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0章 筹划作坊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8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一张标准的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小脸,五官清秀,身上那股子恬淡清贵的气质随意一个动作都带着说不出的优雅,整体看上去却别有一番韵味。

尤其是她无意识的时不时在凸起的肚子上轻柔的抚摸,让她又增添了一份母性的光辉。

夜倾羽走进院子的时候,就看到了楚非离,只不过,在一听到脚步声的时候楚非离立即就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夜倾羽显然是惊喜,“你回来了,不会是亲自来监工的吧。”

“嗯。”楚非离回过身去应了一声。

“不是吧,大营那边没问题?”夜倾羽是头一次看到楚非离为了这种事情亲自来参与,这样的男人不都是习惯发号施令么。直到后来,他才发现,这个男人哪里是来亲自参与的,人家只是来培养感情的。

楚非离没有直接回应,反倒是问他,“地址选好了吗?”

“选好了,本少爷办事你还不放心?”夜倾羽大大咧咧的坐到一边的椅子上,“接下来就是建造作坊还有大烤箱,这个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办,上官月儿妹子,就按照你先前画的院子那样给弄个图稿吧。”

上官月儿却是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看着他,直把夜倾羽看的莫名其妙。

而站在一边的楚非离却是想着夜倾羽之前的话,上官月儿妹子?这才没几天,夜倾羽跟她的关系就这般亲近了,心里一时间有些不知名的情绪滋长。

“建成作坊,所有的工具材料我们出,人手还有制作由你安排,这个作坊的所有收益,我只占两层。”楚非离看着上官月儿静静的开口。

上官月儿抬起眼看了看他,这作坊不是夜倾羽的吗?

“啥?这意思是没我什么事了吗?”夜倾羽被楚非离的这句话也给整蒙了。

楚非离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什么都不用你做,光担着这个美名还不够吗?”

“什么意思?”夜倾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

上官月儿却是不咸不淡的笑道:“他的意思应该是,夜大哥你是明面上的作坊拥有者,而我是技术工,专门负责所有的产品,所有的问题他担着。”

楚非离赞许的看向上官月儿,简直就像是自己的代言,能将他没说明白的都讲出来,一针见血。

上官月儿却是偏了偏头,“为什么?”

是的,为什么?为什么会给她这么大的股份,还是什么都不用操心就能享受的盈利。

“我的目的只是为军营里供应军粮,只要完成这个就行,其他的,包括作坊制作出的别的我就不会去管。”楚非离的一只手背在背后站着,云淡风轻的说着,他怎么会说,因为你是我孩子的娘亲这样的由头呢。

“上官月儿妹子,你如果不要就给我来经营,你只用告诉人怎么做,每个月给你分红怎么样?”夜倾羽挑着他的桃花眼看着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心里在犹豫,夜倾羽的提议也的确不错,自己现在也没那么多精力,正准备开口,就听楚非离说道:“夜家的人真正参与进来,事情有多复杂,你不会不清楚。”

夜倾羽不由得颓了气势,也是,自己家里那些人原本就无孔不入,这些年他是多严谨的防着才能稳定到现在,而这个作坊不仅在这小山村里,管理起来不方便,更加上跟军营扯上关系,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楚非离的话一说,反倒是提醒了上官月儿,她如今单枪匹马一个,不久还要带着孩子,如果这个作坊跟军营联系在一起,有些事情就复杂了。

楚非离似乎知道上官月儿会说什么,转过头去看向她,“上官家年后有祭祖的习惯,有了作坊这一层关系,那些人想动都动不了你。”

上官月儿一怔,原来自己以为的秘密,面前的人都知道,他们都让人去查了自己,她却是勾起嘴角,带着两分凉薄的笑意,眼睛看向他腰间佩戴的那条腰带,腰带上隐隐用同色系的丝线绣着四爪飞龙,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那民妇是不是还要多谢王爷为民妇考虑到这个份上?”

这一句王爷把原本站在一边的紫上官惊了一跳,这位跟着夜公子来的人是王爷?

楚非离却是看着她,没有出声,等同于默认。

“也不知道王爷总往这山郊野外跑是为了什么,如果不想有人说闲话,王爷还是离民妇远点儿的好,毕竟一个堂堂王爷跟一个怀着孩子的寡妇走的亲近,没什么都能传出点什么。”上官月儿很讨厌古代的一点,就是上位者永远有权利决定下位者的生活,夜倾羽和楚非离从小生活的环境让他们天性生疑,所以一开始就让人去调查了自己的底细才放心的结交,但她却是对对方一无所知。

这种待遇并不公平,包括他们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自己也不知道。

夜倾羽听到这里知道上官月儿是生气了,这氛围有点尴尬。“上官月儿妹子,这一开始……”

“芜娘,我饿了,早饭端上来吧,紫上官,送客。”上官月儿对着厨房那边喊了一句,然后便不再理睬身后的两个人进了屋,芜娘端着早点随后也进了屋子。

紫上官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个夜公子,一个王爷,她哪敢开口啊,可一想到小姐生气的样子,还是壮着胆子说道:“夜公子,王爷,请——”

哪知人家两个根本没理她,一个继续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另外一个则是站在原地。

“本少爷好不容易都走到这一步了,你说你回来搅什么局,这下好了,上官月儿妹子不帮忙,我们根本就没有人会。”夜倾羽难得遇到打击楚非离的机会,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在桌面上点着,面上浮着一层担忧,一边说着一边往门里看着。

上官月儿在很平静的吃着早饭,喝了两小碗粥之后才作罢,等她吃完,芜娘刚将碗筷端出去,楚非离便坐在了上官月儿对面的椅子上。“这次的事情对我水云王朝来说很重要,同样的,也是一次让你握住自己命运的钥匙,也能保肚子里的孩子平安,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上官月儿看着对面那个说着软话却还一本正经的男人,他说的的确是大实话,这个时代跟一个王爷走得近,意味着什么,很清楚,所有人得罪她之前都得要好好思索一下王爷会不会追究。她也知道自己之前是太鲁莽了,怎么一听到他知道了自己的隐私就有些恼羞成怒的没有了理智。这里毕竟是古代,不是现代。

不过虽然这么想着,却还是不动声色的拿了一边的一本医书靠在屋里的椅子上看着,坐了半天,见楚非离也就跟个石柱子一样坐在之前的位置上一直盯着她看,上官月儿不由得被看得不自在了,便开口道:“不是要开作坊吗?怎么还不去做工具和招人手?”

话一出口,楚非离便勾起了嘴角,看着上官月儿微微泛红的脸颊,心里一阵愉悦。

夜倾羽原本这几天一直在忙,睡眠也少,居然心大的在院子里睡着了,眼下夜童将他拍醒,“少爷,上官娘子同意了。”

夜倾羽一下子就跳了起来,跑到屋里准备坐在上官月儿身边,却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椅子一下子断了半截腿,要不是他反应快就要摔倒地上去了。

“上官月儿妹子,咱是不是先画图?”夜倾羽也不介意,站直了身子就跟上官月儿说着,他已经对这作坊迫不及待了,虽然不是他的,但能看到上官月儿这边出来的东西总能让他吃惊,受到启发,到了现在就只剩期待了。

上官月儿见状,知道这作坊不运行起来,自己这边是安逸不了的。

便索性拿了鹅毛笔和纸,画起了厂房设计图,包括专门和面盘面的地方,还有一整面用来上柱的小洞和竹竿,以及用来醒面的类似水池一样的凹槽,还有晒面用的双杠一样的场地。

尤其是用来烘烤的烤房,上官月儿设计成一排排排列的烤箱,就跟工厂里生产流水线似得。

而那和面,盘面,上柱,醒面,晒面的地方单独隔离开来互相不在一起,每一个单独的小厂房都在后边单独的开了一个门,工人们从这个小门进出,然后在前边开的门里由专门的人来将每一步制作好的东西送到下一个小厂房里。

夜倾羽和楚非离看的稀奇,楚非离更是双眼一亮的问道:“这些工人只负责一个步骤的操作,又快又能保密。”

上官月儿知道他这是看出门道了,也不出声,继续在纸上画着烤房那边出来之后运进一个房子里,这个房子用来专门包装面块,需要保持的干净度十分的严格。

“这几个厂房的人需要招不一样的,比如说和面盘面的最好是熟手身体健实的,上柱醒面晒面的需要细心高个的,连接各个厂房的人需要是自己的,最好是有死契的,最后的那个烤房男子比较合适,包装的房间爱整洁干净的女人最合适。”上官月儿细细的说着,然后就见她在一边又画了几个类似衣服帽子的图案,“这是工人们的工服,上工必须穿上这个,烤房用深色的耐脏的布料,其他的用白色的布料。”

“帽子用来将头发罩进去,口罩防止口水唾液之类的掉进食物里面,这手套……”上官月儿想了想,古代的材质能做到像现代的透明一次性手套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