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9章 没有再多关注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这些事都过去许久了,当初王爷也只是听过也就没有再多关注了,毕竟上官丞相还没有出现过什么威胁到王爷的事情,奴婢这么一想,小姐倒是可以利用一二。”

“恩,宫宴之前还有几天,密切注意一下上官冉的动静。”上官月儿开口道,不管能不能抓到什么把柄,有备总是无患。“让天龙返回西洲城,将这件事跟红姑说一下,让她调教一名小丫头送过来,容貌一定要好。”

“是。”

上官府里,上官清抱着那一卷圣旨一脸的乐呵,这种状态维持了一天了。

一旁的丫鬟也不敢上前,翠儿不在了,二小姐的脾气越来越奇怪,动不动就会对着丫鬟婢女大吼大叫,有时候还会动手打。

林姨娘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上官清一脸的陶醉,走过去将她手中的圣旨拿了过来,上官清原本一脸的暴怒,可看到是林姨娘的时候,一下子就甜甜的笑了起来,一把挽住了林姨娘的胳膊,“姨娘,我不是在做梦吧?皇上赐婚将我赐给了二皇子为妃。”

“没有做梦,这一切都是我清儿该得的,只不过原本的正妃变成了侧妃,这都是那小贱人给害的,苦了我的清儿了。”林姨娘爱怜的摸了摸上官清的脸庞。

上官清却是笑道:“整个云王府没有一个主子,纵然是侧妃,我进去了就是后院唯一的主人,只要有时间,正妃之位迟早都是我的囊中物。”

“姨娘,我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了,我成了云王的妃子,她们就不会再议论我的出身,我也不用再看上官月儿的脸色了,哈哈……”

林姨娘看着上官清的模样心里一阵怜悯,她的清儿已经被刺激的有些傻了,上官月儿是二品郡主,是楚王爷的正妃,比起来,上官清的身份矮了不止一点半点。

可那又怎么样?只要她告诉了珍妃那件事情,上官月儿很快就会一文不值万人唾弃!

她的清儿以后的人生会越来越辉煌。

安抚好了上官清之后,林姨娘取回了圣旨,老夫人要在祠堂里供奉着。

回了自己的住处,就看到上官冉正等在那里,“母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不是说姐姐会成为云王的正妃,云王有可能继承大统吗?怎么我一回来,姐姐就成了侧妃?”

“冉儿,这一年多你是不知道,你都没看到母亲的头发都斑白了吗?”林姨娘一边说着一边抚上了自己的鬓边,那里的确有几根白发很是扎眼。

“母亲,府里的一切都是母亲在打理,应该事事顺心,怎么会这样?”

“冉儿,你还记得咱们丞相府里的那个嫡女上官月儿吗?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她从被皇上赐封的永安县主,成为了如今的永安郡主,更是楚王的正妃,楚王用西洲城为聘订下了她,如今那个西洲城还有响彻整个水云王朝的上官记就是她一手打造的。”

“怎么会?孩儿在书院的时候也听到过不少关于西洲城的事情,怎么会是上官月儿呢?”上官冉很是不解,“上官月儿不是一直都病怏怏的吗?那模样看着就让人倒胃口,怎么会一下子就变成了郡主,还能做出上官记这样的产业,更何况,西洲城可是连皇上都赞不绝口的啊!”

“是啊,或许以往我们都小瞧了她,毕竟是永安候爷的外孙女,怎么可能是个废物呢?毕竟她母亲也是当初水云王朝第一才女。”林姨娘叹了一口气,“总之,你只需要知道,如今我们与上官月儿完全没有和好的理由,更何况你姐姐还曾经几次买凶险些要了她的命。”

“什么?”上官冉不由得觉得荒唐至极,“姐姐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那可是郡主啊。”

“说这些也没有用了,你只需要记得这一点,郡主与我们势不两立就行了,其他的母亲会处理好的,一定会给你和你姐姐一个锦绣前程。”

上官冉一怔,完全不知道林姨娘的自信是哪里来的,但随即便释然,只不过又说道:“在书院的时候那些弟子一直以为我是嫡出的,就连先生一开始也因为这个更加的高看我一眼,如今,母亲依旧还只是个姨娘,只怕到时候对孩儿测前程有影响。”

“你放心,中秋宴会之后,我便会真正成为上官府的女主人,你和你姐姐自然也会成为嫡出。”林姨娘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就算是不为自己也要为一双儿女考虑。

夜深了,柳园里的主卧里灯火却依旧没有熄灭,柳姨娘一脸的愁色在床榻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她起身,准备喝点水,却被眼前一道人影险些吓晕了。

朱雀看着柳姨娘,在她喊人之前开口道:“柳姨娘,我是郡主身边的丫鬟。”

柳姨娘原本准备脱口而出的话全都吞了进去,听到那两个字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郡主可有什么话带给妾身。”

“郡主想问问柳姨娘的心意是否变了?”

“妾身当日选择了郡主便是与郡主站在了一条线上,不管府里如何变化,林姨娘始终都会觉得妾身对她存在威胁,既然如此,妾身还不如对君主死心塌地,或许才能求得一线生机。”柳姨娘一口气都说了出来,把她这些日子想要对上官月儿表达的决心一股脑的表达了出来。

“既然姨娘有这样的决心,郡主也就不用再去麻烦其他人了。”朱雀说着凑近了柳姨娘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柳姨娘心里一咯噔,随即想了想点了点头,“还请姑娘带句话,妾身一定不会叫郡主失望的。”

朱雀回到郡主府里的时候,上官月儿还未睡,她披着外衫坐在外便的回廊上,看着满天的星空还有皎洁的月色,想起楚非离,心里一阵思念。

“柳姨娘怎么说?”

“柳姨娘让郡主放心,她一定不会叫郡主失望。”朱雀按照柳姨娘原本的话重复道,说完便看着上官月儿,“小姐,外边有露水,小心风寒,还是回屋吧。”

上官月儿起身,朱雀在一边候着,“奴婢看,这上官府里面也只有这个柳姨娘是个聪明的了,知道什么是正途。”

上官月儿却是笑了,“这世上哪来的什么正途,不过是赢者为王败者为寇,赢了,说什么都是真理,输了,你说什么,别人都觉得你是强词夺理,更何况,输了你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深宫墙院里,杀人从来不见血,比起你们这些暗卫杀手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姐这话倒也是真的如此,奴婢这一年跟在小姐身边见识到的,比跟在王爷身边的时候更加的大开眼界。”朱雀在一旁点了点头

……

上官冉回了京城,自然是少不了世家公子们的宴请游玩,这一日,相约着游湖,少年公子鲜衣怒马,好不得意。

几个公子哥在船上吟诗作对的时候,就听到湖边传来一首纯粹的歌谣。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湖面上波光粼粼,嗓音微醺,微见凋零的荷花莲蓬,还有一片绿色的荷叶。

所有人都看向歌声传来的方向。

一叶扁舟从荷叶间探出头来,小船上坐着一个明眸皓齿的梳着双髻的小丫头,那小丫头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两颊上红扑扑的,嘴唇也带着湿意的嫣红。

一个个悦耳的曲调从她嘴里蹦了出来,直直的蹦到了上官冉的心里。

这些年被压抑住的欲望在这一刻上官醒,让他完全无法控制住自己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

那小丫头伸手勾着莲蓬,尚未发育完全的身子拥着一簇夹杂着莲蓬的荷花。

“妙啊,真是妙,这么小的丫头竟然有这样一副嗓子,比那雅舍的紫嫣还要纯净。”

“是啊,假以时日肯定比紫嫣更要美上几分。”

“哎呀……快看,那小丫头落水了。”

船上的公子乱成一团,只听见“噗通”一声,有人跳进了湖里,朝着那小丫头游了过去。

上官冉看着那小丫头扑腾着喝了几口水,就要沉到湖里去,赶紧过去,一把抱住了她。

少女稚嫩的身体瑟瑟发抖,上官冉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将这小丫头救上船之后,上官冉正要给她度气,就见这小丫头吐出了一口水,睁开了眼。

那一双沾湿了睫毛的眼,分外的楚楚可怜,就像是新生的小鹿,等待着人怜惜。

小丫头湿漉漉的眼神看着他,怯怯的说道:“谢谢公子救命之恩。”

上官冉的心里再一次的跳了跳。

因为小丫头的缘故,船很快就靠了案,上官冉这一路上完全没有心思跟那些人吟诗作对,他的一双眼睛一直停留在那小丫头的身上。

等到船靠了岸,小丫头直接跳下了船,消失在岸边的巷子口。

上官冉站在船头一直望着那个方向,就像是自己的心也跟着走了一般。

“上官大少这是要成望女石了不成?”

“不过那丫头的确是罕见的绝色啊,真要长开了绝对的是个尤物。”

上官冉却是在心里希望着,那丫头要是永远都不长大该多好。

回到上官府之后的上官冉也是没什么精神,身边的婢女伺候他的时候他也心不在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