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6章 我就是上官月儿!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0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一旁的朱雀却是想起芜娘之前的话,一瞬间便想明白了上官月儿的反应,当场便说道:“对奴婢而言,奴婢需要效忠的是奴婢面前的这个人,至于她是谁,是什么身份,对奴婢而言都不重要。”

紫上官听到朱雀这么一说,顿时也明白过来了,“小姐,奴婢如今的一切都是小姐给的,跟着小姐一起奴婢很快乐,这种快乐是任何人都不能给与的,小姐就是奴婢的唯一,奴婢不知道小姐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却知道,奴婢喜欢的,想要效忠的是眼前的小姐。”

“以前的小姐虽说也很好,但奴婢总觉的是对所有人都一样的存在,奴婢更喜欢现在的小姐。”

上官月儿缓缓吐出一口气,眼神也明亮了一些,看来还是有人在乎真实的自己的。

芜娘这一次的事情让上官月儿很是心惊了一场,尤其是这一晚上,上官月儿迷迷糊糊的睡着,总是会梦到芜娘临死前的那双眼。

她满头大汗慌乱的喊着,“我是上官月儿,我是上官月儿,我就是上官月儿!”

朱雀闻声进来了,将上官月儿摇醒,“小姐,小姐做噩梦了吗?”

紫上官也从外间披了衣裳进来,“怎么回事?”

“好像是做噩梦了,大概是白日里真的被吓到了。”朱雀见上官月儿也不醒,有些无奈的看向紫上官。

紫上官叹了一口气,这些天在西洲城,她早已从那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变成了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对于上官月儿的感觉她也很是理解。芜娘之于她们,那就如同是娘亲一般的存在,被自己的视作娘亲的人这般对待,心里肯定会有创伤。

“小姐将芜娘当做娘亲一样,总是不忍伤了她,这一年来,小姐一个人撑得也很苦,好在我现在也能帮小姐一二,可芜娘他……”紫上官再也说不下去了,她伸出手来摸上上官月儿的额头,“哎呀,好烫,小姐发热了。”

“我去请姚太医过来。”朱雀连忙出了门去。

紫上官让底下的丫鬟们打了热水过来,用帕子给上官月儿敷着。

姚太医大半夜的被叫醒很是不爽,但听到是上官月儿出了事,便也很麻利的过来了。

仔细看了之后,才说道:“她是被吓到了,有些心神不宁,噩梦不断,我开一副凝心养神的方子吧。”

一晚上的鸡飞狗跳之后,上官月儿这一觉到了第二天,因为发烧她也不想传染给两个孩子,便让秀娘带着他们在里院里面玩着。

“小姐有没有好一点。”朱雀将药给上官月儿喝下。

上官月儿一口气将那药喝了进去之后,眉头皱了皱,朱雀立即拿了一枚蜜饯放进了她的嘴里,上官月儿含着蜜饯,这才觉得那味道没那么熏人了。

“东西都收拾的怎么样了?”

“都收拾好了。小姐现在身子不好,要不就延后几日吧。”朱雀担心的说道。

上官月儿摇了摇头,经过芜娘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她明白斩草要尽早,而且还要连根一起拔起,她对芜娘能一再忍让,可对着上官府那一对几次三番想要自己命的母女实在是没有什么耐心了。

更何况,时间越久,对她和小元宝更不利。

“明日照常动身吧,实在不行让姚太医准备点药丸吧。”上官月儿揉了揉有些闷痛的太阳穴。

这一天,上官月儿因为高热一直窝在床上,整个人迷迷糊糊的睡着。

紫上官和朱雀商量着明日如果上官月儿的情况还是不大好,那么她们就算是被上官月儿责罚也要将她留在这里。

因为朱雀第二日要走,紫上官便在上官月儿床前守着,等到快天亮的时候,上官月儿才醒转了过来,整个人似乎一身轻松,没有任何沉重的感觉。

紫上官撑着头在床沿上睡着,一下子栽了下去,醒了过来,看到上官月儿睁着眼睛,连忙坐了过来,“小姐,你醒了?还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紫上官说着便去摸上官月儿的额头,额头温凉温凉的,“太好了,不烫了。”

上官月儿有片刻的怔愣,她似乎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轻盈了许多,这一场病生的也实在是奇怪。她起身,“今天要出发前往京城了吧,让人把东西弄好,等大家起来了就走吧。”

紫上官和朱雀不依,硬是要姚太医过来帮着诊脉,等姚太医说没事之后,才肯让上官月儿动身。

“上官月儿,你要回京城了?你走了我一个人多无聊啊,带上我吧。”雷凌儿从外边冲了进来。

要知道,自打儿童游乐园开了之后,雷凌儿是吃住都在那里,跟着一帮熊孩子上下乱疯,主要儿童游乐园里每天都有新鲜的东西往里边送,她玩的不想回来。

上官月儿这边也没什么事要拘束着她,便由着她了,将儿童游乐园交给她管理。

上官月儿生病的事情也没有外传,所以雷凌儿也不知道。

等上官月儿她们要动身了,才从别的工人嘴里听到这个消息,一听到消息便连忙跑了过来。

“你要走也不派人通知我,真是的。”

“你不是离不开儿童游乐园吗?去了京城多拘束啊?这样你也去?”上官月儿没好气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雷凌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只要有你在,无论多拘束的地方都会变得好玩啊。”

姚太医在西洲城也住了不少时日,早两天也接到了京城的信,便趁着上官月儿动身,一道前往京城,主要是上官月儿这边带了不少的好吃食,一路上能让他一饱口福。

上官月儿她们出城的时候很早,街道上的百姓还不多,一行人出了城就直奔京城而去。

路上,上官月儿将小元宝抱在自己马车里待着,等饿了才送去秀娘那边。

秀娘他们坐的马车与后边运送物资的马车外观是一样的,混在物资里面根本就不会以为里面装着人。

白天赶路,到了晚上住在客栈,基本上住的都是夜家名下的客栈,出示之前夜倾羽给她的令牌之后,那些客栈的掌柜对上官月儿都很是客气。

很快,队伍就到了离京城最近的一座城镇。

上官府里,林姨娘救回了上官清之后就一直很是低调,上官清却是很不甘心,整日里脾气都很是暴躁。

林姨娘从芜娘那里听来的事情一点也不敢给上官清说,就怕上官清坏了大事。

她想着这件事是她和上官清唯一的保障了,一定要选一个合适的人说,而那个人要能帮助她们母女脱离苦海。

二皇子对上官月儿有着不同寻常的心思,显然是不行的,而能做的了二皇子的主的人除了宫中的那位娘娘,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林姨娘的心思就在珍妃的身上。

可她要怎么才能面见珍妃一面呢?这件事情她足足想了几日,才说服了上官敬炎给珍妃传了一个消息,说是她手中又能够实现珍妃心愿的把柄。

珍妃宫里的小太监将信送到宫里的时候,珍妃恰好收到边关传来的信正雷霆大怒。

楚非离在边关竟然将她这些年的眼线全都拔去了,要知道,她娘家虽然有钱,但没有实权,他父亲利用她的头衔好不容易才培养起来的暗桩竟然全都被楚非离拔了,这怎么能让她不气愤!

以前楚非离在京城她就没得手过,现在楚非离去了边关,他们更是一筹莫展,只能靠着眼线传递楚非离的消息。现在眼线也没有了,更加无法预测楚非离的动静了。

重点是,楚非离这一次以炎楚国太子私自进了水云王朝刺探机密为由,一起问罪了所有的同党,珍妃就算是想给那些眼线洗脱罪责也没有办法。

宫里的丫鬟们正大气都不敢出,那小太监刚好过来将信送给了守在门外的太监总管。“公公,这是上官丞相托小的送过来的,说是对珍妃娘娘来说很重要的信。”

那总管公公白了一眼那小太监,“上官丞相是郡主的父亲,楚王爷的岳丈,怎么还想着给咱们娘娘送信,这也太不安好心了,下去吧,别拿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污了娘娘的眼睛。”

“什么人在外面鬼鬼祟祟的说话?”珍妃原本就在生气,宫殿里很是安静,门外的那点动静自然也没逃过他的耳朵。

那太监总管不悦的瞪了那小太监一眼,“娘娘发现了,那你就随我进去见见吧。”

“娘娘,朝阳殿那边的小太监过来说是上官丞相送了一封信来。”

“信呢?”珍妃可是知道上官敬炎一开始就是站在自家儿子这边的,只是因为上官府那个嫡女的关系与自家儿子有些生疏了。

那小太监将信拿了出来,有宫女接了过来给珍妃递了上去。

珍妃展开信看了一眼,脸上神情变幻了许久,“让皇儿想办法送上官丞相府上的林姨娘进宫来见本宫。”

那总管太监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最后还是应了一声退下去了。

珍妃身边的嬷嬷开口道:“娘娘怎么会想着见一个姨娘,这样太不符合娘娘的身份了。”

“你且看看这封信,就算是一个姨娘,也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她说她能助本宫实现心愿,本宫如今正愁着呢,有人送上门来,岂有往外推的道理。”

那嬷嬷看过之后便明白了过来,“这上官丞相府上的姨娘可真是不简单,不是通过上官丞相来传话,而是让上官丞相递信给娘娘,自己来见娘娘,可见上官丞相也是一个不得信的,这姨娘怕是不会无条件的依靠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