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3章 大婚(完)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65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不想跟皇玉泽继续下去,既然青龙提前安排了秀娘他们离开,那么一定要赶紧找到他们才是。

“太子殿下。”

有下属将一个被绑着的人扔到了上官月儿面前,上官月儿看清楚了那是秀娘。

“秀娘。”

“安分点。”一个侍卫一把拎起了秀娘的头发。

“公主,王爷,不要管妾身,救小世子和小虎,一定要救他们。”秀娘挣扎着,身上的绳子不动分毫。

上官月儿和楚非离也不可能放弃秀娘的,秀娘知道他们的犹豫,转身撞向了那名侍卫的剑上,“公主,替我照顾好小虎。”

“秀娘!”上官月儿此刻心里对皇玉泽的仇恨越发的厉害,“皇玉泽,倘若今日不能拿你命来,他日我一定要你炎楚国整国殉葬!”

“公主口气不小,只是既然都捉到了这个妇人,那孩子必定也在我手里,公主说话之前还是要思量思量!”

“你——”

“吼!”

震耳欲聋的吼声,一道声音在众人眼前闪过。

“是老虎!”

有人喊道。

老虎在上官月儿身前站定,趴了下去,老虎背上,还有两个小不点。

两孩子一老虎身上全都湿漉漉的。

上官月儿一把抱住了两个孩子,“元宝,小虎子!”

皇玉泽这才发现自己的计划不可能实现了,连忙下令撤退。

楚非离站定,“想走,不可能。”

整个雅舍都被京郊近卫军围得密不透风,林家军也赶到了小岛之上。

楚非离带人处理皇玉泽等人,上官月儿抱着两个小家伙待在原地。

小虎子从上官月儿怀里挣脱出来,走到秀娘身边,伸手戳了戳秀娘的脸颊,“娘亲,娘亲……”

“娘亲睡着了,嘻嘻……”小虎子回过头来看向上官月儿,脸上还带着天真无邪的笑。

元宝走过去牵住了他的手,上官月儿整个人泣不成声。

到天明,这一场大战才结束,楚非离回来了,来接他们。

“皇玉泽捉到了没?”上官月儿只关心这一个问题,在她心里,皇玉泽就算是死了也赔偿不了秀娘的一条命!

“没有,有人接应他,被他逃了。”

小虎子和元宝都坐在秀娘身边,守着秀娘。

楚非离伸手去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顶,小虎子还抬起头来问他,“娘亲怎么还没醒?”

楚非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是越发的抿紧了唇。

回去以后,好生安葬了秀娘,将她与小虎子的父亲葬在了一起。

真个过程里,小虎子和小元宝都没有哭,两个小家伙时时刻刻都在一起沉默着。

这一场大战响彻整个京城。

众人也知道了,原来永安公主与楚王爷早就生有一子。

而且这件事还是因为当初的丞相府二小姐上官雪造成的。

上官月儿和楚非离处理好这次的善后问题,便被民众和皇室催婚。

楚王爷辞去军权,只当一个闲散王爷。

这一场盛世婚礼选在了西洲城举行,整个西洲城上下张灯结彩,十里红妆,所有街道都扎上了红色的锦带。

西洲城大宴三天,所有百姓敞开了吃喝玩乐。

上官月儿从西洲城上官记酒楼出嫁,楚非离迎她去城主府。

大婚当天,上官月儿因为前一晚跟雷凌儿几个闹腾的很晚才睡下,早上的时候不愿意起来,朱雀和紫上官特意来唤她。

因着上官月儿幼年丧母,芜娘便全权为上官月儿打理着大婚的事情,按照当初上官月儿母亲出嫁的规矩准备。

上官月儿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屋子里围了一整群的人在。

紫上官和朱雀站在她的身边,芜娘带着喜梅还有十全婆婆一溜的排着。

楚非离虽然辞去了军中大权,但皇上对他和公主的喜爱没有减去一分,更是命内务府全权打理两人的婚礼。

七皇子和八皇子早就来了。

朝堂之上的那些官员不方便前来的,也都派了自家子嗣和夫人小姐前来祝贺。

这一个个人围得上官月儿的房间水泄不通,每个人的手里都捧着托盘或是端着锦盒,托盘里装着首饰,闪闪珠玉金翠之光。锦盒里装着衣物和各种采喜之物。什么枣啊、花生啊、核桃啊、栗子啊,一盒盒的捧来,另外还有婢女们手里捧着成双成对的事物。

上官月儿看了一眼之后依旧在床上躺着,她真的是有点起不来。

“公主,该起了,可别误了良辰,王爷昨儿个可是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呢,上上下下都打点到位,只怕是到现在还没合眼。”紫上官在一旁说道:“王爷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迎娶公主回去,公主这样的拖延时辰,难不成不想嫁了?”

“你这丫头胡说些什么呢!”芜娘瞪了紫上官一眼。

上官月儿这才揉了揉眼坐起来,“开始吧。”

上官月儿的话一落地,所有的人顿时围拢过来,一阵百子千孙,吉祥如意,百年好合,鸾凤和鸣的喜庆话不要钱的砸的上官月儿耳朵都快聋了。

喜话说完,芜娘便吩咐捧着托盘和锦盒的人依次报数,全都是难得的稀罕宝贝。

这些弄完,又有人弄来了两个大木桶,木桶里面装了象征吉祥意义的莲子,花生之类的东西,还有的装着各种各样的花瓣。

泡了两道之后,芜娘和紫上官开始为上官月儿挽发。

一边梳一边道:“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

绾好发,便是给她脸上上妆。

化完妆以后,便开始穿衣服。

大红的嫁衣从箱子里取出来的时候,惊艳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们这场婚礼其实也很仓促,上官月儿也不知道楚非离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这件嫁衣很明显废了不少的时间和心思。

上官月儿穿上大红嫁衣,披上凤冠霞帔。整个人儿换了一个人。即便那脸有些惨不忍睹,但一样是倾国倾城。

屋外,有人喊道:“楚王爷来了。”

芜娘看着装扮完毕的上官月儿笑道:“这王爷还真是心急的,这么早就来了,我们也快点儿吧。”

芜娘和紫上官扶着上官月儿往房门外走去,上官记酒楼里面不知何时妆点得遍布红绸锦色,大红的锦绸,将上官记酒楼整个都衬得红彤彤的, 这一片红色晃得上官月儿眼有些晕。

上官月儿的高堂都不存在,便也就对着外祖父母还有亲娘的牌位拜了拜。

临出门的时候,芜娘为她盖上红盖头。

走到门前,一袭红衣的夜倾羽正站在那里。

上官月儿没有兄长,但却称呼夜倾羽一声大哥,今日,夜倾羽便作为兄长送上官月儿出门。

夜倾羽看着来人,弯下了腰:“妹妹上来吧!出了这房门,你的脚就不能粘土了,我背着你。”

“谢谢夜大哥。”

“夜倾羽你可得小心些,摔到了新娘子,小心楚王爷找你算账!”雷凌儿在一旁喊道。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鲁莽吗?”夜倾羽看了她一眼,仔细的背着上官月儿踏上了红毯。

一众人簇拥着上官月儿向大门口走去。

上官月儿能感受到夜倾羽背着她下楼,她抬起头,看着上官记酒楼的大门,大门口乌压压的一群人,围得水泄不通。

西洲城的百姓们都来围观这一场盛世婚礼的盛况。

酒楼前面停了一顶十六人抬的大轿子,其中一人一身大红喜服,站在正中间,比此时的新娘子还要耀眼。

楚非离走上前去,从夜倾羽身上抱过上官月儿,“谢谢。”

夜倾羽站定,笑着抬头,“送妹妹出嫁是应当的,王爷以后可要好好待我这妹子,不然我可是要找王爷算账的。”

“我会的。”

楚非离转身,在众人的目光中,抱着上官月儿上了后面的十六人抬的花轿。

啧,新郎和新娘子一起上了花轿还真是头一回,而且看样子也是不打算下来了。

轿子很大,却很稳。

抬轿子的都是青龙玄武他们那一帮子暗卫,脚力很好。

护在花轿周围的是上官月儿外祖父留下来的林家军。

整条街上还有当初的京郊近卫军守护,这是皇上特地给的恩赐。

轿子里面只有两人彼此的心跳声,此时无声胜有声。

上官记酒店到城主府的距离并不算远,不一会儿就到了,轿子外面传来了不少的声音,“新娘子来罗!”

楚非离摩挲了一下上官月儿的手,从花轿里面出去。

小虎子和小元宝两个小家伙被两个侍卫跟着,站在人群最前面笑嘻嘻的瞅着。

楚非离将射箭踢轿门的仪式全都取消了,唯一的就剩下了一个火盆。

楚非离直接上前,从轿子里将上官月儿抱了出来,径直的抱着她一起跨过了火盆。

整个城主府里被布置的喜气洋洋,上官月儿偶尔透过盖头的缝隙,看到满院子全都是人。

吉时到了,大婚之礼开始。

皇上未能到,可黄夫人却是到了的,因为黄夫人的身份特殊,楚非离将客厅设计了一下,高堂之上原本看上去没人,但后面的里间里,黄夫人坐的位置正是父母该坐的位置。

“一拜天地!”礼仪官高喊。

楚非离和上官月儿齐齐对天一拜。

“二拜高堂!”礼仪官再度高喊。

楚非离和上官月儿对着上方黄夫人所在的地方一拜。

“夫妻对拜!”礼仪官声音拔高。

楚非离和上官月儿齐齐转过身,身子齐齐弯下,头正好碰到了头。

“礼成,送入洞房!”礼仪官最后喊了一声,话音刚落,楚非离就将上官月儿拦腰抱起,轻缓抬步向洞房走去。

七皇子代楚非离招呼着客人,大手一挥,准备的珍馐佳肴、山珍海味纷纷摆上席面。

楚非离将上官月儿放在大婚的房间里就出来了,一直到夜深才回去。

顺应的喝了交杯酒,揭了红盖头,接受完大家的祝福。

酒意微醺的楚非离拥着上官月儿躺在床上的时候,还觉得有些不真切,两个小家伙却躲在他们的床下。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就准备洞房,就在这时,一串鞭炮声从床底下响起,两个小家伙钻了出来,“快跑,爹爹要揍屁股啦。”

上官月儿捂着嘴笑个不停,而楚非离则是黑这个脸。

那两个小子到底知不知道,这么一吓,他堂堂楚王爷瞬间就萎了。

这样一个别出心裁的洞房之夜,只怕是楚非离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大婚之后,上官月儿一直待在西洲城,而上官记的生意做遍了整个水云王朝,更通过和夜家联手,推行到了水云王朝周边的国家,唯独没有炎楚国。

周边的小国因为这个原因,纷纷归顺于水云王朝。

不费一兵一卒,通过经济封锁,将炎楚逼到内乱,导致国破。

皇玉泽也没落到好下场,被炎楚国皇上引咎责罚,为了向水云王朝服软,将他斩首示众。

从此,天高海阔,上官月儿与楚非离琴瑟和鸣,致力于为两个小家伙添上几个弟弟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