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5章 请证人上殿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太后听得唏嘘不已,没想到上官月儿尽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当下就说道:“一个府里的姨娘竟然有这样大的本事,不用说也是上面的人宠的,宠妾灭妻,宠庶灭嫡,上官丞相,你可真是个好样的!”

上官敬炎听得身子都止不住的抖了起来,整个人匍匐在地完全没有脸了。

“上官月儿,你有什么证据!早就知道你看我们娘俩不顺眼,可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污蔑我们!”林姨娘完全不承认,反正时间过了这么久了,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

上官月儿丝毫都不担心的说道:“还请皇上允许上官月儿请证人上殿。”

“宣。”

证人全都带上来,这里面竟然还有夜家的夜倾羽!

夜倾羽一袭红衣站在大殿之中很是醒目,他笑着行了礼之后,便站在了一旁。

“夜某可以为郡主作证,郡主前往林氏祖宅扫墓的时候,遇到了一次暗杀,是夜某所救,夜某身边这位便是当时的暗杀头领。”夜倾羽指向他身边的那位大汉。

那大汉开口道:“那一次的确是那位女子身边的嬷嬷给了我们一千两银票,让我们去杀了上官府马车上的女子。”

话音一落之后,朱雀便走到了另外一边的黑衣人身旁,“将你知道的说出来。”

那黑衣人努力的睁开了眼睛,“林氏祖宅坟地的刺杀是我们做的,我手上有证据。”

说着那人便掏出了一个荷包,那荷包上面绣着一枝红梅,底下有一个清字。

“林氏祖宅的那一次刺杀,玄武也在,如果皇上需要,可以让人去信去问问玄武。”上官月儿开口说道,“除了这两件事,还有一件关系到国运的大事,也是上官二小姐一手制造的,若不是我发现的早,西洲城很有可能会整个城都覆灭。”

皇上也不由得动容了起来,“什么事这么严重,竟然会屠城!”

“皇上应该还记得,西洲城有一段时间没有猪肉,当时我给皇上说的是养猪场出了问题。”

皇上点了点头,“朕记得,你还因此推出了披萨汉堡薯条炸鸡。”

上官月儿心里暗骂,果然是个老吃货。面上却是依旧严肃着,“当时养猪场里的猪全部都中毒死亡了,至于中毒的事情是姚太医亲自证明的。”

“不错,当时是老夫验证出来中毒的,而且毒来自于猪草,那些猪草是在生长的时候灌溉了有毒的水,毒素全部都长在了猪草里面。”姚太医在一边说道。

上官月儿顿了顿,这才说道:“这些猪草全都是郡主身边的丫鬟翠儿提供的。”

上官月儿看上地面上那个被黑色的袋子罩住了眼睛的婢女,示意朱雀将她头上的袋子拿了下来。

翠儿看到林姨娘便大声喊道:“姨娘,姨娘救我,那都是小姐指使我去做的,小姐一个人逃跑了,没有管奴婢的死活,奴婢不想死啊!”

随着翠儿的出现,上官敬炎就知道这一切都完了,就算这些事情没有他参与,可他的府里乱成这个样子实在是自己没有管理得当,一个连后院都管不住的丞相,皇上也是不敢用了。

林姨娘的大脑都空白了,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耳边听着那些人对自己的嘲讽,心里就像是有一根东西刺了进去,大脑嘣的一声,像是什么断裂了似得。

皇上在上边整张脸都铁青,“上官丞相,你可真是好样的,家事竟然都闹到了这个份上,刺杀郡主,给养猪场投毒,那些猪肉可是供给西洲城的,万一上官月儿没发现,上官二小姐,你这是真想屠城吗!”

上官清从席上连忙走了出来跪在了林姨娘的身边,“臣女不敢。”

“不敢?我看你倒是什么都敢做!”

上官月儿不温不火的说了一句,“养猪场里的人受了指使,对外边说的是瘟疫,不用我说,大家都可以想象一旦毒死的猪肉进了西洲城,造成人死亡,西洲城就会被传成是发生了瘟疫,这将会造成多大的恐慌,以及对其余所有的城镇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往大了说,那可不就是动摇了国之根本吗?”

“嘭——”皇上抓起了桌子上的一个杯子就朝着上官清扔了过去,直直的砸在了上官清的脸上,碎片将上官清的脸划开了,可比起脸上的疼痛,上官清的心里早就已经麻木了。

“朕居然不知道上官敬炎你是怎么教的女儿,这般年纪,心思如此歹毒,只不过是个庶女就这般的野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倘若成为了位居高位的人,这还得了!”皇上是真的细思恐极,“朕宣布,上官清与云王的赐婚作废,这样歹毒的女儿,朕才不想她进入皇家,惹乱了后宫!”

林姨娘不由得绝望的尖叫了一声,这突然的尖叫,让皇上也吓了一跳,就连太后也不由得拍了拍心口。

“不可以,我清儿是要成为皇后的,不可以取消!”林姨娘整个人有些癫狂。

皇上的一张脸更是阴沉,“放肆!朕与皇后都还在位,你竟敢这样诅咒朕!”

所有的人都不由得心里发寒,不少人心里思量着回头了一定要好好的整治后院了,这真是后院失火,危及了前朝啊!

上官丞相这一次是毁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上了,可偏偏上官丞相看不清楚局势,竟然还想着冷落郡主,唉!

“哈哈哈哈,你们才都是傻子,你们不知道,上官月儿她根本就不是处子了,只是一个被人污了清白的女人,她啊,还生……”

上官月儿冲上去就对着林姨娘一巴掌,用力之大,将林姨娘整个人都打翻在地。

林姨娘口中吐出了一口血,连连冷笑,“上官月儿,你别以为你能瞒天过海,迟早都是要被发现的。”

这一句话一出,又是一时激起了千层浪,永安郡主不是处子之身,林姨娘接下来的话是什么意思?

“将这个泼妇压下去!”皇上已经是没什么心思继续下去了,总觉得今晚的这个宴会会被上官家给搅得乌烟瘴气,更何况,林姨娘临死攀咬上官月儿,只怕又会牵扯出什么丑闻来。

上官月儿是他亲封的郡主,是他允许楚非离倾城之聘的儿媳妇,倘若在大殿之上出了什么丑闻,那就是在打他的脸。

珍妃见状却是说道:“皇上,林氏说的话可关系到我们皇家的名誉啊,这件事可要问个清楚。皇后娘娘觉得呢?”

皇后看着珍妃,知道她必定不肯放过这个机会了,倘若上官月儿真如林氏所说的那样,这个儿媳妇她还真是要不得了!

皇后实在是难以开口,太后却是沉着脸道:“让林氏把话说清楚再压下去不迟。”

上官月儿知道这一次自己真的是不能全身而退了,可她想要护住小元宝,他还太小了,这样说出来对他很是伤害,也会有人动心思到他身上。

她选择了最笨的办法,就是保持沉默。

林姨娘笑着道:“你们都赞赏的永安郡主可是已经生过孩子的破鞋了,哈哈哈,皇家收了个破鞋作为儿媳妇……”

她的话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皇上手中用来削水果的刀已经飞了出来,插进了她的喉咙里。

可林氏的话在场的人都已经听到了耳朵里,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那个站在宴会中间依旧婷婷玉立的女子,她的脊背挺得很直,嘴角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笑意。

“上官月儿,你可有什么要说的。”皇上颓然的坐了下来。

“上官月儿并无什么好说的。”

“你不为自己辩解吗?”

“辩解是更为严重的欺君,上官月儿不愿意这样做,也不愿意叫皇上太后为难。”

“来人,将上官冉收入监牢,择日问斩,上官家二小姐上官清压入大牢,查清一切后再行处置。”皇上有些无力道:“革去上官敬炎丞相一职,用不得再入朝为官。”

上官敬炎像是失去了魂魄一样的坐在了地上,一点也不动弹。

“上官月儿,你与楚王的婚……”皇上的话还没说完,一名少女便从高台之上跳了下来,站在了上官月儿的身边,“皇伯伯,万万不可,一切都等天哥哥回来再说吧,不然皇伯伯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天哥哥不是那样没有眼力的人,更何况西洲城没了上官月儿等同于一座废城,皇伯伯要三思啊!”雷凌儿跪了下去,一脸的焦急。

七皇子和八皇子也跪到了宴会大厅的中间,“父皇三思。”

夜倾羽和姚太医也跪了下来,“皇上三思。”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魔力,大概是上官月儿身上的那一种气质叫人钦佩不已,朝中不少的官员还有夫人小姐都跪下来为她求情。

皇后也知道今儿个这么一闹皇上和太后也都没有了心思,便开口道:“皇上,不如先将上官月儿压入大牢,等告知非离之后再行处置,毕竟,她是非离倾城求娶的,臣妾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解。”

“也罢,带上官月儿下去。”皇上有气无力的说道:“朕累了,大家都散去吧,今日之事,朕不想在外面听到什么风言风语。”

所有的大臣携带者家眷出了宫,每一个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今儿个的这个宫宴可真不是人来的啊,看到的听到的无一件不让人心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