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章 你得罪我了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见楚非离不仅没有避开,反而盯着她看得更是仔细,原本想要挪开视线,却一想到为什么是自己挪开便恶狠狠的瞪了楚非离一眼。

楚非离瞧着有趣,不由得笑了开来,那一抹笑容像这秋日的阳光般耀眼,上官月儿不禁心跳加速,两颊也绯红了起来。

“玄武。”楚非离没有预兆的叫了一声,上官月儿前后看了看,完全不明所以,转过头来的时候就看到前边突然的多了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不由得一惊。

想了想,楚非离看样子也非富即贵,身边有那么一两个暗卫也是正常的,便也平复了心情。

玄武将喝高了的夜倾羽和夜童扛了起来走出了院子,楚非离起身看向上官月儿,“多谢上官娘子的款待,今日就先告辞了。”

上官月儿听到这话简直如楚春风,就等着他们离开,见到她那两只放光的眼睛,楚非离的嘴角翘起的弧度更加的明显。

三个人一走,上官月儿便立马起身跑回了房间卧倒在了床上,她可是困了好久,就等着他们一走好睡觉,天知道这些天她是有多喜欢睡,除了吃饭的时候比较清醒,其余时间基本都在犯迷糊。

从上官家祖宅出来的马车沿着来时的那条偏僻的远路走着,马车里一阵酒气,楚非离将马车的窗子打开透着气,夜童已经睡了过去,夜倾羽却还在自言自语着什么,还不时的将头凑近楚非离。

楚非离挪到一边坐着,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夜倾羽,这个时候,夜倾羽却提到了一个让他关注的名字。

“上官娘子,呵呵,上官娘子是上官月儿,如果没有怀孕该多好,嗝……本少爷真是难得找到一个能跟本少爷比肩的女人,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羔子先行一步……”夜倾羽断断续续的说着,一边还打着酒嗝,意识已经模糊的他根本没看到那位冷面王爷的脸已经黑成了一个锅底。

上官月儿睡了一觉后起来,突然想起一件事,猛地一拍脑袋,她想要买那块地最合适的人选不就是夜倾羽吗?

这下子,上官月儿彻底清醒了,她起身叫了芜娘,然后跟她说了这件事,让她赶到醉玲珑去请夜倾羽出面,芜娘也知道事情紧急,万一那夜公子又走了呢,那自家小姐的算盘可就落空了,便也不敢耽搁,忙去芸娘家叫了牛大力便赶去醉玲珑。

芜娘到的时候,夜倾羽还没醒,楚非离正坐在房里,问清楚了事情,这才说道:“等他醒了,我会转告与他的,你放心回去吧,最多两天,地契就能让人给送过去。”

“既然如此,那就先谢谢这位公子了。”芜娘说完事情留下上官月儿给她的银子便回去了。

而夜倾羽一回来就喝了一碗醒酒汤,这个时候已经睡醒了,他起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楚非离端坐在椅子上,两只眼睛定定的看着他。

“没想到那种清酒后劲也这么大。”夜倾羽揉了揉太阳穴,起身走到桌子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了下去,“有意思,这上官娘子真像是一座矿山,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会挖到的是什么,看来我得好好想想之后的计划了,倒真是可惜了……”

楚非离听到这句话脸色更加的冷冽了下来,只见他缓缓开口,“本王听平南将军说,他家的嫡小姐有意于你,不日就将去请父皇赐婚。”

夜倾羽手里拿着的杯子落到了地上,“哐当”的碎了开来,整个舌头都有些打结,平南将军出身于草莽,因着跟随圣上开辟疆土,建国立业才获此封号,而他家的嫡长女乃平南将军的发妻所生,那长相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

“不是,爷,王爷,小民实在是高攀不起啊,您可得想办法阻止了,不然有了那等贤内助的帮忙,在下想要替王爷做些什么也不方便不是……”夜倾羽转眼间便坐到了楚非离的身边伸手拉着他的袖子,险些都要哭出来。

楚非离拂了拂袖子,将被夜倾羽抓得褶皱的面料抚平,淡淡道:“本王以为,夜公子年纪大了肯定是想要成亲了,不然也不会对一个山野小寡妇感兴趣。”

夜倾羽一怔,楚非离自称本王,又喊他夜公子,难不成他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爷?直到喝酒的时候不都挺好的吗,他瞅着这位爷心情很好啊,难道喝醉了之后他做了什么惹这位爷不高兴的事?

想到这里,夜倾羽不由得有些心虚,毕竟他自己的酒品怎么样自己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爷,我错了。”

楚非离依旧坐的笔直,“哦,你做错了什么?”

夜倾羽一时间也怔住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啊,那这位爷是为什么不高兴,敢情是把自己当成撒气桶了。“我也不知道啊,这不看你不高兴,还以为我怎么得罪你了。”

“嗯,你确实是得罪我了。”

就在夜倾羽缓了一口气的时候,楚非离又悠悠的开了口,夜倾羽刚刚掉下去的心一下子又提了上来。“爷,给我个痛快吧,我倒是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酒后吐真言。”楚非离看着他淡淡的开口。

夜倾羽的脑海里轰的一声,果然是被他猜中了,可是自己完全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啊,这可真是要不得。

“今年冬天北边来犯,每到这个时候军中的粮食都是问题,且不说路途遥远运送不及,一旦发生被迫在冰雪里被堵的事情,我水云王朝的将士们饿死的比战死的还多,这也造成了北边一直不安分的隐患。”楚非离缓缓的说着,只是这语调和说的内容让夜倾羽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果然,楚非离接下来的一句话转眼间就让夜倾羽吐血。

“夜家向来都是第一皇商,天下没有夜家解决不了的问题,今年的军粮问题就由夜家来解决,相信你不会让本王失望的。”

夜倾羽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是吧,爷,没有你这样坑兄弟的。”

“这件事做得好,夜家可转仕途。”楚非离此时完全是一副严肃脸,没有半点的捉弄。

夜倾羽也不由得一怔,夜家虽说家大业大,在水云王朝首屈一指的富有,也正是因为这样,当今圣上一直都不允许夜家的人入朝为官,夜家的子弟除了经商就再也别无出路,楚非离的话是一次契机,改变夜家状况的契机。

但这是一把双刃剑,军粮的事情处理得好自然是名利双收,处理的不好,夜家可就要背负上可能存在的战败的骂名。

做生意不可能只有盈利没有风险的,这是夜倾羽从小就明白的道理,富贵险中求,大不了再以往军粮的处理上做一些防范措施,至少能保证比以往强就行。

想到这里,他点了点头,“多谢王爷,夜家定当不负王爷所托。”

楚非离看着他站了起来,迈开步子的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便出了房间。

“玄武。”

一道黑影出现在楚非离的面前,“主子。”

“去上官家村找里正买下之前我们经过的那片山头以及山下荷塘所在范围的土地,将地契分成几份,荷塘那里足够建造一座宅子的地契,山头一份,荷塘边上的化成几份。”楚非离从芜娘过来说的时候就想到了,芜娘说她只想要荷塘在内的那一片可以做个大点宅子的土地,但楚非离觉得,上官月儿必定不会嫌面积大,只是目前还要不了那么多。

按照上官月儿的性子,要真把整块地都送给她她肯定不会要,将那一整块地分成小块,给她目前所需要的,才是最好的。

玄武很是诧异,但一想到上官家村可能的未来王妃还有小王爷就淡定了,很是迅速的就去上官家村办理地皮的事情去了。

上官月儿那边得到了芜娘的回复,其实心里还是比较忐忑的,毕竟楚非离那个人给她的感觉完全捉摸不透,反倒是夜倾羽比较靠谱一些,不过既然都这样了,只能先等等看了,他说两天就能弄好,就等两天再看吧。

这两天上官月儿倒也没有闲着,想着要给醉玲珑的菜谱,像那些需要自己制作的调料类的菜谱还是先不弄的比较好,说不准那些东西在后来能形成一定的加工规模,到时候自己想开个什么店也很轻而易举了。

等到第二天下午的时候,上官月儿正在院子里跟芜娘紫上官剥着花生,突然院子里就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紫上官和芜娘吓得立马就站了起来挡在了上官月儿的身前,上官月儿仔细的看了看,知道是上次楚非离的暗卫,便让紫上官和芜娘退下了。

“这是上官娘子需要的地契。”玄武将地契交给上官月儿之后,又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

上官月儿看着自己握在手里的地契,这才觉得不是大白天做梦,忙打开看了一下,上边明明确确的写了是村子西边尽头那一块荷塘所在的地方,整个地皮比上官月儿之前估算的所需银两还要多出许多,看来有身份的人办事就是方便啊!

解决了这件事上官月儿不由得心情大好,便着手准备设计一下宅子的结构,到了这边才发现其实还是现代的建筑比较方便,不过古代的宅子比较接近自然,这两点,上官月儿都想占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