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章 反将一军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208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7

她记得她晕倒前是在上官家的老宅里,正是年夜团圆饭的时候,因为好奇心尝了同父异母妹妹做的一道点心之后回房又喝了点红酒,没想到点心里面有一种成分在酒精的作用下产生毒素要了她的命。

视线模糊的时候,她看到妹妹在自己眼前笑着,“以后上官家的一切都是我的,上官家最有天赋的人将会是我,我的好姐姐,你安心的去吧。”

她转动了一下脑袋,看到雕花的床栏,还有房间里古色古香的摆设有些恍惚,自己应该不会是这么奇葩的穿越了吧。

她起身,慢慢的走到铜镜前,一道纤瘦的身影映射出来,镜子里的人一袭白色的罗衫,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的垂在身后,这身形看上去约莫十三岁左右。

脑海里突然地涌现出许多的画面,丞相府,上官家,伤风败俗,被赶出来……

一件一件密集的涌入脑海,她不由得一阵眩晕的扶住了铜镜台,好一会儿,她才整理出了最关键的事情:丞相府上官氏嫡女,母亲早年就去世,但因为遵守诺言丞相并没有再扶正妻,只将母亲的妹妹,也就是她的姨母以姨娘之礼迎回来接掌中馈,不久就生下了妹妹上官清,弟弟上官冉,在上官家地位超群。

而她因为在家中的处境一直小心翼翼郁郁寡欢,身体很是虚弱,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间被人玷污了清白怀孕,被姨娘庶妹告发,父亲一怒之下将她遣送到祖宅,自此不闻不问,生死由天。

上官月儿伸手捂住腹部,喃喃自语道:“骗人的吧,穿越也就罢了,这身子也才十五岁,这么早就怀孕,要不要这样坑爹……”

就在她还在神游中的时候,一道尖锐而又盛气凌人的声音传来,“上官月儿人呢,出门在外反倒是胆子大了,我倒是要问问看她怎么教的下人!”

“大小姐还在睡觉,二小姐你不能就这么进去。”芜娘的声音很是急切,门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混乱的脚步声。

房门一下子被外力撞开,映入上官月儿眼帘的是一名穿着粉色襦裙的少女,襦裙上错落有致的绣着桃花,满头的珠翠无不彰显着来人的高傲,配上那副明眸皓齿的模样,倒真是明艳动人的紧。

上官月儿一下子就对上号,眼前的这位就是自己那庶妹,顿时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更何况自己上一世也是死在继妹手里的。

上官清显然没想到上官月儿就这么站在房间中央,一下子顿住了脚步,身后的芜娘还有紫上官见状赶紧的跑到上官月儿身边。

“大小姐,你醒了。”芜娘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惊喜,只要大小姐醒了,就算二小姐想要生什么幺蛾子也不敢明面上来了。

上官清站定了之后,细细的看着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的上官月儿,心底不由得很是高兴,上官月儿的这幅鬼样子,还有谁会说她是整个水云王朝最美的闺秀。母亲说的不错,她的确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

“姐姐,今日我好心来看望你,可你的丫头实在是恶劣,将翠儿打伤了,这回去若是父亲知道了可该如何解释?”

“是她自己跌倒了撞在树桩上的。”紫上官辩解道。

“姐姐,女儿家的脸可是最重要的,翠儿的爹可是父亲房里的得力下人……”上官清并不理睬紫上官,只是定定的看着上官月儿。

芜娘站在一边蹙着眉头,如今大小姐的处境原本就艰难,如果再被老爷厌弃,前途更加渺茫,不由得出声道:“紫上官,给翠儿赔不是。”

“芜娘……”紫上官诧异的看着芜娘,芜娘朝着她摇了摇头,她心下也明了,但心里就是咽不下那口气。

她不情愿的走到翠儿面前,正要开口,上官月儿却是出声道:“紫上官,慢着。”

紫上官回头看着上官月儿,却见她挣开芜娘的手,一步一步的走到上官清面前,将上官清都逼退了两步,上官清有些胆怯的喊道:“离我远点,看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上官月儿却是站定了,两眼看着她,“紫上官就算赔礼道歉了,我的好妹妹也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吧,这可是打压我的好时机,你又怎么可能错过。”

“哼。”上官清冷冷的哼了一声,“就算你现在变聪明了,那又如何,上官府已经没有了你的立足之地。”

“你放心,我并没有想要回去抢你的位置,我,只想要活着。”上官月儿说着很快的从上官清腰间扯下了她随身的玉佩,这样的玉佩,上官家的子女每人都有一个,是身份的象征。

上官清怒吼,“你干什么,还给我!”

“不干什么,”上官月儿将玉佩拿在指尖把玩着,“你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的身上却有妹妹你的玉佩,别人会怎么想?”

“你什么意思?”上官清一阵后怕。

上官月儿弯了弯嘴角,“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要让你以后没事不要过来,万一我心情不好一命呜呼耽误了妹妹你的大好前程可就不得了了。”

“翠儿,给我抢回来。”上官清有些急躁,如果玉佩真的被她拿去了就糟糕了。

翠儿刚一踏步,紫上官和芜娘就挡在了上官月儿的身前,上官月儿示意她们让开,翠儿直接冲上前来,上官月儿微微往边上一错,顺手在她头上取下了一根银簪,“别动哦,如果你的银簪划破了我的喉咙,你可是要杀人偿命的哦。”

“丫鬟的银簪,小姐的玉佩,可是最好的物证。”上官月儿的手拂过银簪尖锐的一头,瞬间就有几滴鲜血流了出来,她笑着抬起头来看着那一对主仆。

“疯子!”上官清被她的样子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有些颤颤巍巍的喊道,“翠儿,我们回去,快点……”

主仆二人一出门,上官月儿就松了一口气,身子有些不稳,芜娘眼尖的扶住了她,“大小姐,你怎么尽干些傻事。”

“不这样,你们能对付的了她?到头来只会是我们吃亏。”

芜娘心里一阵泛酸,如果不是夫人娘家没落了,大小姐也不至于这样的境地,而她们这些下人更加不可能有什么能力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