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0章 别拿鸡毛当令箭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一曲娓娓道来,弦音顿挫,不浮不虚,话语间浓浓的都是旧时的模样。

所有的人都沉浸在这一曲里面不能自拔。

红香的声音更是将柔情融于灵动的曲调里,使声音更加有通透性和清幽之感。

歌声带着游人入了一座繁华绚丽,有着旧时古调幽韵的庭院。

谁曾记多少年少,而今半生已老。风霜等闲得傲,偏以瘦骨做煎熬。

一路流连过太长,大多风月旖旎,才子佳人的惊梦,也经过游弈于画中亭外的离离春草,且看这烟华晚照里的调笑。

可也难免还有袖里藏刀,借欲念苟且今朝的戏折,浮生一笔,六合一遭,不过是道一声,荒唐,荒唐。

这半生的催折,空许了的芳华,而今再望来路遥遥,倒颇有点,入境不肯还的意味。

谁又曾记多少漂泊词句,模糊口吻在记忆里闪现,有太多太长的古调箫声在梦里百转千回。

曾记暮雨潇潇,曾记古琴拨荇,而今知交又剩多少。

不过是将心思空付了满园春色,做了几笔伶仃的枯调。

倒还可怜曾袖里藏刀,借欲念三分顾盼迎笑,最后只得了一声叹,叹尽贪梦一晌笔墨荒唐,叹她费劲心思却求不得执妄,叹天地六合,如今竟只独我一人西风里寥寥,岂非荒唐。

只手动乾坤,掌波涛又有何用。

在这朝堂也好,江湖也罢,于这人间也好,这贪梦也罢,费劲心思做人前八面玲珑到头来所求为何?

又何足挂齿,为众人所道也。

倒还不如就这样踏飞花入园,赏一径春晓,来的恣意快活,风雅透彻,方才不负一句梦里人。

入梦之人总难还。

无非是因为不肯将好梦惊扰,不肯将春色缭绕,不肯过这一路岸堤石桥,将清风带入凡俗,吹起一地红绡。

所以也只能将身化飞花,穿过细雨亭外,拂过离离春草,落于山水石桥,在画外傍柳絮飘摇。

借醉意三分入梦赏春色妖娆,笑也只有醉里的回望方才显得灯影似瘦骨,朎胧巧妙。

更可叹的是如今红袍加身,是非加身,却要问来路,怎了这一生?

不妨褪去纷扰,快意恩仇事,一手一笛箫,仗剑纵马且逍遥。聊这夜雨平生,谈这天地广袤。

半生浮沉也不过一梦里,再莫道烦情,烦情莫道。

……

七皇子纵然早就知道上官月儿的本事,可这一刻却依旧被震撼到无话可说。

这一曲,才是真正的天地绝唱!

所有的人如痴如醉,似梦非梦。

红香却早已带着那两名女子下了台,接下来的是雅舍原本准备好的简单的点心宴。

上官月儿本在雅舍后院没怎么管前边的事情,不过想着还有几句话要交代给七皇子和八皇子,便上前来。

经过一个拐角处的时候,就看到几道人影围在一起,被围在中间的正是红香三人。

其中一名男子正要对红香动手,“一个歌姬罢了,也敢摆这么大的谱子,我们家爷看上了你,那是你的福气,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求着我们家爷多看一眼,我家爷都不屑看呢,莫要不识抬举。”

“放肆,你们知不知道这雅舍是什么地方?”红香气急,原本准备回后院休息的,却被这群登徒子拦住,这里是永安公主的雅舍,楚王妃的雅舍,竟然还有人敢来闹事,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另外一名男子说道:“不就是一个外姓公主的院子吗?说起来,这还没结婚就守了活寡,有什么可嚣张的?”

“就是,如果说楚王爷还在,或许我们家爷还有所顾忌,可惜楚王爷失踪了,生死不明,一个守着圣旨不能嫁人的女人有什么可怕的。”

“可别是你们拿着鸡毛当令箭……”

红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就听见几声响亮的“啪”“啪”“啪”……

先前开口的几名男子,全都被一巴掌扇到了一边。

红香这才看到眼前的人,正是上官月儿无疑,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公主,这群人实在是太——”

红香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倒是上官月儿站在那里,不怒自威,看的那几名男子眼里有这一丝的胆颤。

片刻后恢复了镇定。

几名男子也都是练家子,只是刚刚没有防备,才会被朱雀给扇了耳光。

“雅舍里面什么时候随便一个人都能耀武扬威了!”上官月儿的语气里含着寒冰,不仅是因为这几人在雅舍里面对红香不敬,更是因为他们说的那几句话。

上官月儿倒也纳闷,这京城里谁不知道雅舍的底细,敢在她这里闹事的怕也是没有两个人吧。

倒是看着那底下的三个人与一般的百姓有些不一样,就连先前说话的口音都有些别扭,该不会是像之前炎楚国太子皇玉泽一样,是偷偷进来的别国的主子吧?

“红香,你带着她们两个先下去吧。”上官月儿不想让这几个小丫头看到一些暴力的事情。

红香应了一声之后,便带着两个小丫头下去了。

一旁的那个男人这会儿才看了看上官月儿,有些怒意的说道:“你又是谁?知不知道我们家主子是谁?”

“不管你们家主子是谁,这雅舍是我的,在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就算是水云王朝的王公贵族也是一样的!”上官月儿冷哼一声,这样上不得台面的奴才,想来主子也是个不经事的。

“永安公主?”那男子想通透之后,便明白了上官月儿的身份。“永安公主又怎么样?坏了我们家爷的事情就算是真正的金枝玉叶也别想有个好结果。

上官月儿冷笑了起来,“是吗?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口中的无法无天的爷到底是谁!”

三个男子在一起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便朝着上官月儿身边的朱雀动起手来。

朱雀不慌不忙,应付的绰绰有余。

毕竟,当初楚王爷身边的四大护卫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选上的,朱雀的实力可以说是万里挑一。

而眼前的几个人虽说也不错,但到底没有朱雀的实力强横。

眼瞅着自己这边的人拜了下风,另外两个男子一起上去,三人围攻朱雀一人。

原本守在前边的天江还有天龙听到了声响,便赶过来支援,就连在前面呆的无聊的雷凌儿往后面找上官月儿,也参与了进来。

“真是好样的,哪个男人敢在这里惹事?看你姑奶奶我怎么教导你规矩!”

看着面前战成一团的人,上官月儿无语,天江和天龙是正儿八经的去对付也就罢了,雷凌儿跑进去完全是帮倒忙的,那攻势虽说也猛烈,可是却挡住了自己人啊!

“哇,这是在干什么?”

八皇子熟悉的声音传到了上官月儿的耳朵里,这一回头,正好看到七皇子八皇子带着两个没见过的人往这边走来。其中一人穿着打扮也跟一般的水云王朝的人不同,倒是像蒙古族那边的服饰。

那三名男子围拢到了那奇怪服饰的男子身边说了一通,话语上官月儿是不懂的,但看到那男子看过来的视线,也知道说的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那男子对着七皇子身边的那名男子说了几句之后,七皇子身边的男子诧异的看了上官月儿一眼,便开口道:“见过六弟妹。”

上官月儿不解的看向七皇子和八皇子,八皇子笑着说道:“这是五哥哦,回来京城有几天了。”

“原来是五皇子,上官月儿见过五皇子。”上官月儿说着,还行了一个平礼,虽说她现在是公主,但到底不是真正的皇室血脉。

五皇子却是有些不乐意了,“六弟妹这是什么意思?我可记得老七和老八,你是直接喊得七弟还有小八,为何独独对我这么见外?”

“五哥刚回来,一时间还没适应,见谅。”上官月儿倒也直接,直接就说了出来。

站在五皇子身边的那名贵气的男子觉得自己完全受到了忽视,略微的提醒道:“五皇子,打伤本王仆人的事情难道就这样了结了?”

“大王子,这件事或许是有什么误会,这位女子是我六弟的王妃,也是父皇亲封的永安公主,她也是这雅舍的主人。”五皇子很是平静的给大王子解释着。

大王子一听到这里,便是带着一丝惊讶的看向站在面前的女子,这不看不知道,没想到这传闻中的公主长得这么美!

只见上官月儿梳着百花髻,头顶斜插着一支珍珠玲珑八宝簪。手拿一柄织金美人象牙柄宫扇,身着一袭蜜合色的瑞草云雁广袖双丝绫鸾衣,脚上穿一双双色缎孔雀线珠芙蓉软底鞋。

脸上未施粉黛,却更加显得她的皮肤白皙透亮,眉色自然,唇色绯红。

大王子还没见过不化妆就这么美的女人呢,简直比他们沙漠中的沙漠之花还要美上好几十倍。

上官月儿看着大王子那样痴迷的目光很是不喜,难怪刚刚那几个下人那般猥琐,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

“误会?”上官月儿冷冷一哼,“有人在我的雅舍里面公然的调戏我的丫头,难不成我连护住我的手下都不行?”

“倒是有的人,色胆包天,不分时间地点,不分场合身份,随意就欺凌我水云王朝的百姓,就算是我打死了那人,这件事,拿到皇上面前说,我也是占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