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章 谁动心思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210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这叫松花皮蛋,等成熟的时候剥开蛋壳你就知道了。”上官月儿说着又拿了一个鸭蛋,“你们也别光看着啊,赶紧的动手,不然到时候没得吃。”

芜娘这才反应过来,跟着上官月儿滚起了鸭蛋,而紫上官则是生怕没得吃,也很是麻利的动起来。

上官月儿这边是忙得热火朝天,而夜倾羽和楚非离两个人却是在出了村子之后就被手下的人通知了什么,直接赶往京城。

这一路上,楚非离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马车里的小茶几,听得夜倾羽眼皮直跳,“我说,非离你从上官宅出来就一直这幅表情,不会是惦念上上官娘子了吧?”

半响,楚非离才抬起眼来淡淡的看他,“夜老夫人应该想抱重孙很久了吧,这回回去让父皇给你赐婚怎么样?”

“别啊……”夜倾羽不由得背脊骨一凉,“我什么都没说,什么也都没看到……”

这完全就是损友啊,明知道皇上巴不得给他赐婚,可偏偏皇家不敢让文臣与皇商勾结,更不敢让武将结合,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下嫁公主,可适婚的公主也就那么一两个,还个个都是刁蛮脾气,他可受不了。

夜倾羽心里暗暗的想着,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儿,看来他得好好的找人打听一下他这合作伙伴的事情了,在上官月儿身上,他可是看到了无线的潜力。

这一走,几天才到京城,楚非离刚一回到府里,就有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主子,属下已经查明,左相府的嫡出大小姐上官月儿并不是因为身染重病而被送去静养,听府里的其他小姐私下议论,说是嫡出大小姐跟人做出苟且之事导致有身孕被赶出上官府,具体的位置上官府里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

楚非离的双眼一眯,“知道了。”

那暗卫转瞬间就又消失不见了,只留下楚非离一个人在书房里坐着。

与此同时,夜家,夜倾羽正听到身边的人汇报着,听到一个熟悉的名字的时候猛地抬起头来,“你说什么?左相家的嫡长女叫上官月儿?”

“是啊,这名字还是当今圣上赐名的,少爷,那我继续往下说?”下面的人不由得很是奇怪,少爷几日前飞鸽传书让他仔细调查左相家的情况,尤其是人员往来,这又听到上官府嫡长女的名字这么吃惊,难不成少爷看上人家上官小姐了。

思量再三,那人便说道:“少爷,有个关于上官家大小姐的传闻,不知道该讲不该讲。”

“有什么就说。”夜倾羽还处在震惊中,如果说这个上官月儿跟那个上官月儿是同一个人,那么楚非离不会不认识,毕竟左相的家眷经常会去参加宫宴。

“左相几个月前对外宣布,上官家嫡长女上官月儿因为身体孱弱送往清静之地养身子了,如果少爷真的对上官月儿小姐有意,还望思量再三,夜家的主母不求有多清贵,但求身体健康……”夜童絮絮叨叨的说着。

夜倾羽却是瞪大了眼睛,一只手指着他,险些说不出话来,一巴掌打在夜童的额头,“你在瞎说些什么!”

“少爷不是对上官月儿小姐有意吗?那是夜童弄错了,我说少爷怎么会瞧上一个病秧子。”

夜倾羽一阵无语,挥了挥手,“好了,你下去吧,我让你查的事情谁也不要告诉。”

楚非离认没认出上官月儿?夜倾羽回忆了几次楚非离看上官月儿的眼神,明显是认识的,那个时候自己怎么就没有注意,估计注意力都到食物上去了。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夜倾羽猛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那个住在上官家祖宅的上官月儿不是怀孕了吗?怎么丞相府说是外出养病?

怀孕?

那上官家嫡小姐怀的谁的孩子?

按照丞相府的处理来说,如果是王公贵族或者是大臣之子早就逼婚上门了,恐怕这个人不怎么有脸透露。

夜倾羽不由得再次对上官月儿刮目相看了,他只觉得自己发现了这么个秘密,却没有想到自己遗漏了什么,导致在下一次青城之行的时候犯了个错误,让楚非离那家伙记了仇。

上官月儿每天在祖宅里闲着,之前的臭豆腐做法芜娘和紫上官都已经熟悉了,完全用不上她出手,她便在这祖宅里晃来晃去,整个人闲散的都快要发霉了,好不容易等到新月初一,在芜娘的碎碎念各种孕妇注意事项下出了门。

只是这一次,红利是由李掌柜的给的。

上官月儿一想,也是,向夜家那样的皇商要忙的事情多了去了,怎么可能一直待在一个地方,便也没多说什么话收下了银票,连数值都没有看,然后从芜娘手里拿出了一个盒子,“这是我私下琢磨的一点东西,本是打算交给东家的,没曾想东家不在,还麻烦李掌柜的帮我转交,算是我对我们合作愉快的回礼。”

李掌柜接了过去,两眼看着那个木盒子很有一种想要打开的冲动,上官月儿约莫是知道他的想法,便又从芜娘手里拿了一个布袋子,“这里面的是送给李掌柜的,还望李掌柜不要嫌弃。”

李掌柜连忙接过东西,不是他贪图什么,而是知道上官月儿出手的必定是人间美味的东西,而在上次吃过上官月儿做的饭菜后导致他就算吃醉玲珑的饭菜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当下笑道:“上官娘子客气了,正好这边有一车货物需要送往京城去,我这就让人带上。”

“麻烦李掌柜了,只是需要多叮嘱一下,里面的东西很容易破碎,还需要小心谨慎一些。”上官月儿又叮嘱了两句。

李掌柜笑了起来,“上官娘子不必担心,我们东家的货队多名贵的器材都能安全运到,必定不会耽误上官娘子的事情。”

“倒是我多虑了。”

上官月儿忙完了事情之后,便带着芜娘和紫上官去了趟成衣铺子,给她们一人买了一身时下流行的冬装,又买了些制作棉衣的料子。

在路摊边上,紫上官看着那胭脂爱不释手,拿起又放下,上官月儿当下就给紫上官和芜娘一人买了一盒。

“小姐,老奴都一把年纪了,这些东西不要也罢。”芜娘推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