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3章 自己寻一个答案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9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很快,那副丹青就送到上官月儿的面前,上官月儿让人画了多份之后,让那男子带着天龙去找。

上官月儿不喜欢暗地里被威胁的感觉,如果有什么不确定的,她一定要自己寻一个答案。

西洲城附近一处比较繁华的小镇上,客栈里,上官清静静的等着消息。林姨娘要她等,要她忍耐,如今的上官月儿已经不是她们能够赶得上的了。

可她发现越等下去,上官月儿越得意,自己越落魄。

当她知道二皇子专程来了一趟西洲城的时候,她就知道,二皇子对她并不是真的上心了。

二皇子一直以来都是比较功利的,凡事都要思量一下对他仕途的影响大不大,而自己早就失去了很大的优势。

她不过是个庶女,没有任何的功勋。

可上官月儿她是正经的丞相嫡女,永安侯爷的唯一外孙女,又是圣上亲封的永安郡主,获得封地西洲城,尤其是这西洲城如今名满京城,所有的人都想来西洲城看一看瞧一瞧。

上官月儿不死,她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嫡女,更加不可能飞上枝头变成凤凰。

之前来的人失败了,那她就亲自前来看看,不是西洲城是乐土吗?那她就让它变成炼狱,上官月儿,你准备好了吗?

想着想着,上官清的脸上就浮现了一丝狰狞的笑意。

“小姐,西洲城那边传来了消息,但并不是很好。”翠儿从门外进来。

上官清脸色一变,“怎么了?事情没成功?”

“成功了,但西洲城并没有像之前我们预料的那样陷入恐慌,反倒是因为上官记新推出的披萨饼和汉堡之类的东西很是喧闹,养猪场那边,上官月儿下令封锁了。”

“那瘟疫的谣言呢,没有散发出去吗?”上官清不甘心的问道。

“上官月儿带了姚太医前去,查出了那些猪是因为中毒才死的,所以,谣言还没传出去就被破开了。”

“就算是这样,也可以说是姚太医自己隐瞒啊。”上官清一副不满的样子。

翠儿思量了一下说道:“可那些人的确是没有出问题,只是猪吃了猪食,说出去也没有人相信。”

“那就毒死几个人。”上官清很是随意的说着,就像是再说吃什么一样的简单。

翠儿一愣,随后还是点了点头,“是,奴婢这就去安排。”

翠儿正要退出去的时候,房门就被人给踹开了。

“就是这个婢女,就是她给的我那些猪草。”有一名男子指着翠儿说道。

天龙挥了挥手,很快身后的人便进去,将翠儿还有上官清绑了起来。

“你们做什么?我是当今丞相的女儿上官清,你们放肆!”上官清脸上浮现出一阵恐慌。

天龙却是看了她一眼,“我当然知道你是谁,只不过能在这里绑到你,还真是意外,郡主没去主动处理你们,你们倒是找上门来了。”

上官月儿知道消息的时候却是被气笑了,这个上官府可还真是阴魂不善啊。

“让紫上官算一算因为那些猪肉我们上官记损失多少钱,给林姨娘去一封信,信里把这些都带进去。”

“小姐不去见见她吗?”朱雀出声问道。

“没什么好见的,她也不会喜欢我这张脸的,让人看牢了她,要知道我们这些天的损失可都在她头上了。”

“是。”

上官月儿揉了揉太阳穴,想着自己似乎有必要回上官府一趟了,而且娘亲给的那些嫁妆可都还在呢,得想办法运过来自己看着,指不定那些嫁妆又被人给动了。

上官清被关在一个小黑屋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最后声嘶力竭,只能乖乖的喝水吃饭。

她不知道上官月儿留着她有什么用,但也可以知道绝对不是好事。

几日之后,上官府里,林姨娘收到了一封不知道是谁放在桌上的信。

等她看完信后,整个人都气的吐血。

她千叮咛万嘱咐,可自己女儿却完全没有听进去,还是去找了上官月儿,用了最蠢的办法,还给人抓住了把柄,软禁了起来。

她这些天在上官府里谎称上官清病了,原本就提心吊胆的,可结果呢。

上官月儿在信里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共有多少损失,光是那数字的长度看的就叫林姨娘晕厥过去。

可这件事又不能找府里说,如今的上官府已经完全入不敷出了,要不是有上官月儿的那一些嫁妆撑着早就垮了。

更何况,上官月儿如今的身份地位府里去巴结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为了一个犯了错的女儿去跟上官月儿为敌呢。

林姨娘一夜没睡,想了许久,最后将自己的体己银子带上,说是要带上官清出门到寺庙里面去住几天,为上官清消灾祛病。

老夫人同意了,林姨娘做足了戏,先是去了寺庙之后又从寺庙辗转直接奔去西洲城。

西洲城的守城官员按照往常一样上交了这个月入城的人员名单,紫上官看到林姨娘的名头的时候愣住了,尤其是,林姨娘居住的还是上官记酒店,紫上官立刻合上了名册,前去书房。

“小姐,刚刚奴婢在查看名册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

“哦,什么人能引起你这个小财迷的注意啊。”上官月儿从书桌间抬起头来。

当那份名册放在了上官月儿面前的时候,上官月儿的神色一凝,“原来是故人来。”

朱雀也看到了那上面的名字,说道:“林姨娘可真是好定力,来了两天也没有丝毫的动静。”

上官月儿也是觉得有趣,“且等着吧,人在我们手上,总归是要来的,叮嘱看管的人一定要仔细了。”

“是。”

上官月儿等了几天,倒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天,夜家的商队过来,上官月儿带着朱雀他们去了养猪场。

芜娘一个人小心的往后院走去,当走到了看管着上官清的小黑屋前的时候,便被人拦住了,“郡主有令不得擅自入内。”

芜娘却是放下手中的食盒,“老奴自然是知道的,只是郡主让老奴安排厨房里做了一顿好吃的犒劳几位。”

那守门的几个汉子倒也不觉得意外,毕竟这的确是上官月儿的作风,看着那食盒里面的鸡肉直流口水。

“快吃吧,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芜娘说着当真的走了出去,那几个汉子这才坐下来大吃了一番,芜娘缩在墙角等着这几个汉子倒了下去,这才走了出来,直接摸到了钥匙,将门上的锁打开。

门外的阳光刺眼,上官清睁开了眼睛,看到芜娘的时候一愣,“芜娘?

芜娘看着上官清那副模样更加的不忍心了,连忙将她身上的绳索松开,“林姨娘求了老奴许久,二小姐快跟老奴走吧,出了郡主府往西走,不远处林姨娘就等着。”

上官清当下也顾不得什么,拼命地点了点头。

一旁的翠儿嘴里被堵着东西,可怜兮兮的看着上官清,上官清迟疑了一下,便准备过去放了翠儿,芜娘却是开口道:“二小姐,老奴已经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放了你,如果你还要带上她,那可就恕老奴无法兑现林姨娘的承诺了。”

上官清狠心的回过头来,在芜娘的指引下从后院一处矮墙翻了出去。

果然,在不远处的街角,便遇到了林姨娘,接到了上官清之后,林姨娘便带着上官清奔着城外而去,在城门口等着出门的时候,林姨娘很有手段的联合了几个小官的夫人,准备一起结伴回京。

当城门口的守卫上报给紫上官的时候,紫上官据地有些不对劲,连忙着人去通知上官月儿,上官月儿刚好从养猪场那边忙完事回来,总觉得心口有些堵得慌。

等到了郡主府,得知小黑屋的守卫都跑了的时候,上官月儿的脸色更是阴沉的能滴下墨水来。

“我竟是不知道郡主府如今这么的不堪了。”上官月儿一掌拍在了茶几上,那声音听着都觉得肉疼,“给我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天龙,你带一队人去追林姨娘,务必将人给我拦下!”

大厅里,平时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婢女们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知道,这一次,上官月儿是真的被气到了极致了。

能在郡主府里不知不觉放走人,郡主府里八成是出了内鬼了!

一连几天郡主府的气氛都十分的低沉,天龙带人无功而返,上官月儿整个人反倒是平静了。

“小姐,那林姨娘很是狡猾,一路上都是与不少官员的家眷结伴,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下手。”天龙很是沮丧,那林姨娘的警惕性不是一般的强悍。

“你们要真能这么容易捉住她们,她们也不会有如今这番的地位了。”上官月儿摆了摆手,“下去吧,那些跟着林姨娘一起的家眷是哪位大人府上的可都要记牢了。”

“她们以为逃出去就好了,呵,本郡主的钱也是这么好欠的,到了京城更好,筹码可就更多了。”

天龙正要出去的时候,朱雀进来了,“小姐,找到了一名逃跑的守卫。”

“带进来。”等了几天上官月儿的情绪早就平复了下来。

“郡主,求郡主饶命,真不不是小的放走的,是小姐身边的嬷嬷拿了食盒说是小姐犒劳兄弟几个的,我们吃下了之后就昏迷了过去,醒来人就不见了。我们害怕受到惩罚,芜娘跟我们说,反正也是难逃责罚也没了差事,不如逃出去自己过自己的生活,所以小的几个才逃走的。”

朱雀一愣,上官月儿也是怔住了,没想到这一次还牵出了自己身边的人。

她的身边被称为嬷嬷的只有一人,那就是芜娘。

上官月儿一点也不想相信,可想到芜娘之前跟林姨娘之间的关系,她觉得这话的可信度很高。

“让人去查查芜娘这几天在做什么,可有出过门,去过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