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2章 雅舍?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68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不再理会皇玉泽,知道跟他是扯不清楚的,干脆上了自己府里的马车,她要去楚非离那边看看。

如果真是身边人出了问题,非离处境危险。

二皇子那边肯定也不会放过任何落井下石的机会的。

皇玉泽深深看了一眼上官月儿,目送着她的马车离开,随后上了自己的马车。

有侍卫赶过来,将一小纸卷递给了皇玉泽,“主子,西洲城传回来的消息。”

皇玉泽将纸卷打开,看过之后连连大笑,“有趣有趣,这永安公主实在是太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未婚有孕,还生下过一个孩子!”

皇玉泽嘀咕的声音很小,马车外根本听不清楚说的什么。

上官月儿这一去,并不知道自己深藏着的一个秘密被人知晓了。

楚非离那边正在处理着一些公文,楚王府里很是安静。

上官月儿到的时候,书房里只有楚非离一个人。

“怎么样?皇上今日没召你进宫?”

“父皇倒是派人来过,但我说还有些事情处理,晚些回去拜见父皇。”楚非离放下手中的书简,“你怎么不多睡会儿?昨晚那么晚才睡的。”

“睡不着,总觉得不揪出那背后的人,不踏实。”

楚非离走下来,握住她的手,“这些事我来操心就行了,你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非离,我们解决了这件事,跟皇上请辞吧,回我们的西洲城,过我们的小日子,好吗?”

“好。”

两人相拥,室内静谧,只留下一室的温情。

“对了,你有没有母妃的画像?”上官月儿突然的打破了宁静。

“怎么了?”

“你先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在跟你细说。”

楚非离松开手,去一旁的书架上取下来一个檀木盒子,将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副画卷,上官月儿接过来,缓缓打开,上面画着的是一名身着宫服的女子,正值妙龄,眉眼如画。

这画上的人与那位黄夫人却有着八九分的相似。

上官月儿握着画卷的手有些颤抖,“非离,母妃她有没有姐妹?”

“母妃是家中独女,没有姐妹,月儿,你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问母妃的事情?”

“母妃会不会没有死?”上官月儿抬起头对上楚非离的双眼。

“月儿!”楚非离心里最深刻的事情就是自己母妃的事情,就算是上官月儿也不可以这额开玩笑。

“非离,你知道的,我不是开玩笑,因为公主府里住着的一位贵客,与这画卷上的人有八九分相似。”上官月儿也有些紧张,“那位夫人自称黄夫人,是皇上亲自送到公主府里的,让我为她用药膳调理身子。”

“你说的都是真的?”楚非离的心一跳,这些事情足以证明事有蹊跷,不然皇上怎么可能会将这个女人养在宫外。“你别多想了,很有可能是父皇找了一个跟母妃相似的女人。”

“可是那个贵人一大早上却急冲冲的来我住处确认你的安危。”上官月儿握住他的手,“不管如何我们去确认一下吧,倘若是真的……”

上官月儿的话没有说完,楚非离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他和皇上之间的心结就因为此事,解铃还须系铃人,去看看也好。

楚非离跟着上官月儿回了公主府,上官月儿直接带着他前往黄夫人的住处。

“黄夫人,知道黄夫人关心非离,我特意带着非离过来给黄夫人请安。”上官月儿站在外面对着里面说着。

里面没有动静,只听到脚步声,环儿出来道:“我家夫人身子不大舒适,公主和王爷的心意夫人心领了。”

“夫人身子不舒服,我们更要去看看,皇上说过我的职责就是负责照顾夫人,如果有什么那可就是我的过错了。”

“公主,妾身是真的不舒服,公主和王爷请回吧。”

“夫人中午的时候精神挺好的,为何要拒绝我们?”上官月儿一心想要求个结果,自然不会就这么回去的。

楚非离开了口,“夫人与非离素未谋面,却为非离的安慰担忧,非离自当亲自前来谢过一二,还请夫人见上一面。”

黄夫人坐在房中,一张帕子紧紧的攥着。

上官月儿见里面半天没有动静继续开口说道:“夫人,人这一辈子就这么长,有些遗憾能弥补的时候就弥补,不至于到最后耿耿于怀。”

黄夫人深吸一口气,“环儿,让他们进来吧。”

环儿领着楚非离和上官月儿进了屋。

当楚非离看着端坐在屋里的黄夫人的时候整个人都失控了,“母妃!”

“天儿……”黄夫人亦是未语泪先流。

上官月儿看到这一幕,从房间里退了出来,环儿也退了出来,将空间留给了他们母子二人。

上官月儿大致上也能想清楚事情的经过,应该是当初皇上迫不得已处罚了楚非离的母妃,却又暗中叫人将她救了起来,一直养在别处,精心照料。

都说皇上无情,无情之人有情起来,对黄夫人的这份心意,天地可鉴。

实在是难得!

上官月儿去了小厨房,准备自己动手做几个家常菜。

等到上官月儿再次回到黄夫人院子的时候,楚非离和黄夫人已经能够坐着像寻常那样的说话。

黄夫人见到上官月儿招了招手,“月儿,过来坐。”

上官月儿也不见外,让朱雀将饭菜摆上,坐到了黄夫人的身边。

黄夫人握着上官月儿的手,“非离他身边有你,是他的福气,我很放心。”

“你们什么时候可以了,将小元宝带给我看看,到了我这个年纪,格外的喜欢那些软萌的小家伙,只可惜因为一些原因,始终都只是一个人待着。”

“好。”上官月儿笑着,“以后还有我和非离陪着您。”

黄夫人的话好像格外的多,一顿饭一直都在絮絮叨叨不停,还是因为上官月儿怕耽误她休息,拉着楚非离离开,不然只怕黄夫人不得休息。

两人回了前院,楚非离就一把抱着上官月儿,下巴在她的头顶摩擦,“谢谢你,月儿,谢谢你。”

“谢什么,皇上对母妃是真情,所以你也不要怨他,那个时候大概真的是逼不得已。”

“恩。”

两人你侬我侬正准备做点什么的时候。

门外陡然间传来一道男声,“王爷,出事了,皇玉泽的人在到处搜索公主和王爷在京城的宅子,似乎在找着什么。”

楚非离立刻松开抱着上官月儿的手,将门打开,“皇玉泽搜索什么?那东西只有我知道,根本没有东西可以寻找,他要找就让他去找。”

“他要找的似乎不是东西,对钱财也没看在眼里……”

上官月儿心里一紧张,“小元宝!”

“非离,小元宝的事情知道的人也不少,你说皇玉泽他会不会……”

“不会的,雅舍那边有青龙……”楚非离似乎觉得有些不应该说,看了来人一眼,“你先下去吧,不要轻举妄动,看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是。”

那人抱拳退下,在经过院子门那边的时候侧过脸来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瞬间,与上官月儿脑海里的那道身影重叠。

“别让他走了,抓住他!”上官月儿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皇玉泽让他来就是为了引出小元宝的真实位置。

朱雀闻声而动,而那人也施展轻功想要离开,与此同时,院墙上也有几人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跃了出去。

“非离,我说的在皇玉泽那里的人就是他,他们是为了得到小元宝在那里的消息,一定要将他们全都捉住!”上官月儿说这话的时候,拉着楚非离的手都在颤抖。

楚非离亲自动手将那人捉住,另外的几个人却是跑了。

朱雀认出了那个人,是楚非离麾下的一名副将,“你居然投靠了皇玉泽,王爷待你不薄!”

“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王爷,您杀了我吧。”

“将他先押下去。”

楚非离下令,让朱雀亲自看守,自己和上官月儿骑马赶向雅舍方向。

“月儿,别慌,跟我活着回来的林家军,我让他们全部三三两两的混进了京城里。”

一枚信号弹在夜空中亮了起来,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楚字。

城中无数人都开始忙碌起来。

皇宫之中,有人看到了,将消息传进了各个宫里。

皇上半夜醒来,便再也没有睡着。

“老六这一回京城就开始折腾了,朕或许是真的老了。”

“报,京城之中,无数不明人士纷纷涌向雅舍所在地,王爷和公主也在赶往雅舍。”

“雅舍?”皇上看向一旁的王公公,“这不是那个丫头开的酒楼吗?”

“正是,只是不知道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引得这么大的动静。”

“让京郊近卫军进城,助他一臂之力吧。”皇上拿出一块令牌,递给了王公公。

“是,老奴这就亲自前去。”

楚非离他们到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双方早就已经打了起来,从雅舍门口到里面一片狼藉。

红姑她们这些女子也都四处逃窜着。

皇玉泽站在黑夜之中,一双眼黑白分明。

“报,并未发现有小孩的存在。”

“不可能,王府和公主府都没有,酒楼也不可能藏,只有这个地方是最有可能的,仔细给我搜!”

“报,后院荒芜处有人迹,那里似乎有蹊跷。”

“走,让所有人集中那几处可疑的地方。”

楚非离和上官月儿火速往里面走着,雅舍集聚了上官月儿不少的精力,就这样被付之一炬了。

走到最里面,看到机关所在地的墙壁已被摧毁的时候,上官月儿的心都凉了。

楚非离没有等船来,直接抱着上官月儿蜻蜓点水,速度很快的掠向小岛。

皇玉泽他们的船马上就要靠岸了,岸边还停留着几只小船,是皇玉泽他们先一批上去的人留下来的。

就在那一瞬间,楚非离的剑横在了皇玉泽的身前。

小岛之上,青龙率领着守卫正和皇玉泽的手下打斗着。

上官月儿不管不顾的跑了进去,到处找着秀娘他们三个,整个屋子里却没有半个人存在。

“不!”

楚非离听到了上官月儿的声音,连忙转身冲了过去,就看到上官月儿摇摇欲坠的往地上瘫倒下去。

楚非离连忙上前接住了她。

“元宝——杀了他,杀了他!”

“皇玉泽,你我之间的事情,牵扯上幼儿似乎不是君子所为。”楚非离看向皇玉泽的眼通红。

皇玉泽笑道:“我本就不是君子,王爷,想要令公子无恙,就拿王爷这条命来换。”

“我知道的事情就值得你冒这么大的危险,不惜一切代价要我性命吗?”

“看来王爷是不怎么顾及小世子了。”皇玉泽很是玩味。

青龙跪在了楚非离面前,“属下守护不力,属下见雅舍起火,知道不妙,便着人将小世子送了出去。”

“送了出去?”上官月儿心里的那一抹期望又升了起来,看来皇玉泽并没有捉到元宝,不然不会在这里跟他们交涉的。

“这四周都是我的人,小世子就算是从小岛离开了,也会被我的人截住,王爷和公主还是不要抱有希望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