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7章 想起外祖父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倒是想起外祖父去世的那一年,朝野动荡,不少的武将都受到了相应的调遣。

边关是虎狼之地,身为原禁卫军的这些士兵也不知道到底可不可以。

“郝将军,楚王爷之前在雷将军府上长大,相信郝将军应该也与楚王爷很是熟识,这一次去边关,情势很是危急,这些近卫军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了……”

“不瞒慕兄所说,此次的出兵还是我亲自求旨的,只是这近卫军原本是二皇子麾下大将所管理的,这些年我虽然表面上整顿了军心,但军营里依旧有些老顽固,再加上这支军队已经很久都没有打过仗,训练虽说在我的强制下能够顺利进行,但要真上了战场也的确是不经用的。”

郝良想了想又说道:“朝廷的精兵基本上都分布在各个要塞了,剩下的就都是我带领的军队的这幅样子,与其让别人去,还不如我去,最起码我这个将军是一心向着楚王爷的。”

上官月儿面上闪过一抹担心的神色,“那这样的兵上了战场也只能白白送命,就算是纯粹的查探边关的情况只怕也很悬。“

郝良却是听出了弦外之音,“慕兄弟有什么好方法吗?”

“大军出征在即,别的可能也做不了什么,但短期内整顿一下还是可以的。”

上官月儿虽然没有当过兵上过战场,但现代也曾经参加过一些军事化训练的集训营,按照那个办法应该也是可行的。

上官月儿将自己的想法完完全全的与郝良说了一遍,郝良看过之后神色有些严峻,“这些估计有些难办到吧。”

“郝将军觉得自己做不到?”上官月儿反问道。

郝良挠了挠头,“那倒不是,只是这些士兵只怕叫苦连天。”

“连这么一点苦都吃不了的人要着做什么,上战场凑人头吗?还是说专门带着给战友添麻烦的?”

郝良被上官月儿的话说的怔住了,愣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倒是我这些年在京城养的畏手畏脚了,没有以前的冲劲,看来要改造的不仅是这些士兵啊,就连我这个将军也得回炉重造了。”

上官月儿跟郝良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又强调了一下伙食,并制作了一份相应的菜谱搭配,专门针对大强度训练之后的兵士们的。

一大清早,天边之闪现出一点亮的时候,整个军营里面的人都被一阵锣鼓声敲响的惊醒过来,慌忙之中还有的人连衣服和鞋子都没穿好,还以为是有什么火烧屁股的大事。

等到一干人还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喊,“将军有令,让所有的人到练武场集合!”

出来的人瞬间清醒,不少人都打着哈欠,站得东倒西歪的。

还有些没有出来的,直接在营帐里面拖拖拉拉的一步一停顿的到了练武场来。

“今儿个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早,我还以为是粮仓失火了呢?”

“呸呸,你就不能说点好的,这大军还没出征呢,要是真烧了,那这趟兵都不用出了。”

“那这郝将军是闹得什么事?”

“我看呐,肯定是出征之前想再折腾一下呗。”

上官月儿一早就醒了,此刻正和郝良站在高台之上看着底下的这些人,上官月儿看着这些人的样子的时候眉头都皱了起来,还好的是郝良当初带着的一队精锐还算是能看你。

郝良本人也丝毫没有起早的困倦,反倒是比昨日看起来还要精神奕奕。

底下,有一人正在点数,这一场点人头整整点了一个时辰,这才有人过来禀告:“启禀将军,军营里所有的人都来齐了。”

上官月儿的眉头已经皱的不成样子了,“光是点兵就要花费这么长的时间未免也太慢了。”

郝良被上官月儿这么一说倒是很不好意思了,的确,在这边只有每个月月尾的时候才会来一次点兵,他一开始倒是觉得因为人数多的原因,后来也没当一回事了,今儿个一看,可不是太慢了吗!

这要是敌军当前,只怕是等点完兵,对方都攻到自己门前了。

“这样的速度在京城倒是不错,可要真出了京城随便一个流匪都能打的你们落花流水,就这个样子也能叫做我们水云王朝的精英之师?”上官月儿冷哼一声。

底下有人不满的喊道:“慕军师,虽说昨日有人认可了你,可不代表你就能对我们指手画脚的,慕军师要知道,在我们军营,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就算是郝将军也不会这样对我们讲话吧。”

“郝将军,这你是管还是不管?”上官月儿并不理会那人的话,而是看向一旁的郝良。

郝良脸上更是无光,大喝道:“慕军师的话就是本将军的话,忤逆者按照军法处置!”

底下的人群这才安静了下来,上官月儿缓缓走下台来,“你们一定有人在想,将军是吃了本军师的什么好处,一下子就为本军师说话。将军并不傻,带军出征,宁愿单独一人,也不会愿意带着一群废物拖后腿。”

“慕军师,你张口废物闭口废物的,你倒是给我们看看你有没有资格这么说!”

“就是,就是。”

上官月儿笑了笑,拍了拍手,就见上官月儿的身边一下子就出现了数十个大汉,正是天一带的十名林家军旧属。

林家军虽说一直隐居,但也没有落下之前在军营里的那些锻炼,虽说比不上林家军风头正盛的时候,但与寻常的精锐来比还是绰绰有余的,更不用谈这样的养在近郊娇生惯养连战场都没有见过的近卫军。

郝良在看到天一等人的时候整个人都一震,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军气郝良还只在雷将军和楚王爷的身上见过。

这慕清身边随随便便就能出来这么多像是久经沙场的随从,可见他一点也不简单,就算是对外宣称的商人的身份只怕是也有隐瞒。

“这些是我的部下,如果你们能在他们的手下过上十招,那我便收回我之前说的话。”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说道。

“慕军师,你可别太瞧不起人了。”

“就是,兄弟们上。”

……

不少人纷纷上前去挑衅天一十人,他们之中有郝良从雷将军那边带过来的,武功上乘的,可就算是这样,也都败在了天一十人的对敌经验上,完全的防不胜防。

郝良也不由得大开眼界,没想到还有比雷家军更雷厉风行的人。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两个时辰,但没有一个胜的,练武场上再没有人吭声,也没有人肯出来了。

“他们的武功不一定高过你们,可你们却败给了他们,你们败的不是人,而是你们的经验。他们这些人都是从战场上摸爬滚打活下来的,除了经验还有一种狠辣劲,在战场上不遗余力,只为胜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上官月儿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练武场,十万人的练武场上,安静的只听得到风声呼呼。

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老百姓都想着安逸,这是无可厚非的,可你们不同,你们是战士,是他们的护身符,身为将士,就要时时刻刻的准备战斗,一点也松懈不得,边关素来都是最惨烈的修罗地狱,无数的人生着去,死了连尸骨都没有办法回来。所以,不管是为了你们自己,还是为了黎民百姓,活着战斗取得胜利才是唯一的目标。”

“怕死的现在就请退出去,想要努力拼搏,功成名就的就留下来,大军出征没有多少时间了,等物料集齐先行一步便要拔营而起,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努力一分,我敢保证生还的几率就会多一分。”

上官月儿的话说完以后,军营里安静异常,上官月儿等了一刻钟,也还是没有人动,“既然大家没有人表态,那我就当大家同意完全服从我和将军的命令,此后撂挑子的人,将会连带家族一起成为水云王朝最为唾弃的对象。”

“所以,赌上你们自己还有家族的荣耀,奋斗吧!”

“我们愿意听从将军和慕军师的命令,不顾一切代价的遵守。”

“我们愿意听从将军和慕军师的命令,不顾一切代价的遵守。”

“我们愿意听从将军和慕军师的命令,不顾一切代价的遵守。”

……

这样的声音一直在练武场里此起彼伏,郝良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心扉。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每日锣鼓响之后,大家都要在半柱香的时间内准时的来这边集合,并且需要穿戴整齐,带上自己的武器,一样都不能少。”上官月儿嘴角含笑,“迟到的人,每迟到一甲子就绕着练武场多跑十圈。”

“到了之后半柱香的时间用来给你们点兵。”上官月儿又加了一句。

半柱香的时间点兵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对于我和郝良将军的话,不管是什么,你们的回复只能是是,任何多余的回答都是借口。”

“是!”

整齐划一的单音节响彻了整个练武场的上空,惊得飞过的飞鸟落荒而逃。

“好,现在每一百人一列,一千人一阵,一万人一队,按照这个排列从高到矮自动站立,站定位置之后,将会有人将你们的位置编号,每天的队列就按照现在的这样来站,每一队一名团长,每一阵一个连长,每一列一个排长,整个大军分为十个团……“

上官月儿说着便要天一几人站好,示范给他们看报数,报完后,最前面的那个人就说人数到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