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7章 河鲀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493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红香和其他的歌舞姬走到了宴会场地中间,原本就十分灵气逼人的红香褪去了那一点的婴儿肥,看上去更加的仙气。

脸上只淡淡的敷了一层粉,简单的修饰了一下,樱桃小嘴红艳,看上去倒是多添了一丝妩媚。

红香这一路很是忐忑,原本上官记那边没想到尚书府会邀请上官记歌舞姬的,毕竟韩尚书是珍妃的爹,二皇子那边的事情有永安公主的掺和,韩尚书与永安公主上官月儿不仅不来往,甚至可以说是结了很深刻的仇恨。

她进了大厅,双眼四处打量着宴会上的情况,当看到那一抹窈窕身影的时候,红香先是一愣,随后便放下心来。

韩尚书到底是人精,更何况今日请上官记的人是因为当天大王子在雅舍里面发生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请上官记的歌舞姬一来能讨好大王子,二来能够将这永安公主一军。

自家女儿和外孙吃了那么大的瘪,这女人却在外面四处张扬好不威风!

今儿个,他倒是想一石二鸟,杀杀她的威风。

鼓声响起来,红香手中的红色长稠击打在四周的大鼓之上。

红香今儿个演绎的,正是上官月儿教授的十面埋伏。

随着她曼妙身姿的舞动,鼓声响起,时而急湍,时而舒缓。

一副画卷在众人眼前展现开来。

所有的人都震惊,尤其是大王子和韩尚书手中端起的酒杯都忘了喝了,一双眼睛放空,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

整场只有上官月儿一个清醒人。

她端着茶杯,细细的啜着温茶,不住的打量着韩尚书和大王子的神情变化。

实话说,这韩尚书今儿个的举动倒是很出乎她的意料啊。

再怎么出乎意料,她也已经来了,且看看他想要闹什么事吧。

一曲舞毕,红香等人行礼准备退下。

回过神来的韩尚书开口道:“红香姑娘一舞倾城,这么快退下难不成是我这韩府太小,红香姑娘嫌弃了?”

红香盈盈一拜,“尚书大人说笑了,能来韩府献舞是我等的福气,红香岂有嫌弃的道理。”

“既如此,红香姑娘便坐到大王子的身边吧,替我好好款待一下贵客。”韩尚书笑着说道。

红香身子微不可察的一抖,这大王子不是什么好人。

当初能在雅舍不顾公主身份公然调戏她,这会子坐过去又怎么会有好果子吃。

红香抬起头来看向上官月儿,只见上官月儿微微点了点头,红香这才深吸一口气,坐到了大王子的身边。

“红香姑娘的这支舞可是永安公主所创?”韩尚书端着一杯酒微勾着唇角,“没想到永安公主真是奇才,各方面都能精通。”

上官月儿浅浅一笑,“尚书见笑了,不过是闲来无事爱瞎捉摸,不过,上官记的那些歌舞可不是我的功劳,我顶多只会听会看,都是下面人自己鼓捣出来的。”

“哦,竟然是这样。”韩尚书挑了挑眉,说罢,他便看向一旁的大王子,“大王子以为这歌舞如何?”

原本还看着红香若有所思的大王子一下子回过神来,想着之前跟上官月儿达成一致的事情,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毁了合作。

当下便说道,“本王一介武夫粗人,怎么欣赏得了这些东西,尚书大人可别取笑本王了。”

韩尚书一怔,这大王子怎么转性了,送上门的美女不要?

大王子一下子变得太快,韩尚书也只能作罢,还未入席的红香便被安排退下去休息去了。

这一切,倒是在上官月儿的意料之中,毕竟,红香对于大王子来说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她之前说的那些可算是永久获利的。

上官月儿制作的东西吃的差不多了,看着这气氛也懒得在尚书府多待,便直接告辞出来了。

宫宴在即,上官月儿便也一心的准备着菜肴,其他的事情暂时没有空闲去理会,军营里的军士训练依旧进行,只等宫宴以后大军出征。

上官月儿等的也就是这一刻。

现在,上官月儿准备试试她想的那道菜。

特意请了七皇子和六皇子前来品尝。

黄夫人听说这件事,也想跟着凑热闹,但又怕被认出来,出门的时候一直坐在轿子里。

烹饪的地方选在一处比较偏僻的小溪,附近没有什么人烟。

七皇子和八皇子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走错了,直到看到了朱雀,才确定自己没走错。

朱雀正在跟身边的一个小丫头说着什么,小丫头拿着毛笔时不时低头写着。

八皇子跑过去,“朱雀,六嫂怎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来,这哪是来品美食的,完全是来受罪呀。”

“小姐做事总有她的道理,请二位皇子来,自然是只有这个地方才能做出美味,七皇子和八皇子就耐心的等着吧。”朱雀笑着说道。

七皇子看到那个丫头在写着什么,凑过去看了一眼,“怎么还在记载这些餐具的数量,难道还怕丢了不成?六嫂现在可越来越会过生活了。”

“七皇子可别这样打趣小姐了,这些用来做美食的餐具可真不能丢,因为今天小姐要料理的东西有剧毒,凡是沾染上了的东西全都是要销毁的,可不能咱们快活的吃这么一顿,却害了无辜人的性命。”

“啧,这么毒的东西六嫂还敢叫我们来吃?”

“小八,你要是觉得害怕,待会儿不吃也是可以的。”上官月儿从一旁走过来,敲了八皇子额头一下。

八皇子捂着额头,“那怎么行,六嫂能吃的,我就能吃的,我怎么会错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上官月儿之所以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地方用来做吃的,完全是因为河鲀的毒性太剧烈,只能用活水来冲洗。

桌子上只摆放着几个空碗,还有一把剪刀。

黄夫人在轿子里面闷不住,也走了出来,朱雀端了一把椅子给她坐下来。

大伙儿就那样看着上官月儿清洗河鲀,那河鲀远远看去很是可爱,河鲀的腹部是淡黄色的,胸鳍上方及背鳍基部各有一块黑斑,臀鳍是黄色的,看起来与现代的那些观赏鱼也没什么区别。

可就是这样可爱的鱼有着致命的剧毒。

他们的内脏,鱼子,血液,鱼眼睛就是毒素聚集的地方。

上官月儿拿着剪刀开始剖鱼,按照顺序将内脏一样一样的取下,然后剜掉眼珠,鱼鳃,将河鲀的皮剥下来,每一种东西装到一个碗里面。

确保需要去除的内脏一个不少。

另一边,朱雀早就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上官月儿将那些内脏全部放进坑里埋好,然后让朱雀不断的从河流里舀出清水,一遍遍的冲洗着已经剖好的河鲀,还有河豚肝。

河豚肝是河鲀身上最毒的地方,但一到完整的河鲀菜肴,没有这个肝脏就缺少了精华,煮不出河鲀的鲜美。

光是清洗河鲀就花了这么大的功夫,看的黄夫人还有两位皇子都觉得累。

不过更多的却是对上官月儿手艺的期待。

能够值得上官月儿花费这么长时间料理的菜肴一定相当的美味。

河鲀的鲜美还需要注意烹饪时间,河鲀宰杀后1小时内才能保全主河鲀的鲜味。

上官月儿打算油炸河鲀肉,一旁的锅里,倒入了冷油,等油温起来,将大蒜放进锅里铺好,然后将河豚肝脏切成薄薄的片状,放进温热的油锅里面。

这一道手续,是为了利用高温炸肝,去除掉肝脏中的毒素。

不一会儿,肝脏片就在油锅里翻滚,一阵浓香从油锅里面散发出来。

黄夫人闻了也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两位皇子更是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锅里。

油锅里的河豚肝脏已经炸成了金黄色,上官月儿将切好的五花肉翻炒爆香,然后放入河鲀煸香,最后加入料酒、酱汁、糖,河蚌、盐、高汤,转大火煮至沸腾,然后转成小火焖上半个时辰。

打开锅盖,放入剥下来的鱼皮还有鱼骨,烧熟后,大火将汤收浓。

点盐,油,水烧开,将原本准备好的生菜、豆芽垫在盘子底部,倒入烧好的河豚肉,一时间香味四溢。

朱雀几人在上官月儿料理河鲀的时候,已经在一旁搭了一个挡风的位置,桌子也已经摆放好,黄夫人单独的坐在一处,用一块布料挡着。

上官月儿做的河鲀肉装了两个盘子,每个盘子里都不是很多,顶多过过嘴瘾,想要吃饱倒是不可能的。

当朱雀将那河豚肉的盘子放在桌上,八皇子看着油亮油亮晶莹剔透的河豚肉一个劲的吞口水,但想着上官月儿说这河豚肉有毒,说不准吃法也得讲究讲究。

一时间,上官月儿没有发话,八皇子也不敢动。

好不容易看到上官月儿拿起了筷子,八皇子又吞了吞口水,就见上官月儿夹了一片河豚肉,“做河豚肉,厨师得先吃一块,这是对食客的尊重,也是为了防止有什么不测。”

说着上官月儿便将肉放进了嘴里,那河鲀的鲜美充斥着整个口腔,上官月儿不由得又吃了一片。

八皇子见状便知道这东西好吃,而且他六嫂自己都吃的停不下来。

七皇子和八皇子立刻自己拿起了筷子,夹了河豚肉吃进嘴里,两个人的双眼齐齐的一亮,连忙吞下肚中,筷子急忙忙的伸向下一块,两个人吃的不亦乐乎。

而另一边,朱雀尝了一块河豚肉之后,黄夫人也开始用餐。

相比较两位皇子急吼吼的模样,黄夫人到底是矜持稳重的,只是那脸上忍着的急切,还有不停地筷子,还是透露出了这道河豚肉有多美味。

“永安公主这手艺简直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啊,吃了这道鱼肉,可以说我以后再吃别的鱼都没有味道了。”黄夫人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一旁的环儿递了茶水上去,给她漱口。

“夫人,这边风大,你又吃了不少的鱼肉,还是先回去吧,免得着凉了。”环儿最紧要的就是看护着黄夫人的身体,如果有什么闪失,那位爷可不会放过自己。

上官月儿此刻也走了过来,“环儿说得对,夫人身子弱,还是先回去吧,那两位小爷还不知道想不想走。”

“好吧,今日我可是嚯着这一张老脸过来蹭了一顿吃的,要是还累的你们为我担心就说不过去了。”黄夫人起身,披上了斗篷,“我这就回去。”

上官月儿命人送黄夫人离开。

另一边,七皇子和八皇子意犹未尽,但又不可能再让上官月儿去做,反正以后时间还长着,总能吃得到的。

倒是七皇子留意到了黄夫人,觉得很是奇怪,京城之中与永安公主府打交道的夫人他都知道,但这个显然是他也不知道的。

七皇子不由得对那人好奇起来。

除开这些,还有那位夫人的声音,让他感觉很是熟悉,那种熟悉却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六嫂这道河豚肉可真是我吃过的最鲜美的东西了,直到现在,那种鲜美还在嘴里不断的回味。”七皇子见上官月儿走过来,便开口说道。

八皇子也是一脸的谄媚,他对自家的这个六嫂可是崇拜的不得了的。“六嫂的手艺从来都叫人惊喜,六哥可太有口福了,我以后也要娶一个会做饭的王妃!”

七皇子听到这里稍微看了看上官月儿,见上官月儿并没有在意,便松了一口气。

这八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非得要提到六哥,现在朝野上下都知道六哥生死不明,这个时候大家都不敢在六嫂跟前提起。

上官月儿到真觉得没什么,她冥冥之中有感应,楚非离没有死,他还活的好好的。

八皇子还没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两眼放光的看向上官月儿,“六嫂,这不会就是你去参加宫宴的菜肴吧,虽然说是惊艳的美味但总觉得也太寒碜了点……”

“八弟,你六嫂我什么时候做过掉品的事情,就这样的东西端上去我这水云王朝第一厨娘的名声还要不要了?我的上官记名下的产业只怕都要损失不少。”上官月儿笑着说道,“这连菜式都算不上,顶多只是做熟了而已,凸显出了河鲀的鲜味。”

七皇子也不由得问道,“六嫂不是说这就是宫宴上的食材吗?”

“是啊,这的确就是我准备的食材,至于怎么做还没想好,到时候你们便知道了。”

“那我就盼着吃好吃的了!”八皇子嚷嚷道。

毕竟吃了这么好吃的味道,对于到时候上官月儿做成的菜肴相当的有期待感。

七皇子想着之前上官月儿做菜的时候的举动,总觉得有些不妥,“六嫂做这个河鲀,需要如此复杂的手续,而且那些内脏全都有毒,在这外面还好说,如果到了皇宫里面稍微不注意就会酿成大错,六嫂可有想过这一点?”

八皇子却是满不在意的拍了拍七皇子的胳膊,“七哥怎么吃了顿好吃的就变傻了,六嫂难道不会在宫外处理好了带进去吗?”

“八弟,你没听六嫂说这河鲀只能用鲜活带的,从宰杀到下锅不能超过半个时辰,不然味道就会大打折扣。”

“恩,的确如此。”上官月儿点了点头,“七弟说的我也有考虑过的,到时候我会妥善处理的,另外,你们不能给任何人透露这件事。”

“可是皇宫里也需要稍作安排,这件事怎么说也应该跟父皇说一声吧。”七皇子皱了皱眉。

上官月儿想了想,“也好,不过需要私下单独和皇上讲,其他人都不可以知道,六嫂这宫宴上的成败可就看你们两个的了。”

很快,宫宴的日子便要到了。

一些各国的皇子们早就已经在了皇宫,只是上官月儿一直忙着宫宴上的菜肴,没空理会那些。

上官月儿提前了一天进宫,皇上有特别的安排,上官月儿进宫的时候是八皇子接应的,没有引起什么注意。

七皇子擅长交际,一早就被皇上留在了前殿。

上官月儿带着朱雀清点了专用小厨房里面的材料,都是做菜时候的一些配料,至于河鲀,上官月儿没打算这么快运送进宫,就怕出什么意外。

河鲀是上官月儿安排了天龙天虎两兄弟专门运送,在宫宴开始前一两小时运动进来。

皇上安排的这个小厨房离一道偏宫门很近,就是为了方便上官月儿。

傍晚,上官月儿在小厨房里面忙着,便有殿前的公公过来请。

上官月儿跟着去了前殿,宾客已经散尽,皇上坐在高台龙椅之上,一名太监正在给皇上捏着小腿肚子,七皇子站在下方正与皇上说着话。

“炎楚国的皇太子皇玉泽席上故意提起六哥叛逆的事情,父皇可别放在心上。”

上官月儿脚下的步子顿了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