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章 这个黄夫人究竟是谁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随着环儿一起去了郡主府后边黄夫人住着的院子,上官月儿到的时候黄夫人正倚在窗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桌子上还摆放着朱雀送过来的午饭。

看上去也没吃几口。

“夫人。”上官月儿开了口,叫黄夫人知道她过来了。

黄夫人这才回过头来,站起来走到桌边坐下,“郡主,哦,不对,现在该叫公主了,公主来我这里就是自己家里,随意坐。”

上官月儿坐了下去,“最近比较忙,所以忽略了夫人这边,还请夫人见谅,夫人这些天来可好?”

“公主虽然不在,但朱雀那边也是叮嘱了再叮嘱,朱雀照顾的很是尽心,最近倒也觉得身子爽利了许多。”黄夫人的脸上带着些许笑意,看上去精神的确是比之前好了许多,脸上也红润了。

“那就好。”上官月儿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既然夫人觉得好,怎么午饭没怎么吃?是不和胃口吗?”

“菜肴都很好,是我自身的原因,有些心事,才会吃不下。”黄夫人说着倒是看着上官月儿,很是正经的问道:“我听说了救灾的事情,那慈善基金还有建议京郊近卫军参与到救援的都有公主的一份,实在是很难想象,公主比那些朝臣还要心怀天下。”

“让夫人见笑了,不过是一些商场的手段,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对百姓好,他们可都记得呢,不然我上官记名下那么多的工人为什么死心塌地,那些人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一定要来我上官记名下的店铺,无非是,我用这些惠民的手段先入为主,让他们在无形之中就记住了上官记,只要看到上官记的标志,都会想要去尝试一下。”上官月儿笑了笑,实话与黄夫人说了。

“你呀,做的是好事,一些人巴不得落一个好名声,你却还偏偏要为自己辩解。”黄夫人被上官月儿的坦诚逗笑了,“楚王爷是好福气,有你这样的未婚妻。”

黄夫人见上官月儿没有接话,便试探性的说道:“外面那些人说的话,公主不必放在心上,楚王爷一天没有消息,反而还是一件好事,至少这京城里的那些人会忍不住浮出水面来,等到王爷回来,也就只剩下安逸日子,公主也熬到头了。”

“多谢夫人关心,我也不觉得难熬,好与不好,别人总归是影响不了的,上官月儿每日忙得转个不停,也没什么时间去想这些事。”上官月儿很是平静的笑了笑。

“你能这样想倒是个通透的,就连我也比不上你的几分之一。”黄夫人很是赞许的点了点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才说道:“听皇上说,你打算自己操练好了士兵,自己领兵去边关?”

上官月儿一愣,倒是没想到皇上竟然连这件事都给黄夫人说了,可见黄夫人在皇上心目中的分量,不单单只是一个宠妃那么简单,这个黄夫人究竟是谁?

“这件事危险无比,公主为何不自己等着楚王爷回来?”

想归想,上官月儿倒还是回答道:“说不担心也是假的,与其这样坐着等各种猜测的并不准确的消息,倒不如自己去看个究竟。”

上官月儿没有说出口的是,坐着等,她怕等回来的是一具没有温度的尸体。

上官月儿又同黄夫人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便从后院回了前面,这几天她忙着救灾工作的安排到现在也接近尾声了,想着慈善基金会的事情,以后指不定要派上大用场,总得回馈一下。

她让朱雀给西洲城那边去了一封信,让紫上官安排了红娘挑选一些人过来京城,她想在京城雅舍办一场答谢会,只要有捐献过的人都可以得到雅舍的请帖。

那些收到了请帖的人无一不期待着雅舍的这一场宴会,甚至还有的人为了这一次宴会专门的操办了一些行头,毕竟万一公主那边安排了什么特别的事情,也不至于落了下乘。

雅舍的答谢宴很快就开始了,红娘调教出来的姑娘们都是一顶一带的好,就连红香上官月儿也特意的教授了几首古典的音乐。

红香是上官月儿准备安置在京城的,自然是要好好的捧捧她,所以,这一场答谢宴也算是红香的主场。

“墨已入水渡一池青花,揽五分红霞采竹回家,悠悠风来 埋一地桑麻,一身袈裟 把相思放下,十里桃花待嫁的年华,凤冠的珍珠 挽进头发,檀香拂过玉镯弄轻纱,空留一盏 芽色的清茶,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怎知那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风月花鸟 一笑尘缘了。”

一曲《半壶纱》让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歌词的意境之中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几位皇子都坐在下面,二皇子看着红香蓦地又想起了第一次在雅舍里面见到的那一曲《惊鸿舞》,想到了那一双恍若星辰耀眼的眸子,想到了在醉玲珑里面那一袭白衣清灵绝尘,想到了上官府里匆匆逃开的惊鸿一瞥。

不由得有些气闷的将面前酒杯里的酒一口吞了下去。

三皇子却是看着红香那还没长开却已经显露出妖娆的脸庞笑道:“果然是会勾人的妖精,这一娇媚的嗓音配上狐狸一样的容颜,只怕这京城之中将会有无数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怎么,三哥有这个意思?”四皇子说道,“三哥难道忘了,上官府是怎么下马的?不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小丫头么,都说红颜祸水,三哥可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好。”

“哪有那么悬乎的事情,上官家的下场无非是得罪了不少不能得罪的人罢了。”三皇子却是不以为意。

五皇子和七皇子还有八皇子坐下的位置与二皇子他们有些距离,八皇子年纪小,只是觉得好听,而五皇子却是被那词曲震惊到了,“七弟,这首《半壶纱》可谓是千古绝唱啊,这难道也是出自那位传闻中的六嫂之手?”

“五哥可还真是猜对了,上官记名下所有的词曲基本上都是出自六嫂之手。”七皇子说的时候一脸的与有荣焉,“怎么样?七弟我可半点也没有夸张吧。”

“啧,六弟可还真是走运,上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位传奇的女子,光是这一两年做的事都能写上一本传记了,更何况,每一桩每一件都是这么的让人震撼。”五皇子感叹道。

七皇子故作玄虚的说道,“等你见了六嫂就知道了,六嫂可不单单只是聪慧这么简单。”

五皇子常年在外办事,倒还真是一次都没见过上官月儿,这一次回来还是因为各国使者来访的事情,会在京城逗留一段时间。

永安郡主的事情,他早就有所耳闻,不过,那也只是听听就过了,还觉得这些人完全没脑子,一个长在府里的大家闺秀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可这一回京,更是让他大开眼界,就拿最近的这一次赈灾来说,连他这样常年办事的人也想不出慈善基金会还有让京郊军队去帮助救灾的主意来。

更何况,他可是听说了,当初永安郡主说的那句话,士兵的职责就是保家卫国,并不仅仅只是在两国交战上,而是以民为天,一切为了百姓的事情便是保家卫国的大事。

这句话叫他都很是汗颜,一个弱女子能有的胸襟,他们这些男子却是无从想起。

也难怪父皇会这么喜欢这个六嫂,直接破例晋升为有封号的公主,还有封地西洲城。

这种荣誉大概是连他的那几位亲身姐妹都无法享受到的。

七皇子和八皇子这些天跟上官月儿处在一起,越发的对西洲城感兴趣了,“五哥,这一次你若是有空闲,我们带上八弟一起去西洲城瞧瞧,那里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六嫂用心治理的地方绝对会让人流连忘返。”

“你都说成这样了,我自然要去瞧一瞧的,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好。”

三人在这边一边说笑着,一边观看着台上的表演。

最后,依旧是红香的压轴,唱了一曲《梦遣看花人》。

当那缱绻的昆曲腔调一开口,就仿佛是江南溪边温婉的女子吴侬软语,低低浅浅的诉说着。

红香坐在梨花木的桌子边,她的身旁还有两名容貌出色的女子,一名女子抚琴,一名女子吹箫,三人的声音交错在一起。

“吾本是邻家有女 愁情为他,夜系一纸风槎 两厢情呀,殊不知误入春色 御园轻踏,空许三生芳华 四喜还家。记多少 暮雨潇潇 拨伶仃枯调,可怜五更迎笑 袖里藏刀,借明朝 苟且今宵 燃欲念焚烧,天地六合寥寥 荒唐一遭。”

“七步乾坤掌波涛,八面人心何足道,九州十方皆入一笔 满园春晓,我似飞花散迹入梦将来人惊扰,拂过亭外离离草 落岸堤石桥,我随细雨游奕画中傍柳絮飘摇,烟华晚照 闻轻风杳杳。”

“醉望灯影朎胧 入梦已春色妖娆,褪去是非旧红袍 随恩仇聊萧,半世浮沉迷蒙 画中催半生已老,烦情莫道 归来路遥遥。”

“我本是邻家有女(吾本是邻家有女),玉立亭花(愁情为他),偷藏一卷书札(夜系一纸风槎),两扇屏画(两厢情呀),殊不知误入春色 御园轻踏,空许三生芳华 四喜还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