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4章 这人装睡呢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那您也要进去啊,这店外面我们还要清理冲洗,看起来更恶心。”

七皇子和八皇子也是上官月儿一样的劝说着,皇上这才进去等着。

上官月儿心里一阵腹诽,原本自己心里就不舒服,还得伺候几位大爷,真不公平啊。

“带人将这边冲洗干净,不然干了就不好弄了。”上官月儿对着掌柜说道,“弄完了,你们也洗漱一番下去换身衣裳吧。”

“是。”

上官月儿站在外边看着店里的情况,朱雀很快就提着一个人扔到了店门口。

“把人弄进来关上门。”上官月儿开口道,她的确不知道是谁,在外面闹大是最好的,可如今皇上在自己店里,真闹大了,也不大好。

人还是晕着的,朱雀直接一脚将沾满了血迹的人踢到了店里面,那人哼唧了一声,没有动。

上官月儿连忙问道:“朱雀,你不会把人踢死了吧?”

“小姐,奴婢掌握了力道的,只会疼,但不会致命,这人装睡呢。”朱雀说着白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

上官月儿嘴角抽了抽,朱雀这么彪悍,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她啊!

“装睡?那就拿热水来烫,拿火来点燃他身上的衣服,看看他还醒不醒。”上官月儿看着地上那人开口道,只见到那人的眼皮动了动。

朱雀端来了一盆热水,“小姐,这一盆热水下去,这人还有命吗?”

“半条命还是有的。”上官月儿淡淡的开口道。

里间,皇上几人完全能够听到上官月儿的话,齐刷刷的心里觉得上官月儿这人看着无害,实则心思狠辣,得罪不得。

朱雀的水还没泼上去,那人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上官月儿看着那人的双眼,嘴角一勾,朱雀将人一下子拎起来,一脚踹在了那人的膝盖弯里,“见到郡主还不下跪!”

那人吃痛一声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跪了下去,上官月儿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轻飘飘的说道:“本郡主倒是不知道得罪了谁,不过本郡主也不在乎是谁,左右本郡主的仇人多了,但敢在本郡主这边闹事的也不过那么一只手能够数的出来,所以你说不说,本郡主都不在乎。”

“朱雀,将这人拖下去,能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查查看除了他还有没有家人,安排人每天去他家里泼狗血,恐吓威胁。”上官月儿说着便起身,看样子不在这里呆着了。

那人一下子急了,“郡主,郡主,都是小的一人做的,祸不及妻儿啊!”

“祸不及妻儿?在你们那里,为什么就行不通?敢来本郡主的店里闹事,就要知道,本郡主心胸很是狭窄,得罪了本郡主,本郡主就算是闹得你祖宗十八代不得安宁也是轻的。”上官月儿淡淡的说着。

偏偏这淡淡的嗓音说出的话很是凌厉,让那人打了一个寒战。

里间,皇上抽了抽嘴角,上官月儿这招可还真是狠啊,祖宗十八代也亏她一个大家闺秀说得出口。

皇上不知道的是,这一招在现代可是常见,只不过黑狗血变成了红油漆而已。

八皇子吐了吐舌头看向七皇子,“七哥,我没做过什么得罪六嫂的事情吧。”

“你做的可不少。”七皇子笑盈盈的看着他。

八皇子不由得小脸一垮,“那可咋办啊,六嫂不会都记着,最后跟我算总账吧。”

七皇子弯了弯嘴角,“你说呢?”

“完了,完了……”八皇子有些忐忑的念叨着。

上官月儿并不知道,八皇子日后那看到自己恭敬的不得了的态度就是因为这一次引起的,她还以为是八皇子懂事了的原因呢。

那人完全被吓蒙了,没想到这郡主这么彪悍,连祖宗十八代都不放过。

“我的祖宗十八代可不是这么好动的,郡主,既然郡主都说话了,小的的态度也摆在这里,小的背后的人郡主得罪不起。”

“呵,听你这意思,本郡主得罪不起,所以本郡主得看在你主人的面子上将你送回去不成?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可本郡主相信你那主人知道你坏了事被抓了,宁愿你死了,大概也不会问本郡主要人的。更何况,本郡主这里有的是办法一点痕迹都不留。”上官月儿说着说着停顿了一下,“在我们这里的鸡鸭鱼肉最后可都是连骨头都不剩的,把你到开水里烫上几遍,开膛破肚,血肥花园,肠子脏腑来个大杂烩汤,骨头炖到烂成泥,那可全都是上等的好肥料……”

朱雀的脸白了下来,捂住了嘴,“小姐,别说了……再说奴婢要吐了。”

那人也是惨白着一张脸,“郡主,这可是天子脚下。”

“天子脚下又如何,本郡主处理一条狗,难道还有人要问本郡主一个说法不成。”

朱雀直接拎着那人往后面拖去,“等等,你不能这样无理,我是三公主身前的侍卫!”

上官月儿抬头看去,朱雀停了下来,一把将他再次扔在了地上,上官月儿看得那人毛骨悚然。

“你说你是三公主的侍卫?皇宫里的侍卫能够随意出来?还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上官月儿开口道,“那这皇宫里也乱的不像样嘛!”

上官月儿这话是故意重复出来的,还加上了自己的话,声音很是清晰响亮,就是为了说给里间的人听得。

皇上和两个皇子听到三公主的时候都诧异了,尤其是皇上一脸怒气的冲了出来,“你说你是谁的侍卫?”

那男子也不由得愣住了,认出了眼前的人的时候冷汗都出了一身。

皇上看他没有开口,一脚将他踹到了地上,王公公急忙的跟在皇上身边照应着。

“朕倒是不知道,皇宫里的侍卫有这么大的胆子!”

“皇上息怒啊,气多伤身。”王公公给皇上抚着胸口。

皇上却是仍人不解气的连着踹了几脚,那人也不敢反抗,到是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开口道:“皇上这莫不是想要把人质给打死了,这样就不用管了,毕竟这件事牵涉到了三公主,那可是皇上最喜欢的掌上明珠呢。”

“朕是这样的人?”皇上不由得怒到了极点,直冲冲的就往外走,“朕这就回去给你一个交代!”

“皇上,您慢点,慢点啊。”王公公跟在后边赶着。

上官月儿看着眼前的人直接就让朱雀送官府,毕竟皇上都在这里了,自己再私下处理了不好,只是她一直搞不明白这三公主跟自己什么仇什么怨,怎么想着这一出了。

她到时记得当初那个大公主二公主都很温柔贤淑,这三公主是个活泼的性子,但也只是个单纯的小女生,可自己也没有得罪她吧?难道是为了吃披萨跟上官清发生争执之后,上官清划破了她的脸,她把这笔账记在了雅舍之主的身上,现在知道自己是雅舍之主就过来报复吧。

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三公主为何要让你们来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只是奴才,主子有令,我们就服从,怎么会知道为什么?”那人知道这一次是没什么好下场了,语气也很软。

上官月儿便无意再问下去了,只是让朱雀让人送到京兆尹去了。

烤鸭店休整一天,所有的人都在猜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郡主的地盘上撒野的时候,皇上回宫了。

超级生气。

因为美食没吃成,还被上官月儿连带着说了一次。

珍妃接到消息的时候很是惊讶,问传话的太监说道:“你是说皇上回宫很是生气,然后就把三公主叫了过去?”

“奴才听说是这样的,而且看上去似乎是三公主闯了什么祸。”

“闯祸?去把三公主身边的人叫过来。”珍妃心下一紧,自己这个女儿有多骄纵她是知道的,皇上出宫没多久就带着怒气回来了,难不成是芷韵在宫外惹了什么事?

在宫里还有自己帮着收拾烂摊子,宫外自己不知道,却被皇上先知道了,但愿不是什么太坏的事情。

“朕还真是不知道,你一个养在宫里的公主是怎么知道那种腌臜的事情的!居然让身边的侍卫去给店里泼狗血!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你让朕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三公主跪在地上一声不吭,她就不懂了,往街上泼点狗血怎么就能被皇上给知道了。

“这么一点小事也值得过来说给父皇听,可见她也不是个什么好的。”

皇上的耳朵很聪敏,虽然楚芷韵的声音很小,但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听了这句话,皇上更是大怒,直接将桌子都拍得直响,“你不仅不知道错误,还在这里怪别人!”

珍妃进门的时候就听到了皇上的怒吼,脚下加快进了大殿就看到自家女儿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脸的委屈。

“皇上,这是怎么了?芷韵她做错了什么?”珍妃本就生的娇柔,这么一带着泪水的质问,看上去真是让人连气都出不来。

可这不是一点半点的事情,不是平常在宫里打烂了什么,踩坏了什么的事情。

皇上的怒气有多大,珍妃不明白。

她已经听到了事情的经过,无非就是自家闺女让人去往上官月儿的店门口泼了狗血而已,皇上这么大的怒气,珍妃觉得只是皇上恰好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