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章 一场灾难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1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送过来之前,夜倾羽让人将松花蛋的外壳洗干净了。

楚非离让身边的人拿了一个青皮鸭蛋和一个青灰色外壳的鸭蛋下去,没一会儿,那人就将切好的鸭蛋端了上来。

金黄流油的咸鸭蛋和层次分明Q感十足的松花皮蛋间隔着摆在白瓷的盘子里,很是美观,可见王府里厨子的美感也是极好的。

“王爷,那个灰壳的鸭蛋要整个的剥开才好看,你这样切碎了都看不到那些花纹了。”夜童在一边嘟哝着。

楚非离闻言用筷子夹了一小块,然后看着那墨黑色水晶一样的蛋皮上有白色的枝状花纹,可以想象整颗蛋剥开的时候布满花纹的样子一定很漂亮。

他吃了一块之后又接着吃,一下子直接将整颗松花蛋都吃完了,才停了下来漱了漱口,然后又吃了咸鸭蛋,比他目前吃过的咸鸭蛋都要美味。

李掌柜送过来的这么好的东西,楚非离不用想也知道应该出自上官月儿之手,只是不知道她一个大家闺秀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

夜童还站在一边等着回话,看着楚非离吃东西的模样不住的吞口水,这两位爷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美食,虽然自家少爷是非美食不吃,而王爷则是什么都无所谓,但好吃的一定不放过,但总归都是不会放过美食,他这个小跟班可真是有够苦的。

“跟你家少爷说过几日我会去大营。”楚非离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夜童应了一声后就告退了,楚非离让下人都退下后,对着空中喊道:“玄武。”

一个黑衣人瞬间出现在楚非离的身前,单膝跪了下去,“主子。”

“安排朱雀和青龙去青城暗中保护上官家嫡女上官月儿,一定要确保她肚子里的孩子万无一失。”

玄武诧异的抬起头来,对于自家主子安排的这个任务很是惊讶,保护上官家嫡女上官月儿肚子里的孩子?

“有异议吗?”楚非离重新坐回了书桌前,那里还摆放着一枚青皮鸭蛋和一枚松花皮蛋。

玄武立刻低下头去,“没有,属下这就去安排。”

玄武从书房里消失的同时,脑海里突然一闪,记起几个月前他们找到主子的时候,主子身上所中的烈性毒药,而上官家小姐突然被赶出上官府还怀孕了,嘶,他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上官月儿小姐肚子里的该不是王爷的孩子吧?也就是他们未来的小主子?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惊人了,他一定要跟朱雀还有青龙好好的说一说。

夜童回了夜府跟夜倾羽转达了楚非离的话,夜倾羽不由得眸子一亮,“这几天好好安排一下夜家的事情,然后你随我跟着他一道出远门。”

“哦。”夜童并不意外,毕竟他从小跟夜倾羽一同长大,这些年也是周游在各地跟着夜倾羽管理着夜家的产业,对于随时出门的事情已经很是习惯了。

这边忙着出门,而上官月儿在祖宅里很是悠哉的做完了豆瓣酱,又开始琢磨弄个酱油,因为做菜的时候酱油真的很方便啊。

之前做豆瓣酱的时候还剩下好些黄豆,她将黄豆洗干净煮烂了放凉,沥干水分之后,拿了事先让芜娘做好的棉布袋子将黄豆装了进去,然后将布袋子放进事先准备好的木箱子里,木箱里面装满了稻草,布袋子被包裹在中间,耐心的等发酵,每天上官月儿都会将手伸进木箱子里感受下发酵温度的变化,约莫十几天后差不多好了。

上官月儿取出发酵好的黄豆,打开布袋子,里面的黄豆都长了毛,将它们放在太阳下晒了晒去除霉味。

最后烧了开水,放了几个八角进去,这八角还是她从醉玲珑里找李掌柜要的,据说是周边的小国生产专门提供给醉玲珑的。将黄豆放进一个小坛子里面,加入生姜末,辣椒碎末,八角味的凉开水,水一直漫过坛子里的东西,撒进去适量的盐巴,搅拌均匀,用木塞塞住,做好后就都放了起来。

现在,那个厨房里一个用几块砖支撑的木板上已经放满了瓶瓶罐罐,甚至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

上官月儿弄完后就让紫上官帮她拿了躺椅在外边躺着晒太阳,芜娘坐在她身边绣着一个小棉袄。

“芜娘,你弄个这么深的颜色,万一是个小女孩呢?岂不是都用不上了。”上官月儿左右也无事就跟芜娘闲聊着,她就不明白了,古代人的思想就真的都是重男轻女到了这个地步?芜娘给小家伙做的衣服,除了里衣都是白棉布,外面的都是适合小男孩穿的。

芜娘却是看着她的肚子笑了笑,“大小姐这一胎一准是个男孩儿,老奴我不会看错的。”

好吧,上官月儿摸了摸已经显怀的肚子,如今这胎儿也有六个月大了,可现代那么高科技的B超都不敢保证,芜娘这眼睛还能看得准了?上官月儿也没那么纠结了,大不了一个小姑娘当小男孩子养了,可一个小男孩就不能当小姑娘养,嗯,就这样安慰了自己。

“今日我们都离开上官府四个月了,没想到老爷还真的一点也不顾念父女之情。”芜娘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叹了一声后说着。

上官月儿却是波澜不惊的说道:“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过得比在丞相府的时候自在多了,就不要想以前了,就当我不是丞相府的小姐,我也没什么爹不就好了。”

“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女儿家总得靠着娘家撑腰才不至于过得辛苦。”芜娘连忙止住他的话。

“我怎么觉着没有了娘家我反倒过得好些了,丞相府的那些尔虞我诈不适合我,我宁愿在这里清清静静的待着。”

芜娘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终了她叹了一口气,“可小姐终归是丞相的嫡长女,早就已经陷了进去。”

“是啊,如果我不是,或许这辈子更完美,也不会遭人暗算了。”上官月儿侧过脸去看向芜娘,“芜娘,有些身份是一种慢性毒药,如果没有解药只有死路一条,如今我的毒已经解了,剩下的那些余毒只要我注意着些,就没什么大碍,可一旦我再一次的沾上了,等待我的只会是加速的死亡。”

芜娘听着她说出的话心里不由得一惊,是了,如果大小姐再出现在人前,这个孩子该如何自处,丞相府必然不会放任这样一个有辱门风的大小姐存在,她不由得一个寒颤,“大……大小姐,老奴记起来一件事,上官家的祭祖时间就快要到了,他们是必然会到这个地方来的,那样避免不了相遇啊。”

“祭祖?”上官月儿想了想,好像记忆里是有这么一件事,只不过当初的上官月儿并不喜欢与外界打交道,身子骨也因为长期的忧思很是虚弱,经不起折腾,从小到大都没有参加过祭祖,反倒是另外的几个庶出子女跟着出来过。“上官家的祖宅在这里,祖坟不会也在吧?”

“嗯,家族的宗庙也在这边,只不过距离我们的位置还有点远,自从老太爷升迁之后,就将整个宗族的宗庙移到了村子的最前头,小姐刚来的时候经过的那个最大的院子就是族里的,这边的里长也是上官家人。”

“我记得一般都是过完年后才会祭祖对吧?”上官月儿也不得不正视起这个问题来了,如果她怀着身孕住在这里,肯定会被上官家的人发现然后起哄闹出点什么事,再者,这上官家的祖宅说来说去也是人家的,改造的再好也不属于自己,看来她得考虑自己的容身之处了。

“是,一般过完大年之后,老爷还需要过段时间才上朝,便会安排过来祭祖。”芜娘一脸的担忧,“小姐,那个时候比较特殊,小姐这一胎八成就会在那个时候发作。”

上官月儿不由得站了起来,“看来我们得想想了,这上官宅是住不下去了。”

上官月儿不由得有些头疼,好不容易才过两天安逸日子,怎么就又要折腾了,更何况这些日子她还花了不少心思收拾,外观看上去没什么变化,里边却是别有洞天,温馨整洁,现在的祖宅跟刚开始住过来的时候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接下来的几天,她就没有再闲着,留着紫上官在家处理着臭豆腐的事情,她跟小毛将整个上官家村都逛了一遍,芜娘跟在她身后提心吊胆的留意着,生怕她磕了碰了的。

上官月儿想找块地盖个房子,找了半天却发现没什么合适的,好的地段离族里挺近的,其他的都差强人意。

牛大力看到自家儿子整天跟着上官月儿身边晃悠着,过来一问的时候才知道上官月儿的打算,“上官月儿妹子打算盖房子,之前从青城绕到咱们村的路上倒是有个好地方,那边有个天然的小池塘,周围平坦,地势也高,做个大院子都不在话下。”

“我只要住着舒坦就够了,要那么大没什么用处。”上官月儿笑了笑,却是暗暗的记在了心上,牛大力说的那个地方她也有些印象,那块地皮距离不远的地方就有在一座小山,有山有水的很是惬意,不过如果真的全部都买下来,她怕是没那么多银子,现在只需要考虑好自己的住处,其他的以后再说。

上官月儿最后决定还是买下牛大力所说的那一块地方,只买一个小院子的大小,只不过她想不到合适的人去跟里正商量,毕竟里正是上官家人,对于这里的人来说,知道她是上官家大小姐是她的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