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8章 打主意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6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的脑海里只剩下那句独树一帜,楚非离的年纪看上去也有个二十大几岁了,能在古代还单身,还是作为皇子王爷单身,这不是太诡异吗?

“皇上就没想办法?”

“怎么没有,皇上还强制的赐婚了,结果赐了婚的女子总会在大婚前传出跟其他男人私会的事情,自此便再也没有大臣肯把自己女儿嫁给王爷,皇上也不得不放任不管了。”

上官月儿脑子一震,这样的狗血桥段也有,这楚非离还做得出这种事,哈哈,真是引发了她那八卦之心的熊熊燃烧啊。

“你们王爷就没有那个喜欢的女人?”

“没有,没有,要真有喜欢的,也不会一个人到现在了。”

上官月儿看着朱雀一脸的急于辩解,挑了挑眉,怎么主子奇怪,底下的人对于这点也奇怪,难不成真被她猜中了?

这简直是太毁三观了!

楚非离那么一个美男子,会有这样的癖好,喜欢身怀六甲的寡妇!

上官月儿陡然间决定离楚非离远远地,心里变态的人总会有些奇怪的举动,她可不想自己的小命难保。

下午,上官月儿跟紫上官讲了一下招人的要求,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开始紫上官跟牛大力两口子便去了新宅子那边去招工,上官月儿在家里乐得清静。

上官里正家里却是热火朝天,昨天下午上官里正就修书一封派人送往京城丞相府,这上官家村出了以为上官夫人,来头还那么大是需要跟丞相好好打探打探,另外一方面,主要是看这边开作坊之事能不能给丞相什么契机。

上官里正此刻正琢磨着,上官夫人和上官清灵却是进了书房。

“老爷,昨儿个听说那边招工起了点冲突,没什么问题吧?”上官夫人走过去很是体贴的在上官里正肩头上按摩着。

上官里正原本烦闷的心里舒服了一些,“就是出了点问题啊,我正纠结着呢。”

“爹,那位公子是大富大贵之人,爹怎么能为了点小事跟他的人起冲突呢,他在这边住下还开了作坊,对爹来说可是好事呀。”上官清灵一听不由得有些着急,这几天她的脑海里总是浮现着第一次见到那位红衣公子的情景,白天里也会去那工地附近转转,可也一次都没在遇见过。

昨日一天没有去她已经很是憋闷了,可也没办法,毕竟人多眼杂,她过去于闺名不大好,这一下子听到上官里正跟他起了冲突不急眼才怪。

“好事,好个屁,你知道什么就在这里为了个外人指责你爹我。”上官里正不由得一团火串了起来,昨天被村民骂,今儿个又被自个儿的闺女骂,他什么时候窝囊到这个地步了。

上官清灵从来没被这么大声吼过,一时间委屈的眼泪都冒了出来,上官夫人赶紧拉了拉她,在上官里正胸前顺了顺气,“老爷,别生气,清灵她也是为了老爷您着想,只是这丫头不会说话,老爷您就别跟她一番计较了。”

上官里正也觉得把外头受的气出到自己闺女身上也太过了,便也软了态度,“那个宅子不是什么公子的,开作坊的也不是,那些都是一位上官夫人的。”

“上官夫人?我们本家的,那不是更好吗?”上官夫人在一边疑惑的问道。

上官里正这才叹了一口气,“我纠结的就是这一点,那夫人手下带着皇家图腾的令牌,而我上官家似乎没人成为皇亲,我已经给左相那边去了书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回复了。”

“夫人,那那天见到的公子呢?”清灵依旧没回过神来,明明是公子怎么就变成了夫人了。

“的的确确是夫人,我看了那地契,那夫人还身怀六甲。”上官里正想着自家女儿的心思,便又开口道:“那公子不是别人,正是有第一皇商之称的夜家嫡长子夜倾羽,真正意义上的大富大贵之家,那夜公子尚未娶妻,但也不是我等能攀得起的。”

上官清灵却是满耳都是那句大富大贵之家,还有尚未娶妻,其他的完全听不进去耳朵里。

上官夫人却是有些带着鄙夷的说道:“一个经商的,再怎么富贵能富贵到哪里去!”

“妇道人家就是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上官里正伸出指头指着她连连摇头,“你可知道当今圣上从不允许夜家入朝为官的原因?”

上官夫人被自家老爷吼得正在发懵,自然的摇了摇头。

“并不是因为夜家没有能者,而是因为这夜家的财富富可敌国,连天子都会顾忌!”上官里正很是严肃的说着,“这夜家虽说是经商的,可夜倾羽的亲生母亲却是皇上的妹妹,当朝的公主,每年到了灾害时期,夜家捐献出的灾银不计其数,连当今圣上都要顾全夜家几分面子,可以说夜家虽不从官,这地位在水云王朝却无人可以撼动。”

上官夫人听到这里瞬间傻了眼,“那老爷完全可以借这次机会跟那夜公子走近些,这些年我们仰仗左相,其中的苦楚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如果老爷自己能翻身做主人,岂不是快哉。”

“你以为我不想,可那夜公子的性子变幻莫测,应对起来都吃力,更何谈拉近关系。”上官里正被她说的心里也活泛起来,又一想到那天跟夜倾羽的那一番对话,一下子就吃瘪了。

“父亲,清灵愿意为父亲分担解忧。”上官清灵见状便上前朝着上官里正行了行礼。

上官里正还在想着上官清灵的话是什么个意思,上官夫人就在他身前嗔怒的打了一下,满面娇羞,“哎呀,老爷,咱们清灵的容貌虽说算不上绝色,可也不差,虽说做不成那夜公子的正妻,做个妾侍总该是绰绰有余的。”

上官清灵羞红着脸低着站在下方,上官夫人这么一说之后,上官里正这心里头也敞亮了起来,仔细看了看自家闺女,到也还真是越看越俊俏。

“咱们私底下说可以说,这种事情可别说出去了,而且这夜公子不怎么出现,灵儿也没办法接近啊。”上官里正纵然是心里敞亮了也依旧是愁绪颇多。

上官夫人却是一脸的胸有成竹,“老爷,那今日的那位夫人肯定与夜公子有一定的关系,不然夜公子也不会到这边来看地了,这显然是给那位夫人看的,老爷不是冒犯了那位夫人吗?老爷一个大男人肯定是不方便走动的,让灵儿去给老爷你道个歉,一来二去不就熟了,还愁见不到夜公子吗?”

上官里正双眼一亮,自家夫人说的还真是这个理儿,连忙唤下人道:“去查查今日那位上官夫人住在何处。”

上官家祖宅里,上官月儿正在纸上写写画画着她对作坊的一些打算,朱雀中途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已经带了一个大食盒,“夫人,醉玲珑的伙计送饭来了。”

“好。”上官月儿收拾好了东西便出了屋子,来到大厅,看到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芜娘去叫紫上官还没回吗?”

“嗯,看脚程估摸着应该差不多快回了。”朱雀准备给上官月儿盛饭,上官月儿拦住了她,“再等一下吧。”

朱雀在这边守了有些时日,一直都知道上官月儿从来不和下人分开,吃饭都在一起,而且还必须是到齐了一起吃,这在整个水云王朝都不可能,到了她这里却全都变成了可能,就连她现在也被上官月儿勒令必须一起坐下来吃,不然就不允许待在她身边。

她记得那时候上官月儿说,“人无高低贵贱,不必要刻意的强调身份,在一起,真心相待,就都是她的家人朋友。”

这种思想虽然一时难以接受,但也很是憧憬,所以上官月儿说要等紫上官和芜娘,她也没有半点觉得奇怪。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却是传来马匹的声音,上官月儿抬了抬头,就看到一身黑衣的玄武抗着一名被蒙了眼睛的老者进到院子里来,上官月儿和朱雀都站了起来走到大厅门口。

只听到那老头在那边不住地说着,“老夫的这把老骨头要是没了,你担当得起吗?”

“不把你这老头子弄到这里来,我就得先没命。”玄武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将人扔在了上官月儿脚下。

“哎哟。”那老者掉到地上的一瞬间系着手腕的绳子也被玄武给切开了,当下就爬起身子坐在原地将那块黑布扯了下来,这一扯正好看到了两个睁大眼睛看着他的姑娘。

哦,不对,一个姑娘,一个孕妇。

姚太医不由得愣住了,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朱雀在那边开了口,“主子不是让你去请姚太医吗?怎么成了这样?”

“这老头儿正儿八经的请非要摆架子,我就只好趁着他睡觉蒙晕了直接带到马车上。”

上官月儿不由得再次看向地上的那名老者,身上还只穿着中服,冻得缩着身子,正朝着玄武看去,“原来是你小子,不是说请老夫出宫是为了行军保障吗,怎么这会儿拖着老夫来了这里?”

玄武鸟都懒得鸟他,“主子有命,请姚太医过来为上官娘子诊脉。”

姚太医一时间怔愣,然后转过头去正好和上官月儿大眼瞪小眼,“上官娘子?”

上官月儿实在是被这一番搅和有些没有头绪,但也大致听懂了,大概是楚非离请的大夫来帮她诊脉,只是一下子就把太医院的院判请过来了,这样好吗?见姚太医盯着她看,她只好眨了眨眼睛笑道:“姚太医。”

姚太医不由得起了兴趣,这水云王朝的楚王爷可是从来不近女色,这突然把他从皇宫里捞出来,还是为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诊脉,可真是稀奇,稀奇啊!