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8章 朕等你们大婚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皇上和皇后在那边说着话,上官月儿的心情却是一点点的变冷了。

皇后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很清楚,很有可能是想将元宝留在身边,皇后对自己的态度那样,无非是想拿捏着自己。

皇上没有直接的回答,或许只是这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可若是皇后一直对皇上吹吹枕边风那就很有可能会按照皇后的意思来了。

上官月儿想着自古以来的皇上都有的疑心病,倘若自己太过突出被人说个什么很有可能被人羡慕的优点也会变成致命的罪责。

楚非离这时候却是从上官月儿怀里抱过了小元宝,“元宝最喜欢娘亲,有上官月儿带着,元宝不会差的。”

皇上看了一眼上官月儿,似乎也知道皇后的意思了,想着上官月儿的所作所为,还真是很有可能没有人能够比上官月儿亲自教养来的更好。上官月儿胸怀的才能,比起楚非离来似乎更要善于治民。

皇上不由得想的有些远了,如果小元宝尽得上官月儿还有楚非离的真传,那可就不得了啊!

上官月儿虽然很是有才,但为人太过尖锐,似乎不是很符合君主制度,而楚非离正好沉稳将这一点补上了。

当下皇上便开口道:“自然是有娘亲照顾着最好了,元宝能养得这么好,你们倒是费心了。”

皇上想着这么久元宝的存在都没有人能够察觉得到,上官月儿和楚非离的确是相当的用心。

皇后听到这话不由自主的看向皇上,她完全无法确定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了?之前不是还怒气冲冲的,怎么现在就又偏向上官月儿了。

“皇上,上官月儿在西洲城离不开,非离又在边关,元宝一直跟在她们身边,上官月儿也顾不上照料,不如就养在臣妾的身前吧。”

上官月儿的气息都不由得紊乱了起来,她敛着眉目,握住元宝的小手,楚非离伸手在她手背上拍了拍。

皇上却是说道:“元宝到现在才因为他们自己主动的抱出来才见到别人,没有人比他们做得更好了,孩子就跟在他们自己身边吧。”

皇后一怔,随后只得作罢。

倒是太后看着小元宝有些不舍,“以后他们都在外边,那哀家岂不是见不到哀家的小重孙了。”

“太后,总是会有时间回来的。”楚非离笑着说道。

皇上想了想说道:“上官月儿,你们既然都已经这样了,也不必拘束朕的圣旨了,不如趁着这时候在京城办个婚礼吧。”

“父皇,儿臣想按照三年之约,不想这么突然。”楚非离却是拒绝道。

皇上很是诧异的看向他,“你刚刚不都说非她不娶吗?怎么朕许你们嫁娶了,反倒又不急了?”

“并不是儿臣不愿,而是不想委屈了上官月儿,儿臣如今还有军职在身,就算是结了婚也很快就要去边关,儿臣想三年之约,盛世太平,我与月儿成婚,琴瑟和谐。”

皇上闻言却是笑了,“好一个三年之约,盛世太平,琴瑟和谐,那好,朕就等着你们的大婚!”

高兴完后,皇上才想起上官月儿来,“咳,上官月儿,你觉得如何?”

“皇上和非离将时间都定了再来问我是不是有些太不厚道了?”上官月儿眨了眨眼睛,也是一片放松。

“你们的婚礼可以三年以后,但现在,朕就可以为你们正名,将你和元宝的名字刻在皇家的玉蝶之上,怎么样?”

“上官月儿谢皇上隆恩!”

皇后深知此事已经成了定局了,只是沉下了一口气便不再作声。

等到上官月儿和楚非离走后,皇上看着他们的背影不由得感叹道:“果然是年轻无限好啊,朕早就过了这样敢爱敢恨的年纪了。”

说完之后,皇上便看向了一边的皇后,“朕今晚去你宫里。”

皇后当下便一脸的娇羞,不用想也知道,皇上想看的是什么。想到上官月儿那边送过来的那几套衣服,皇后的脸都红了一些。“臣妾会准备好,等着皇上过来的。”

上官月儿当初在牢里的时候和皇后换的就是一些情趣衣物,以及按照以前历史上赵飞燕姐妹使用的息肌丸配制而成的一种丸药,能让皇后更加的年轻美丽。

息肌丸不能长期使用,就算是上官月儿改良了,也没法抹除副作用,反正皇后这把年纪都没有再怀上过孩子,肯定也不会再有的,所以这个副作用相对与皇后根本就没用。

有了美貌与诱惑,皇上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一家三口出了城门口,还没上马车的时候,就看到城门口被那些百姓围堵的水泄不通。

“快看,是楚王爷和永安郡主还有小世子!”

“真的啊,郡主长得好美,就像仙女似得,跟楚王爷站在一起好般配。”

“可不是吗,听说永安郡主在西洲城收留了不少的流民。”

“西洲城水灾时候,郡主就派了人过去,要不是郡主手下带的那些人,只怕西洲城死亡的人会更多。”

“这有什么的额,你们是没去过西洲城,我有个亲戚在西洲城上工,你们不知道西洲城有多稀罕,那些什么酒店啊,暖气房啊,还有各种各样的店面,可都是郡主弄出来的。”

“雅舍之前不就是永安郡主开的吗?现在红楼梦都传遍大街小巷了,那里面的故事可真叫人唏嘘。”

“扯远了,扯远了,这一次咱们就是想看着郡主出来。”

“对啊,我们支持郡主和楚王爷。”

“郡主和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郡主好样的!”

“小世子真可爱,楚王爷真是有担当的男人!”

上官月儿不得不带着楚非离站定对着围堵的百姓们打了招呼,然后才上马车离去。

上了马车之后,马车行走的时候,围观的百姓都纷纷让出一条道来,刚好供马车通过。

马车外面百姓们还在高喊着一些吉祥的话语,上官月儿也不好将马车车窗帘子打下来,便一直保持着微笑,能够被这些百姓理解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她也已经知道,楚非离之前做的事情,等到出了那条主街,上官月儿转过脸去看向那个镇定的男人,男人怀里抱着小元宝,小元宝似乎已经等累了睡着了。

楚非离脸上胡渣全都冒了出来,却有着一种很颓废的美感。

上官月儿握着他的手靠在他的肩头轻声的说道:“你可真傻,谢谢你。”

楚非离侧过脸来,下巴抵在上官月儿的发髻上,“谢我是不是太见外了,现在,你可是我名副其实的王妃了,我们之间差的只是一个婚礼。”

“月儿,在等我两年多,我一定给你一个最盛大的婚礼。”

上官月儿摇了摇头,“比起婚礼来,我最想要的是你和儿子都在身边,一家人和和乐乐的。”

“很快就会实现的。”楚非离动了动头在她发髻上蹭了蹭,“我不在的这些时间,一切都还好吗?”

“也好也不好,时间过的倒是挺快的,就是每次夜深人静都会想到你。”上官月儿难得的小女儿情态软糯着声音说着,这一句话简直是撞击在了楚非离的心坎上。

他亏欠这个小女人的很多,亏欠儿子的也很多,余生,他都将会为自己欠下的债赔偿。

到了郡主府,上官月儿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然后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着。

吃完了饭,楚非离却是有些不舍了,他没有时间在这里停留,因为他是直接擅离职守的。

秀娘将小元宝抱了下去,上官月儿抱住楚非离的腰,“可以不走吗?”

楚非离一脸的为难,“那边刚刚整顿过一批眼线,军营里比较动荡,我回来已经是犯了军规,父皇没有处置我已经是格外的开恩,我若是不回去,只怕边关绘出乱子。”

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自己仰起头在他的下巴啄了一口,“去吧。”

楚非离扶住她的头,吻上了她的唇,很是浓烈缱绻。

“等我回来。”

楚非离走了,上官月儿一个人在郡主府里完全没有睡意。

皇后的态度在那里,上官月儿心里不得不防备起来,京城不是久留之地,但自己手中的筹码还不够。

西洲城是自己的天下,可一旦出了上官州城,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是。

上官月儿想了一会儿,便叫了朱雀进来,“之前林家军里面的那些老弱病残在庄子上养着,庄子上有那么多地方吗?”

“有倒是有,就是分到大家都没什么活了,庄子上的开销不少。”

“让紫上官调一批人来京城吧,京城里我们也试试看。”上官月儿不咸不淡的说着。

朱雀一怔,“小姐是想在京城也开一条上官记商业街?”

“那倒不至于,京城里面的势力错综复杂,我不可能得罪那么多人,将上官记杂货铺还有火锅店,以及甜点店和儿童乐园弄过来吧。”

朱雀松了一口气,“奴婢也是觉得不划算,开个吃的玩的倒是还可以。”

“上官府怎么样了?我在关押期间上官府的财产怎么处置了?”

“还在清理上官府的一些产业,其中小姐的嫁妆之类的也还在清理。”朱雀说道,“明日应该就可以交接了。”

“明日交结的时候,带上礼部的官员吧,按照当初的备案礼单来一点点的验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