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3章 激动失控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小姐这是怎么了?”芜娘的惊吓不仅仅是因为楚非离将上官月儿抱着回来,更是怕上官月儿出什么问题。

上官月儿此刻已经被楚非离放在了床上躺着,“我只是有点肚子疼。”

“肚子疼?”芜娘一下子急了眼,“我这就去请大夫,小姐你先忍着点。”

上官月儿却是握着她的手,“现在又不怎么疼了,芜娘,你别慌,你一慌我这心里就怕怕的,你在这里我还有点谱,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一无所知。”

紫上官在一旁说道:“小姐,那就让芜娘陪着你,奴婢去请大夫。”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她也很担心孩子出事,怀了这么几个月,亲身体验他的胎动,感受到他的心跳,那份亲情早就融入了骨髓。

楚非离在一边看着她那张因为惊慌显得有些苍白的小脸,还有她紧紧抓住芜娘的手,抿紧了嘴唇出了院门,“朱雀,速度去请青城最好的大夫过来;玄武,你赶往京城去请姚太医,记住,不得让姚太医知道地方还有看的人。”

“是。”

两道人影从空中掠过,转眼就没了踪迹。

紫上官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牛大力正好赶到了门口,“紫上官,你这么着急是去哪里啊?”

“小姐出了点事,我要去请大夫,对了,大力哥,上官家村可有好点的大夫?”紫上官原本正六神无主,一见到牛大力就像见到了主心骨。

牛大力也跟着焦急了起来,“上官月儿妹子怎么了?严重吗?俺们村里没什么正规的大夫,只有这边的上官家族里有一名大夫,但人只给上官家族里看病,俺们要请大夫就要去城里……”

“那大力哥你赶牛车带我去一趟吧。”紫上官也不迟疑,立马就做了决定。

两人正准备走,就被楚非离拦了下来,“我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你们的速度还没他们快,先等等吧。”

楚非离说的的确是实话,朱雀和玄武的轻功在整个水云王朝都是数一数二的,他们去请大夫要比紫上官他们坐牛车快得多。

紫上官停下了脚步,“大力哥,这样吧,你去把芸娘叫过来,小姐一直说她肚子疼,我们也不懂怀着身子的事,大力哥让芸娘过来看看,指不定芸娘知道些。”

“诶,好,俺这就去。”

楚非离已经走进了房里,芜娘却是有些介意道:“王爷,这里是女子的房间,王爷还是避嫌一点的好。”

“我已经让人去请了大夫,等一会儿就会到。”楚非离并没理会芜娘的话而是看向上官月儿说着,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全然没了以往那种飞扬的神采,“谢谢。”

楚非离便不再说话,只是站在一边。不一会儿,紫上官就带着芸娘进来了,芸娘脸上都是担忧,“上官月儿妹子,我听你大力哥说你肚子疼,你跟嫂子说说是怎么个疼法,有没有见红?”

“没有,只是有些拉扯下坠的疼,现在躺着觉得舒服点了。”上官月儿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但芜娘却是有些别扭,毕竟还有一个外男在那儿呢,偏偏那人的身份还不能随便说。

芸娘松了一口气,“那就应该没什么,大概是动了胎气,等大夫来了看看怎么说。”

芸娘为了分散上官月儿的注意力,就给她讲了讲自己怀着小毛时候的情况,还有一些注意的事项,上官月儿走了那么半天的路,原本就有些疲倦,心情一放松下来,竟然就睡了。

屋子里的人除了芜娘都退了出去,芸娘家里还有小毛需要照料便先回去了,紫上官便也进了房间守着,楚非离一个人坐在大厅里,双手却在腿上握紧。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朱雀拎着一个人直接从半空中落到了院子里,然后将那人拎着走进了大厅里,松开那人之后,朱雀半跪在地,“主子,这是从青城同仁堂带来的。”

那老者整个人瘫软在地上,看样子应该是被朱雀直接弄晕了带来的。

“先把人弄醒了进去看看。”楚非离倒是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说,眼下只想着上官月儿的安危。

朱雀直接取了一个瓷瓶在那老者的鼻子下方晃了晃,那老者就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朱雀,整个人往后爬了几步,“你,你是谁,要干什么?”

楚非离没有说话,只是从身上取了一枚令牌丢到了地上,“记住,你看见的听见的一个字都不能说出去。”

那老者看到那枚令牌的时候一惊,那枚令牌与同仁堂的东家的令牌一模一样,见到令牌如同见到东家,那老者便起身很是恭敬的道:“老朽知道。”

楚非离一个眼神朱雀就会意,取了一条黑色的锦带将那老者的眼睛蒙上,然后带着进了房间。

上官月儿并没有醒,朱雀将那大夫领到床边坐下,然后又将上官月儿的胳膊从被子里拿出来,将衣袖往上折起来露出手腕。

芜娘和紫上官此刻已经安静的站在一边了,朱雀正要将大夫的手放到上官月儿手腕处的时候,楚非离动了动,一条帕子便盖在了上官月儿的手腕上,朱雀这才让那大夫诊脉。

“这位夫人已经有六月有余的身孕,胎象不是很稳,应该是之前动了胎气,只需要好好调养就没什么大碍。”那大夫松开了诊脉的手,因为眼前一抹黑,便干脆就那样面对前方坐着开口。

上官月儿这个时候动了动,然后又睡了过去,楚非离轻声的开口,“出去说。”

大夫和楚非离还有朱雀三人就已经出来了,大夫口述,朱雀执笔,很快就将药方写了出来,然后朱雀原路带大夫回去,顺带去同仁堂抓药。

大夫走后,楚非离站在上官月儿的房门口,上官月儿正好是侧着面对房门外的方向睡着,楚非离看着她柔和的睡颜,心里涌出一阵阵自责,六个月了,他却什么都没有为孩子为她做过什么,就连最起码的安胎的大夫都没有请过,今日还强拉着她出门走了那么远,如果这个孩子真的出事了,他该如何……

头一次有什么东西不在他的掌控之内,让他很是恐慌。

他之所以让玄武赶往京城去请姚太医过来,很大程度上是太过紧张,怕同仁堂的大夫也看的不仔细错漏了什么,而姚太医是太医院的千金圣手,宫里的娘娘有了身孕也都是他来调理的,如果不是人为的堕胎,基本上都能保得住。

上官月儿这一觉睡到了快傍晚的时候,朱雀早已经回来了,紫上官去了厨房熬药,芜娘在房间里守着上官月儿。

上官月儿刚一醒便觉得肚子有点饿,将被子掀开坐到了床上。

芜娘一下子急了眼,将被子给上官月儿包裹着,按着她的肩膀往下,“小姐,大夫说了你需要休养,不能下床。”

“不会吧,下个床而已,没那么夸张。”上官月儿说着又起身。

芜娘拦都拦不住,蓦地,一道低沉的嗓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说道:“躺下休息。”

上官月儿呆了呆,侧过脸去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衣服的楚非离就坐在房间的一角,黑色的衣服融进了屋子里的暗处,一开始根本注意不到。

“哼,你还说,要不是你非得要逼着我陪你去散步,我又怎么会肚子疼。”上官月儿的话只是表面意思,并没有真的要责怪楚非离。

楚非离敛下眉眼,“嗯,我知道,所以你必须躺下休息,等玄武带的人到了看情况在说,在这之前,你只能躺在床上。”

“我……我只是开玩笑的,就疼了那么一下下,现在很好的,你看——”上官月儿挺了挺肚子摸了摸,“哎哟——”

楚非离瞬间就到了上官月儿的面前,弯下身去很是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又疼了吗?朱雀,你去看看,药怎么还没熬好!”

芜娘站在一边愣住了,一双准备去扶着上官月儿的手都忘了收回来,而上官月儿也被楚非离的举动搞懵了,她看着在自己面前弯下腰的男人,脸上的紧张之色毫无遮掩,一时间说话都有些结巴:“没,没事,那小家伙踢了我一下。”

楚非离的脸上瞬间换上了惊奇,抬眼看了看上官月儿,然后又盯着她的肚子看了看,语气里带着一丝欣喜,“他踢你了?”

上官月儿愣愣的点了点头,楚非离却是嘴角弯起弧度,然后猝不及防的将耳朵贴在了上官月儿的肚子上,不一会儿,楚非离整个的抬起脸来,笑开了,如同冬日的阳光,耀眼而又温暖,“真的,他真的在里面动,刚刚那一下碰到了我的脸!”

一屋子的安静,楚非离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太逾越了,至少在其他人的眼里是这样的。

紫上官这会子正好端着药进来,整个人也愣在了房门口,芜娘更是一张脸上满是惶恐,这个房间里只有朱雀还算是淡定的,因为好歹朱雀石知道情况的。

只不过自家主子这样也太突然了吧,都没认识就直接肚子都摸上了,现在未来王妃的心里肯定是巨浪滔天,啧啧……

“呵呵,是吧,这家伙调皮的狠……”上官月儿说着便尴尬的坐回了床上,然后拉上了被子,侧着身子面向床里面。

这是什么个情况!他一个堂堂王爷看着天人之姿,难不成还有特殊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