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章 生意上门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9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按照这些天的情况来看,上官家族里的人并不知道她来了这里,她的那个便宜爹也真是够可以的,连个招呼都不打,真想自己女儿自生自灭在这山沟沟里啊。

又到了月初,上官月儿却是起不来了,身子越来越沉的时候,也越来越缺觉,特别是早上总是醒不来,今儿个就让芜娘跟牛大力一起去了。

芜娘从醉玲珑里出来的时候,身后却是跟了三条尾巴,正是楚非离、夜倾羽,还有夜童。楚非离要去的大营,正好经过上官家村,他过来却也不只是单单的为了去大营,之前故意透露给夜倾羽他要去大营就是为了让他一起来,顺带看看上官月儿。

一路上,芜娘对着这几个男子整个人都显得很是局促,好不容易到了祖宅,芜娘这才松了一口气,拿了东西就下了车去喊上官月儿。

“大小姐……”芜娘进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好看到上官月儿正在拿着一个小坛子,用筷子在里面夹了一小口出来正尝着,那是前几天上官月儿说要做的什么腐乳,看着她满意的样子应该是做成功了。

上官月儿回过身来,看着她有些慌张便问道:“怎么了,芜娘?分红没拿回来吗?”

“不是,分红老奴已经拿回来了,”芜娘说着便将一张用红布包好的银票递给上官月儿,“只不过那醉玲珑的掌柜和上次一起过来的公子来了。”

上官月儿却是一点意外都没有,“来了就来了,又不是没来过,不用这么紧张。”

“上官娘子说的对,又不是没来过,芜娘这个样子还以为我们是来打家劫舍的恶人。”夜倾羽依旧是一袭红衣招摇的进了院子,他的身边一袭黑衣的楚非离跟着进了来,夜童完全被两人的身影挡住了,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上官月儿白了他一眼,“那东家今儿个来是有事要谈罗。”

“是有事啊,还是相当大的喜事,然后谈完事顺带着蹭一餐饭。”夜倾羽很是随意的坐在了上官月儿身边的椅子上,完全没有留意到楚非离一闪而过的眼神。

上官月儿却是也没怎么介意,毕竟在现代这点子距离根本不算什么,她开口说道:“东家不会是瞅着我每个月发银子的时候过来打劫的吧,要知道,你每次过来都得吃掉我好几天的菜,而且我那黄金豆腐也是一个月不如一个月了,很穷的。”

“就是知道你穷,所以本少爷我眼巴巴的过来给你送银子啊。”夜倾羽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变得更加的随意,这一凑近正好问到了那个小坛子里散发出来的味道,不由得双眼一亮,“这是什么?”

没等上官月儿开口,就见他直接打开了坛子上的木塞,然后伸手进去就准备拿点出来,上官月儿一看简直不能忍,一巴掌拍在了他的手背上,“等等!”

“手洗过没有?”上官月儿质疑的看着他,“没洗过就这样直接去拿,这一坛子的东西都要被你浪费了。”

夜童听着这响亮的巴掌声,不由得捂住了眼睛,从指缝里偷偷看着,自家少爷实在是太丢人了。

夜倾羽讪讪的收回了手,“这不是上官娘子的手艺太好了,好到让我这段时间吃也吃不下谁也睡不着,乍一看到就太激动了。”

“噗——”紫上官在一边不由得乐了起来,芜娘也是偷偷地笑着。

上官月儿不由得无语的看着他,这画风歪到不能再歪了,好好地一个美男子竟然成了为了美食不顾一切的逗比。“不是说有事吗?那就先说说什么事,心情好就留你们吃午饭。”

夜童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这位小娘子真霸气,原本他觉得自己够霸气了,没想到还有敢对自家少爷和楚王爷甩脸子的,实在是让他佩服。

上官月儿说完了以后就又坐到了一边的躺椅上,旁若无人的躺了下来。

楚非离都不由得看了她一眼,这才发现她这一躺下,原本就凸现出来的肚子一下子就明显了,他盯着她的肚子就那样的瞅着,那里就是他的孩子,留着属于他的血,不知怎么的他有一种想要去摸一摸的冲动。

夜倾羽倒是大大咧咧的瞅了一眼,便挪开了视线,一时间有些沉默下来,他都差点忘了上官月儿还怀着孩子,“我倒是忘了还有孩子这一茬了,看来本少爷的计划是没办法实现了。”

“嗯?什么计划?”上官月儿并不在意这些,倒是芜娘注意到他们的视线,找了一条薄毯子给上官月儿的肚子搭上。

“我想跟你完全的合作,醉玲珑里的红利给你五层,如何?”夜倾羽一提到这些事上,就完全的严肃起来,上官月儿也不由得跟着认真起来。

嘶——

芜娘和紫上官都不由得抽了一口气,只是一道黄金豆腐的红利就已经足够多了,没想到一下子给出醉玲珑的五层红利,那是什么概念!

楚非离只是动了动眉,他倒是没有听过夜倾羽有这样的打算,不过醉玲珑原本就全部由夜倾羽在负责,不管怎么样的决定他都不会反对,只不过一下子给出五层是不是太多了点,上官月儿到目前为止虽然给了他一些意外,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

夜童已经睁大了双眼,其他人不知道醉玲珑的五层意味着什么,但他是清清楚楚的,自家少爷那么抠门的一个人居然会直接给出五层红利的条件,是不是脑袋抽了?

“五层,这么大方?”上官月儿笑了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毕竟她对自己的手艺有着足够的自信,如果她自己来折腾,肯定直接都能给醉玲珑整关门。

夜倾羽倒是讶异了一下,上官月儿是不是不知道醉玲珑的五层代表着什么,怎么连一点惊喜的表情都没有?“本少爷相信上官娘子的手艺,肯定能给醉玲珑带来更多的利益,要知道,你所拿的只是醉玲珑里一道菜的红利,如果这道菜在所有的醉玲珑出售就又是另外一回事,再者,上官娘子的手艺肯定不止这么一道,相信上官娘子心里清楚,醉玲珑的五层意味着什么。”

“我自然是知道意味着我将会有巨额的进账。”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说着,语气淡淡,似乎并不为这所动,“然而我想,东家也知道我眼下并不方便,在其位谋其职,答应了这个条件,那么我就得拿出相应的东西,而我最起码一年半载是不可能的。”

上官月儿说着伸手摸了摸被薄被遮盖住的肚子,脸上淡然,却又蕴含着一种温暖。

楚非离在她拒绝夜倾羽的时候一点都不惊讶,在他看来纵然是丞相府嫡女又怎样,跟那些满脑子没有什么追求的大家闺秀没什么两样,就算上官月儿是比那些大家闺秀放得开身份面子,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子,这一刻他的眼神一暗,发现自己在她身上的期待好像有些太无稽之谈了,指望一个女人能跟他并肩,那是不可能的吧。

夜倾羽确实没想那么多,一想到上官月儿还得四个月才生产,生产完也不一定能脱身,陡然间就觉得自己少赚了好些银两,一时间颇为纠结。

“这样吧,我每个月为醉玲珑提供几道新菜式以及做法,黄金豆腐的做法我也会直接给出来。”上官月儿想着目前正准备买地建房子少不了钱又缓缓的说道:“就算是身子笨重,拿笔写字掂掂饭勺还是可以的。”

“好啊,能这样最好不过了,这是我们醉玲珑东家才有的牌子,所有的人员和事情你都可以安排。”夜倾羽的眼睛亮了起来,一双桃花眼灼灼的看着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接过牌子,是一块上等的羊脂玉,上面雕刻着一个花样,背面龙飞凤舞的写着醉玲珑三个字,“生意还是说清楚的好,我要醉玲珑的两层。”

夜倾羽想了想,之前他原本是指望上官月儿亲自管理醉玲珑的,眼下虽然人不到,但她的手艺肯毫不遮掩的透露出来,也很不错,说起来,醉玲珑的两层肯定完全没问题,赚的大部分都是他们醉玲珑的,当下便没有犹豫的就点了头。

上官月儿说到后边的道理的时候,楚非离的眸子却又亮了亮,在其位谋其职,这话说的自然,却很少能从女人的口里说出来,而且她的思路想法都很清晰明了,比夜倾羽还要考虑的周全,却也不会多要,当下不由得又赞赏了起来。

夜倾羽又跟上官月儿就这样的合作详细的聊了聊,上官月儿不时的给夜倾羽补充,然后才落成纸上,两人签字画押。

“上官娘子,咱们都这么熟这种形式要不要都无所谓,我还指望着你挣钱也不会坑你啊。”夜倾羽收起了自己的那一份契约笑着说道。

上官月儿却是一本正经的看着他,“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是最好的,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好,有了这个死物才有保障。”

楚非离在两个人写契约的时候一直仔细的听着,心里对上官月儿却又改观了许多,尤其是她最后说的那一句话,跟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不谋而合。

“咳咳,”夜倾羽没想到上官月儿这么不给面子,笑了笑,“上官娘子,我可是给你送了这么一大笔银子来,你也不好好感谢感谢……”

“我倒是在想,吃了这一顿,指不定你会送更多的银子来。”上官月儿起身看着他们,嘴角勾着笑,“几位就先等等,我这就去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