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6章 招工2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3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后边两队还没开始挑选的人不由得很是紧张,看着之前的那些条件,想着他们将要做的会是什么,看着带着帷帽的上官月儿越走越近,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人走了过来,人群里有人认了出来,“上官里正来了——”

上官月儿不由得顿住了脚步,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一遭,上官家人会自己跑来,不可避免的见面。不过又一想到前身并没有来参加过祭祖,上官家族里的人并不一定认识她,这下就放心了。

上官里正看到这人潮拥挤的场面也还是震撼了一下,就算是村里有什么决定,也只是每家来那么一个人,可眼下基本都是全家来的,不得不说这银子的魅力比他官威强多了。

他的眼睛在现场搜索了一圈也没看到前两天看到的夜家公子,正疑惑的时候就看到了牛大力,他可是听说昨天的消息都是牛大力散播的。

“牛大力,过来。”

牛大力一回头觉得叫他的人有些熟悉,一时半会儿没怎么想起来,顺口就回道:“叫俺做啥子哦,没看俺正忙着吗?”

牛大力的确是在忙,他正忙着把之后需要用到的东西放好。

上官里正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了,他身边的人立即发生道:“牛大力,你说什么呢,里正再叫你你是什么态度!”

牛大力这才反应过来,他说这人怎么有些眼熟呢,原来是里正啊!

还没等他说什么,一边的芸娘已经拉着他到里正面前赔不是了。“这傻汉子有时候脑袋缺根筋,里正大人可别跟他计较。”

“算了算了。”上官里正摆了摆手,“这宅子的主人要办作坊?”

“是啊,今儿个正在招工,里正您也看到了。”芸娘脸上陪着笑。

上官里正却疑惑的问道:“既然是招工,东家应该来了吧,怎么没见着呢?”

芸娘回头去看着依旧站在一边没有动作的上官月儿,里正问话她也不可能不答,便指着那边说道:“东家就在那边。”

上官里正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在人群中很是显眼,那白衣女子用帷帽遮着面容,而那黑衣女子向他这边投过来的视线却是锐利异常,让他心底不由得一惊。

上官里正想着那女人既然是这宅子的主人,作坊的东家,跟夜家那位爷的关系肯定非比寻常,而且人也没有走过来跟他寒暄的意思,想必身份也是不低的,上官里正没有过多的考虑,便朝着上官月儿走了过去。

只不过他没想到,上官月儿不过来对他示好,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现代人的骨子里没有见到哪个什么官员就点头哈腰的卑微感,一则是上官月儿不习惯,二则是因为上官月儿这身子主人原本就是上官丞相的嫡女,区区一个小里正在她面前还是不用放在眼里的。

上官里正走向前看到上官月儿还挺着个大肚子暗自惊讶,不过也没怎么表现出来,只是有些谨慎的问道:“不知道夫人要怎么称呼?”

上官月儿想了想开口道:“叫我上官夫人就好。”

上官夫人?上官里正倒是愣住了,“原来是自家家门的,不知道上官夫人是哪府上的,说不准我与夫人夫家还有些渊源……”

“这个似乎没有必要告诉里正吧。”上官月儿被问的心惊,看来自己这个姓氏还真是容易惹麻烦,她实在是编不出来她夫家是谁,只能这样硬生生的阻止里正的探究。

哪知她这样的一句话,却让上官里正的心里转了几个弯。

他想着上官月儿不肯告诉他夫家名号的原因,要么就是不值得一提,要么她就在撒谎,当下脸都沉了一些,“既然夫人不便告诉上官某,上官某也还是要与夫人说清楚,上官某身为这一方父母官,总得给上官家村的村民一个交代,以免村民被诳害,夫人连来历都不愿意讲明,一名女子身怀六甲,一个人到这偏远的地方来开作坊,怎么都没有可信度吧?”

“俺妹子怎么可能骗人!”牛大力直接就听不过去了开口说道。

上官里正却是脸色又沉了沉,“你家只有你一个,哪来的什么妹子,莫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

“里正,这东家确实不是骗人的,我跟我家汉子已经上工一个月了,东家那边分文未少,之前过来帮着建宅子的工人也都一分未少的给了银子,里正若是不信,尽可以差人问问。”芸娘将牛大力往身后扯了扯,很是清楚明了的说着。

上官月儿很是感激,她果然是没有看错人。

“哼,万一你们是收了人家银子被人收买了呢。”上官里正依旧哼道,他觉得这女子肯定是在说谎,毕竟对于上官家的事情没有人比他还清楚。

紫上官却是皱了皱眉,“我倒是见过不少的官,却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官,难不成是因为我们没送礼,所以故意来为难我们的?”

上官月儿却是乐了,“你哪里听来的这些歪理……”

“以前府上没少听到这档子事,老爷那边也会安排一些。”紫上官嘟哝着,“这些可都是我无意间听到的,绝对不是听墙角听来的……”

“谅你也不敢。”上官月儿依旧很是淡定,丝毫不觉得上官里正这样的态度会对她造成什么影响,她就想看看,这上官里正今儿个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朱雀一直在一边看着,却并没有要出手的打算,如果这么一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那也当不起她主子的王妃了。

上官里正见上官月儿并没把他放在眼里,脸上的神色更是阴沉,这些年就算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里正,但那些县令知府都会因为当今的丞相给他几分薄面,还真没有人敢这样无视他。

“这块地皮的主人我很清楚是谁,这宅子是一位公子的,现在你却对外声称是你的,这明显就是在骗人。”

公子?上官月儿挑了挑眉,转念一想,也是,当初是让夜倾羽出面买下的这块地皮,被当成是他的也不为过。不过,也不知道夜倾羽是怎么弄的,当时交易的契约上难道不是写的上官月儿吗?还是他买下后又转到自己名下了?

上官里正的话一出口,人群里的人就有些松动了,一时间原本已经签订了契约的人都有些反悔。

有人已经犹豫的开了口,“这……俺才刚刚签了协议,如果不愿意做了,不会有什么损失吧?”

“就……就是……上官里正,你可得给俺们做主啊。”人群里有被折腾一番却没选上的人,原本还觉得有点遗憾,可上官里正这么一说之后,反倒觉得无比庆幸,“这小娘子从来都没见过,也不肯自报家门,一个弱女子出来强出头,说是招工,却还变着法子折腾人,有这样招工的吗?”

就连原本跟牛大力走的有些近的汉子也不由得心里打鼓,偷偷地问着牛大力,“大力,这真的靠谱吗?”

大力原本已经很是生气了,但这会子却也知道分寸,开口道:“你若是信得过我牛大力,就等着,那些人肯定会后悔的!”

几个离得近的听了这话,便准备再观望一阵子。

有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围着拿有长工契约的紫上官,“把俺们的契约毁了!可不能被人忽悠了!”

紫上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一时间有些慌乱。

“紫上官,让他们报上名字,将契约当着他们的面撕毁,连一点坚定之心都没有的人我们不要,这样的人指不定以后会捅多大的篓子。”上官月儿淡淡的说着,语气里却饱含着一股子凌厉之气。

这话一出,那些原本闹着的人也都安静了,只有一两个担心出问题的非逼着紫上官撕毁了长工契约,上官月儿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上官里正的脸上出现了得意之色,一个外乡人,连底细都不清楚的女人,又怎么会是自己的对手,到了现在他确定上官月儿并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了,不然哪有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说出身份的人,宁愿被憋屈。

上官月儿看着那些签了长工契约的人,一步步走近,“我再问一遍,如果有觉得不放心的可以现在退出,我不会追究任何责任,但一旦作坊开始运作起来,在什么岗位上就得给我把岗位守好了,不是想退出就退出的。”

这话一出,那些人脸上都颇为纠结,只有先前说的二愣子一脸的沉静,他看着上官月儿开口道:“俺左右也就这条命了,也不怕骗了我什么,东家,俺只想早日上工,这样便可以早日领到工钱。”

上官月儿再一次看了一眼这个男孩,黝黑精瘦的身板,被生活折磨到现在,一双眼里却带着坚定以及对命运的不屈服。“好,紫上官,给他一两银子,这并不是给你预支,而是因为作坊里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这是给你的奖赏。”

紫上官拿着银两递给二愣子,他却睁大了眼睛盯着那一两银子一动不动,紫上官噗嗤一下乐了,“你干什么呢,还不快接着。”

二愣子眨了眨眼睛,却是看向上官月儿,“俺,俺只会点苦力,东家按时给工钱就好,这……这奖赏就不用了,俺很清楚自己的本事。”

围观的人群都看着那一两银子眼红了,这傻小子凭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