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2章 俘获了众人的心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1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这样巧妙的菜简直是完完全全的俘获了众人的心,上官老爷子更是期待接下来的菜品,事实证明他一点也没猜错。

接下来的每一道菜上上来的时候都是盖着盖子的,让人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但随着菜肴一起上来的,还有一只竹签,竹签上雕刻着一句诗词。

套肠:“冷浸一天寒玉,山色如画,画时难逸。”

白切鸡:“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

豉油黄花鱼:“想着七里渔滩,将着一钩香饵。”

莲菜:“青枫江上秋帆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本帮酱萝卜:“绿杨烟外晓寒径,骨受千金轻一笑。”

开胃羊肚:“此味世间处处有,只有此处留余香。”

冷炝腰花:“今缠珠宝腰万贯,贫尽富致笑开怀。”

油焖野生香菇:“暮雨撒江天,一雨洗清秋。”

农家三蒸:“乡烟袅袅三粉蒸,五颜六色置盘中。”

……

其中最为独特的便是那一道太极碧螺春羹,看上去是由一碗青翠、乳白两色相间的太极阴阳鱼眼碧螺春茶粉和豆腐、茶叶、菜泥、鱼肉等烹调而成的一道菜,吃起来更是带着鱼肉的鲜味,还有茶叶的清香。

对于原本就喜爱垂钓和吃鱼的上官老先生来说实在是惊叹不已。

宴席过后,所有的人都赞不绝口,尤其以上官老先生的门生,那些文人骚客们为主,直把上官毅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

上官毅只好老老实实的坦白了,“这一次的宴会我只是帮着打下手,真正的幕后人其实是永安郡主,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安排的。”

上官毅的一句话后,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没想到居然会是那位传说中的永安郡主!

“上官公子说得不会是那位西洲城的永安郡主吧?”

“刘大人莫不是糊涂了,这水云王朝上下也就一位永安郡主,不是那位又会是谁。”

一旁的云王二皇子还有三公主脸上却是一丝异样闪过,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一场寿宴竟然会是上官月儿筹划的。

若是她,还当真就说得过去,毕竟当初京城里的雅舍宴会可就都是出自她的手里。

想到这里,云王便开了口,“这永安郡主以往都很少亲自出手,都是底下的人在操办,只从到了这西洲城更是没有听到过消息,这一次怎么会突然出来做寿宴?”

“云王有所不知,七皇子原本就在我上官家住了些许时日,知道了祖父办寿的事情,便给我引见了永安郡主,永安郡主知道我祖父与永安侯爷关系匪浅,便说作为小辈给我祖父办了这么一场寿宴。”上官毅言笑晏晏的说道。

云王点了点头,“哦,原来如此,怎么没看到我七弟和永安郡主的身影?”

“七皇子与郡主都在后厨忙活……”上官毅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上官老爷子打断了。

“胡闹,还不赶紧去请七皇子和永安郡主过来。”上官老爷子一开始还很是震惊,但这时候却是觉得有些太过不妙了。

上官家这些年本来就有些太高调,好不容易低调了下来,这一做寿居然还要七皇子和郡主在后厨忙活,自己到不觉得有什么但要是被有心人利用,只怕又要说他架子大了。

以前的上官家圣上还多有顾虑,现在的上官家是错不得了。

上官毅连忙去了后厨,请七皇子还有上官月儿到前面去,“七皇子,郡主,你们要不要换一身衣服再去?”

七皇子看了看身上这一身的白色,摇了摇头,上官月儿亦是笑道:“不必了,今日我们并不是主角,走吧。”

当众人看到两道白色的身影出来的时候,一时间还没看清楚这两人是谁,就听到一道男声说道:“少宁在这里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上官月儿在这里祝老爷子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上官老爷子连忙走下来,“七皇子和郡主这是要折煞老夫了。”

“先生不必太过在意,少宁今日只是以上官兄的朋友来这里为先生庆贺寿宴,先生就只当我是一个小辈就好了。”七皇子笑盈盈的说着。

穿着现代厨师服的七皇子,更加显得英俊潇洒。

而上官月儿也是在一旁笑道:“说起来,如果我外祖父还在的话,我应该也会称您为一声爷爷。只是月儿这些年一直身娇体弱的,几乎足不出户,到现在才算是第一次见您,今日的宴会就当是月儿为我外祖父敬的一份心意。”

“好好好,老夫也是三生有幸,到了这个年纪能得七皇子和郡主专程为了老夫办了这场别开生面的宴会。”上官老爷子大笑道,看上去很是开心,一双眼里全是赞赏。

宴会之后,上官月儿换回了女装,正要离开,上官毅却是送了出来,递给了她一个木盒子,“祖父说这东西原本是侯爷的,今日看到郡主得风姿,觉得这书卷到了郡主手上能发挥更大的作用,特地让我给郡主送过来。”

上官月儿接过了那木盒,马车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却突然的停了下来。

“怎么了?”上官月儿抬起头来问道。

外面的青龙说道:“云王的马车在我们前面停住了。”

上官月儿大致上知道了,那二皇子八成是又要作妖,便坐在马车里没有动。

二皇子和三公主下了马车,走向上官月儿的马车边上站定,三公主一脸的愤愤不平,“上官月儿!你虽然是郡主,可本公主的品阶比你高,二哥的王爷头衔也比你尊贵,你竟然还不下马车?”

上官月儿无奈只好示意朱雀将马车帘子挑起来,她下了马车,然后在两人身前站定,行了礼,“见过云王,见过三公主。”

云王看着上官月儿那绝色的脸,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楚芷韵看着上官月儿那波澜不惊的样子更是来气,“上官月儿!你这是什么态度?”

上官月儿一副受惊的模样看着楚芷韵,“三公主这是怎么了?我刚刚在车里睡着了,听到声音才知道原来是云王和三公主在这边,连忙下来给两位行礼,不知道月儿做错了什么?”

楚芷韵一下子就不知道自己这气该怎么出了,看向站在一旁的朱雀,就准备伸手去甩朱雀一巴掌,“主子睡过去了身为奴婢就不知道提醒吗?”

没曾想这一巴掌却是落了空,朱雀只是往旁边挪了挪就避开了楚芷韵的巴掌。

失去了重心的楚芷韵便往地上栽去,还好二皇子身手敏捷将她拉住了。

“上官月儿!”楚芷韵整张脸都爆红,上官月儿她有理由也就罢了,可这一个小小的婢女也敢这样对她。

“公主这是怎么了?朱雀你怎么不扶一下?要是公主这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受了伤可怎么办?”上官月儿很是责怪的看向朱雀。

朱雀也是低头认错道:“郡主说的是,只是奴婢人小身微,也不敢随便碰触公主,万一公主不悦,奴婢就是有天大的理由也不对。”

“二哥!”楚芷韵一个人被气的不行,看向站在一边看戏的云王。

“芷韵今天心情有些不好,让郡主见笑了。”云王也知道楚芷韵根本就不占理,继续纠缠下去,只会显得楚芷韵太过骄纵,而他们现在还在上官家的范围内,若是传了出去,可就对楚芷韵的名声有所损伤。

上官月儿倒是很大度的笑了笑,“我倒是没什么事,只是公主可要注意着点,还好这里没什么人,要真是有什么重要的人看见了,对公主可不大好。”

“既然云王和三公主没什么事了,那月儿便告辞了。”

说完,上官月儿便带着朱雀回到了马车里,直到那马车上的帘子遮住了上官月儿的面孔,云王才收回视线,一脸不悦的看向楚芷韵,都是因为自己这个无脑的妹妹瞎掺和,自己都没能好好的说说话,就被搞砸了。

“二哥,你怎么能反过来帮着那个女人。”楚芷韵有些不依不饶的。

二皇子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那是在帮你,你知不知道,就你刚刚那副刁蛮任性的模样,被那些文人看见了,少不得去父皇跟前掺你一本!”

“我——”楚芷韵虽说生气,但也没到失去理智的时候,只好懊恼的垂下了头,跟着二皇子上了马车。

“你觉得那上官毅怎么样?”二皇子突然的开口问道。

楚芷韵以为自己听错了,“上官毅?他怎么了?”

“你以为母妃和我为什么会同意你跟着来青城,就是因为他!”二皇子刚消散的火气腾地一下就上来了,“上官老爷子这一次名义上是做寿,实际上是想看看如今的朝中他们的关系网,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这上官家气数已尽,可没想到前来的这些官员虽说不是最核心的,却也八九不离十,上官家的底蕴比我们想象的要深厚许多。”

“我这一次来一是想要拜上官老爷子为师,二是想看看能不能借助上官毅与上官家形成联盟!”二皇子缓缓的说着,“那上官毅不管是样貌还是人品都是人中之龙,又是上官老爷子唯一的孙子,你若是能嫁给了他,才是最好的选择。”

“上官家的复出,应该是不远了。”二皇子感叹道:“这朝中的局势又要变动了。”

他可是一点都没说错,上官家当初的那一句,水云王朝什么时候出现明君,他们上官家就什么时候复出,可现在父皇还在位,上官家就开始活动起来,必定是有了他们想要支持的新人选。

如果自己能得到他们的支持,整个朝中的威望将会秒杀其他所有的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