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6章 用了最蠢的办法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被关进了大牢里,夜倾羽连夜给楚非离送去了消息。

牢房里很是安静,上官月儿站在牢房里,透过那一个小窗子,看着外边的月亮,可真是圆啊,只可惜他们一家得不到团圆。

刚刚她用了最蠢的办法,却也知道,如果她侥幸逃过了这一劫,他们一家三口就不必这样遮遮掩掩了,可以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不知道,楚非离有没有看到这十五的月亮。

牢房的门打开了,是皇后身边的嬷嬷,嬷嬷还带着一个宫女打扮的年纪大的女子。

“郡主,老奴奉皇后娘娘之命带了宫里最为有经验的嬷嬷来,皇后娘娘想还郡主一个清白。”

上官月儿却是笑了,“不必了,麻烦嬷嬷转告皇后,林姨娘说的话都是真的,上官月儿没有任何的请求,只想等楚王回来。皇后娘娘若是能满足上官月儿的这个要求,皇上的心,上官月儿能帮着皇后娘娘抓住,珍妃不足为惧。”

那嬷嬷不由得深深的看了上官月儿一眼,“既然如此,那老奴就告退了。郡主的话老奴会一字不漏的传给娘娘的,郡主且安心的在这里住下吧。”

坤宁宫里,皇后得到消息的时候,倒是有些迟疑了,原本她想如果情况真的属实,那么她就直接将上官月儿给弄死,因为她的皇儿不能有污点。

更何况,这件事闹得这样的大。

可上官月儿说的条件对她来说很是诱惑,想起今天的一切,所有人羡慕的目光,以及皇上那温柔似水的目光,皇后就忍不住的心悸。

身边的嬷嬷劝道:“娘娘,老奴看皇上也不一定想要郡主死,既然如此,娘娘倒不如就等到楚王爷回来之后再说,真有这样的事情,老奴相信,楚王爷一定会妥善处理的,不叫娘娘失望。”

“恩,就这样吧,你去跟上官月儿说,就说本宫答应她了。”

上官月儿就知道,皇后一定会答应的,说皇后对楚非离有多重视那倒未必,但上官月儿可以肯定的是,皇后最爱的人绝对是她自己。

得到了皇后的答复之后,上官月儿便安心的待在牢房里,等待着楚非离的归来,她相信他一定会很快就回来的。

夜倾羽用的是最快的传信鸟,并不是一般的信鸽,而是专门培养的鹰。

楚非离收到信的时候,只不过才第二天,当他收到信的那一刻,便直接带着玄武往京城赶去,一路上不眠不休,也未曾停下来吃过东西,连着跑死了五匹马,才在第六天一早到达了京城。

他去了雅舍后边的小岛上,将小元宝抱在了怀里,然后一路走到了宫墙门外,跪在了大道上。

楚王回京的消息不翼而飞,所有的人都全部集聚了过来,看到了楚非离怀里的那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竟然和楚非离长得一样,只是看上去很是稚嫩。

“皇上,楚王爷一早就跪在了宫门外。且,楚王爷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皇上听到消息的时候有些惊讶,“你说他回来了,怎么这么快?”

“守门的将领来说,楚王爷看上去很是憔悴,身上也灰尘扑扑,应该是一路赶回来的。”

“他倒是一点也不怕朕会治他的罪,私自从边关回来,连宫里都没来就跪在了宫门外,这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再打朕的脸呢。”皇上搁下了笔,此时早朝刚下不久,楚非离跪在宫门前的样子不少大臣们都见到了,但谁也没敢在这里多停留。

上次宫宴的事情让大家心有余悸,也不敢去管楚王的事,尤其是楚王这一次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纵然是衣衫褴褛也遮掩不住男子的俊秀,也更加凸显的孩子粉雕玉琢。

那孩子还不会说话,咿咿呀呀的,嘴里过一会儿就喊着娘亲,娘亲,越发的惹人怜爱。

楚非离伸出自己的手,虎口上的茧摩挲的小元宝痒痒的,咯咯直笑。

最后,皇后身边的嬷嬷出来了到了宫门口,看着这一幕心里也一阵柔软,叹了一口气,“王爷这是何苦,娘娘说了,一切还是等王爷进宫再说。”

“非离有罪,不得原谅自然是不能进宫的,还请嬷嬷转告母后,我与元宝来接永安郡主回家,孩子不能没有娘亲。”楚非离握着儿子的小手,一脸的慈爱。

嬷嬷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当她看清楚那孩子的脸的时候,心里一惊,这孩子竟然与王爷一个模子刻出来似得,不用怀疑,这孩子便是楚王爷亲生的。

“这孩子是王爷和永安郡主的?”

一句话脱口而出之后,嬷嬷这才知道自己失言了,这里可是宫门口,更何况还聚集了这么多的人群。

果然,听到嬷嬷的问话之后,所有的人都沸腾了,永安郡主与楚王爷有了一个孩子!孩子都快一岁了!

楚非离很是淡然的说道:“是,元宝是我与上官月儿的孩子,是皇室的血脉,父皇和母后的孙子。”

“上官月儿是无辜的,若真是有罪,那便是我有罪,是我中毒之后侮辱了她的清白,导致她被赶出家门,险些饿死,还好苍天有眼,让我又遇见了她,并有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孩子。”楚非离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在很是寂静的宫门口很是清晰的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震惊了,没想到内幕是这样的!

“上官月儿只是一个弱女子,她长在深闺,从小身娇体弱没有出过府门,那一天是因为被人设计出府,正好救了中毒的我。当时的我不懂事,留下了玉佩就走了。后来一直寻不到她的人,便不了了之,直到后来在上官家祖宅再次见到她,那个时候她已经有好几个月的身孕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在上官家村办了上官记作坊,开了上官记面馆。”

“这些,上官家村的所有村民都可以为证。”楚非离说的很是平淡,这份平淡让人完全相信了他所说的都是真的。

嬷嬷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说道:“老奴且回宫去回话,王爷你……唉……”

围观的人群不断的窃窃私语着,有胆大的人问道:“王爷为什么隐瞒到现在才敢说出来?”

“是啊,永安郡主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还要自己赚钱,有多难啊!”

“更何况还遇上上官府那样的人家。”

“就是,就是。”

人群里有一袭红衣缓缓走了过来,看到跪在宫门口的楚非离说道:“你跟她倒还真的很像,你们都用最蠢的办法,却是最真的一颗心,我自问做不到你这样,难怪你能得到她的心。”

“这本就是我的罪过,又怎能叫她去为我和孩子承受着。”楚非离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

“实在是太叫人感动了!”

“是啊,永安郡主这样的女子太难得,能娶到她,楚王爷也是个有福气的。”

“楚王爷敢担当,比起多少男子好多了。”

夜倾羽听着这些,算是知道楚非离的一番良苦用心,他用自己换上官月儿的名声。

宫门口的事情一点儿也不少的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面,皇上放下了手中的笔,“你是说非离自己亲口承认那个孩子是他和上官月儿的?”

“是。”皇上身边的公公笑着说道:“老奴还得恭喜皇上喜得贵孙,据说那孩子与楚王爷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楚王爷可是长得最像皇上的。”

皇上的脸色也不由得一软,“那丫头也不知道是什么脾气,这是好事怎么就当时不好好说呢?”

“老奴觉得郡主这样肯定是有她自己的主意,说到底,王爷不在,郡主又被关押,那个孩子没人照顾着,万一说了出来,只怕是会平白多了几分危险,郡主实在是老奴见过的最坚毅的女子。”

“那丫头的确是个好的。”

“你去让人将那丫头放出来吧,派人去给老六传个话,他媳妇儿朕已经放了,让他带着朕的孙子来见朕,朕还得好好算算他给朕惹得这一摊子的乱账。”

就在这时,太后领着皇后过来了,“皇上,哀家听说老六带着个孩子跪在宫门口,那孩子还是他和上官月儿那丫头生的,这……不管怎样,先让他进了宫再说,免得外边的人说我们皇家不顾血脉亲情。”

“母后别急,朕已经让人去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

牢门打开,有人进去请上官月儿出去,“郡主,老奴来请郡主出去,楚王爷回来了。”

上官月儿一听脸上难得的浮上了一丝喜色。

“老奴带郡主去梳洗一番,不然郡主这样去见皇上似乎有些不妥。”

“有劳了。”

王公公带着皇上的口谕去了宫门口,看到太阳下,楚非离抱着孩子依旧跪着便笑着上前去,“皇上口谕,赦免永安郡主的欺瞒之罪,让老奴来请楚王爷还有小世子进宫。”

“皇上圣明,皇上圣明。”

所有的百姓都欢呼起来,楚非离也是松了一口气,摸了摸儿子的脸,“爹带你去找娘亲。”

楚非离抱着小元宝进了宫,刚一到宫殿门口,小家伙就哇哇的哭了起来。

太后忙不迭的在嬷嬷的搀扶下下来,看着那粉雕玉琢的百团子,心疼的不得了,“哀家的乖重孙,这是怎么了?”

“哼,孽子,看你这惹的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