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6章 朱雀没有办法劝服上官月儿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7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朱雀没有办法劝服上官月儿,只能自己暗自想办法,看怎么才能跟着上官月儿一起去。

雷凌儿同意上官月儿的请求之后,上官月儿便开始安排京城的事情,尤其是元宝的安全,上官月儿决定还是放在京城比较好,因为京城离皇宫最近,有什么事暗卫来得及通知皇上。

七皇子看到上官月儿完全的将事情放给自己觉得奇怪,皇上那边也大致上得到了上官月儿的动静,心中却是有了一些谱,直接将上官月儿招进了宫里。

再一次的两人相对,皇上看着上官月儿,却见上官月儿一直都没开口,叹了一口气,“你这倔脾气倒是和老六一模一样,你将京城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是打算去边关找老六吗?”

“父皇既然都知道了,找我来也不应该只是问一个结果的吧。”上官月儿很是平静的看着皇上。

皇上却是笑道:“这会子知道喊父皇了,朕也理解你的心,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想让你去涉险。”

“可若是叫我在京城里呆着,如同行尸走肉也没有更多的意义,父皇若是信我,我一定可以把非离带回来的。”上官月儿说的很是信誓旦旦。

皇上沉吟了一会儿便说道:“老六的消息并不是没有,只是没有经过确认,边关传来的消息是,楚王爷被俘生死不明。”

上官月儿的身子整个一颤,“被俘是什么意思?”

“朕相信,你不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老六不单单只是你的丈夫,更是朕的儿子,你还有元宝在,听朕的,等朕派去的人传回消息,到时候你想怎么办,朕绝不拦着你。”

“他是父皇的儿子不错,可却不是唯一的一个,而上官月儿的丈夫只有他一个,他若是去了,上官月儿觉得什么都没有意义,若是元宝知道,上官月儿此去是为了找他的爹爹,他一定会支持我的。”

皇上听了这句话久久的没有出声,“这样吧,如果你能证明你在军营里完全没问题,朕就允许你光明正大的去。”

上官月儿最后从皇宫里出来的时候也很是无力,皇上让她以将军幕僚的身份进入军营之中,倘若全军上下都认可,皇上才允许她随军前往边关寻找楚非离。

军营她倒是没有去过,只不过光是哪一点全军上下的认可就很难达成吧。

第二日,上官月儿装束一新,穿着便于行走的男装,稍微变动了一下容颜,看上去只是有些俊秀,带着天龙去军营报道。

自己一个女的就够麻烦了,自然是不能带着朱雀的,青龙还在那边守着元宝,身边也只剩下天龙了。

京城外近郊处有一个军营,如今是雷将军的副将郝良统领,此次被派遣的先锋部队正是郝良麾下的十万精兵。

上官月儿和天龙骑马到达军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被封锁的军营外,守门的人确认了上官月儿的身份之后便放了她进来。

入眼处是一片空旷的训练场,里面却是一个人都看不见。

“这是军营?”天龙毕竟曾经是林家军中的一员,对于军营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可当他看到眼前的景象的时候倒是震惊了。

上官月儿也觉得有些奇怪,就算不是雄赳赳气昂昂的,也总得有人看守排练吧,这水云王朝的军队都是这样的?难怪当初对于外祖父身边的林家军眼红了。

可上官月儿转念一想不对啊,雷凌儿也说过了这郝良曾经是雷将军手下的得力副将,有他在的军营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可眼下是什么情况?

郝良给自己的下马威?

还是说是郝良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副将了?

上官月儿揣着这样的心思走了进去,绕过了练武场到了军营内部,就看到那些将士们三五一群的坐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听说圣上放了一个军师进来,我们可不认。”

“就是就是,据说那个军师还是个商人,一身的铜臭味。”

“依我看,无非是个花架子,能有什么真才实学啊,皇上估计是没地儿安置了,所以安置在我们军营里,想让她知难而退吧。”

“你这说的倒还真是不错。”

……

就在这时,走来一个魁梧的中年男子,皮肤黝黑,四方脸型,下巴上有些胡渣。“都在说些什么呢?难得今日休息休息好上路,你们是皮又痒痒了?圣上的心思也是你们能猜测的?”

“将军!”

几人立马站了起来,然后散了开去。

上官月儿倒是挑了挑眉,这些人再说自己的时候,也没见郝良开口说些什么,可一说道皇上他就出现了,可见他对自己的空降也是颇有怨言的,不被上司认可的情况下,还怎么能讨得了部下的好。

郝良看到了上官月儿的存在,疑惑的问向一旁的人,一旁的随从也是摇了摇头。

上官月儿自己先走过去,“卑职参见郝将军。”

郝良顿时便明白了上官月儿的身份,当下便看了看上官月儿这般细皮嫩肉的样子,眉宇间有些不喜,原本就对于皇上空降人员过来,尤其是在军师这个岗位上拖后腿,郝良很是不爽,等看到真人的这副模样,更是一脸的不悦了。

周围的士兵听到声音也都围了过来,看到上官月儿的时候还有人吹起了哨子,“军师看上去比小娘子都还要美,那十只手嫩的,啧啧,只怕在军营待上一天这水嫩嫩的皮肤都要瘪了,到时候,军师可不要哭啊。”

“哈哈,看你说的,我看是不会哭的,应该会回去说我们军营有多苦,这样就没有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三天两头的就往兵营跑了,还以为咱们兵营是好玩的地儿呢。”

“可不是吗,看这模样儿平常过得锦衣玉食的,可别吃不惯咱们军营的饭……”

很是罕见的是,上官月儿就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贬低着自己,嘴角却还带着浅笑。

郝良看着上官月儿却是有些意外了,一般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可都应该不会受得了这样的侮辱吧,就连上官月儿身边站着的那个下属都动怒了,却被上官月儿拦住了。

郝良倒是高看了上官月儿几分了,但也没有因此阻止下属的那些话。

那些士兵看到上官月儿一直没有动静,说话的声音渐渐的小了下去,最后有一人大喊道:“慕军师是不是嫌弃我们这些糙汉子,连话都懒得跟我们说啊!”

上官月儿一笑,开口道:“慕清并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觉得大家的问题太多,所以一次让大家问个够,现在还有谁有问题吗?”

在场的士兵都没有人开口了,上官月儿便继续说道:“既然没有人有问题,那我就开始一一回答了。”

“我知道大家对我的不满无非就是因为皇上直接让我空降到你们这边的军营作为一名军师,郝良将军一定也非常的不悦,因为不熟悉的人作为军师很有可能会给一个军营拖后腿,更何况我还是一介商人出身。对于我这样的年纪,只怕是连战场都没见过,又怎么会做出什么决策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这个职位,但我想最起码有一点是共通的,我是商人,商人重利,且商人底下的手下也不少,平日里管理这些下人也需要不少的心思,至少比你们这样单纯的在一起行军打仗肝胆相照要难的多,因为我的手下无时无刻都受着诱惑,不是来自我的竞争对手,就是来自我店铺的收入。”

“然而,我却知道有一点最为重要,手下的人就是我的本钱,我用他们争取更大的利益。”

“相同的,军师也需要运筹帷幄,将有限的士兵取得最大的成功,用最少的损失达到最高的荣誉。”

“我不敢说什么保证,但我会用实际行动去证明,一如我管理手下的人一样,我需要的是绝对的信任,而我回报给大家的也是绝对的信任,还有绝对的护短,希望大家能要团结一致一致对外,而不是以貌取人,针对即将成为自己战友的人。”

这一番话倒是让郝良也侧目了,没想到还能这样来谈,经商和领兵打仗被她说的成了一样的事,仔细想想,也的确是很有道理,只是战场不同罢了。

商场上的竞争,一样的兵不血刃,一样的需要计谋。

“军人的血性不是用在内斗上的,内斗是娘们的事情,男人的事情就是上阵杀敌,不顾一切的往前冲,为自己,为自家婆娘,为自己的后代挣得锦绣前程。”

最后的这一句话,完全的点燃了在场的士兵们的气势,就连郝良也忍不住的竖起了大拇指,“本将军是个粗人,却也知道,慕兄弟的这一番话是真理,郝良有眼无珠,这一次倒是真被鹰啄了眼。”

如果真的是绣花枕头,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

就凭上官月儿三言两语就能将所有的人说的服服帖帖的,这就是本事。

在军营,谁的本事大,谁就能赢得尊重。

上官月儿被郝良请进了军营之中,上官月儿当下便开口问道:“郝将军一直都跟随在雷将军身边,怎么就愿意到京城这边操练着这些近卫军?”

“没想到慕兄弟连这个都知道。”郝良叹了一口气,“当初若不是我来,就该是雷将军来了,郝某的命是雷将军给的,眼看着将军为难,郝某便自荐前来了,这一晃也有近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