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章 君子远庖厨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216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7

自从来了祖宅,就没见到过半分银钱,大小姐的身子又不大好,吃穿用度都要讲究些,可就算她和紫上官做点绣活也根本补贴不了。

芜娘和紫上官扶着脱力的上官月儿躺在床上,上官月儿看着两张担忧的脸,打着补丁的麻衣刺得皮肤上有些疼,她的心里却一阵温暖,笑着道:“别这样苦着脸,弄得我像是真有绝症了似得。”

“大小姐……”紫上官本来就比上官月儿还要小两岁,心里也藏不住事,“我们马上连吃的都没了,要不我去路上堵堵丞相,让他……”

“这个想法想都不要想,他们不给我们,我们自己想办法,总也不至于饿死。”上官月儿是彻底对这对女儿不闻不问的父亲死了心,她将先前的银簪和玉佩拿出来递给芜娘,“这些可以拿去当掉,先用着,等我这两天歇好点了再想点办法。”

“二小姐的东西能当掉吗?丞相府还有一些势力,真要当掉大人那边立刻就能知道实情了。”芜娘迟疑的握着手里的东西,刚刚大小姐用这两样东西外加自己的性命才逼走了二小姐,眼下就将东西当掉,若真被上官家的人看到了肯定会物归原主,到时候林姨娘和二小姐肯定免不了添油加醋一番。

上官月儿一只手指勾着自己的一缕秀发把玩着,“我记得好像有跟丞相府不对头的势力吧,貌似他们也有开当铺的,你把东西当进去了,绝对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放心好了。”

芜娘心里一亮,以前的大小姐从来都不操心这方面的事情,只是一味的沉浸在书卷里,没想到她倒是记住了这些。芜娘细细的瞧着上官月儿,总觉得大小姐有些地方不一样了,没有以前那么浓厚的书卷气,反倒多了一分睿利。

“好,我这就去,顺便买点米回来。”

紫上官在一边笑着说道:“芜娘,这下子大小姐的秋衣也有着落了,不如顺便带点布匹回来,不然再晚些时日都赶不上穿了。”

上官月儿侧过脸来,看着眼前的两人,身上都穿着粗麻葛衣,芜娘的衣衫上还有缝补的痕迹,看她的时候双眼眯着,似乎这样才能看得清楚。

记忆里,很多个夜晚,芜娘和紫上官都是在坐在桌子边,一盏油灯微弱的光芒下绣着绣品,不然她们也不可能支撑几个月,紫上官年轻相比起芜娘来说轻松一些,芜娘的眼睛恐怕就是这样坏掉的。

丞相府的那个父亲将他们送到这里,不问生死,上官清的母亲不让她们带出任何的东西,更没有给过月钱,以前的上官月儿十指不沾阳春水,娇气逼人,身子还差,这就是所谓的没有公主命还有公主病的典型。

上官月儿眼眶有些发热,这一世的情况跟她前一世的很多人事都有些重合,她轻柔的开口,“我的就不必了,带过来的衣服够穿就好,倒是你们身上的衣服都破旧了,芜娘你待会儿带点白棉布回来做两套新衣吧。”

“小姐……”

“就这样说定了,难不成你们现在觉得我不在丞相府了,说的话你们都不听了?”上官月儿小脸一板,佯装着生气。

芜娘这才点了点头,“好的,谢谢小姐。”

“谢谢大小姐!”紫上官本就是个孩子,听到有新衣服穿倒是一点也不扭捏的笑着说道。

芜娘出门后,上官月儿便觉得有些困倦了,这身子骨真是差到不行了,才醒了这么一会儿就吃不消,紫上官帮她盖好被子后便去后边忙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月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黑了,芜娘早就回来了,一看到上官月儿醒了,便让紫上官端了熬好的粥过来,就着一碟青菜,温淡的吃了下去。

站起来在屋子里走了走消消食,然后坐到桌子边撑着下巴看着芜娘和紫上官绣着绣品,芜娘绣一会儿就要伸手揉揉眼睛,擦擦眼角的眼泪,“芜娘,你眼睛都伤了还是不要绣了。”

“不碍事的,这些事这个月说好要给绣坊送过去的,要是没达到,下个月绣坊可就不愿意给活我们做了。”芜娘笑了笑,继续手里的活。

上官月儿撑着头转向窗外,看着窗外那一片空地想了想,“这里是上官家老宅,前后的地也都算是上官家的吧,如果我们自己种点蔬菜什么的也是可以的哦?”

上官月儿原本只是随意的说了出来,哪知道不仅仅是芜娘,就连紫上官都是吓了一跳般的手里的绣品都险些掉了。

“小姐,你说你要种菜?”紫上官的声音都有些提高。

上官月儿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大概是没有大家闺秀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们才会觉得惊讶吧。“是啊,不行吗?”

“小姐。”芜娘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是这块地不能种,而是在水云王朝,农夫和厨子都是最下等的人群,从开国太上皇起,水云王朝就一直都崇尚君子远庖厨的思想,而咱们丞相府更是君子之道的代表,深受各地的儒生门推崇。小姐要是亲自去种菜,传了出去,怕是于名声有损。”

上官月儿愣住了,转着眼睛看了看紫上官,只见小丫头也是一副如临大敌一般的上下捣着头,赞同着芜娘的说法。

“这都是哪门子的歪理,既然是君子之道,这将我们落井下石也是?”上官月儿有些被乐笑了,“觉得农夫和厨子都是最低等的人,那他们吃的东西又从哪里来?我记得,每年宫宴皇上还要御膳房挖空心思想一些新奇的菜品吧,既然君子远庖厨,那干脆不要吃算了……”

“大小姐……”芜娘被她的话堵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大家闺秀的确还是不要这样做的比较好。”

“不这么做,我们都要等着饿死了!”上官月儿对芜娘的这种顽固不化有些气恼,但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软了语气说道:“芜娘,再怎么下等也比不上我现在的处境了,堂堂丞相府嫡女跟人私通未婚有孕,你觉得还真的会有人再看上我?丞相府的态度就说明了这一切,他们已经放弃了我,如果我还端着丞相府大小姐的架子,那不是更惹人笑吗?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活着,只要活着就有翻身的希望不是。”

上官月儿握着芜娘的双手,诚恳的一条一条的分析着给她听,芜娘有些为难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