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1章 只怕你后悔知道我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皇玉泽也就站着看着她,这些天他摸不清楚上官月儿的想法,倒是觉得上官月儿越来越有趣了。

从一开始的征服狩猎心态到现在似乎觉得有这样一个女子在身边很不错。

二皇子此时也已经回到了宴席之上,端起酒杯走到了上官月儿所在的位置。“皇太子好福气,能得到永安公主的青睐,您们二人站在一起,真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是啊,是啊,天造一对地造一双!”

不少人在那边附和道。

皇玉泽大笑着走过去想要牵起上官月儿的手,上官月儿却无动于衷。

“这么多人都觉得我们登对,我们不在一起岂不是辜负了他们的美意——”

就在这一瞬间,一柄泛着寒光的剑朝着皇玉泽射了过来,皇玉泽偏身,那剑快到擦着他的脸颊而过,最后插进了上官月儿背后的圆柱上。

现场一片混乱,“有刺客,有刺客!”

上官月儿仰着头看着那柄剑,那是楚非离的配剑,她便知道,楚非离来了!

她赌对了!

人群之外,带着银制面具的黑衣男子一步一步走了进来。

围着他的侍卫节节后退。

“天造地设?炎楚国的皇太子抢别人的未婚妻倒是这样的光明正大。”男子的声音冷冽入骨,“你要娶她?问过我同意吗?”

皇玉泽邪笑,“我娶她又不是娶你,要你同意做什么?难不成你暗恋我?”

黑衣男子站在了皇玉泽身前,转身面向上官月儿,“他娶你你嫁吗?”

“夫为妻纲,未婚夫都没了,我自然是可以自己做主自己的婚事的。”

黑衣男子怒声道,“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我自己的人生难道自己还做不得主了?”

“你嫁谁,我就杀了谁!”

上官月儿心里有气,气笑道:“好啊,有本事你就尽管杀。”

皇玉泽站在那里,“不知道阁下到底是谁?”

“我?只怕你会后悔知道我是谁!”

说完,黑衣男子解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俊美如斯的容颜。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不抽气的。

这眼前的黑衣男子正是这两个月一直活在人嘴里的人物,楚王爷,楚非离!

上官月儿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的看见本人还是有些动容的,但因为楚非离骗她的事情,她依旧心里赌气,没有上前去。

楚非离看向皇玉泽,“我,有资格过问吗?”

皇玉泽原本愣住的脸一下子如春风般笑开了,“原来是楚王爷,既然楚王爷归位,在下自然要等永安公主自己抉择。”

楚非离走到上官月儿身边,一把将上官月儿扛在了肩上,完全没有给上官月儿质问的机会,直接就扛着从这殿内消失了。

上官月儿不由得气闷,粉拳往他后背招呼着,“楚非离,你个骗子,你放开我!”

楚非离也没回话,一路上上官月儿打的累了,被他肩膀顶着酸麻,无力的说道:“楚非离,你放我下来。”

“不放,放了,你又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诶,你!”上官月儿深吸一口气,“你放我下来,我保证乖乖跟你走,你肩膀弄疼我了!”

楚非离这才将上官月儿从肩上放了下来,横躺在他怀里。

原本有无数的怒气在看到他的倦容的那一刻全部都消散殆尽,只剩下满腔的心疼。

她伸手去,摸上了他的脸颊。

“瘦了。”

楚非离看着怀中的女人,低下头去在她额头亲吻了一下,下巴上的胡渣子刺得上官月儿有些疼。

似乎是觉得太慢,楚非离抱着上官月儿一跃,从屋顶上横穿,直接到了公主府。

公主府里的下人还没反应过来,只看到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进了公主的寝室。

不由得全部聚集到了一起。

“那是谁?刚刚我没看错吧,那衣服看上去是公主的,可那男人是谁?楚王爷不在,不会是炎楚国的那位皇太子吧!”

“哎呀,公主和那位皇太子进展也太快了,这可怎么办呀!”

“就是啊,原本以为公主是闹着玩的,可这,这也太荒唐了些!”

“不行,不行,我们得去拦着点,让公主别冲动……”

就在丫鬟们准备往上冲的时候,刚刚跟在楚非离他们身后赶回来的朱雀拦在了他们身前,“慢。”

“朱雀姐姐,你可回来了,刚刚那皇太子抱着公主进去了,这公主还有婚约,就这样让他们在一起别人更得说我们公主水性杨花了!”

“你们先别激动,那男人不是皇玉泽,是楚王爷。”

“什么!楚王爷?”

“恩,王爷回来了。”朱雀脸上罕见的带上了笑容,整个人也似乎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王爷还活着,王爷回来了!”

“别在这里吵,打搅到了王爷和公主,都散了吧。”

一众下人这才纷纷退下,临走的时候,都看着上官月儿的寝室,满眼的暧昧。

房间里,楚非离将上官月儿放下,上官月儿抓着他腰间的衣衫,满眼里都是他。

这个男人,她日日夜夜思念的男人。

她抓到他了,真真实实的抓到了,不再只是想象中的。

“我好想好想你。”

“真想我?”男子的嗓音粗哑暗沉。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将他结结实实的抱着,头靠在他的胸口。“你还活着,真好。”

“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楚非离伸手摸着她的秀发,“可我真的不敢确定,一旦见了你我就会忍不住的想要见你,这样暴露出来会遇到什么事情,我不敢确定……”

“我知道,所以我才接触皇玉泽,我相信,你一定在暗中找着什么。”

“军中有奸细,我们这一次的行动被人泄露了,要不是林家军护我,只怕我也难回来。”楚非离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散发出杀戮之气,“天一死了。”

上官月儿心里一阵寒颤,“天一大哥死了?我当初决定救他们出来,原本是不想在让他们掺和进这些事里,没想到他们却为了我们死了。”

“我会为他们报仇的。”楚非离手上的力道加紧,将上官月儿紧紧压在他的怀里。

上官月儿动了动,“你到现在都不知道奸细是谁?”

“是,我这一次回京,谁也不知道,就连当初的青龙玄武也都不知道,我们的行动只有几个核心的人知道,但他们死的死,下落不明的下落不明,我不敢冒险。”楚非离捧住上官月儿的脸,“月儿,我想你,想到快要疯了!看到你和皇玉泽走得那么近,我就忍不住……”

“对不起,我坏了你的计划,你现在这样出来,岂不是功亏一篑?”上官月儿第一次懊恼自己的自作聪明。

“不,没有你这一出,我也熬不聊多久了,我想你,也想小元宝,左右也没找出来是谁,到了京城慢慢排查出来好了。”

“嗯。”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却想起在皇玉泽那边看到的那道身影,“今日晚宴上,我看到了一个人,他没有出现在宴会之上,却在花园里和皇玉泽的贴身侍卫走得很近,那人的样子很熟悉,我一时半会儿也没想起来。”

“你真的看到了?”楚非离双眼一亮。

“恩,可我又有点模糊……唔……”

上官月儿的嘴巴被堵上了,“楚非离,聊正事呢……”

“这也是正事,反正想不起来,做完正事在说,月儿……”

上官月儿原本也是满腔的柔情,被他一撩拨,越发的化成了一潭春水。

红帐香暖,大床摇曳,好不快活。

第二日,日上三竿。

上官月儿才睁开眼,只觉得浑身被碾压一般的酸胀。

床边已经没有人影了,朱雀进来通报,“王爷一早就回了楚王府,让奴婢给公主说声。”

“好。”

上官月儿起床梳洗好以后准备出门,黄夫人带着丫鬟环儿来了,“公主,听说楚王爷回来了?妾身特意前来看看。”

“非离他已经回楚王府了,夫人来晚了些。”

“是吗?王爷他……他可好?”黄夫人整个人有些不对劲。

上官月儿心里思量着,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回道:“王爷很好,多谢黄夫人费心。”

“好就好,好就好。”黄夫人说着又带着环儿离开了。

弄得上官月儿有些莫名其妙。

黄夫人的这幅样子完全像是一个母亲担心自己孩子时候的模样,想到当初说黄夫人的眉眼很是熟悉,上官月儿这么一想,还真就发现了一个事情。

黄夫人的眉眼和楚非离的眉眼十足的相像。

这件事情她打算一会儿去问问楚非离。

上官月儿和朱雀出了门,在门口却看到一辆马车早已停下。

皇玉泽站在马车旁看着上官月儿言笑晏晏,“公主今日看上去格外的妩媚,果然是楚王爷最得公主身心啊。”

“明人不说暗话,皇太子应该知道之前只是我为了引我夫君出来,以后我们还是桥归桥路归路。”上官月儿冷淡的回应。

皇玉泽笑着走进,朱雀拦在上官月儿身前,“公主可真是叫人伤心,过河拆桥做的这样不留情面。”

“我们彼此利用罢了,皇太子难道就真的没有利用本公主?你这次来水云迟迟不走,应该也是想要确认我夫君的安全吧?”上官月儿斜眼看向他。

“怎么会呢?玉泽只是一心心意公主,公主明明还未完婚,却一口一个夫君,想要叫玉泽知难而退,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叫玉泽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