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章 奇耻大辱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看着上官月儿在上边谈笑风生,自己却还要站在这里遭受着冷落,遭受着奇耻大辱,还要仰起头来看着她嘚瑟。

上官清陡然间勾起了嘴角,对着上方盈盈一拜,“皇上既然想看,完全可以让永安郡主出面展示一下,要知道雅舍的那些舞姬可都是郡主一人调教出来的,她们的舞蹈都是来自于永安郡主,想来永安郡主的舞姿一定很是曼妙,一定比臣女的要好上无数倍,臣女也想见识一下。”

上官清的话一落,皇上还真是赞许的看了她一眼,上官清这话可是说出了他的心思。

皇上还没来得及开口,上官月儿就笑了起来,“上官二小姐这话到底是自己的意思还是皇上的意思?要知道擅自揣摩皇上的心意可是大罪哦……”

上官月儿笑起来,一双眼睛犹如新月,笑容宛如徐徐绽放的花,让身边所有的人都黯然失色。

不用别人去比较,光是永安郡主这容貌气度还有举手投足间的大气,就将在下方一股酸意的上官清秒成了渣渣。

皇上也是一眼深意的看向上官清,上官清更是狼狈的跪在了宴会厅中间,出了一身冷汗,“臣女不敢。”

寂静的大厅,所有的人都明白了一点,永安郡主不好惹,这郡主之位还真不是花架子。不过是寥寥数语,就将局面完全的扭转。

“哈哈。”皇上大笑了起来,“你这丫头啊,真是个厉害的,朕还在这里呢,你倒怎么知道朕不想看你的才艺表演呢?”

“皇上也说了,西洲城里的一切都很好,那是因为在西洲城人人平等,舞姬也不仅仅是舞姬,而是我的合作伙伴,她们喜爱误武舞蹈,喜爱乐器,不会因为想要讨好任何人而紧张局促,不会想要讨生活赚银子而迎合,所以她们的舞姿都是源自内心,舞亦是她们自己。”上官月儿缓缓的说道:“而如果我因为上官二小姐的要求便下去跳了一场,赢了赢得也不光彩,我所做的事情完全的源自于我自己的本心,并不需要别人来指指点点,更何况我也不觉得我的优秀需要在场的人来为我证明,我知道我自己能做到就行了。”

上官月儿的一番话听起来实在是大逆不道,可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被震撼到了。

就连太后也是若有所思,而皇后却是因为这句话心底有什么发了芽,这些年她却是都为了别人,从未为过自己。

“好一个所做的事情完全源于自己的本心,朕希望你永远能保持这一颗本心。”皇上静默了良久才感叹道,“天儿真是有福气,能有你这样的女子相伴在身侧,让朕都不由得想年轻几十岁,从头来过了。”

就在大家都羡慕的看向上官月儿的时候,却有一阵尖叫声从店外传来,大殿之上不由得一阵慌乱。

上官月儿却是一脸的镇定,早在上官清表演的时候,站在她身后的红香就出去了,而上官冉也立即就跟着出去了。

林姨娘她们是潜在的威胁,不管什么时候爆发都足以让她和元宝很危险,倒入如先下手为强,让他们根本没时间去顾及自己的事情。倒不是她歹毒设计,而是如果上官冉没有这样奇葩的爱好,她也没有可以趁机的机会。

“怎么回事?”皇上的脸色阴沉一片,在这样的大日子里怎么还会有人在皇宫里闹出什么事来。

林姨娘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发现自家儿子在这个时候不在,一时间心里也有些不安了起来,朝着周围的人说道:“少爷呢?少爷去哪里了?”

上官敬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整个宴会上人都在,只有自家儿子的位置上是空着的,刚刚女儿闹了笑话,现在儿子又不在,宫里又出了事情,怎么都觉得不大妙。

有禁卫军压着两个人进来,其中一个是一个穿着粉色襦裙的小婢女,那婢女看上去衣衫有些不整,发髻都散乱了,满脸的泪痕。

这一看不知道,一看才发现这个小婢女竟然是个绝色。

另外一个男子一直垂着头,完全不敢抬起头来。

“皇上,臣等在外面听到呼救声,就前去看到这男子在大殿不远处的湖边试图侮辱这名婢女,便将两人带了过来。”

嘶——

所有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气,在大殿之外做出这样的污秽之事,完全是不把皇宫和天子的威仪放在眼里!

太后一张脸铁青,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竟然在皇宫重地做出如此失仪失德的事情,给我拖出去斩了!”

“郡主,奴婢冤枉啊,郡主……”那婢女跪在地上看着高台上的上官月儿开口道。

所有的人都不由得看向了上官月儿,上官月儿看向宴会厅中的婢女惊讶道:“红香?本郡主不是让你去拿帕子过来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婢女是永安郡主身边的贴身丫鬟,众人不由得觉得有好戏要看了。

林姨娘几人见状不由得喜上眉梢,完全没注意到那被人按住的男子是谁,只知道上官月儿摊上大麻烦了。

珍妃亦是开口道:“永安郡主的婢女在皇宫里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耻啊,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婢女的行为如此不检点,可见……”

“珍妃此话是什么意思?”皇后娘娘脸色一变,她知道珍妃这意思是直接指向上官月儿的,且不说如今她很喜欢上官月儿,再加上上官月儿是她的儿媳妇,说她的不是就是打楚非离的脸,皇后说什么也不会置之不理的。

珍妃见皇上和太后都没有说话,心里很是得意,面上却是一笑,“臣妾只是说的大实话而已。”

珍妃说着便给林姨娘使了一个眼色,林姨娘便直接拉了上官敬炎伏在了地上。

“你们这是做什么?”皇上看到这一幕开口说道。

林姨娘拉了拉上官敬炎,上官敬炎深吸一口气,大声道:“皇上,臣有罪!”

上官月儿心里一咯噔,她险些有些站不住,没想到珍妃和林姨娘还有上官敬炎会直接这样暴露出来,她可以肯定上官敬炎接下来的话肯定是对自己不利的。

当下,上官月儿便冷笑道:“上官丞相的确是有罪,竟然将儿子教育成这样,当着所有人的面挑衅皇家威严,还敢侮辱了本郡主的婢女!上官丞相可得给本郡主一个好的交代。”

“上官月儿,你胡说些什么!”林姨娘被上官月儿的话说的蒙头了,她原本是要开始说上官月儿的,怎么会牵扯到了自己儿子了?

“本郡主看在林姨娘受了大的打击的份上就不计较你不知礼了,你要是不相信,就回头看看,本郡主说的对不对。”上官月儿缓缓的说道,恰好与上官冉的目光对视上了。

林姨娘和上官敬炎回过头去,当看清楚那一张脸的时候,整个瘫软的坐在了地上,“冉儿,怎么是你?”

上官冉一脸的懊恼悔恨,他的一切都完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想,也不应该会鬼使神差的不顾及场地的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郡主,奴婢出去之后就发现这位公子跟在奴婢身后,到了湖边的时候,他更是从背后将奴婢一把抱住了就要……就要……”红香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落着眼泪。

上官月儿走下了高台,站在了红香的身边,“放心,皇上太后都在,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见到这样的情况,上官老太太一口气没提上来,硬是吐出了一口鲜血,指着上官月儿道:“孽女,孽女,一定是你设计的!上官府没有你这样的嫡女!”

上官月儿却是没有半分的动容,反倒是一下子跪了下来,“求皇上为上官月儿做主。”

皇上的脸色一直没有缓和过,听到这里便开口道:“这一次的事情,朕自然会还你婢女的公道。”

“上官月儿相信皇上的公正,但上官月儿所求的并不是这件事,上官月儿想让皇上赐上官月儿的母亲与上官敬炎和离!并让上官月儿与上官府脱离关系。”上官月儿义正言辞的说道:“上官月儿虽说名义上是上官府的嫡女,可在上官府里却过得是隐形人一般的生活,上官月儿的母亲去世的早,府里基本上是林姨娘当家,林氏善用心计,府里只有她一人独大,将上官月儿独自关养在海棠院里,从来都不得出门,后来府上的柳姨娘也因为患病被林氏将两个子女与柳姨娘一同隔离在柳园里。”

“之前的事情上官月儿不再计较,可上官月儿身体好了之后,凭借自己的能力创下上官记,一步步走出来,却惨遭数次暗杀,而这些暗杀的人全都是林氏与上官二小姐派来的。生在这样的人家是上官月儿的不幸,索性上官月儿有皇上和太后的垂怜,上官月儿的强大威胁到了林氏的利益,才不得不铲除上官月儿,好让自己名正言顺的扶正,子女也都成为嫡出,林氏实乃蛇蝎心肠。上官月儿实在是不想再担惊受怕的,还请皇上太后成全!”

上官月儿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响彻,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上官丞相的家里会是这样的乌烟瘴气,一个姨娘和庶女敢买凶杀嫡女,而且还是杀永安县主和永安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