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3章 女阎王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6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一句话之后,在座的人所有的都抽了一口气,完全不敢想象看上去柔弱的上官月儿是怎么斩下一个人的两条胳膊的。

上官月儿不由得暗骂,说也就罢了,能不能照实说,什么叫她眼睛都不眨的斩下了一个人的胳膊,明明是朱雀斩的好吧,看来以后她在京城贵妇人圈子里都会留下一个女阎王的名声了。

太后更是惊异的看向皇上,“皇上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

“之前朕去西洲城微服私访,正好遇到了不少的事情,郡主的解决办法简直叫朕都忍不住的惊叹啊。”皇上那副模样,完全就想要说出来。

上官月儿疾步走到皇后身边,很小声地说道:“娘娘,求您一件事,宴会开始吧,上官月儿可不想太引人瞩目。”

皇后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倒是稀罕,其他的小姐们都巴不得在宴会上出彩能够得到皇上和其他皇子的青睐,难得皇上提起你,你怎的还不愿了。”

“树大招风,再说了,我已经有了楚王爷,心里别无他念。”

皇后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看向皇上说道:“皇上,这些事情到不足挂齿,今儿是中秋宴会,大家早就等不及了。”

“你说起这个宴会啊,要是朕知道这丫头在京城里,一定要请她来操办,见识过了这丫头的宴会,其他的简直就看不上眼了。”皇上笑着说道,“宴会开始吧,大家都不要拘束。”

上官月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就怕这皇上一个劲的说下去,那自己可就真的是树敌太多了。

这句话倒是让皇后听了进去,欣赏歌舞的时候,皇后便对着皇上说道:“母后的寿宴马上就要到了,不如这一次就让上官月儿来操办吧,省的母后每次都说没什么意思。”

“恩,这件事你看着办吧,能让她办是再好不过了。”

上官月儿的心思不在这上面,而是一直看似无意的注意着上官府和珍妃那边的动静,倒是让她看到了意料之中的一件事。

那就是坐在上官府人群之中的上官冉,原本端着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结果在扫到了上官月儿身边的一个丫头身上的时候,两只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

上官月儿带了红香过来,红香也感受到了上官冉的视线,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对着上官冉点了点头笑了笑,随即便低下头去,再也没有看过去。

上官冉心急如焚,昨晚上,这一道身影又出现在了他的梦里,他简直是相思入骨了,没想到在这个宴会上能看到她,一时间魂都没有了,根本没其他心思去应付宴会上的人。

林姨娘没有放在心上,她现在满心都是能来参加宫宴的膨胀感,忙着应酬那些前来打招呼的夫人们。

上官清则是端坐着,痴痴的看向坐在前边的云王,可她却发现云王的视线一直落在坐在上面的上官月儿的身上,一双眼里很是怨毒的看向上官月儿。

感受到强烈视线的上官月儿低下头来看到了上官清,嘴角微微勾起,然后便再也没有看向过她。

被忽视的彻底。

一曲毕,皇上有些兴味索然,听惯了上官记坊的歌,看惯了上官记调教出来的舞蹈,皇宫宫宴上的一切都失去了味道。

挥了挥手,直接让那些人退了下去。

一时间气氛有些冷场。

珍妃一直都被皇上和皇后的恩爱扎着心,好不容易有了表现的机会,便开口道:“不如让这些小姐们来展示一下才艺,这样会更有新意一些,皇上觉得如何?”

皇上想了想,才艺总归比中规中矩的舞蹈要稀罕多了,便点了点头,“倒也不错。”

一些想要获得关注的小姐们纷纷上场去展示了自己准备了许久的才艺,皇上看的依旧兴致缺缺,这些东西比起西洲城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是没法比较的。

上官清上台去跳了一支梅舞,配上她衣衫之上的点点红梅倒也十分的妖娆妩媚。

跳完之后,二皇子也不由得将视线在她身上落了落,上官清心里一阵高兴。

皇上却是一点都不觉得有多好,这宴会上的表演讨好的成分太多了,反倒失去了原本的美感,倒是西洲城的那些舞蹈歌曲,趁兴而作,尽兴而归。

有妃子为了让珍妃开心便出声道:“上官二小姐的这一只舞就像是梅中仙子,果真是才艺无双啊,臣妾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舞。”

珍妃脸色好了许多,对着皇上说道:“皇上觉得如何啊?”

皇上看着下方正站在正中间等候着赞赏的上官清,沉默了一会儿便开口说道:“不过尔尔。”

珍妃的脸色一下子就将僵着了,上官清的脸色也苍白,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死死的握紧握紧。

“皇上连这么美的舞蹈都觉得不过尔尔,看来皇上一定是见过更加好的了,今儿个宫宴,怎么就没有让宫里的舞姬上来表演一番啊?”皇后的一双眸子在灯火的映衬下格外的耀眼,看着珍妃吃瘪,皇后心里是很舒服的,只不过宫宴上还是要顾及大家的心情,便出来打了一个圆场。

皇上看着这样的皇后心里一阵荡漾,笑着说道:“朕还真是见过比这好的,说起来,还真叫人羡慕嫉妒啊。西洲城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叫朕怀念,就连那歌舞都是融于自然的,很是空灵……”

“原来皇上是在西洲城看到的,难怪臣妾都想不明白,宫里有好的皇上又怎么会叫人安排了。”皇后笑着说道。

太后却是插话道:“听皇上说的这么好,哀家都想看一看了,只可惜这馋虫是勾起来了,却无缘一见。”

“是啊。”皇上感叹一声之后看向坐在一旁依旧镇定自若的吃着东西的上官月儿,嘴角抽了抽,他说了这么半天,这个小丫头怎么可能不明白,可人家就是装作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上官月儿,你此次回京难不成是想着在京城发展上官记的店子?”皇上可不想上官月儿难得的悠闲,开口就问道,直把所有的视线都凝聚在上官月儿的身上。

这一句话可是颇有深意。

在水云王朝能得皇上亲自过问的产业除了夜家怕是没有其他了,可现在皇上竟然期待上官月儿的店面开到京城来。

重要的是这些官员们竟然一点反对意见都没有,毕竟之前的雅舍可实在是叫他们领略了一把什么叫做将生活过成诗。

雅舍里面的红楼梦不仅成为了所有夫人小姐传阅的故事,更成为了这些大臣们茶余饭后探讨的探子。

上官月儿见实在是避无可避,便淡淡的开口道:“能将西洲城顾好我就阿弥陀佛了,暂时不会考虑将上官记开到其他城市。我此次回京,是想将我母亲留给我的嫁妆还有皇上的那些赏赐运送到西州城去。”

“皇上也知道,西洲城总有一些流民过去,日常的开支很大,我得多一些周转的银子。”

上官月儿说的话看是嚣张,而且还是一点儿私事,可皇上并没有任何的不喜,反倒是点了点头,“西洲城的开支的确是大,维持起来也很是不易。可你若是要到朕面前哭穷,朕确实不信的,光你那一条商业街就能让你每天收上几箩筐的钱。更何况还有儿童游乐场和上官记酒店,那最好的一间房一百两黄金一晚,可抵得上无数府邸一辈子的积累了。”

“皇上,你这可不厚道啊,那价格是给皇上打了折扣的,皇上这么给我说出来,以后我还怎么做生意了。”上官月儿一脸的嗔怪,“不管多少银子,您只觉得值不值,如果值那就不是银子的问题了。”

听着上官月儿和皇上恍若家常的话,底下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上官府的老夫人和上官敬炎,上官月儿当着皇上的面说了嫁妆和赏赐的事情,那也就意味着到时候如果他们还不上,在皇上面前都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了。

老夫人不由得气炸了,这丫头看似没有心机,可随便一出手,就将她们逼得没有还手的余地。

上官敬炎一阵心慌,那些嫁妆还没补上,赏赐却已经被府里差不多用完了。

林姨娘咬碎了一口银牙,一开始她还准备拿着上官月儿的嫁妆给上官清做脸面的,这样上官清嫁进了云王府也能够用让珍妃和云王高看一眼。

其他人却是在想着皇上的话,西洲城有多繁华有多有钱,他们里面早就有人体验过了,却是没有住过上官记酒店的,可皇上竟然去住过了,还觉得一百两黄金的价格是值得的,有些人都在心里想着什么时候也去见识一下,还能和皇上住在一间客栈里,那可真是莫大的福气啊。

还有就是,皇上和上官月儿的聊天完全一点架子都没有,反倒看上去很是宠爱,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纷纷猜测,这是不是皇上爱屋及乌,对楚王爷的宠爱转移到上官月儿身上了。

还好上官月儿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要是知道了肯定得当场翻脸,什么叫爱屋及乌,就算是爱屋及乌,也是皇上看中自己的才能才会对楚非离爱屋及乌好吧。

等到多久之后,楚王爷还真是这么对着大家说的,皇上并不是看上了他的潜力,而是自家媳妇儿的潜力。

上官清站在宴会大厅的中间,嘴唇都有些发白了,她满眼愤恨的看着上官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