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4章 寒心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0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在等待的过程里,上官月儿没缘由的有些焦虑,因为芜娘的确是她不想动的人,可到了现在,她完全不知道芜娘这畸形的心态是怎么修炼成的。

最终,朱雀一脸愤懑之色的回来了。

“小姐……”

上官月儿坐在椅子上,神色淡淡,“说吧。”

“门房那边说芜娘这几日每日都有出去,说是要采买一些东西,再加上小姐你原本就对我们这些丫鬟还有嬷嬷很是随和,基本上将手里的事情做好了不影响外出什么的,所以门房对芜娘出去的事情也不是很在意。”

“去了哪里可有人知道?”

“上官记酒店的人说芜娘去过一次上官记酒店,在酒店里呆了一阵子才出来,有几次是在路边的茶摊。”

“去请芜娘过来吧。”上官月儿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对于芜娘的那一颗心早就已经冰凉,说到底还是自己太过心软,总觉得是自己人不想将她们禁锢的死死的,可这一次,却是叫上官月儿彻底的领悟了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朱雀满是无奈的出了大厅去寻芜娘过来,恰好在路上遇到了紫上官,紫上官询问了几句,朱雀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紫上官。

“唉,小姐这一路上来对芜娘可是尽心尽力了,而且芜娘一直反对咱们小姐抛头露面,总是强调着贤淑得体,不可怀着害人之心,可若不是小姐自己为自己挣下了前程,只怕你们也都跟着遭殃了。这一次,小姐拿捏住了二小姐,可偏偏被芜娘这么一搅和,小姐是真的寒心了。”

紫上官想起这些天芜娘的确是有点奇怪,除了带着的镯子很是名贵意以外,总是念叨着她跟夫人刚进丞相府的时候,还有林姨娘和夫人之间的那点相亲相敬的姐妹情谊。

紫上官以为是芜娘年纪大了,所以很是怀念过去,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可没想到,这一次二小姐差点害死小姐了,芜娘却还帮着林姨娘放走了二小姐。

而且林姨娘那么狡猾,天龙他们过去也没能绑了她们回来。

紫上官是永安候府的家生奴,自家娘亲是永安侯夫人跟前的大丫鬟,在她送去给上官月儿之前,接受的就是一定要以小姐为天,照顾好小姐。

她去了丞相府,却是觉得很是孤独,只有芜娘是和她一起的,这些年,她们也是同甘共苦一起过来的,可没想到芜娘居然背叛了小姐,紫上官心里很是失望,但更多的是背叛后的愤怒。

两人在回廊上说了一阵子话,朱雀正要往芜娘那边去的时候,正好看到芜娘拎着点心盒子往这边走着。

“紫上官,朱雀,你们都在啊,小姐回来了没?我做了小姐最爱的绿豆糕……”

“你倒是还记得自己的主子是谁!”紫上官原本就是个暴脾气,一下子开口就揶揄道。

芜娘一怔,紫上官与她从上官月儿小的时候就一直在一起,从来都没有这般跟自己说过话,当她看到紫上官身后的朱雀也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心里一惊,慌乱的往后退了一步,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紫上官的暴脾气却是一下子就点燃了,“芜娘,我一直都是把你当做长辈,当做我最亲的亲人,小姐是我们一起陪着长大的,可你呢,你竟然一步步的把小姐往死里逼,之前总是反对小姐做这做那的,现在还将惹了那么大事的二小姐给放跑了!你是不是真的要看着小姐走投无路你才甘心啊!”

芜娘听到这里抬起头来,声音有些沙哑,“我这都是为了小姐好……”

紫上官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原本还想着能有一丝希望,芜娘自己能够想通透,可到了这个时候芜娘竟然还在说这样的话。

朱雀实在是不想紫上官这样跟她说下去,拉了拉紫上官,“芜娘,小姐请你过去。”

紫上官气的直跺脚,看着芜娘往前走去,两人也跟着进了大厅。

芜娘心里大致上知道上官月儿是查明白了什么,一时间心里有些心虚,可她却一直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她是为了上官月儿好,不能让上官月儿背上一个虐待自家庶妹的名声。

“老奴见过郡主。”芜娘跪在了地上。

上官月儿也没要她起来,而是很平静的看向她,“门房说你这几天出门去了,要采买的东西那么多,怎么不叫别的丫鬟去?”

上官月儿依旧是不敢相信,一个跟着自己母亲的家生奴,可以说是从外祖母那边一直跟到自己如今,最后却是反咬了自己一口,她还不知道,这一口咬的有多深。

“只是老奴自己用的一些东西,怎么好麻烦其他人去。”芜娘一副很是淡然的模样。

“底下人说,你去了上官记酒店,还在里面坐了一段时间,看你是和其他的妇人在一起,我就担心怕是你有家眷不愿意告诉我,让人去查了查,结果却发现是林姨娘。”

芜娘的背脊撑得很直,“是,老奴是去见了林姨娘,也放走了二小姐。”

芜娘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后面的紫上官和朱雀看的眼都气红了。

“老奴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小姐。”芜娘继续说道,“小姐这几年的风头太盛,却忘了自己还是一家女,需要对长辈孝敬,对弟弟妹妹慈爱,小姐一门心思的捉拿了二小姐关押起来,若是传出去了,只会落得一个小姐苛待庶妹的名声,对于小姐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

上官月儿原本还觉得芜娘肯自己认错已经是很不错了,想着会从轻发落,可没想到芜娘又会那什么礼义廉耻,拿什么名声来跟自己辩解。

上官月儿陡然间有些明白了,害死原身母亲还有原身的人除了上官府,最大根本上还有一个迂腐不知道变通,想着所有人都要按照自己的思想走的嬷嬷。

林夫人是典型的例子,就连原本的上官月儿也被害的惨死。

如今她没有按照芜娘说的那样,做一个端庄的大家闺秀,芜娘就拼命的想要把自己拉回正道,呵。

上官月儿平复了一下心情,“林姨娘同你说了些什么,竟让你会冒着得罪我的风险放了上官清。”

芜娘开口道:“林姨娘只是说了些往日的事情,如果夫人在,肯定也不愿意看到小姐和她们撕破脸皮,更不愿意看到小姐如此不尊礼法……”

上官月儿的手紧紧的握住椅子的扶手,深吸了一口,然后吐了出来,什么狗屁礼法,跟她一个现代人还说什么礼法!

她现在陡然生出了一种担心,“你可有同她说过什么?”

芜娘的面色一僵,上官月儿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芜娘跟着她时间最长,她身上所有的秘密,芜娘几乎都知道的差不多,尤其是小元宝的事情。

“老奴并未说过什么,只是林姨娘问起过小姐怀着身孕的事情,老奴将话题岔开了,后来老奴说自己在郡主府的日常生活的时候,说漏了嘴,把小少爷还有虎子两个小家伙说了出去,不过只是说了有两个小家伙,说了大致的月份,老奴并没有说是谁的孩子……”

“带她下去!”上官月儿终究是忍不住了,一把将桌上的茶杯扔在了地上。

“小姐要如何处罚老奴,老奴都没有话说。”芜娘道最后依旧是鸭子嘴硬,“老奴自问无愧于心,无愧于夫人,也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朱雀都听不下去了,一把拉住了芜娘的后衣领,将她拖了出去,甩在了院子里,吩咐底下的暗卫将人压了下去,好生的看守,这个府里的守卫根本没有暗卫靠谱。

上官月儿现在的心情如麻,根本没时间去处理芜娘。

朱雀和紫上官站在一旁也大气都不敢出。

芜娘竟然会将小少爷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只要林姨娘动动脑筋都能想得到,这孩子是谁生的,更何况月份都很符合。

芜娘这一次可真是害惨了小姐了。

尤其是小少爷是小姐和楚王爷的命根子,如果被林姨娘拿捏住把柄,对小少爷来说很是危险,对小姐和楚王爷来说是灾难啊!

朱雀此时都忍不住想上去拿剑将芜娘捅个稀巴烂。

上官月儿缓过神来,苦笑道:“看来我对她还真是太纵容了,就算明知道有些不对劲,也会想着只要我对她好,她就能知道感恩的,所以对我认为是自己人的人一点防备都没有,如果我能惊醒一点,事情也不会到如今这个地步,说到底我自己到也不对了。”

“小姐,我也有错。”紫上官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这几天我明知道芜娘有些不对劲,也没有加以阻止,更没有告诉小姐,我因为上官记的事情心眼也大了,竟然也忘了自己还是这个府里的大丫鬟,以后奴婢一定会也顾着府里一些的。”

“奴婢以后也会多警醒一些,府里的守卫也会重新整顿。”朱雀也跪在了地上。

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起身去将她们拉了起来,“我身边能信得过的人统共也就你们几个了,芜娘这一次的事情虽然叫我寒心,但我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我只会对事不会一棍子打死所有人,你们对我的忠心我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以后我身边就靠你们了。”

“上官清这一次的事情,会给我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这段时间将西洲城的事情安排好吧,不日我们进京,与其坐着等敌人上前,不如主动将敌人扼杀在摇篮里,打她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