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7章 就怕她没条件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有条件更好,就怕她没条件。”

二皇子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是一愣,但到底也知道自家母亲的性子,断然是不会没有缘由的,当下便着人安排去了。

林姨娘进宫了,用的是珍妃宫里婢女的身份牌进的宫。

当她看到这皇宫里的金碧辉煌的时候更是心生感慨,因为是姨娘,宫里的许多正式宴会一般都不会有她的存在,所以她只能听上官清回去以后说给她听。

听说和自己看到完全就是两样。

当她匍匐在地,拿眼偷偷的瞅着坐在上方雍容华贵的珍妃的时候,心里的向往更是多。

只见珍妃梳着祥云髻,头顶斜插着一支梅英采胜簪。手拿一柄泥金真丝绡麋竹扇,身着一袭玉涡色的乌金云绣衫,脚上穿一双宝相花纹云头锦鞋,旁边的桌上烟雾袅袅从一个金珐琅九桃小薰炉里升起。

珍妃身边的嬷嬷很是轻蔑的看了一眼林姨娘,心里冷哼一声,果然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

“我看过你传过来的信,你最好是能说出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事情,如果没有,本宫可不是什么闲的没事听闲话的人,到时候定当处你一个欺上的罪过。”珍妃娘娘最近心情也不大好,所以说话也不那么拐弯抹角的。

珍妃的气势一压过来,林姨娘出了一身冷汗,连忙低下头去,“臣妇不敢。”

珍妃身边的嬷嬷嘴角的嘲笑更是明显,臣妇这个词只有正室夫人才能用得上的,林姨娘一个姨娘应该自称贱妾。

一点规矩都没有,难怪当初传闻,上官丞相府上的二小姐有些没规矩。

“你抬起头来回话吧。”

“是。”林姨娘这才抬起头来,看到两边的宫女开口道:“臣妇说的这些关系很是厉害,还请娘娘一人听。”

“大胆!”嬷嬷终于是忍不住了,呵斥了一声,“你一个姨娘不仅不自称贱妾,在娘娘面前还没大没小的,娘娘让你说你就说。”

林姨娘被吓得脸色一白,珍妃抬眼去看了看她,朝着自己身边的嬷嬷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吧,你留下就行了。”

宫中的宫女纷纷退了下去,那嬷嬷这才开口道:“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她到真是希望林姨娘能说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来,不然只怕会惹得珍妃更加的恼怒。

“贱妾知道珍妃娘娘一直都在担心二皇子的前程,贱妾恰好知道的一件楚王爷的丑闻,正好能帮助娘娘和二皇子。”

听到这话,珍妃的眼睛都不由得一亮,“什么丑闻?”

“楚王爷至今未婚,却有过一个孩子。”林姨娘缓缓的开口。

珍妃身边的嬷嬷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反倒是珍妃有些镇定,“一个皇子没有结婚有个通房也正常,至于怀孕生了也不是没有可能,这能算什么丑闻?”

“娘娘,这的确不算什么丑闻,但若这生下孩子的女人是大家闺秀呢?”林姨娘脸上浮现一抹笑容,“而且还牵扯上了欺君呢?”

珍妃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你想要什么?”

“珍妃娘娘果然是最有智慧的,我要的也不多,只想给我女儿一门好的亲事。”林姨娘见珍妃一下子就说了出来,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呵。”珍妃一下子笑了起来,“只怕你要的是我皇儿的婚事吧。”

林姨娘没有出声,这珍妃娘娘实在是太精明了,难怪都说宫里的人吃人不吐骨头的。

珍妃思索了一番之后开口道:“上官家二小姐么,配我皇儿也不差,只不过这出身撑到头能当个侧妃都不错了,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妄想了。”

林姨娘想了想,珍妃这话也的确是真的,自家女儿名声给个侧妃也算是极大的抬举了。

“那这婚约——”

珍妃身边的嬷嬷拿眼风都快要将林姨娘凌迟处死了。

“放心,这几日我便会与皇上说,让皇上赐婚。”珍妃很是深沉的看了林姨娘一眼,“到时候,林姨娘你可别叫本宫失望啊。”

林姨娘见得到了妥善的回复,便笑着说道:“娘娘放心,我手中掌握的东西绝对值得上这一场赐婚。”

林姨娘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皇宫,珍妃身旁的嬷嬷开口道:“娘娘就这样答应她了?”

“一个侧妃之位罢了,本宫还是给得起的,比起楚非离来说,皇儿的后宫算得了什么。”珍妃起身,一旁的嬷嬷赶紧的扶着她。

那嬷嬷说道:“林姨娘是这样的货色,只怕她的女儿也不是什么好的。”

“一个女人而已,到了后院能怎么闹腾,到时候怎么处置还不是皇儿的一句话。”

“娘娘说的是。”

林姨娘回了上官府,上官敬炎和老夫人正等在寿安堂,管家直接迎了林姨娘过去。

“怎么样?”上官敬炎一看到林姨娘进门便连忙的问道,一旁的老夫人也是望眼欲穿,他们都知道林姨娘进宫是为了什么,他们上官府已经经受不起打击了,如果林姨娘能谈妥了,那么他们上官府以后就有了保障了。

至于什么郡主不郡主的,他们也顾不上。

“娘娘贤名,说要给圣上说一说,到时候直接给赐婚。”林姨娘满脸的喜色。

“太好了,太好了。”老夫人连连的感叹道,脸上的褶子更是皱了起来。

上官敬炎也是松了一口气,一脸的神清气爽,“府里该给清儿准备的都得准备好了,衣裳首饰断然不能少。”

林姨娘先是高兴地点了点头,接着却是一脸的忧愁,“清儿是嫁到云王府上为侧妃,如今,云王府上除了几个通房丫头,再也没有其他的侍妾或是侧妃,清儿这一去也算是整个云王府后院唯一的主子,如果能得力,说不准还能被升为正妃,就算是坐不了正妃,也能像珍妃娘娘那样得宠也是不错的。”

“恩,你说的不错,这一次你做得很好。”老夫人点了点头,想着林姨娘的话,也知道说的是这个理儿。

上官敬炎却是看到林姨娘叹了一口气,便问道:“这是好事,你无须太过担心,清儿自小就是不错的,注定不会平庸。”

“妾身倒不是再说这个,而是云王府那么大的府邸,少不得拜高踩低的,倘若清儿这嫁妆太寒碜了,底下那些人肯定不会给什么好练色。更何况,日后清儿这庶女的出身,免不了被后来的妾侍们说些闲话。”

“你放心,只要清儿进了云王府,老身就扶你为正室夫人,清儿也是顺应的嫡女。”老夫人一脸的豪气万丈。

林姨娘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再多说什么。

上官敬炎却是沉吟道:“正室夫人到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因为上官月儿如今是圣上亲封的郡主,你的位份也不能越过了林氏去,只能算作是平妻吧。”

林姨娘的脸色稍微冷了冷,“老爷可要想清楚了,郡主与我们不仅不亲,反而还对上官府有怨恨,就算是郡主飞的再高,她也不会对我们感恩。这一年多以来,老爷可曾见过郡主对上官府做过什么,给上官府送过什么?郡主在西洲城的那些稀罕东西,上官府可是一件都没有,老爷不是也因为这件事被同僚取笑吗?”

“说得对,上官月儿的心离了我们,我们还是顾着自己为妙。”老夫人沉声道。

上官敬炎神色有些为难,“可她毕竟还是这个府里的嫡女,这件事是不可否认的。”

林姨娘却是冷哼一声,“就怕这一层身份日后给我们上官府惹来杀身之祸。”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杀身之祸?”上官敬炎的心提了起来,“她做了什么?”

“她做没做老爷不是很清楚吗?”林姨娘冷笑道:“老爷可是忘了她被送去祖宅之前的那件事了?”

上官敬炎这么一回想,惊得往后连连退了几步,是啊,当初上官月儿被人侮辱了,不仅没了清白还曾经怀过身孕。这一次,圣上赐婚给楚王爷,倘若大婚之时,楚王爷知道上官月儿并不是完璧之身,到时候那可就是欺君之罪啊!

老夫人显然也是想起来了,气的将那拐杖往地上种种的砸了几下。

“孽障,孽障啊!”

到了这个时候,上官府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了。

“如果要想上官府独善其身,那就只能与上官月儿断绝一切的关系,她不是我上官府的人了,自然也就牵连不到上官府。就算是发生这件事的时候在上官府,但我们都被她隐瞒着,不管是皇上还是楚王爷都不可能怪罪到上官府头上来。”林姨娘缓缓的说道。

上官敬炎和老夫人对视一眼,大致上也认同了林姨娘的话,只是想要断绝关系还需要从长计议,毕竟上官月儿如今的身份已经由不得他们做主了。

林姨娘的眼里闪过一丝得逞的得意,芜娘说的那两个孩子,她可以确定是上官月儿的,但却不能确定是楚非离的,只是为了博一个前程,对着珍妃说出的意思是那孩子是楚非离的。可对着上官敬炎他们,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不管那孩子的爹爹是谁,只要是从上官月儿的肚子里面出来的,那就是个野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