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2章 做甜点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黄夫人的午餐一早就炖在了炉子上,上官月儿现在要做的就是甜点,而一般的甜点按照皇上宠爱黄夫人的程度,黄夫人应该也吃得不能再吃了,她想要做的是果冻,比起现代的果冻来,完全没有防腐剂等添加剂。

上官月儿将手中的琼脂粉用凉水泡了半个时辰之后再加热让其充分的溶解,然后加入一点葡萄汁和调配好的果酒隔水蒸,最后和琼脂混合,放入适量的糖,倒入做好的模型里面,上面,上官月儿还加上了新鲜的桂花。

上官月儿忙活完其他的事情,便来厨房看看果冻的成品,将果冻从模具里面取出来,摆放在盘子里面,晶莹剔透的果冻里面还有盛开的桂花。

中午,黄夫人用完了午饭,又玩了几圈麻将,看到上官月儿端上来的东西的时候,三人都惊呆了。

随着上官月儿的走动,那晶莹剔透的点心微微颤动,诱人至极。

“这是什么啊?”黄夫人惊讶的问道。

上官月儿浅浅笑着回复,“这是果冻,也是点心的一种。”

说完,上官月儿取出一个小银匙递给黄夫人,“夫人尝尝看吧。”

黄夫人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放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的,口感很是滑嫩,一口接着一口就知道这果冻有多合她的口味了。

黄夫人连着吃了五个才停了下来,剩下的几个,朱雀也尝了一个。

到了快晚上的时候,七皇子一个人过来了,上官月儿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小八呢,怎么没跟着你一起过来?”

“小八回宫里去跟父皇说事了,我过来是想问问六嫂,酒吧的事情准备怎么做。”七皇子笑盈盈的看着她。

上官月儿想起了这一茬,才发现她的事情真的很多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西洲城呢。

“酒吧的事情等我想想吧,既然打算做,那就好好的做,最起码要一下子就轰动起来,这几天你先和小八一起去忙活山庄的事情算了。”上官月儿不慌不忙的说着,“对了,这边还有一盘果冻,你带回宫去和小八一起尝尝吧。”

七皇子见并不是无功而返,便高兴的带着东西走了。

上官月儿在屋里琢磨着酒吧的事情,打算让西洲城那边往这边运输需要的器具和酒。

过了两三天,上官月儿上街的时候会看到不少的乞丐,这比以往都要多上许多,很是疑惑,而且这几天七皇子和八皇子也都没有过来,上官月儿感受到了一丝紧张的味道。

回到府里便让朱雀去询问了一番,才知道临近边境的地方发生了战争,不少的百姓都背井离乡的逃离了出来。

上官月儿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得很是担心,楚非离一直以来都是报喜不报忧的,这一次的战争也没有什么动静,到了这个时候才有了一些风声。

“那些流民说是因为炎楚国的太子亲自领兵攻打边关,仅靠楚王爷一人根本无法顾全所有的大局。”朱雀想了想边说道:“这一次流民都到了京城,如果有心人加以挑唆,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是王爷的名誉一定会被人攻击。”

朱雀说的上官月儿不是没有想到,只是……

“目前京城里的流民数量多吗?”

“并不是很多,总共也不过百余人,只是越来越多的人往京城方向拥挤过来。”

天龙从门外进来,“小姐,有从西洲城送过来的信。”

上官月儿接过来看了看,没想到她整日困在院子里,对于外边的情况也没仔细的了解过,西洲城那边汇聚的流民更多。

因为有了之前桃花源的例子,大多数的人都去了西洲城,可西洲城那边根本无法顾及到这么多的人,那些人中还有不少的病患。

上官月儿不在西洲城,光靠着紫上官支撑也很难控制得住局面。

上官月儿立即给紫上官回了一封信,让她从每日的收益里面抽出一层来专门照顾那些灾民,具体的安置方法按照之前桃花源的方式,只是西洲城外的那些良田根本都不够分的,上官月儿的管辖范围也有限,想要容纳更多的人根本不可能。

上官月儿将回信递给了天龙之后,便打开了绘有水云王朝地貌的羊皮卷,尤其是西洲城的周围,她仔细的来回的看了看。

“朱雀,明日随我一起进宫吧。”上官月儿思索了半天最后开了口。

“小姐,进宫?小姐该不会是想让皇上拨地吧?”朱雀眉头都蹙了起来,“这个时候,皇上肯定对王爷心生怨怼,小姐这个时候去不是找骂吗?更何况,西洲城当初就是皇上拨给王爷的,如今成了小姐的,小姐还去开口要地,免不了他人的闲话。”

“我既然打算去,必然就是有封住他人口的方法,我不能让非离的局势更加的危险,他远在边关战斗着,倘若朝中有人作梗,对他来说如同断了后路与支持,我不想给别人这样的机会,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进宫面见皇上。”上官月儿的眼里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翌日,上官月儿早早的就起了床,朱雀替她梳洗了一番,换上了郡主的宫装,两人便进宫去。

因着皇上还在早朝,上官月儿便在大殿一侧的隐蔽处等着,以免和那些大臣碰到面。

后宫中,皇后因为楚非离的事情根本没法睡着,一早就醒了,听到底下的人说上官月儿进了宫,便想着让人去将上官月儿叫过去,但一想到最近的事情,又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指不定上官月儿有办法让楚非离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散朝后,皇上怒气还未消散,留下了几名大臣议事。

上官月儿见大臣们都走远了,以为大殿里已经没有人了,便一下子跪在了殿外的地上,“上官月儿求见皇上。”

声音很是清脆,能让站在外边的王公公听得清楚,王公公看了一眼上官月儿,又看了一眼大殿之内,里面安静无声,想了想,王公公便走了进去,直接踏上了台阶对着皇上声音很是轻的说道:“皇上,永安郡主在殿外跪着求见呢。”

“她要跪就让她跪,她是该多跪跪,老六这个家伙闯的祸,她作为媳妇也该受着点。”皇上脸上的怒气还未消散直接就说道。

王公公思量了一下,便说道:“老奴看着郡主似乎不像是来赔罪的,倒像是来有事与皇上说的……”

“皇上,臣觉得皇上不妨见一见永安郡主,臣曾亲眼去西洲城的桃花源里住过几天,郡主大智,说不定对于眼下的情况有更好的见解。”因为上官丞相倒台升职上来的左相阴睿说道。

皇上沉着脸想了想,最后还是松了一口气,“让她进来吧。”

王公公脸上带着笑意的出了门,“宣永安郡主觐见。”

上官月儿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步履缓而稳,整个人极为内敛淡定。

大殿之类的人看向门口那一道身影,那身娴静的气质仿佛沉淀了许久的古韵,看得人挪不开眼睛。只见上官月儿梳着芙蓉归云髻,头顶斜插着一支镏金点翠步摇。身着一袭石榴红的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脚上穿一双凤纹绣鞋,莲步轻移,脸上噙着三分笑意。

到了大殿正中,很是规矩的跪了下去,给皇上行礼,“上官月儿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哼,这会子你倒是不喊父皇了,这是想要跟老六撇清处关系吗?”皇上冷着一张脸,故意有些为难上官月儿的样子。

“上官月儿虽是楚王妃,却也是水云王朝的子民,与天子在大殿之上面见,天子便是上官月儿的天,夫君次之。”上官月儿倒也不紧张,抬起头来,不急不缓的说着,“上官月儿私以为民生大计才是一切的根源,至于楚王的罪责,上官月儿也并不是不愿意承担,而是任何的事情发生了,最首当其冲的是解决问题,其次才是问罪。”

“不然因为问罪而耽搁了解决问题的时间,这才是最让人悲痛的事情。”

皇上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一开始就知道你伶牙俐齿,却不曾想到了这金銮殿上,你也是这般的不知退让,明知道说出这样的话来会让朕更加的生气,你却偏偏还是要照实的说。”

“古人有云,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继续说道:“上官月儿自知父皇一直以来以君心度民心,自然不会因为上官月儿的话而生气的。”

皇上被上官月儿的话说的怔住了,就连一旁的大臣看着上官月儿的双眼里都是满满的赞赏。

“好一个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皇上面色缓和了许多,“朕怎么没听过那个古人说过这句话,别是你自己编纂出来的吧。”

上官月儿但笑不语,“上官月儿这里有一些小小的建议针对边关的灾民的安置呈给皇上看。”

皇上也没有和上官月儿继续纠结下去,而是让王公公将那卷抽拿了上去,皇上看完之后久久没有说话,底下的大臣完全猜不出什么意思,直到皇上将卷抽扔到了阴睿的脚下,“你们看看吧,朕这满朝文武当真是比不上一个永安郡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