌舞过后,有上官家的下人们上了第一道菜,这第一道菜是用托盘装着的,里面有四个被盖住的小碟子。

每个人的面前都被放上了这么样的一个小托盘。

“大家请先品菜名再品菜,才能吃出这一道菜真正的味道。”上官毅站在前面说道:“这道菜的菜名叫做绝句,具体的每一个小碟子里面的菜名在托盘上面的竹简里。”

上官毅故弄玄虚的说着,大家好奇的将那个竹简打开。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好诗,好句!”就连上官老爷子看过之后都忍不住感叹,连忙放下竹简,迫不及待的将那盖子打开,脸上先是僵住。

因为面前的四个小碟子里,分别装着的是韭菜上俩鸡蛋黄;一片菜叶上铺一行切成片的蛋白;四根韭菜围一框,里面洒点碎蛋白;清汤上浮两蛋壳一样的东西。

不只是上官老爷子愣住了,在下面坐着的人也都愣住了,最后才都笑了起来。

上官老爷子一一的尝过之后,却发现这简单的菜肴里面却是不简单的味道,当下便赞叹道:“果然是好诗配好菜,倒也一点都不辜负这道菜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