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5章 思索再三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奴婢以后会更加细心一些的,不叫小姐失望。”紫上官两眼里闪烁着一股坚毅的光芒。

上官月儿只觉得头闷,便去看了看小元宝,见儿子正无忧无虑的在地毯上爬来爬去的,心里却更加的忧虑。林姨娘和上官清是什么人,她很是清楚,如果等林姨娘回了京城琢磨过来,不知道小元宝和虎子会怎么样。

“小姐,小少爷随着你一起进京吗?”青龙从朱雀那里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以后肩上的担子就更重了。

上官月儿想了想,与其把小元宝放在这里自己整天担心着,倒不如放在自己身边,有什么事也能及时反应。“恩,你也安排一下,到时候带着秀娘和小虎子一起带走。”

雅舍那边还有人在看顾着,而那个之前小元宝住着的小岛还没有任何人发现,那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就算是自己回京,林姨娘可能会想到雅舍,但也绝对不会发现那个地方。

因为那里,除了自己和楚非离,还有秀娘玄武几个人知道,她身边的丫鬟们都不知道。

朱雀也仅仅只是知道莲院那里有蹊跷,但也不知道上官月儿进去做过什么。

不是上官月儿不相信他们,只是她不敢拿自己儿子的性命去赌那易变的人心。

养猪场的事情已经解决,上官月儿早就从桃花源村子里挑了几个人进去帮着荣叔一起打理,有了人手,有了种猪和猪仔,很快就恢复了西洲城肉食的供应。

罗昆这些天的表现很不错,陈丰对他赞不绝口,上官摇也见过几次,那人只是埋头苦干,什么也不管。

上官月儿思索再三,便让朱雀将他调了回来,为此陈丰还有些不乐意,说是上官月儿抢了她的得意弟子。上官月儿只好再给陈丰调来了两个比较努力的小子作为补偿,陈丰这才作罢。

如今的陈丰早就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建筑大师,虽说是不乐意,但也只是开着玩笑的,上官月儿知道他是个比较靠谱的,才敢把上官记所有的店面建筑交给陈丰。

在西洲城这边忙碌了几天,才妥善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接下来的一些安排交代到个人手上之后,紫上官和朱雀便在收拾着上官月儿的行装。

紫上官很是不舍的说道:“小姐,你真的不考虑带上奴婢么?小姐你这一去,奴婢总觉的心里突突的,很是难受。”

“你这是一直没离开过我,紫上官,这边你一直都在打理,可以说比我还熟练,我要是走了,西洲城还能运转,可你要是走了,那一大摊子事交给谁我都不放心。”上官月儿在一边带着笑意说道。

“好吧,朱雀,那你可得好好的看着小姐,让她吃好喝好睡好了,你们一走,整个郡主府都等同于空了,奴婢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紫上官依旧碎碎念着。

紫上官这话一说,倒是让朱雀想起一件事,“小姐,芜娘那边不安排吗?这一次去京城可以说是步步凶险,郡主府的暗卫大部分都跟随郡主离开,芜娘那边便没有人看顾了,到时候万一有个什么,对小姐在京城的事情影响很大。”

上官月儿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离开前,我们且先去看看她一眼吧,好让她自己能得个明白。”

上官月儿三人到了之前看管上官清的小黑屋,不同的是,这边看上去没有人守着,但实际上却是铜墙铁壁。只是上官月儿这一次进京要安顿小元宝自己也还要部署,一路上的安危也还要安排好,郡主府的这些暗卫都得随行,离开前不得不处理了芜娘。

上官月儿一直不肯去面对,总怕自己会心软,可到了这个时候,如果留下一个隐患,就会危及到自己和小元宝,还有可能会涉及到楚非离,上官月儿不得不自私一点。

门打开之后,上官月儿几人就看到芜娘很是平静的在一个墙角里面跪着,双手合十不断的念叨着什么。

“芜娘,小姐来看你了。”紫上官开口道,声音有些冷。

芜娘会转过身来,看向上官月儿,“郡主来了,老奴参见郡主。”

说着,芜娘便跪在了地上,朝着上官月儿行了一个大礼。

紫上官见状就知道芜娘自己还是没有醒悟过来,不由得恼怒道:“芜娘,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容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紫上官,论起资历我比你更久,可现在你受郡主重用,无非就是因为你处处都顺着郡主的意思,可郡主不知道,有时候,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啊!”

“芜娘,你真的觉得我重用紫上官只是因为紫上官顺着我吗?”上官月儿的声音不再带有一丝的情感,“紫上官之所以的我重用,是事事为我着想,以我为天,而你,则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约束着我,只要我有什么是你看不过眼的地方,就是我做的不好,我不知道你是什么逻辑。”

“夫人一直都说老奴说的是对的,也一直相信老奴能把小姐养成与她一样的女子。”

“那是因为我娘亲她善良,从小无忧,根本不知道忧愁是什么。可你知道我过得是什么生活,还要我处处隐忍避让,最后我又是什么下场?如果不是我另辟蹊径,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觉得上官家会有我的一席之地吗?上官家那些人,个个都是吸血的白眼狼,你就算给再多的恩惠他们也不知道感恩,你又何必非得要我往火里跳?”

“我母亲会落得那样一个惨死的下场,这里面你的功劳可不会小。”上官月儿双眼一凝,寒意深深。

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怎么会突然的难产?

有了姚太医护胎又怎么会这样?

她问过姚太医,自己母亲的情况超级好,不应该会难产。

姚太医说当初自己被抱出去的时候满身乌青,想必是在母体内滞留时间过长险些窒息了。

综合这些,上官月儿的母亲很有可能是被稳婆害死的。

她问过紫上官,紫上官说当时芜娘说不能进去,只有她和稳婆在里面,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

“你说什么?我怎么会害了夫人!我当夫人就如同我自己的孩子,我怎么会害了她!害她的人是你,是你!当初稳婆就说你是个不祥之人,要将你弄死,可夫人硬是将你生下来,才死去的,夫人是被你克死的。”芜娘有些歇斯底里的喊着。

上官月儿一巴掌甩在了芜娘的脸上,“事到如今你还不醒悟,那件事也就罢了,可你放走了上官清,你知不知道上官清毒死了养猪场所有的猪,还到处宣传是瘟疫,你知道如果这件事发生了会对西洲城有什么影响吗?”

“死了好,死了好,死了郡主就会安分的做个金枝玉叶了。”芜娘整个人有些癫狂。

上官月儿完全没什么耐心去跟她说下去了,“朱雀,将那个东西给她选拔。”

朱雀身上拿出了一根白绫还有一小瓶毒药,“芜娘,这是小姐给你的最后的体面。”

芜娘笑的痴了下来,看着上官月儿的眼神很是叫人毛骨悚然,伸出手去,她接过了那一瓶毒药,仰头喝了下去,“夫人,老奴前去陪你了,老奴有愧,没有照顾好小姐,以至于小姐那么早就去陪你了……”

上官月儿的身子一颤,她惊诧的看向芜娘,正好与芜娘的视线对上,芜娘那双眼就像是看到了她的灵魂深处。

芜娘的那句话的意思,难道她很早就知道自己不是原本的上官月儿,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吗?

上官月儿有一种被猜穿的窘迫,一时间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倒是紫上官在一边很是愤恨的看着芜娘,“芜娘,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说什么胡话,小姐活得好好的,你却说着这样不吉利的话,实在是过分,原本我对你的那一份亲情也荡然无存了!”

紫上官原本还想着给芜娘求求情的,毕竟是一起数十年了,可没想到芜娘居然会这样诅咒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整个人脸色苍白,身上出了一身的冷汗,朱雀发觉了上官月儿的不对劲,连忙带着上官月儿从里面出来,上官月儿也只是愣愣的跟着她走,就像是没有意识一般。

紫上官确认了芜娘已经死亡后出来,看到上官月儿这幅样子很是担忧道:“小姐怎么了,莫不是被吓到了吧。”

朱雀摇了摇头,“先带小姐回去休息吧。”

上官月儿浑浑噩噩的被两人带了回去,她一点心思都没有的坐在床榻之上,双眼无神一动不动的坐着,朱雀和紫上官怎么喊她也没有动静。

坐了一会儿之后,上官月儿才回过神来,她惊慌的喊道:“快去将元宝抱来,我的元宝!”

朱雀连忙去喊了秀娘,抱着元宝过来,上官月儿一把抢了过去,抱在怀里,抱得紧紧的,生怕被别人抢走了似得。

是啊,他们这些人都是以为自己是上官月儿,所以才会这样对待自己,可自己实际上不是啊,说到底,除了这个孩子是自己拼死生下来的,其他的都不是一个世界。

“小姐……”

上官月儿这样的状况一直维持到了晚上,是小元宝的哭声将她叫清醒的,秀娘将小元宝抱着喂奶,上官月儿看着紫上官和朱雀开口道:“对你们而言是不是只有上官月儿或者是只有郡主才值得你们这样付出?”

紫上官被问的有些发愣,“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